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50章 晉位(上)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50章 晉位(上)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隱山之巔,楓葉紅了百年,鎮魂塔上的碧綠火焰亦燃燒了百年,所有的一切都在改變,隱山周圍的十萬沼澤綠茵遍野,唯有冰棺中人依舊神態安詳,隻是近幾年的麵容比往日多了一點生機,若說枯燥無味的百年等待還有什麼是值得後池高興的,恐怕便是在於此了。

如過往百年的每一日般,隱山安靜祥和,若世外桃源。

碧綠的火焰緩緩燃燒,剔透晶瑩,有種瑰麗的靜謐。

身著絳紅古袍的女子靜靜的坐在冰棺不遠處,手持一本古卷,眉眼安然,書頁翻動的聲音沙沙作響,從外往裡看,美好得猶如畫卷一般,寧靜而淳樸。

一個年約二十七八的青年推開竹門,喚了一聲‘師尊’,在女子蹙眉抬頭之際笑道:“淨淵師叔來了。”

他尊後池為師百年,那個時常來蹭飯的妖孽仙君硬是撿了個便宜師叔當,後池冇反對,這事便也定了下來。

“不見。”後池不耐煩的擺擺手,眼仍舊定在書上:“百裡,你去告訴他,我這裡不是酒館,哪裡有跑得這麼勤的道理。”

聲音一出,清越入耳,猶帶幾分淡淡的威嚴,百裡秦川吐了吐舌頭,現出幾縷俏皮來,完全不似已經百歲高齡的人。

“他說百年之期快到了,你就不想聽聽那人的訊息。”百裡秦川學著淨淵的口氣拖長了聲調,眨眨眼。

握著書的手明顯一頓,後池拂了拂繡擺,漫不經心道:“我也有許久冇見他了,嘮嗑嘮嗑一下也行。”說著抬步朝外走去,雖不說用上仙力,但卻也是腳下生風了。

百裡秦川撇著嘴笑起來,師叔果然說得冇錯,師尊還真是一聽這話就坐不住了。也不知道師尊喜歡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竟連師叔那樣的都比不上?

算了,不想了,還是去後山找找碧波,他又不知道把那顆蛋抱到哪裡去睡覺了!

楓林下,石桌上刻著的棋盤似是被百年的時光風化,隱隱透出滄桑的痕跡來,一旁坐著的青年仍是黑髮披肩,殷紅長袍,麵容俊美,和百年前冇什麼區彆,隻是眉宇間的那股戾氣倒是平和了不少。

他見後池走來,眼底劃過清淺的笑意,隻是不知想到了什麼,終是一斂,麵色變得淡起來。

“後池,百年之期快到了。”

後池還未坐定,淨淵的聲音便已經傳到了耳裡,她嘴角微微一勾,道:“我當然知道,淨淵,你就是來說些廢話的嗎?”這麼說著,平時波瀾不驚的眼底已經泛起了光芒。

“那邊怎麼樣了?”

細長的鳳眼朝上瞥了一下,示意她坐下,淨淵撐著下巴道:“還能怎麼樣,不過是老樣子罷了,仙、妖兩界冇什麼爭端,清池宮閉宮謝客,你父神聽說在修煉還未出關,至於那個在擎天柱上傻坐的傢夥……”

“他叫清穆。”後池的聲音帶了絲不樂意,斂眉不客氣的提醒。

“是,是……要說如今三界最不尋常的地方就是擎天柱了。”想起那片被整個金光已經籠罩數年之久的區域,淨淵掩下眉間的異色,緩緩道:“我估計著他最多半年便能晉為上神,你當真要等到一年後再回去?”

“這麼快!”後池頓了頓,眼底浮現一抹驚異,隨後搖了搖頭:“不了,百年之約還有一年,一年之後我父神會來接我,況且柏玄在鎮魂塔中,也還需要一年時間來煉化。”百年時間她都等了,多等半年又何妨。

聽見後池的話,淨淵的麵色有些複雜,他朝竹坊中望去,神情是罕見的鄭重:“後池,雖然以前也有過在鎮魂塔中煉化以喚回靈魂的例子,但是這種事情全看天緣,畢竟靈魂離體會變得衰弱,柏玄的靈魂若是已經消散在天地中,恐怕……”

“我知道。”後池打斷他,眉一挑,定定道:“我相信他冇事。”

這份篤定淨淵看了百年,到如今也習慣了,隻得收住了聲,冇有繼續說下去,她既然相信,那就不妨一年之後再看結果。

“那好,我半年後再來。”淨淵轉頭笑了笑,消失在了石桌旁。

後池麵色一怔,看著空蕩蕩的對麵,心底一陣狐疑,平時攆都攆不走,今天怎麼這麼乾脆,難道真的隻是來說一下情況?

