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51章 前奏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51章 前奏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隱山上很安靜,一如往常的百年一般清冷。

百裡秦川抱著蛋走進竹坊,看到在書桌前閉眼沉思的身影,放輕了腳步,把蛋放在桌子上正準備出來,一轉身卻看到後池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的眼,停了下來。

那雙眼深沉冷寂,夾著點點茫然,百年時間,他從來冇有看到後池如此模樣過,頓了頓,走上了前輕聲喚道:“師尊。”

後池回過神,見百裡秦川站在她不遠處,一張臉皺成一團,神色擔憂,不由笑道:“怎麼了?”

百裡秦川舒口氣,指了指桌上蛋,摸了摸鼻子:“我剛纔帶他去散了會步,感覺到他震動了一下。”

後池聞言一愣,忙拿起桌上的蛋,閉上眼分出一縷神識包裹住,半響後睜開眼,神情中有掩不住的驚喜:“百裡,他快出殼了。”

百裡秦川頓時笑眯了眼,忙道:“我去告訴碧波,那小子一定會樂壞了。”跑了兩步,覺察到不對,轉過身走了回來狐疑道:“師尊,上次淨淵師叔來的時候說過他至少還有十來年纔出殼,怎麼一下子快了這麼多,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百裡秦川巴巴的睜大眼,望著後池手中的蛋,手動了幾下想去接過來看看,但又放下了。

後池神色微頓,眼底劃過一道黯然,見百裡擔心,半響後才道:“他是我和清穆的精魂之力化成,如今靈力大漲,提早破殼,隻有兩個可能……”

似是疲倦到了極點,後池笑了笑:“我的靈力大漲或是……清穆已經晉位。”

昨日聽到淨淵傳來的訊息時,她起先是覺得荒謬,然後是茫然,她懷疑過清穆的來曆,可是卻從未想到他竟然是上古四大真神之一的白玦,更想不到白玦清醒過來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和景昭成婚。

幾乎不用想,她都能猜到真神覺醒帶給三界的震撼以及那場三個月後讓所有人趨之若鶩的婚禮,一如她當年的那場求娶。

上古真神,隻存在於傳說中,淩駕於三界之上的主宰,就連天帝,也難與其比肩。

可是,她的清穆呢?白玦醒了,清穆到哪裡去了?

冇人會在白玦覺醒的同時去問這個問題。一介上君而已,比起白玦真神而言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所有人都會這麼認為。

百裡秦川在隱山百年,早就知道後池出現在天佑大陸的原因,也知道百年之後便是她的歸期,如今聽到此言,也隻是一愣,便道:“難道清穆仙君晉位了?”

後池點頭,將蛋放回百裡手中,輕聲道:“他晉位了。”不僅如此,還恢複了真神的身份。

百裡秦川見後池的神態實在不似歡喜,問道:“師尊,可是出事了?”

後池起身,站到鎮魂塔前,塔中,柏玄仍是雙眼緊閉,碧綠色的火焰在他身上燃燒,百年未曾熄滅。

後池看著,突然生出了些許疲憊來:“冇什麼大事,百裡,百年之期快到了,我走之後,隱山交給你,這些年,你雖冇有修仙的仙緣,但佈陣之法卻大有長進,我在隱山之外的陣法可保得此處平安。”

百裡秦川早就知道這一日不遠了,但百年相處,一世師徒情分,當即眼眶便有些紅,挺直了肩背恭聲道:“師尊,我會將隱山一直傳承下去,若有一日你回來,定會看見一個更強大的隱山。”

“隨心就好,不過……我給你留下的東西太過逆天,切忌不可讓隱山隨意介入凡間之爭。”

百裡秦川點頭,抱著蛋朝外走去,行到門口,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轉頭,看著後池清冷的背影,喚道:“師尊。”

後池‘嗯’了一聲,冇有轉身。

“當年父王過世時你曾經問過我……‘選擇修仙可會後悔?’”百裡秦川的聲音有些低沉,完全不同於往常的清越跳脫。

後池迴轉身,便見到一雙漆黑的眼睛定定的看著她,青年嘴角勾起,神情堅定認真。

當年老王爺過世時,她曾經問過百裡這個問題,那時候,青年冇有回答她,隻是一人沉默的回了西北,半年後才歸來。

“大哥告訴我,父王安享晚年,無病無災,走的時候很安詳。”百裡秦川頓了頓,繼續道:“雖然不後悔,可我仍會遺憾冇有陪父王走完最後一程,那之後我才明白,有些人,不會在原地等你,世間最無奈的莫過於‘來不及’三個字,師尊,你為了柏玄仙君都能自削神藉,放逐百年,那你掛唸了百年的清穆仙君一定值得你回去。”

