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56章 婚(中)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56章 婚(中)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蒼穹之境,大殿外,沉石階梯上漂浮著兩把金光籠罩的石椅,左手下方立著絳紅沉木龍椅,右首置放著雕著妖虎族徽的王椅。

廣場上,宴桌延綿百米,一眼望不到儘頭,桌上器皿流光溢彩,玉璧生輝,無一不是上古靈物。大殿之頂,三首神龍盤旋其上,三口不斷噴出小火球,在空中聚成花火盛宴,成群的鳳凰在空中飛舞,鳴出優美歡快的聲音,仿似仙境。

費了老勁爬上天梯的眾仙妖初時出現在大殿之外時,久久不能回神,皆是連聲感慨。真不愧是上古真神,成婚之日,竟以天梯為橋,神獸為舞,妖獸為興,哪一樣放在三界都足以被人津津樂道,偏偏這場婚事還占了個全,實在是羨煞旁人,不少女仙君更是眼冒紅光,稀罕的看著這場景,滿臉豔羨。

尤其是守候在旁的下人,侍女謹然有禮,大方謙和,侍衛方正鏗鏘,煞氣滿溢,且個個靈力高深,不少花白頭髮的老仙君顫顫巍巍的摸著鬍子,猜出了這些下人的來曆,不由得驚歎白玦真神的好手段來。

淵嶺沼澤中的凶悍妖獸聚三界之總,就連妖界都有所不及,想不到短短時日,白玦真神竟能全部收為己用,且馴服得如此服帖。

大殿外人聲鼎沸,一片歡天喜地的景象,遠道而來的客人被安排得妥妥帖帖,眼見著吉時快到,不少人便一個勁的朝著大殿中瞅著,眼中敬畏之色有,激動之意更是不少。

白玦真神覺醒三界皆知,可真正見過真神模樣的卻少之又少,不少人雖說是來賀新婚之喜,可讓他們心甘情願的受著神力威壓爬完這千丈天梯的,可不是那如嬌似玉的新嫁娘。後古界來最盛大的一場婚禮,來之賓客無不奔著上古之時就已隕落的真神白玦而來。

而落座的賓客中,隻有一處地方極為安靜,眾人也都是躲著那處坐下,生怕一時不慎,會有池魚之災。

宴桌靠前之處,麵色冰冷的鳳染端著酒杯小酌,目不斜視的長闕站在她身後,抱著籃子,安撫著裡麵蹦躂的仙魚,一副格外正經的模樣。

鳳染察覺到四周打探的目光,神情未變,眼角微不可見的沉了下去,她從未想到,一場婚禮,白玦會鬨得如此盛大,光是懸浮於空的四座天梯,便足以讓三界敬畏。

她一路上來,眼裡見的、耳裡聽的幾乎全是對白玦的溢美之詞和對這場婚禮的期待,見到她和長闕時眾人神情中也總會不自覺的閃現尷尬,然後告罪一聲躲避開來。

鳳染將杯中之酒一飲而儘,沉著眼望向大殿中的空曠處,神情複雜。

“嗷……”

一聲龍吟突然響起,盤於大殿之頂的三首火龍昂天而嘯,數丈大小的身軀瞬間縮小成迷你形狀,朝大殿中飛去,飛掠的龍身在半空中劃出火紅的虛影。

似是猜到了什麼,坐於下首的眾人皆是噤聲,朝大殿翹首望去。

石階頂端,蒼穹殿之上,大紅的身影,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在眾人眼中。

冇有禦劍飛行,冇有腳踏神獸,甚至冇有祥雲懸空,那襲火紅的身影隻是一步一步自殿上走下,緩緩朝著眾人而來,縮小的三首火龍緊緊跟在他身後,不停地發出低沉的龍嘯聲,似是臣服,又似是驕傲。

極簡單的衣飾,極單調的色澤,但著於此人身上,卻偏偏有種尊貴到了極致的感覺,不同於三界中的任何一位仙君,淡雅飄渺,出塵絕世。那人就這樣俯瞰著眾人,逶迤行來。

本是喧囂熱鬨的廣場,因著此人的出現陡然生出了詭異而肅穆的安靜來。

直到白玦安然坐於那把由金光籠罩的石椅之上,眾人才驚覺回神,齊齊起身,恭聲道:“見過白玦真神。”

聲音之恢弘歎服,讓大殿中正準備走出去的幾人腳步一頓,尷尬的停了下來。尤其是天帝,剛纔的那聲龍嘯他聽了個真切,想到自己的本體也是五爪金龍,竟不知為何這步子就有些邁不出去了。

無論這數萬年來他是何身份,也改變不了上古之時他連四大真神坐下神獸都不如的實情。

天後似是有些恍惚,竟一反常態的冇有發怒。

站在一旁的妖皇朝二人看了一眼,心底微微感慨,天帝天後懾服三界數萬年,可現在看來,對外麵這些仙妖的影響竟比不上才覺醒幾個月的白玦真神,恐怕如今就算白玦真神娶了景昭公主,兩人也未必會真的與有榮焉。

“勿需多禮,今日之宴,望諸位儘興。”

白玦伸手虛抬,一股柔和的神力托著眾人而起,金光在半空交錯,最後化為碎光,消失在宴桌旁,朝白玦再頷首道謝後,眾人才紛紛落座。

“請三位出來。”見眾人坐定,白玦才擺擺手,道:“今日兩界之主前來,蒼穹之境不勝榮幸。”

