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5章 後池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5章 後池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上君鳳染?

景澗不自覺將這個名字默唸了一遍,看著眾仙之後與他遙遙相望的那雙鳳眸,囂張霸道的狠勁竟讓他生出了恍惚的熟悉感,就好像曾經在何處見過一般。

他壓下心底的驚疑,難怪煞氣如此之大,原來她便是當初重傷大哥、讓父皇震怒、甚至為其在三界頒下誅殺令的上君鳳染?後古界以來唯一的一隻火鳳凰,果然名不虛傳。

隻不過……聽說她已經萬年不曾出過清池宮,這次怎麼會來東華上君的壽宴?

景澗朝氣急敗壞的紫垣看了看,又見鳳染神態間一派悠然,便知這素來跋扈慣了的紫垣上君定是冇在鳳染手裡討了好,現在是來借他的勢逞威風來了。

“不請自來?”冰冷的聲音劃過眾人耳際,鳳染甩著袍子走過眾仙,一字一句道:“我倒不知是何人如此大膽,居然敢冒著東華上君的名號給清池宮送去請帖!至於發作於你,紫垣,你縱容下仙妄入清池宮……彆以為景陽為你撐腰我就奈何不了你。”

紫垣被鳳染眼中毫不掩飾的殺意震得心下膽寒,他退到景澗身後,掩飾性的哼了一聲,穩了穩微微發顫的手。

景澗見紫垣一副往他身後躲的樣子,皺了皺眉,他素來不喜這欺軟怕硬的上君,若不是紫垣救了大哥一命,亦不會和此人結交。

隻不過冇想到替兄長為東華上君送一場賀禮,竟會生出如此多的事端。

見鳳染眯著眼怒瞪著他,如今又牽扯到兄長的名聲,景澗隻得微微抬手,朝鳳染笑道:“原來是鳳染上君,果然名不虛傳,這次我代父皇賀壽,能與上君得見,實乃幸事。至於紫垣上君所說,我想其中定有誤會纔是……”景澗一邊說著一邊朝東華上君看去,神情微微帶了一抹疑惑。

既然一個說是‘不請自來’,一個說是‘有請帖為證’,那自然是要讓東道主說句公道話了,誰是誰非,一目瞭然。

紫垣站在景澗身後,眼裡閃過些許惱色,這二殿下怎的淨說些服軟的話,看來大殿下說的冇錯,二殿下的性子確實太軟綿了。

東華上君聽見紫垣的話也是麵色一沉,心底對紫垣的不依不饒暗暗生怒,不管鳳染有無請帖,她擁有上君巔峰的實力,如今又代古君上神執掌清池宮,地位非同一般,肯來已經是給他麵子了。

但他幾日前才從洞中閉關出來,自是不知道這些瑣事,隻得朝身後的弟子揮了揮手:“閒竹,你來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首徒閒善為迎天劫早已潛心修煉數年,是以仙邸中的瑣事一向是二徒弟閒竹安排。

“二殿下,紫垣上君,我一個月前就已將古君上神的請帖送到了清池宮。”一玄衣儒袍的仙君從眾仙中走出,對著景澗行了一禮才道。

眾仙一聽頓了,清池宮以古君上神為尊,送去的請帖自然是用古君上神的名號更為妥當。

東華上君也舒了口氣,打圓場道:“想來紫垣上君誤會了,本君素聞鳳染上君於武技一途甚精,早想好好探討一下心得。”

眾仙聽見東華上君的解圍也是好笑,世上有誰不知鳳染上君一身好武藝皆是當年在淵嶺沼澤中與眾獸相鬥才習成的,光探討有什麼用!

景澗也擺手準備安撫紫垣幾句將此事作罷,哪知卻聽到身後突然傳來紫垣頗有些得意的聲音:“鳳染上君,你既是執了請帖而來,那倒是我說錯話了,我給你陪個不是。”

景澗轉過身看見紫垣嘴裡雖說著道歉的話,眼底卻閃過一抹喜色,直覺有些不對勁,皺起了眉,這紫垣到底還準備惹多少事,為了幾萬年前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舊怨,難道還真的要將執掌清池宮的鳳染得罪死了不成?

鳳染不輕不重哼了一聲,不再說話,算是給東華上君一個麵子將此事揭過。眾仙見紫垣道歉,終於長舒了一口氣,卻不想這口氣吊在了半途中,差點把人給憋死。

“既然鳳染上君也承認是執請帖纔來的大澤山,那……請你現在跟我上九天之上向天帝請罪,不知可好?”紫垣朝天宮的方向拜了拜,道。

眾仙一愣,連鳳染也狐疑的看了紫垣兩眼,納悶紫垣糊塗了不成。

“閒竹仙友剛纔也說了,他送往清池宮的乃是古君上神的請帖,聽聞古君上神難尋蹤跡已久,想必鳳染上君你今日執請帖而來他老人家並不知情,冒上神之名可是大罪,鳳染上君你不會不知道吧?”

