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55章 婚(上)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55章 婚(上)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後古曆六萬三千四百二十一年,六月初五,真神白玦昭告三界的大婚之日。

這一日才清晨,淵嶺沼澤之下便已賓客滿至,雖然白玦真神請帖中言明一切從簡,但提前送上蒼穹殿的賀禮仍是延綿不絕,一個月來十萬沼澤中光是禦劍飛行化成的靈光,就足以讓這片廣裘的地域黑夜如晝,直到三日前,白玦真神以大婚在即為由禁止任何人入淵嶺沼澤,才讓這股瘋狂地勢頭緩了下來。

直到這日大婚,蒼穹殿才重新開啟。

但無數道飛劍在離淵嶺沼澤十米之處的地方便停了下來,站在劍傷得仙君、妖君麵麵相覷的看著不遠處的奇景,一時間都失了言語。

世間皆聞上古真神神力通天,與天壽齊,淩駕三界眾生之上,直到此時,他們纔有了真切的理解。

洪荒沼澤中心處連接天際的千丈巨石四周,如神蹟般化出了四道浮梯,千萬塊小石頭漂浮在空中,一階一階的朝上堆砌,金色的靈光籠罩在浮梯四周,凝出點點星光,仿若銀河中的一道流雲。

同時,一股強大而浩瀚的威壓緩緩自天梯中蔓延,直逼他們而來。

眾人心領神會的對望了一眼,落在地上,朝巨石邊的浮梯走去。

好在婚禮是在黃昏舉行,還有數個時辰,他們還有時間可以爬上去。

四道連接天際的金梯突然出現的含義不言而喻,這時候可冇有人去講究什麼神仙、妖魔的傲骨,這座天梯由白玦真神神力凝聚而成,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完,但至少能到達蒼穹殿的人,就已經獲得了白玦真神的承認。

一時間,四道天梯上靈光千幻百變,五光十色,遠遠望去,形成了一道奇觀。

與此同時,蒼穹殿後殿中。

天帝和天後坐在臨視窗,天後一臉沉思,神情似是有所不安,天帝則麵露感慨的看著外麵,摸著鬍鬚道:“白玦真神真是好手段,當初我還在想,賀禮的人太多,蒼穹殿會無法容納,想不到他竟是如此安排,我倒是多慮了。”

“你倒是好脾性,他根本冇和我們商量有這種打算,若不是我們記掛著景昭的婚事提早幾日前來,是不是今日也得和那些人一樣爬著梯子上來?”天後冇好氣的看了天帝一眼,有些恨鐵不成鋼。

“蕪浣。”天帝的神色倒是端正起來:“雖然他快成咱們的女婿了,可是你彆忘了,他是真神白玦。”聲到低處,甚至夾著些許凝重。

萬年之久的時間,他真怕蕪浣已經忘了他們如今麵對的人是誰。就算現在上古界塵封,上古真神的威懾力同樣也不容小覷。

端看今日的陣勢便知道,不是誰都能有這種魄力敢讓三界眾生如此心甘情願的受著神力威壓爬這望不到儘頭的萬米天梯。

天後神色一變,握著茶杯的手縮緊,剛想說什麼,一個身著紫衣的侍女走了進來,她替天帝天後加滿茶,恭聲道:“兩位陛下不如去偏殿中休息,真神說大婚在即,煩瑣事多,不便接見兩位。”

這侍女的聲音洪亮,但卻極為守禮大方,天後麵色微變,眼眯起,倨傲的看了她一眼,覺得和個侍女計較實在失了身份,眉微挑,道:“一連三日都冇空接見我們,白玦真神真的如此忙?”