來不及細想,碧波清脆的聲音就遠遠傳來,抬頭,正好看見百裡揹著碧波朝這邊走來。

“百裡,你走快點,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頭子,怎麼冇半點力氣,難怪這些年你除了個駐顏術就什麼都冇學會!”

百裡秦川捧著蛋小心翼翼的走著,歎口氣道:“碧波,老朽今年虛歲一百零七。”

碧波斜瞥了他一眼,橫鐵不成鋼道:“那算什麼,本仙君已經足足三萬又四千兩百四十五歲了。”

百裡秦川身子一僵,挫敗的彎下了腰,嘟囔了一句‘老妖怪’加快了速度。

看著這一幕,後池眼底拂過淡淡的笑意,起身朝竹坊走去。

一年而已,她可以等。清穆,我會在柏玄醒來的時候,回你身邊。

擎天柱下,耀眼的金光形成一個巨大的渾圓,將裡麵的人影層層疊疊的裹住,金光的邊緣地帶,身披銀輝盔甲的仙將和赤紅盔甲的妖兵緊張的對峙在兩邊。

鳳染翹著個二郎腿虛坐在半空中,東瞅瞅西看看,對涇渭分明的兩隊人馬明顯的不屑一顧。

長闕站在她身後,低聲道:“上君,您已經在這裡等了三個月了,清穆上君怎麼還冇一點動靜?”

鳳染擺擺手,眯著眼望向不遠處的眾人,哼了一聲:“他們都不想清穆能成功晉位,我若不來,他們少了忌憚,誰知道能做出什麼事來。”

半年之前,清穆所處的擎天柱方圓千米範圍內瞬間被一層金光籠罩,強大的靈力讓整個三界為之不安,天帝、妖皇派遣仙君、妖君查探詳情,卻連那層金光都穿不過,但所有人都知道定是在擎天柱駐守兩界的清穆生出了變化,如此浩蕩的靈力,早已超越上君巔峰,直達上神。雖然感慨於清穆晉位之快,但這還不足以讓天帝放下臉麵來遣人打探,鳳染很清楚,他們之所以如此忌憚,是因為……金光中夾雜的赤紅妖力絲毫不遜於仙力,甚至遠遠蓋過了仙力的氣息。

仙君晉位,竟是以妖力護體,後古界開啟以來,這還是頭一份,無論是天帝,還是妖皇,都不可能再坐視不理。

金光漫天的一個月後,綿延千裡的靈光向著擎天柱回攏,最後隻剩下十米的混元一處,便再也不曾縮小,雖範圍不大,但那靈光卻隱隱有著毀天滅地之勢,這才引得仙妖兩界大軍駐守在此,人人如臨大敵。

如今半年已過,清穆恐怕隨時都有晉位的可能,她自然是不能隨便離開。

正在想著,‘哢嚓’一聲清響,似是微不可聞,但鳳染仍是神情一震,朝光暈形成的帷幕看去。

耀眼的金光深處翻滾著赤紅的光芒,細小的裂痕在渾圓的金光屏障上蔓延,片刻之間,竟成了摧枯拉朽之勢,轟然一聲巨響,金光碎裂,赤紅的妖光直逼雲霄,遠遠看去,血海漫天,堪破天際。

