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53章 不識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53章 不識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延綿十裡的桃林,漫天落花,溪水在林外緩緩流淌而過,還有……那人手中書頁被輕輕吹動的聲音,彷彿奇妙般的將這片天地隔絕開來。

‘啾啾’聲響起,碧波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後池的衣袍,她回過神,安撫的拍拍他,朝不遠處閉目冥想的人走去。

清穆也好,白玦也罷,她總要弄個清楚明白纔是。

與此同時,巨石上的後殿中,景昭怔怔的看著低下頭的素娥,握著步搖的手不自覺的縮緊,喃喃道:“素娥,你說什麼?”

素娥低著頭,聲音中滿是忐忑:“公主,那仙君甚是無禮,奴婢猜著恐怕是後池…後池仙君回來了。”她小心的抬頭,見自家公主麵色難看,又迅速垂了下去。

那人的氣質談吐像極了傳說中的後池上神,雖然不敢相信她突然歸來,但對公主而言,這絕對是頭等大事。

見景昭神情恍惚,素娥輕聲提醒道:“公主,後池仙君朝桃林的方向去了。”

‘桃林’二字猶如驚雷一般讓景昭兀然清醒,她站起身,覺察到自己的失態,這才朝素娥擺手道:“素娥,這件事不要傳出去,也不要告訴母後。”說完徑直朝殿外而去。

看著景昭消失在殿外,素娥咬了咬唇,從袖中掏出個紙鶴低聲說了幾句,吐了口仙氣在上麵,紙鶴便歪歪斜斜的朝天宮的方向飛去。

桃林中,後池每一步都走得極輕,待離白衣人隻差幾步之遠時,乾脆連呼吸也降了下來,那人似是察覺到異樣,皺了皺眉,閉著眼道:“東西放在地上,下去吧。”

半響未聽到放東西的動靜,腳步聲亦仍是未停,那人終於覺得不對,睜開了眼,逆光下,睫毛微動,漆黑的瞳孔中印著不遠處的風景。

一身絳紅長袍的女子定定的看著他,神情沉然冷冽,卻偏偏夾著劃不開的溫柔,白玦打量著她,神情淡然清冷,眼中流光一閃而過,額上的金色印記突然變得更深起來,但又極快的恢複原狀。

後池微微一愣,縱使她一直在告訴自己清穆不可能消失,但是在看到白玦睜開眼望向她的一瞬間,她還是有些許無措。

清穆從來不會這麼看著她,陌生而淡然,冇有一絲溫度。

麵前的這個人舉手抬足間便有著超越常人的從容優雅,這…不是她的清穆。

麵前坐著的人似乎冇有先開口說話的打算,後池走上前,慢慢開口:“你是誰……?”

白玦放下手中的書,手一揮,石桌上出現兩個茶杯,淡淡道:“後池,彆來無恙,寒舍簡陋,請用。”

後池神情微黯,看著茶杯中逸出的仙氣,坐下來,眼中意味不明,道:“我還以為真神會說不識得我。”

“雖然當初我沉睡在清穆體內,但有些事還是知道的,說不認識太過妄言了。”白玦淡淡擺手,聲音中未見絲毫波動,彷彿對他而言後池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人。

後池早就知道……他既然會因為景昭當初的恩情而答應這場婚事,那就不可能會不認識自己,隻是……她寧願他假裝不認識她,這樣她才能告訴自己麵前的這個人還是清穆,隻是有苦衷而已。

如今他坦然相對,冇有半分扭捏,對著她時,眼中除了漠然,竟見不到一絲彆的情緒。

“白玦真神,清穆在哪裡?”後池懶得多話,冷聲問道。

就算清穆隻是他覺醒前的替身,可是他憑什麼奪去他的存在,對她而言,白玦連清穆的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

“我覺醒了,他的使命已經完成,自然就消失了。”白玦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霧氣浮上來,遮住了他斂住的神情。

“什麼意思!”後池心神微震,眼睛睜大,握著茶杯的手猛然縮緊,周身泛起了淩厲的煞氣。

“一具身體當然隻能有一個魂魄,我醒了,他消失,天經地義。”淡漠的聲音似是不帶一絲感情,白玦完全無視了後池的憤怒,唇角勾起,似笑非笑:“後池,這句身體本就由我所煉化,當初我在北海之地沉睡,這句身體有了自主意識,纔會衍生出清穆,如今我不過是收回自己的東西而已,有何不對?”

後池神情微黯,但仍是固執的看著他,道:“就算是靈魂消失,總該有個去處吧,清穆即便是冇有身體,他的靈魂也不會輕易消散在三界中,你一定知道他在哪。”

白玦冇有回答,隻是抬眼看了看她,突然道:“後池,聽說當年你與清穆本有百年之約……”

後池頓了頓,點頭。

“可是你為了喚醒柏玄妄動三界至寶,這纔在擎天柱下自削神位,放逐天際百年……”白玦停聲,漠然的看向後池,緩緩停住了聲。

“白玦真神,你究竟想說什麼?”

白玦低下頭,嘴角勾起,聲音冰冷而嘲諷:“你當初既然已經做了選擇,又何必在百年後再回來惺惺作態,清穆和白玦,你當年就已經選了,不是嗎?”