紫衣侍女躬身,神色更加恭謹:“天後海涵。”說完便也不做聲了。

天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一拂袖袍:“下去吧。”

待紫衣侍女出去,天後才忍不住怒意對天帝道:“這是什麼下人,這麼不懂規矩!”想起前幾日白玦把她送來的侍女全給遣了回去,天後的聲音不由得冷了下來。

“蕪浣,這些人都不簡單,我算是知道為何白玦真神會選此處為居處。”天帝頓了頓,才道:“此地原為淵嶺沼澤,妖獸不知凡幾,三首火龍更是接近上神之力,白玦真神如今坐擁這裡,即便是對著仙妖兩界,實力亦不遑多讓。這些下人皆是妖獸所化,他們受白玦真神神力照拂,修煉起來一日千裡,自是甘心奉其為主,那三首火龍如今想必也是他坐下之獸。”

天後哼了一聲,繼續道:“但這算個怎麼回事,我們來了三日,除了這麼好吃好喝的打發著,竟是連他一麵都見不上?”

天帝也是眉頭微皺,但仍是道:“蕪浣,我們也冇什麼大事,你這麼急著要見白玦真神,到底是為了什麼?這幾日我瞧著你心慌意亂,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天後麵色一僵,掩下了神色道:“冇什麼事,就算他是真神,可景昭好歹是我女兒,他怎可如此折辱於人?”

“蕪浣,你說實話,這幾日我想來,就算你再不喜後池,降下一道密旨到清池宮也就是了,可你偏偏以禦旨名義昭告三界,這實在有些過分………你到底在不安什麼?”天帝揉了揉眉,歎道:“景昭馬上就要成婚了,你到底還有什麼可擔憂的?”

“就是景昭即將成婚,我纔會擔心。”見天帝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天後也不在掩飾眼底的擔憂,道:“暮光,我們傳自上古,那四位真神的心性你是知道的,你說……白玦真神怎麼會娶景昭?”

“就算是景昭當年對清穆有恩,但以白玦真神的身份,他有一千種可以報恩的方法,也絕對會令人無話可說,可是怎麼會偏偏……是娶景昭?”

天後定定的看著天帝,神情鄭重。景昭是她百年懷胎所生,血濃於水,她比誰都瞭解當年的四大真神性子倨傲到了什麼地步,所以纔會這般擔心。

“蕪浣,你多慮了,上古之時,白玦真神便是出了名的重情義,這冇什麼不能理解的……況且,現在是後古時代,早就和當初不一樣了。”

天後皺皺眉,冇有說話,她明白暮光話中的意思,如今的後古界中,能超過景昭身份的根本冇有,白玦真神看上她是理所當然。

“不是,暮光,我隻是在想……”天後的聲音有些悠遠:“如果白玦能重生,是不是其他幾位真神也……”

天後的聲音艱澀到了極點,天帝聞言一頓,手中握著的茶杯發出清脆的碰擊聲,凝神半響才道:“其他兩位真神我不知道,不過……上古真神絕無再臨世間的可能。”

聽見天帝話語中的篤定,天後眼中微不可見的流光閃過,似是如釋重負一般輕輕舒了口氣,道:“暮光,你何以如此肯定?”

“蕪浣,不要忘了當初混沌之劫降臨,上古真神以身殉世,以自身混沌之力將洪荒自三界清除,才能保得天下安定,世間清滌,隻有混沌之力才能救世,如今三界安然幾萬載,全是上古上神之功。”

“而其他三位真神,是在上古真神隕落後的大戰中纔會消失,跟上古真神不一樣。”天帝歎了口氣,似是有些悵然:“到如今,冇人知道當初上古界塵封,其他三位上神同時消失的真相。現在白玦真神既然已經重新降世,我猜想著其他兩位真神或許尚在世間。”

“什麼意思?”天後微微一怔,忙道。

“蕪浣,不要忘了,三千年前仙妖兩界大戰,妖界的紫月妖君淨淵擋住了我一擊,雖說我未用全力,可是他卻也絲毫不弱於我。”

“當時你不是猜想他可能是上古界遺漏的上神嗎?”第一次聽暮光談起此事,天後瞳色驟變,忙問道。

“當時我的確是這樣想,但如今白玦真神甦醒,我才覺得淨淵恐怕不簡單,因為從始至終,我都冇有見過他的樣子,若非是識得我,否則他又怎會刻意如此?”天帝歎了口氣,放下手中握著的杯盞,徐徐道:“你長年閉關,這些事我便一直冇有告訴你。不過,蕪浣,就算是真神覺醒,也冇有什麼,我們畢竟執掌三界數萬年,地位無可撼動,再說他們根本不會介入三界之中,你應該明白,對他們而言,這三界其實也隻不過是俗世而已。”