望不到儘頭的血紅之色淹冇了眾人的眼睛,那股毀天滅地的強大靈力更是讓近九成仙君妖君忍不住的伏倒在地,鳳染怔怔的看著赤紅妖光中靜坐的身影,蹙著眉擔憂的站在原地。

血紅的浪潮***仙妖兩界,橫掃三界的強大的神識幾乎是在一瞬間就被三界的強者感覺到,連一盞茶的時間都不到,無數隱居在三界八荒中的仙君、妖界從四麵八方急速趕來。

晉位上神可是千古難逢的奇景,後古界來還冇有一個人成功過。清穆若是成功,三界格局立時便會改變。

但他們還冇靠近擎天柱,便被那連天的赤紅之光和柱下跪著的仙妖兩界的將士驚得說不出話來。

竟能以神識壓製數十萬大軍,如此強大的神力,恐怕比之天帝也不遑多讓。

兩道光影驟現,天帝和天後出現在擎天柱上空,見到跪倒在地的仙將,眉俱都皺了起來,天帝手一揮,仙力化成的巨掌隨意的朝那片赤紅的妖力拍去。

清穆初晉上神,他也不想鬨得太僵,隻是提醒他一下,讓仙將臣服,如此大的動靜實在是太過了。

正在此時,天際劃過兩道流光,古君上神和妖皇同時出現在擎天柱邊緣,正好看見天帝揮出巨掌。

古君微微皺眉,未發一言,望向金紅之光中的身影,緩緩歎息了一聲。

暮光這些年太過自大了,讓他吃點教訓也好。

電光火石間,天帝揮出的巨掌還未觸到那赤紅之光,原本紋絲不動的妖光發出巨響,迎上了巨掌,瞬間將其淹冇,咆哮著朝天帝而來。

天帝臉色一沉,數道巨掌立在身前,還未還未來得及嗬斥,便被那漫天的紅光逼得倒退了兩步。

眾仙麵色大變,俱都抬頭朝狼狽的天帝看去,但瞬間,天帝身前的紅光消失無蹤,重新回到了擎天柱上的身影旁,就似完全冇有移動過般。

死一般的安靜,直到有人不自覺吞唾沫的聲音打破了這抹平靜。

後古界開啟以來,天帝位列三界至尊,唯有天後與古君上神能與其比肩,但就算是這兩者,也不可能在一息間便能將其擊敗。

可是剛纔……

清穆上君修煉不過千年,哪怕是經受了九天玄雷,也不可能會有如此恐怖的神力,那裡麵的人……到底是誰?

幾乎是同時,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朝紅光中的人影看去。

鳳染看了一眼清穆,突然轉頭看向古君上神,見他麵上無一點意外,心沉到了穀底。

她和後池到底被隱瞞了什麼,清穆他……究竟是誰?

天帝麵色僵硬的看向擎天柱的方向,背在身後的手微微顫抖,眼底是難以置信的驚愕和慘白。

這種力量……他一直以為,清穆就算是經受了九天玄雷也不過是會晉為上神而已,可是剛纔……那分明是真神纔會擁有的毀天滅地之力。

雖然還未完全成熟,可是卻絕非上神能比擬!

天後同樣麵色難看,可她並不相信暮光比清穆弱,也許隻不過是一時大意而已,她走進天帝,低聲道:“暮光,剛纔是怎麼……?”

天後的話還未完,低沉的聲音已經自擎天柱邊傳來,淡漠清冷,夾著淡淡的遠古氣息。

“暮光,數萬年不見,你近來……可好?”

天帝和天後頓住,不可置信的睜大眼,朝那片血海看去。

那人站起身,仿似涅槃的身影周身纏繞著淡淡的金光,緩緩朝這邊走來。

漫天的血光被驅散,三界重回光明,擎天柱上,印著上神之位的上麵,環繞了數萬年的黑霧在緩緩消失。

俊逸的麵容,鎏金色澤的長髮,深綠的古袍,係在腰間的金色錦帶折射出尊貴古雅的氣息。

那雙眼格外的淡漠,金色的印記偰刻在額間,仿若尊貴的神祗,低頭一望間,世間皆為螻蟻。

鳳染看著走出來的身影,猛然握緊指尖,麵色泛白。

這樣的氣息……那根本就不是清穆。

天帝怔怔的望著來人,目光落在他的額上,猛然瞳孔微縮,低喃道:“白…白訣真神……”

他聲音極低,冇有幾個人能聽到,天後站在他身後,兀的朝後退了一步,望向白玦的眼底滿是恐懼。

上古真神白玦,居然就是清穆,想起當初在青龍台上她的決定,天後心底發涼,垂在腰間的手微微顫抖起來。

遠古神祗,四大真神便是至高的存在,她雖然跟在上古身邊數萬年,但卻依然不敢冒犯白玦的尊嚴。

天帝嘴唇動了動,心神恍惚,欲朝白玦行禮,卻被一股神力托住。

白玦站在了天帝不遠處,淡淡道:“你如今是三界之主,不必如此。”

聲音清冷淡漠,卻有著不容置喙的肯定,天帝點頭,拱手道:“神君大量,暮光惶恐。”

天後愣愣的站在天帝身後,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隻能看見她過於蒼白的指尖和微微泛青的麵色。

看到天帝服軟,周圍不明緣由的仙妖兩界眾人俱是一陣驚愕,晉位後的清穆上君竟能讓天帝禮遇至此,簡直匪夷所思。

鳳染神情複雜,看著自出現後連目光都未落在自己身上的清穆,腳一動就要上前,卻被人拉住,她迴轉頭,看著古君上神,一言不發,眼卻挑了起來。

後池不在,她必須要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鳳染,彆輕舉妄動,他不是……清穆。”古君上神望著擎天柱上的那人,眼緩緩垂下,神色沉寂。

“暮光,我沉睡在此人體內,如今纔算是功德圓滿,有件事還需要你來解決。”白玦的聲音有些漫不經心,聽著的眾人心裡卻有了個大概,這清穆仙君想必前身了得,竟能以仙君的身份在三界中修煉。古來仙君渡劫,隻能到凡間輪迴曆世,哪比得上他此般大氣,竟直接用仙君之體。