昨日淨淵來時,他隔得並不遠,雖未聽得完整,但看後池的樣子,也知道一定是清穆仙君出了事,有些事,當局者迷,反而旁觀者清。

他能說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百裡說完,徑直轉身朝外走去,陽光之下,他的背影似是染上了一層薄薄的淡光,強大而堅韌。

後池怔怔的看著他,才驚覺,百年時光,她一直視為孩子的百裡秦川竟然在她不經意間已經變得如此成熟。

昨日淨淵除了帶來話,還問她願不願意現在就回去,她謝絕了。

如今的三界中,除了淨淵外,還有一人也能隨意的穿梭時空,也許……她正是抱著這樣的期待,不願意相信淨淵說的事實,纔會拒絕他的提議,執意留在隱山度過最後半年。

可是,百裡說的對,這世上最過無奈的便是‘來不及’,不管晉位後的是清穆還是白玦,她留在這裡,永遠都不會找到答案。

後池抬眼朝鎮魂塔看去,冰棺中的人影神情依舊安詳。

她輕聲道:“柏玄,我們是時候回去了。”

半月後,淨淵再次踏足隱山,見到楓林下靜坐的後池時,微微一愣。

不過才半月而已,她竟一掃之前的頹散,整個人都透出一股子堅韌和銳不可擋的氣勢來。

“你來了。”後池抬頭,見不遠處的淨淵定定的望著她,笑道,擺擺手:“我正好擺了棋局,不如最後再來一盤吧!”

淨淵挑了挑眉,走上前,坐下,見後池兩手執黑、白兩子,正完得不亦樂乎,道:“你倒是好閒情。”

“等你來,當然要做點事打發一下時間。”後池眼都未抬,直直的盯著淨淵落下的白字,皺起了眉,冥思苦想。

“你考慮好了。”淨淵一怔,隨意落下一子,給了後池翻盤的機會,對麵的人立馬眉開眼笑。

“自然。”後池道,趁淨淵閃神的時機連連攻城略地。

“好了好了,讓你贏了便是,你這是什麼腦子,都一百年了,棋還是下的這麼臭。”淨淵抬手告饒,將手中白子丟下,頓了頓,還是正色道:“後池,你真的準備好要回去了。”

雖然他將清穆晉位的事告訴後池是想讓後池回去麵對,可當後池真的做了決定時,他反而有些猶疑,其實若以後都能像這百年時光一樣,倒也不壞。

“有些事遲早要麵對的,淨淵,我一直想問你。”後池突然抬頭,朝淨淵看去,目光灼灼:“如果清穆是白玦,那……你究竟是誰?”

能隨意穿梭於時空亂流之中,淨淵的身份幾乎呼之慾出……

淨淵抬眼,俊美的臉上魅惑十足,勾起了嘴角,笑道:“怎麼,終於想知道我是誰了?”

“不想。”後池極快的回答,將最後一子落定,站起身:“不外乎也就那幾人之一而已。”

她朝竹坊走去,淡淡的聲音傳來。

“三日後來接我吧。”

淨淵看著她走遠的身影,眼中流光緩緩溢位。

後池,你真的確信……還能喚回清穆嗎?

是夜。

百裡秦川在院子裡抱著蛋和碧波嘮嗑,囑咐他回去後注意的事情,碧波雖是不喜這些瑣碎的事,但破天荒的老老實實坐在百裡秦川身邊,垂著頭聽他吩咐。

後池坐在竹坊裡,眯著眼看他們說話,突然間,似是有所感,驟然回過頭,朝鎮魂塔中的冰棺看去,那裡,柏玄緊閉雙眼,冇有任何變化。

後池眼底泛起淡淡的疑惑,她剛纔明明恍惚感覺到有人在看她,難道……隻是錯覺而已?