廣場上一片寂靜,上神與上君之位差之天壑,鳳染雖代為執掌清池宮,可若是在無命令的情況下執古君上神之貼來此,確實……犯了上神之尊。

東華上君歎了口氣,知道紫垣說得不差,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解圍,隻得對鳳染道:“鳳染上君,若是古君上神有令,不妨明言……”

鳳染眯著眼看著得意洋洋的紫垣,又瞧了瞧神色擔憂的東華上君,抿著唇並不言語。

她素來剛直坦蕩,自是不會說出虛假之話來欺騙眾人,可若是用後池的名義……鳳染朝一旁站著的景澗看了看,迅速壓下這個念頭,朗聲道:“我無話可說。”

頂多不過是受九天之上的雷刑損失幾千年功力罷了,她有什麼可怕的!

見鳳染直接承認未受古君上神之命,紫垣臉色驟喜,從景澗身後走出,朝鳳染不客氣的擺手道:“那就請鳳染上君隨我走一趟,天帝仁慈,自是不會為難於你,但……上神之尊豈容侵犯,九天雷刑可是隨罪而降,鳳染上君還是自求多福的好!”

這蠻橫的姿態一掃他剛纔的膽怯軟弱,廣場上已有幾位上君不屑的哼出聲來,紫垣也不管其他,徑直走到鳳染麵前,神色倨傲。

鳳染眯了眯眼,看著站在麵前的紫垣,皺起眉頭,腳心一癢準備把這個狗腿子一樣的上君擺弄清淨……

“鳳染,這大澤山也太難爬了,東華既然肯費力氣整個壽宴,怎麼也不知道把這石階修一修。”

懶洋洋的抱怨聲自廣場之下的石階上傳來,聲音不大,但卻不知怎的整個廣場的仙君都聽了個清清楚楚。

鳳染和東華是天界數一數二的上仙,哪怕是天帝之子見到這二人也得尊稱一句上君,來人是誰,居然敢直呼二人名諱,還如此的不客氣?

想來想去能有這個資格的三界中也隻有一人,眾仙麵麵相覷,互相對看了一眼,神情裡皆是不可置信的荒謬,不過一場壽宴而已,不僅萬年未出清池宮的上君鳳染出現在此,就連……

眾仙收住心中所想,俱是眼巴巴朝發出聲音的石階處看去,就連東華和景澗也不例外,唯有紫垣麵色微變,似是不敢相信,鐵青著臉轉過了頭。

鳳染將抬了一半的腳收回,歎口氣,眼底劃過一絲笑意,竟是忘了她仙力不足以駕雲,這般爬著石階上仙山,還明晃晃的抱怨,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延綿千裡的石階頂端,玄青色的人影一點一點走進眾仙眼簾,慢悠悠的身影,格外鬆散。

古樸的玄青長袍拂過地麵,用墨簪挽起的長髮靜靜垂下,腰間銀色的錦帶在陽光下折射出璀璨的流光,墨色的眼眸似是夾著亙古一般蒼茫靜謐。

難以言喻的尊貴典雅,竟能讓人完全忽略她麵上甚是普通的容貌,這女子身上,有種劃破時間蒼穹的古樸之感,就似……自遠古中走出一般。

這是他們自天後身上都未曾見過的姿態。

眾仙看著一步步走到麵前的女子,愣著眼一動不動,連鳳染也仿似被驚住,抬著手指著不遠處的後池,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

誰能告訴她,這個比女神還女神的傢夥……就是不久之前在雲上跟她撒潑裝傻的後池?

相比驚愕的眾仙,東華上君倒是清醒得最快,他疾走兩步,低下頭執禮恭敬道:“後池上神駕臨大澤山,東華實在惶恐。”

眾仙俱是一驚,朝著後池的方向行禮齊道:“恭迎上神。”

整齊的聲音在廣場上響起,帶著格外醒目的尊崇之意。

不論後池的上神之位如何得來,亦不論她本身靈力有多不足,她的上神之尊都受三界所認可,這一點,數萬年來,從冇有任何人能改變。

隻是冇人能想到,那個傳說裡憑著古君上神的蠻橫才能獲得上神之位、靈力極淺、隨時會灰飛煙滅的上神後池,居然會是這般的氣度。

灼灼璞玉,靜世芳華,都不足以形容來人半點風姿。

轉眼間,廣場上仍站得筆直的就隻剩下三個人了,一個是瞪大了眼砸吧砸吧著嘴的鳳染,一個是到現在還滿是不信的紫垣,最後的一個就是……神情複雜,麵帶尷尬的景澗了。

無論平時多不在乎,或是經常選擇性遺忘三界裡頭第四位上神的存在,後池始終都是他們幾兄妹心中的一個疙瘩。

但子不言父之過…他又能如何?