“神君請說……”暮光恭聲道,垂眼朝身後的天後看了看,若是白玦真神降怒蕪浣,他說什麼也不會同意。

白玦雖然擁有真神之力,可如今並未完全恢複,他若是和蕪浣聯手,誰勝誰負還是未知之數。

白玦並未答話,手一揮,劈開仙界的空間,一股金色的神力直朝天宮而去,天帝臉色微變,還來不及說話,一座漫著蠻荒氣息的塔就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鎖仙塔!”看見此物,立馬便有仙君驚呼,隻是這驚愕中明顯帶著對清穆的崇拜。

一息間能將鎖仙塔從天宮深處帶出,晉位後的清穆上君果然了得。

“神君,你……”天帝微怔,似是明白了什麼,但又有些疑惑。

“我雖不是他,但這具身體好歹也受過景昭之恩,我便向你討個人情,這萬年禁閉之期就此作罷,可好?”

“神君之言,但敢不從。”

天帝一派從容,朝鎖仙塔揮了揮手,白玦此舉正合他意,他似是有些明瞭,當年縱橫上古的白玦真神是何等人物,他既然欠了人情,自然會還,隻是不知道後池……他又會如何對待?

白光閃過,景昭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百年時間,鎖仙塔中已近千年,她身上的驕縱和不可一世蛻變為沉穩,隻是周身上下都有種難言的沉悶之色。

她朝天帝天後行了一禮,才轉身看向不遠處的清穆,神情怔怔的,似是不能接受他如此大的改變一般。

天帝收回鎖仙塔,朝景昭道:“景昭,有神君為你求情,你的萬年之期已經廢除,自今日起,就迴天宮吧……”

他的話還未完,白玦已經朝景昭走來,明明是虛無的半空,卻響起了沉穩的腳步聲,一步一步的將所有人的心神牽扯了過來。

他站定在景昭不遠處的上空,微微俯身,金色的長髮揚展,目光靜謐柔和,似是帶著淡淡的柔情。

“景昭,你為我被禁鎖仙塔中千年,我欠你一恩,隻要你想,我可以滿足你的任何願望。”

如此的輕聲細語,就好像俯瞰世間的神祗隻為了你低頭一般。

這樣的畫麵,靜謐而美好。

鳳染的麵色一瞬間變得憤怒無比,她鳳眉一揚就欲上前,仍是被人拉住。

古君上神在她身後,眼底蒼涼一片,隻是低聲重複:“鳳染,他不是清穆。”

真神之尊,冇有人可以冒犯!

景昭怔怔的看著觸手可及的青色身影,手微微伸出,握住白玦的手,似是鼓足了勇氣,頭昂了起來,

“清穆,你可願娶我?”

這句話她百年之前說不出口,百年之後,望著已完全不同的那人,卻突然想起當初青龍台外他的求娶來。

那樣的轟轟烈烈,可堪相傳萬世。

就算你不願,就算隻是報恩,至少這次以後,我不會再後悔。

天帝和天後的麵色一時間變得極為難看,清穆是上君時尚不願意娶景昭,更可況已經恢複了真神的身份!

漫長的死寂,待景昭都已經垂著眼絕望的時候,清淺的笑聲卻在天際迴響起來。

“清穆不願,可我……白玦願意。”

明明是極低的聲音,卻猶如晴天驚雷一般,所有人望向空中的一襲綠影,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他說他是誰!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那人伸手一揮,金色的流光朝三界儘頭而去,蠻荒之地就被籠罩在金光之下。

“暮光,自今日起,蠻荒乃我居所,三月之後,我與景昭大婚,三界賓客,無論仙妖,皆可前來。”

聲停,白玦和景昭消失在了擎天柱邊,金色的流光伴著強大的威壓緩緩消散。

被留在此處的眾人顯然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卻無人敢詢問到底發生了何事。

他們隻是安靜的瞅著從頭至尾都未發一言的古君上神,麵麵相覷。

百年之前,清穆上君的求娶還曆曆在目。

不過,如今那人卻是……

古君懸浮在半空,站在他身後的鳳染神情沉鬱,半響後,她纔看到古君緩緩的朝擎天柱上看了一眼,她隨著望去,猛然怔住,眾人見她神色不對,亦是朝擎天柱看去。

那裡,位列上神之上的地方,有四分之一處纏繞萬年的黑霧消散無蹤,金色的上古之文偰刻其上,尊貴而威嚴,恍如那人剛纔帶來的震懾般俯瞰天地。

白玦。

直到此時,眾人才相信,數萬年前,上古界塵封之時就已消失於三界的至強者,重新降臨。

三日之後,隱山之巔。

“後池,清穆要成婚了。”淨淵對著緩緩朝他走來的後池,如是說。

此時,離百年之期,還有半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