清池宮後山。

冬雪壓在樹枝上,晶瑩透徹,搖搖欲墜。

仿若冰雪的國度,寒冷孤寂,唯有最中心的古樹下有個身影靜坐在那裡,他周身的空間似是被凝固,雪花自古袍上滑落,掉在地上瞬間化成雪水。

極致的安靜中,低沉的腳步聲響起,一步一步似是敲擊在心底。

古君上神睜開眼,看著突然出現在後山的不速之客,並冇有如天後當年來此地時一般漠視,而是站起身,輕輕頷首。

“古君,彆來無恙。”清越的聲音在古樹不遠處響起。

“神君大駕光臨,應該不是來看我這個老頭子的吧。”古君上神眉角帶笑,眼底卻冇有一絲笑意,反而整個人都因此人的存在透出一股子僵硬和遲疑來。

如果有人在此,一定會被古君上神此時鄭重的模樣嚇住,即便是在白玦真神甦醒時都能保持鎮定的古君上神,居然會如此的如臨大敵。

來人一身紫袍,俊美的麵容傾儘世間芳華,墨黑的長髮散落在身後,鎏金的長裘披在他肩頭,一直拖在地上,拂過冰雪,奢靡而尊貴。

漆黑的瞳孔印著空靈的世界,和白玦俯瞰世間時的神情一般無二。

他淡漠的看著古君上神,笑道:“說來上次見你都已經是幾萬年前的事了,古君你倒是老得厲害。”

“比不得神君與世長存的神力,神君不是一直住在紫月山,今日怎會來清池宮。”古君上神牽了牽嘴角,似是想讓自己變得更放鬆些,但仍是被淨淵的威壓壓得喘不過氣來。

“古君,我也不和你兜圈子,暮光是上古所選,這些年我隱居在紫月山不問世事,至於當初幫妖界,純粹是妖皇求到了我麵前罷了,三界誰做主我冇興趣,也不會乾涉。”

淨淵的話有種冰涼的冷酷感,古君聽得微微一愣,當年他為了幫妖界不惜滅掉十萬仙兵,這些年來也是暗中部署不斷,如今怎麼會突然這麼說?

難道生了什麼變化不成……想起已經放逐百年的後池,古君心底突然生出不安的感覺來。

“白玦已經甦醒,想來你當初知道他傳承了炙陽槍時便猜到了他的身份,所以對他的求娶纔會定下百年之約。”淨淵看著神情不安的古君,聲音中帶出了點點笑意,眉微微揚起:“不過我倒是要承你這份情。”

低沉的笑聲中夾著危險的感覺,古君頓住,眼中的僵硬消失,走前了幾步,但近到淨淵一米開外時便被擋住,他眉間的鬱色更甚,佝僂的肩背挺得筆直,看向淨淵,定定道:“神君,你此話何意?後池的事與神君無關!”

“古君,萬年前我便問過你可有上古的蹤跡,你可還記得當初是如何回我的?”

淨淵兀然轉身,望向古君的眼底冰冷徹骨,透著微不可見的寒意,全然冇了對著後池時的溫和無害。

淡淡的紫光自他手間揮出,落在古君身上,古君麵色陡然變得蒼白,一聲悶哼,跪倒在地。

“下君…下君…不知……”古君喘著氣,在紫光的籠罩下說不出一句話來。

“不要以為你擁有混沌之力,就可以反抗我的真神本源。”淨淵冷冷的看著他,一字一句道:“白玦不過剛剛甦醒,你都知道不去觸怒他,可你當初竟敢欺騙於我,將上古藏在清池宮中數萬年,若非百年前她觸動了大澤山的劍塚,我根本就不知道她還存於世間……”

“我不殺你,隻因為你撫養她長大,是她這一世至親之人。”淨淵低下頭,漆黑的瞳孔中陡然燃燒起幽紫的光芒:“可是,有些東西,你享用了數萬年,該還回來了。”

話音落定,他深深的看了古君一眼,然後消失在了雪地中。

冰冷的聲音猶在耳邊迴盪,古君上神身上一鬆,癱倒在地,望著已經消失的人影,嘴角劃過一抹苦笑。

果然不愧為完全覺醒的真神,竟然讓他毫無抵抗之力,隻是不知道覺醒了的清穆,比之又會如何?

竟然他已經知道了後池的身份,那這百年時間,他一定陪在了後池身邊,難道這就是他放棄席捲三界的原因?

上古四大真神,到底有什麼因緣糾葛?

古君上神望著皚皚白雪,眼底意味不明……

還回一切嗎?他張開手,枯敗頹老的肌膚突然變得光潤柔和,和青年人一般無二。

你又怎麼知道,我是心安理得的享用這一切。

他抬眼朝山外望去,目光似是透過茫茫雲海,落在了一處。

那裡,正是三界之濱,九州之岸,蠻荒沼澤之處,甦醒後白玦真神的所居之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