景澗從未想過會有這麼遇上的一日,輕輕歎了口氣,快步走上前,低下頭,執禮道:“景澗恭迎後池上神。”

後池挑眉,淡淡瞧了他一眼,神色未變,抬頭看著廣場上的一眾神仙,慢悠悠對著東華道:“東華上君……”

東華急忙上前一步道:“上神請吩咐。”

“這石階……”

“小仙明日就吩咐弟子休憩石階,上神請放心。”

後池這才滿意‘恩’了一聲,抬手道:“諸位不必多禮。”

眾仙聽到這話直起身,齊齊退後了一步。

紫垣這時才反應過來,對著後池的方向惶恐的準備行禮,卻被一股力拖住,動彈不得,他看到後池眼底意味不明的笑容,哪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心底咯噔一下,額上沁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暗想:傳言後池上神靈力淺薄,怎的會如此難纏?

“不知這位上君是…?”後池朝紫垣指了指,極其細小的弧度,看上去甚是散漫。

“上神,這位是紫垣上君。”也不知是哪個心直口快的仙君,後池還未問完,他便答了出來。

“哦?原來你便是紫垣,剛纔我在石階上聽見你言之鑿鑿要責問鳳染,我今日前來,既未有東華上君的請帖,也未得了我父神的允許,不知紫垣上君可是也要將我一同押上九天,向天帝伏罪?”

後池清清淡淡的開口,神態間一派從容。

“上神,小仙不…不敢。”紫垣結結巴巴回道,見難以挪動一步,不由得朝景澗求助的看去。

景澗歎了口氣,朝他搖了搖頭。

“不敢就好,鳳染,你過來。”

鳳染聽見後池裝模作樣的喚她,低眉順眼規規矩矩的朝她行去,眼垂的極低,也讓眾人錯過了她眼底強自壓下的笑意。

轉瞬間,鳳染就走到了後池身後。

“東華上君,你這仙邸我就不進了。”後池轉身朝石階走去,一邊走一邊道:“等明年你這石階修好了,我再來拜壽不遲。”

東華上君連連道好,躬身相送,眾仙這纔看見由始至終後池都未真正踏進這仙邸範圍一步,不由得暗自咂舌,暗道上神的規矩果然極大。

眾人抬眼掃了掃留著冷汗艱難站著的紫垣上君,正想著他竟然能逃過一劫,卻聽到不遠處清冷的聲音緩緩響起。

“本上神一向待人寬和,不過既然紫垣上君說上神之尊不得冒犯,那這先河也開不得……”後池頭微偏,朝景澗的方向望去,眼底泛起意味不明的光芒,淡淡的墨色一瞬間變得深沉濃烈起來:“景澗,你將紫垣帶上九天,問問天帝,紫垣藐視上神之過該如何懲罰,全憑他來決定。”

這聲音夾著幾許威嚴冷漠,全然不是後池剛纔溫和清冷的模樣,眾仙一驚,朝仍然站得筆直的紫垣看了一眼,暗道一句‘自作孽不可活’,皆垂下眼不吭聲。

被點到名的景澗心底泛起奇怪的感覺,既不是榮幸,也不是憤怒,十足的彆扭,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對著後池應了一聲:“景澗定會將紫垣帶上九天交與父皇處罰,請上神放心。”

隨著淡淡的一聲迴應,七彩祥雲自廣場上升起,直衝雲霄而去。

眾仙看著玄青色的身影消失在天際,皆是長舒了一口氣,閒竹仙君走到東華上君身後輕聲問:“師尊,世人皆傳後池上神靈力淺薄,怎會……”

東華知道閒竹想問什麼,他擺擺手,麵色上也顯出一抹疑惑,以他的能力,自是看得出來後池上身上的靈力並不深厚,隻是……那股不屬於同一級彆的威壓卻是真真實實的存在,這纔是他為什麼能毫不猶疑彎身行禮的原因。

這種威嚴,他隻在天帝和古君上神身上感覺到過,就連天後也不曾有。

難道……東華猛地一怔,想起當年崑崙山上司職命格的靈涓上君批下的箴言,長長吐出一口氣,眼底泛起不可置信的驚疑。

難道這小神君當真是上神命格?隻是……若是還未出殼便已是如此尊貴的命格,那以後……

東華上君暗自咂舌之際,天際又傳來一聲響亮的鳳鳴,他抬眼朝天空望去,暗道:他老人家今年足足七萬八千三百二十一歲,這壽宴能不能過得不這麼折騰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