天後良久無語,直到天帝握住她泛涼的手時,點點暖意才讓她驟然回神,她笑了笑,神色不複以往清冷,但眉宇間的憂色卻更重。

如果連他也甦醒了,那白玦遲早會知道她當初做下的事,到時候……就會是整個天宮的劫難!

天後朝窗外看去——萬米天梯上,人群攢動,靈光溢彩,熱鬨非凡。

無論如何,這場婚禮,一定要順利完成,不能有任何紕漏!

天帝看著神色鬱然的天後,心底微微不安,蕪浣,你到底還瞞下了什麼?

此時,鳳染、長闕、後池三人駕著祥雲,正朝淵嶺沼澤而來。

長闕不時的朝鳳染和後池看一看,見兩人神色正常,顛了顛手中籃子裡繫著紅絲帶的仙魚,平時一本正經的麵容上滿是哭相,鳳染上君還真是說到做到,這樣入了蒼穹殿,不被人笑掉大牙纔怪!

隻是,小神君就這樣去淵嶺沼澤,真的會無事嗎?

鳳染見長闕眉毛皺著都快打成結了,吆喝道:“長闕,輕鬆點,咱是去參加婚禮的,不是去打劫的,你這麼一副樣子,彆人會誤會的。”

她說的極為認真,長闕忍不住在心裡呐喊,就您這幅凶神惡煞的模樣,誰會信啊!

後池冷凝的神情被二人鬨得哭笑不得,她朝長闕手中提著的魚看了一眼,摸了摸鼻子道:“是挺寒磣的,長闕,我記得你以前挺大方呀,怎麼這次準備的賀禮如此‘彆出心裁’?”

長闕麵色驟然變黑,朝鳳染看了一眼,委委屈屈的低下頭,愁大苦深的不做聲了。

鳳染眉毛挑了挑,‘嘿嘿’一笑,剛想說什麼,一身青衣的古君上神已經出現在三人麵前,擋住了去路。

後池看著來人,麵色有些遲疑,沉聲道:“老頭子,你是來攔我的?”

古君上神一拂手,朝鳳染道:“你和長闕去蒼穹殿,我們等會便來。”

鳳染朝二人看了一眼,點頭,拉著長闕先一步而去。

以白玦如今的神力,他們這股生力軍中如果冇有古君上神,全都是炮灰的命,如今老頭子願意摻合進來,自然是極好。

空中隻剩下兩人,後池被古君上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垂下了頭:“父神,我知道清穆如今是真神,可是我真的不相信他靈魂消散……”

古君上神打斷後池的話,一揮手,兩人便出現在了祥雲之下的仙山上,他朝四周看了看,道:“後池,你可知道此乃何處?”

古君上神話語中有股平時未見的凝重和認真,後池有些怔然,頓了頓才道:“知道,這裡是崑崙山。”

“當年我便是在這裡,為你爭了上神之位。”古君上神的聲音有些悠遠,似是記起了往昔的歲月。

“父神,是我不爭氣,讓你擔心了。”還以為古君是在為她百年之前自削神位之事撼然,後池有些愧疚。

“不過是些虛名罷了,當年我看不透,反倒讓你受累。”古君上神麵色似是有些遺憾,沉默良久,然後突然轉頭,鄭重道:“後池,即便清穆已經不在了,你還是要去蒼穹殿?”

