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52章 迴歸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52章 迴歸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隱山之巔,楓林石桌旁。

碧波抱著百裡秦川的手不肯撒手,眼眶泛紅,嘴扁著,腳不停的在地上劃著圈,不願意抬頭。

百裡秦川摸了摸他的腦袋,在他疏好的小髻上捏了捏,飛快的掩下眼底的感傷,笑道:“碧波,你都是幾萬歲的老頭子了,怎麼還跟小孩子一樣,以後有機會你還可以回來看我。”

碧波輕哼一聲:“我是神獸,現在還在幼生期,不是什麼老頭子。”他遲疑了一下,覺得這種時候實在不適合耍小性子,拉住百裡秦川的手老氣橫秋的吩咐起來:“百裡,你仙基不穩,這些年就算有後池仙君幫忙,恐怕也隻有一百來年的壽命……”

百裡秦川還以為這孩子又要老掉牙的鄙視他的仙緣,嘴角抽了抽,準備洗耳恭聽,卻不想碧波朝竹坊中看了看,小心的轉過身從懷裡掏出個東西巴巴的遞到他麵前:“百裡,這是我的靈液所化,百年之後你服下它,再活個千歲不成問題,後池仙君凡事講究天緣,你可彆讓她知道了。”

百裡秦川低下頭,朝碧波看去,碧綠的袍子被隨意的裹在身上,小髻上的紅絲條一晃一晃,是他早上繫上去的,看著碧波認真的神情,他想起了百年前第一次見到碧波的時候,那時候他驕橫得不得了,整天對著他‘凡人’‘凡人’的叫。

可現在……百裡秦川接過碧波遞過來的仙藥,朝懷裡放好,揉著他頭上毛茸茸的軟發,笑了起來:“放心,碧波,我會等到你回來看我。”

碧波連連點頭,眼眯成了一條縫,把蛋也遞了過去:“你再抱抱他吧,等過些年,他出殼了,我和他一起回來看你。”

百裡秦川頷首,眼底揚起笑意,正準備說什麼,紫光一閃,淨淵已經出現在不遠處。

“淨淵師叔,你等一會,我去喚師尊。”百裡秦川對淨淵道,把蛋遞迴給碧波,轉過身,卻看見後池已經朝這邊走來。

絳紅的長袍,長髮披在肩上,用木簪散散挽住,一兩縷頭髮飄在額間被吹散,額間冠玉血紅深沉,鳳眼微挑,倨傲張揚,緩步走來,漫山儘染楓林都不及她周身氣息灼熱熾烈。

這樣的後池,是他從未見過的模樣,百裡秦川突然明白,這纔是那個在碧波口中敢在擎天柱下獨臨三界,自削神位,放逐百年的後池神君。

這麼一呼一吸間,後池已經走到了他麵前,百裡低下頭,恭敬道:“師尊,保重。”

後池頷首,眼中流光微動,並未多說,走到淨淵麵前,道:“走吧。”

碧波朝百裡秦川看了一眼,化成仙獸模樣,抱著蛋,飛到後池肩膀上,眼濕潤潤的。

淨淵朝楓林下的石桌上看去,那裡,棋局散亂,恍惚如昔,他垂下眼,半響後,抬頭道:“是該走了。”

手一揮,紫光撕裂空間,龐大的光圈出現在他們麵前,後池抬步走入,朝身後襬了擺手,消失在光暈中,淨淵身形一動,也消失在了原地。

淡紫的光芒在空中緩緩消散,隱山之巔一片安靜,比以往百年的任何時候都要清冷。

楓葉仍是靜靜盤旋,然後落下,棋盤上的棋子被風吹落在地,發出清脆的碰擊聲。

十萬沼澤之外的天下,仍是紅塵滾滾,天佑大陸,王朝興衰更迭,唯有隱山之巔的一襲白影,靜靜站立,仰望天空,時光在他身後偰刻成洪流。

三界彼端,蠻荒沼澤。

這裡原被一層迷霧籠罩,終日不見天日,雖被三首火龍所攝,但自來便是無主之地,不受三界天規所轄。自一個月前金光驟降後,此處被掩藏的全貌便被掀了開來,一眼望不到底的蒼翠茂林中心地帶,原本是三首火龍棲息地,如今數百丈寬的巨石高聳雲端,恢弘蒼茫的大殿憑空出現,巍峨佇立其上,仿似穹宇般俯瞰世間。

這座完全由仙木建成的大殿不同於後古界中的任何一座殿宇,遠遠望去,火龍印記偰刻在頂殿四端,昂首咆哮,張揚威嚴。

渾厚而強大的神力將整個蠻荒沼澤籠罩,短短時日,這裡比三界中的任何一處都更稱得上洞天福地一詞,拜訪投誠的仙君妖君不勝枚舉,竟隱隱有壓過天宮之勢。

紫光閃過,後池一行出現在了巨石下的茂林中,她看著麵前突如其來的一幕,望著高聳入雲的巨石,同樣有些怔然。百年前她和清穆還來過這裡,明明不是這般模樣,而且……淨淵不帶她回清池宮,來這裡做什麼?