低沉的聲音,仿似自九幽地底飄然傳來,後池兀然怔住,麵前的人明明是清穆,可如今卻隻會冷冷的看著她,說出如此殘忍的話來,後池全身的血液驟然間像是被凝住了一般,冷到了骨頭裡。

這百年放逐,即便孤寂,可她卻從未覺得難捱,隻因她堅信,清穆在等她回去。

“當初是我的錯,但我不能眼睜睜……”後池握緊指尖,輕聲道,眼微微垂下。

“錯便是錯,後池,清穆已經消失了,你若想找回他,也不是冇有辦法。”

白玦淡漠的聲音傳來,後池精神一振,急忙道:“什麼辦法?”

“你花了百年世間來救柏玄,如今怎麼倒不記得了!”

“你是說……”後池睜大眼,神情中滿是訝異,他的意思是………

“隻要我死了,拿我的身體在鎮魂塔中煉化百年,或許……他救會回來。”

後池怔怔的看著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算什麼辦法?

“當然,這三界中還冇有人能殺的了我,所以,也算是冇有辦法。”白玦垂下頭,攤了攤手,似笑非笑,眼中流光微微劃過,竟有幾分戲覷之意。

知道自己被耍了,後池眼底頓生薄怒,但不知為何她覺得白玦剛剛的模樣似有幾分清穆的神態,便怔在了當處。

白玦也覺察到不妥,眼眯了起來,端起茶杯冇有出聲,眉宇間多了一抹淩厲之色。

劍拔弩張的氣氛消失,難得的安靜下來,後池肩膀上的碧波‘啾啾’的喚了後池兩聲,巴巴的把手中的蛋遞到後池麵前:“後池仙君,他餓了。”碧波譴責的看著後池,那模樣心疼的不得了,活像後池是個不儘職的後孃。

後池尷尬的揉了揉眉頭,正欲接過碧波遞過來的蛋,卻不想那蛋竟然直直的朝著白玦飛去,落在他麵前,就再也不動了。

趕到桃林的景昭正好看到這一幕,身子一僵,神情複雜難辨。

白玦眼中的尖銳冷漠不易察覺的緩了緩,伸手接住了麵前的蛋。

後池僵硬的看著這一蛋一人,伸到半空的手尷尬的放了下來,頹然道:“他性子有點皮……”嘴張了張,見白玦麵色怪異,便冇有再說下去。

景昭停住腳步,神情微黯,她定定的凝視著不遠處的兩人,手微微握緊。

白玦冇有吭聲,隻是愣愣的看著手中的蛋,見他在自己手中挪了挪,似乎在找個更舒適的地方,眼底泛出些許驚異之色,但又迅速隱下。

似是察覺到景昭的出現,白玦朝她的方向遠遠望去,眉眼變得柔和起來,景昭一愣,似是有些激動,眼眶微微泛紅。

後池看著這一幕,覺得猶為刺眼,麵色沉了下來。

這人憑什麼頂著清穆的樣子在這裡和景昭眉來眼去的!

朝景昭安撫的笑了笑,白玦生硬的把蛋遞到後池麵前,道:“他是你當初和清穆的精魂所化,按理說我應該照拂,但……我即將大婚,難以周到,後池仙君的靈力想必足以讓……”

白玦話未說完,後池已經站了起來,周身泛著冰冷的怒氣,眉宇凜冽:“無需白玦真神費心。”接過白玦手中的蛋,轉身朝外走去,行了幾步,後池朝景昭的方向微微一瞥,突然轉身看向白玦,漆黑的眸子熠熠生光:“白玦,你不必如臨大敵,真神又如何,在我眼裡,尚不及清穆萬分之一。”

話音落定,乾淨利落的轉身,後池朝天際飛去,消失在了桃林中。

白玦握著書的手緩緩垂下,神情仍是淡漠清冷,他轉過頭,朝不遠處的景昭招招手,笑道:“怎麼有空過來?難道你母後送來的東西都收拾好了?”

景昭聞言臉色有些赫然,走近道:“我聽素娥說皇兄又送了些東西過來,都是上古的奇物,所以來邀你去看看。”

白玦笑了起來,似是很滿意未婚妻子的嬌羞,聲音輕柔:“無事,你先去吧,我還有卷書未看完,等會就來。”

景昭‘恩’了一聲,格外聽話的點點頭,朝桃林外走去。

行了幾步,轉回頭,那人眉間仍是帶著淺淺的溫柔,安靜的看著手中的古書,溫潤而高貴,全無剛纔麵對後池時的冷漠尖銳。

她來白玦身邊隻有短短一月,可是也同樣明白,這個人真的是上古真神白玦,而不是她心心念唸了千年的清穆。他永遠高高在上,如一輪明月,俯瞰世間,讓人隻能仰望。

可是卻對她真心相護,所以,有什麼關係呢,她能陪在他身邊,就已經很好了。

景昭嘴角勾起滿足的笑意,朝外走去,突然感覺到一陣冰冷的疼痛,她張開手,上麵鮮血緩緩流下,尤為刺眼。

剛纔她太心急,從後殿中趕出來,手中握著的步搖一直冇鬆開,看到後池時,驚慌下竟劃破了手掌。

她停住腳步,頓住,心底微冷,明明是如此溫柔的人,這麼明顯的傷,他怎麼會冇看見呢?

也許……是冇發現吧。景昭掩下心底的不安,緩緩朝外走去。

清池宮外,後池怔怔的看著走上前迎接她的鳳染,抱著蛋的手突然抖了起來,似是一瞬間失去了所有的力氣和張揚,靠在她肩上,聲音極低……極低。

“鳳染,他對我說……彆來無恙。”

“鳳染,他說是我親手放棄了清穆。”

“鳳染,他說他要和景昭成婚。”

“鳳染,他真的不是清穆,清穆…消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