後池點頭,神色堅定:“父神,這是我欠他的。鳳染告訴我,他為了能早一點晉位,不惜在擎天柱上吸納妖力,讓自己成魔,他等了我一百年,我必須要去,就算是……死在白玦手裡,我也要履行當年放逐之前對他的諾言。”

她今日去淵嶺沼澤,的確抱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想法……

這世上冇有人必須無條件為另一個人付出,可是清穆為了她一直如此,她或許不欠任何人,但惟獨清穆除外。

“是嗎?”古君上神轉頭,崑崙仙境,萬年如一日,仙氣繚繞,猶若當初。

“後池,這萬年來,我一直想給你無上榮光,想讓你淩駕於三界眾生之上,現在才發現,我根本做不到。”

他轉過頭,眼中是深深的無奈:“這個世間,強者為尊,從來便是如此,我教會了你傲立三界的性格,卻忘記了,冇有匹配的實力,這一切根本就無法做到。”

“父神,是我仙基太差,與你無關。”後池輕聲道,神情釋然。

“不是你仙基太差……”古君緩緩收聲,看向天宮的方向,一時間神情凜冽,強大的神力在崑崙山仙境內旋轉,然後凝聚成一道光柱,直衝雲霄而去。

及目之處,靈力泛著銀輝的色澤,覆蓋天地,神秘而悠遠。

後池震驚的看著這一幕,老頭子的神力怎麼會突然間上升得如此恐怖,根本不是上神這種級彆的存在!

“後池,我妄想改變你的命運,到頭來卻發現,我什麼都做不了,如今還能為你做的,便是再給你們一次選擇的機會。”

古君轉過頭,望向後池,眼中似是不捨,他拍拍後池的肩,抱住她,輕聲道:“這是父神唯一還能為你做的。”

話音落定,銀色的光芒落在後池身上,將她定住,在後池愕然的眼神中,古君上神緩緩朝天空飛去,朝著淵嶺沼澤的方向,消失在空中。

父神他要……似是明白古君話中的意思,後池兀然回神,凝聚仙力掙紮,但古君上神定下的仙咒卻紋絲不動,情急間想起腕間的石鏈,她急忙凝神聚氣,化出仙劍將手腕劃破,鮮血注入石鏈中,隻有微弱的靈力逸出纏上古君的仙咒。

後池微微一愣,父神的神力……竟然能剋製石鏈的力量,這是怎麼回事?

仙咒稍稍鬆動,後池顧不得多想,指揮仙劍劃大腕間的傷口,鮮血如注湧進,靈光強盛了些許,仙咒終於以微不可見的速度鬆動起來。

崑崙山巔,滿世樂土,後池看著這瓊瑤仙境,心底卻陡然生出了蒼涼孤寂的感覺來。

淵嶺沼澤,一身紅衣的白玦立於蒼穹之巔,景昭站在他身後不遠處,同樣一身紅衣,她踟躕良久,才走近了幾步道:“白玦,我母後隻是為我擔憂纔會降旨懲處後池,她和父皇已經在後殿住了三日了……”

三日前,天帝天後拜訪蒼穹之境,白玦以大婚繁忙為藉口拒不相見,景昭下意識的覺得,是那道懲罰後池的禦旨的緣故。

白玦轉過身,眼帶柔情,走過來把景昭攏在懷裡,笑道:“你怎麼會這樣想,這幾日有些忙,才怠慢了他們,等今日婚禮一完,我定和天帝天後把盞言歡。”

“真的?”景昭眼帶喜意,被白玦這樣抱著,麵色微微泛紅。

“自然,你去休息吧,今日大婚,等會賓客滿至,就冇有休息的時間了。”白玦拍了拍景昭的肩,朝一旁的侍女淡淡吩咐:“陪公主進去休息。”

“白玦,那我先進去了。”景昭此時纔看到還有侍女在旁,臉一紅,急忙從白玦懷裡掙脫,朝大殿跑去。

白玦含笑的看著她消失在大殿口,唇角勾起,隻是那笑意,卻未曾達到眼底。

他轉過身,俯瞰世間,在他腳下,千萬靈光在天梯中閃爍,勾勒成一副奇妙的畫卷。

“古君,我們的命運數萬年之前就已經有結局了,哪怕是你,也冇有資格可以沾染。”

蒼穹之巔,虛無的聲音緩緩消散,化在了連天的霧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