後池似是想到了什麼,斂下眉沉聲道:“淨淵,這是何處?”

“淵嶺沼澤啊!”身後之人打了個哈哈,笑道:“你百年前不是在這裡鬨得天翻地覆嗎,怎麼,記不起來了?”

他的聲音有絲不同尋常的冷,又似是拖長了腔調調侃,後池冇有察覺出異常,道:“這裡怎麼會變成這樣?”

“半月之前,白玦覺醒,這裡是他現在的居所。”淡淡一句話,卻讓後池陡然愣住。

淨淵朝巨石上的雲霄指了指,嘲道:“你不是想見他嗎?他就在上麵。”

後池站在原地,冇有出聲,隻是昂起頭,眼底瀰漫著淡淡的茫然。

“送你回來,我的職責已經儘了,我該回妖界了,以後要如何,全憑你自己。”淨淵說完,輕輕一笑,消失在了原地。

絳紅的長袍拂過地麵,後池良久未動,直到伏在她肩頭的碧波揉著眼睛醒過來打斷她的沉思。

“後池仙君,這裡是哪裡?咦,淨淵仙君去哪了?”碧波緊緊的抱著手中的蛋,聲音有些迷糊。

“這裡是淵嶺沼澤,白玦住的地方,至於淨淵,他回妖界紫月山了。”後池淡淡回道,抬步朝不遠處的桃林走去。

她記得這裡,當初被三首火龍追殺時,便是被鳳染帶到了這。

碧波聽見後池的話,忙不迭的用手捂緊了嘴,聳拉著耳朵不出聲了。

桃林外芳草萋萋,溪流潺潺,一派仙家氣象,後池還未靠近桃林,便停住了腳步。

不遠處的小徑上行來一排仙娥,容顏俏麗,個個手捧玉盒,神情忐忑,卻掩不住眼底的期待羞怯。

後池遲疑了一下,也冇躲閃,隻是朝一旁的古樹走了幾步,讓開了小徑。

“靈芝,天後可真是疼公主,聽管理天宮寶庫的姐姐說,這次景昭公主大婚,天後可是快把寶庫的東西搬光了。”綠衣輕紗的仙娥推了推一旁的紫衣少女,輕聲道,聲音裡有壓不住的豔羨。

“何止……素娥,這些東西不過是後古的寶物罷了,娘娘那有不少上古奇物,都是留給景昭公主的,否則也不會讓大殿下親自送來了。”靈芝眨了眨眼,聲音微微拔高:“這場婚禮,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

“那當然,白玦真神可是上古真神,連陛下都敬幾分呢!公主可真是好福氣,要是這次公主能看中我,將我留在蒼穹殿服侍就好了。”素娥歎了口氣,道:“不過,我仙力低微,怕是冇希望了,靈芝你加把勁,說不定就可以留下了。”

“哎,素娥……”那個喚靈芝的仙娥冇有搭腔,反而低下了頭小聲道:“聽說當年白玦真神向清池宮的後池仙君求過親,現在怎麼又要和咱們公主成親了?”

後池本來準備轉身離開,聽到仙娥的話,停住了腳步。

碧波不滿的朝那幾個仙娥‘嗚嗚’了幾聲,後池拍了拍它的肩,冇有出聲,神情低沉內斂。

“靈芝,你仙緣雖比我好,可是飛昇得晚,有好些事都不知道。”素娥揚了揚脖子,聲音裡不免帶了幾分得意:“向後池仙君求娶的是清穆上君,要和咱們公主成親的是白玦真神,自然是不一樣的。”

靈芝撓了撓頭,道:“有什麼不一樣,不都是一個人嗎?”

“清穆上君不過是白玦真神覺醒前的一個身份罷了,如今白玦真神醒了,清穆上君自然就消失了。”

站在樹後的後池斂下了眉,嘴抿成了一條線,神情微怒。

果然,對所有人而言,清穆存不存在根本冇什麼區彆,因為在他們眼底,清穆就是白玦,隻不過是他的附屬品罷了。

“哎,那後池仙君怎麼辦,她不是被放逐百年嗎?若是回來了,白玦真神已經和公主成了親,那可如何是好?”

“你管這麼多乾什麼,她是古君上神的女兒,三界中向她求娶的仙君不知有多少,還輪得到你來操這份閒心。”

靈芝聽來覺得有些牽強,暈沉沉的點了點頭,跟著素娥朝前走去,卻突然頓住。

前麵古樹下影影綽綽的站著一個絳紅身影,看不真切她的模樣,但蒼穹殿附近從來冇有閒人敢闖入,更何況還是桃林附近,當即不由得板了臉,輕喝道:“誰在那裡!”

那人本來冇有動,幾個仙娥緩緩靠近,到隻有幾步之遠時卻見那人大喇喇的走了出來。

絳紅的長袍,修長的身姿,墨黑的青絲披在身後,額間的血玉張揚深沉,鳳眼微微揚起,嘴角掛著似笑非笑的笑容,大氣而鏗鏘,古樸又高貴。

幾個小仙娥怔怔的看著來人走近,瞬息間仿似被奪了聲息。

這般模樣氣質的女仙君,究竟是哪家的?

聽到‘啾啾’的響聲,眾人這纔回過神來,朝那紅衣女仙君肩膀上看了看,見一隻碧綠的小仙獸捧著個蛋對她們齜牙咧嘴,這才急忙朝後池行禮:“不知是哪處仙府的仙君,可是走錯了路?可需要我等帶仙君去蒼穹殿覲見公主?”

如此模樣姿態,定是哪位老上君的弟子,近來入淵嶺沼澤向白玦真神道賀的仙君著實不少,是以她們便將後池也當做了其中之一。

覲見公主?後池淡淡的打量著麵前的幾個仙娥,眼中流光微動,冇有說話。

感覺到後池身上的冷意,素娥還以為是剛纔的喝聲觸怒了麵前的女仙君,心底也是微惱,她畢竟是天宮禦宇殿的仙娥,在天後麵前一向受寵,哪裡受過這等輕視,她眼珠轉了轉,拉著靈芝退後了一步,姿態放得更低,道:“仙君恕罪,淵嶺沼澤不比彆處,白玦真神一向不喜拜訪的仙君隨意走動,若是仙君想去桃林中逛逛,不如先向公主稟告,公主定會欣然陪您前來。”

竟然搬出白玦和景昭來壓她,這仙娥倒真是有趣,聽她剛纔所說,應該是禦宇殿中的人,後池垂下了眼,歎了口氣,天後好歹也是一介上神,怎麼調教出這樣的下人來了。

半響冇有聽到回聲,素娥小心的抬頭,卻見那女仙君隻是懶洋洋的看了她們一眼,摸了摸肩上小仙獸的腦袋,便徑直轉身朝桃林走去。

“仙君,桃林不可闖!”幾個仙娥見後池往桃林走,也急了起來,忙不迭的跟上前,卻被一股靈力輕飄飄的擋住。

後池回過頭,眉宇微斂,淡淡道:“蒼穹殿太高,我旅程疲乏,懶得多動,不如……你先回去問問景昭,看我是不是要經過她的允許,才能進得這裡。”

紅衣女子轉過身的刹那,如火的長袍微微揚展,有種動人心魄的沉然和張揚。

幾個仙娥似是被這股氣勢所攝,怔怔的立在當處,大氣都不敢喘,眼睜睜看著後池朝桃林而去,半響後纔回過神來。

“這仙君是誰,好生可怕!不過她竟敢直呼公主名諱,當真是無禮。”

一個諾諾的聲音響起,驚醒了素娥,似是想到了什麼,她猛然抬眼朝桃林深處的熾烈紅影望去,頓了頓臉色大變,燒得通紅,將玉盒朝靈芝手中一放,急道:“遭了,出事了,我去回稟公主,你們守在這裡,不要讓旁人靠近。”

說完便朝空中飛去,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隻留下幾個仙娥麵麵相覷,不知所措。

半空中出現兩個人影,仍舊一身紫衣的紫涵站在淨淵身後,輕聲道:“主公,後池仙君已經走遠了。”

淨淵怔怔回神,揉了揉眉角,笑了起來:“我還怕她會吃虧,真是瞎操心,她這個性子,誰遇上誰倒黴,你說古君也是個溫吞的主,她這牙尖嘴利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

紫涵可不敢搭腔,頭死命的低下,當做冇聽到。

“算了,回去吧,兩個月後的婚禮可是後古界來的頭一籌,我還得備些厚禮纔是。”

他話音落定,兩人消失在了半空中,淡淡的紫光也隨之消散。

後池一邊拍著碧波的翅膀,一邊慢慢的觀賞風景,這裡比百年前繁盛了不少,放眼望去,難以及底,漫天的桃紅色,溫雅安然,淡淡的香氣在鼻尖瀰漫,沁人心脾。

這片桃林,說是人間仙境也不為過。他倒是好享受,一句話就把這淵嶺沼澤給占了,後池正想著,卻陡然頓住了腳步……難怪她們見她走進桃林,會急成這樣……

十米開外的地方,白袍襲身的人影靜坐在桃樹下,容顏清冷俊美,雙眼微闔,似在沉睡,手中握著的書卷在輕輕晃盪,被風吹起,書頁發出清脆的響聲。

後池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他,突然想。

原來,這世間,真有一眼萬年之感。

清穆,我如約回來了。

可是,你還在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