此言一完,白玦收聲,便不再說話了。

兩排侍女走進大殿,朝三人行禮恭聲道:“幾位陛下請。”

請安之語雖是簡潔,但也挑不出錯來,反正都是陛下。

三人一聽,知道出場的時間到了,俱都不由自主的朝身上的衣飾看了一眼,唯恐出了錯,回過神來皆是不由得苦笑,尤其是鬥了幾萬年的妖皇和天帝,輕歎一聲,對視了一眼朝著殿外走去。

眾人一聽白玦真神的話,哪還有不知的道理,正準備站起行禮,此時,白玦的聲音卻淡淡響起:“今日是本君大婚之日,虛禮皆免,諸位安坐便好。”

於是,三位正裝齊待的陛下走下蒼穹殿,看到整個廣場紋絲不動的仙君、妖君時,俱是一愣,天後臉色微變,冇有出聲,隻是一拂袖擺,徑直朝下走去。

大概知道幾位陛下的表情不會很好,眾人識相的垂下頭,做眼觀鼻鼻觀心狀,但等了良久,也未聽到三人落座之聲,正在狐疑時,天後憤怒的聲音已經自石階上傳來。

“白玦真神,你這是什麼意思?”見侍奉的侍女一路把她朝廣場引,天後這才發現不對,朝白玦座下看了看,臉色鐵青。

白玦座下,一左一右隻安排了兩個座椅,龍椅、虎椅,一看便知是天帝和妖皇的,竟是冇有她的座位,難道她堂堂上神,天後之尊,還要和那些仙君、妖君同坐不成?

天帝此時也發現了異狀,連下幾階,臉色微變,看向白玦一言不發。

妖皇倒是事不關己,能讓在三界中呼風喚雨的天後吃癟,他可是求之不得,於是朝白玦拱手行了半禮,坐在了屬於他的位置上,眼眯起,甚至端起了麵前的杯盞,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見此情景,天後臉色更鬱,她一動不動的看著白玦,似是要討個說法。

大婚還未開始,氣氛就已如此尷尬,眾人望著石階上和白玦真神對峙的天帝天後,小心的觀望起來。

“暮光。”似是絲毫不曾在意天後的怒意,白玦隻是懶懶的掃了天帝一眼,淡淡道:“仙界之主,由誰所立?”

冇有人知道白玦真神問這句話的意思,俱都朝天帝望去。

天帝神色一正,沉聲道:“上古之時,暮光受上古真神之令,執掌仙界,已有六萬餘年。”

白玦頷首,看向妖皇,道:“森簡,那你呢?”

白玦真神神情淡淡,妖皇心底一凜,忙恭聲道:“後古界開啟之時,擎天柱降世,森簡受天地之令執掌妖界,六萬餘載,從無懈怠。”

天帝臉色一變,終於明白了白玦真神的意思。他和妖皇是受天之令,可是蕪浣……卻是因為和他成親才能得以享有天後的尊榮,這是不爭的事實。

隻是他冇想到,白玦竟會以此為由來折辱蕪浣。即便不看在景昭的份上,蕪浣畢竟當初也是上古真神座下的神獸,白玦真神怎會刻意當著三界賓客,讓蕪浣大失顏麵?

不知怎的,天帝竟突然想起了數日前蕪浣頒下的那道禦旨來……

白玦擺了擺手,滿意的看了妖皇一眼,這才垂眼朝天後看去,額上金色的印記驟然變深,瞳色蒼茫:“蕪浣,天帝受上古真神之令,森簡有祖神之命,你來告訴本君,你又憑何坐在此處?”

朗朗的聲音在大殿下迴響,眾仙妖目瞪口呆的看著神情一派安然的白玦真神,小心的嚥了口口水,個個睜大了眼生怕錯過了好場景。

天後臉色數遍,石階之下各種打探的眼神讓她如坐鍼氈,偏偏白玦真神的話還一點錯都挑不出,她這幾萬年養尊處優慣了,哪裡受得了這種折辱,正準備說話,卻感覺到一股冷冷的視線自上首掃來,不由得心神一凜,垂下了頭:“真神,剛纔是蕪浣失禮。”

她一字一句,說得極為艱難,仍舊倔強的不肯低頭,白玦冷冷的看著她,浩瀚的神力突然自上首壓下,天後額間漸漸沁出了汗珠來。

天帝看了她一眼,歎了口氣,朝白玦行了半禮,道:“白玦真神,蕪浣並無冒犯之意,還請真神海涵。”

蕪浣怎麼到瞭如今,還看不明白,真神覺醒,三界格局早已變化,她若是執意如以往一般,將來定會有大苦頭吃。

整個廣場上一時極為安靜,眾位仙君、妖君大氣都不敢喘,低下了頭,此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輕笑聲卻突然響了起來,在這種境況下尤為刺耳,眾人抬首一看,見鳳染上君滿是揶揄之意的望著對麵,循著她的眼望去,所有人不由得恍然。

此時已近吉時,賓客滿至,座無虛席,唯鳳染上君對麵還餘一空位,眾人起先還冇在意,此時哪還有不明白的道理,這擺明瞭是白玦真神留給天後的。

天帝聽見笑聲,眼一掃,見鳳染安坐下首,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天後正欲嗬斥,一直沉默的白玦卻突然道:“此事作罷,免得誤了吉時,蕪浣,你落座吧。”然後朝後襬了擺手:“去請公主。”

侍女應聲離去,白玦的眼神落在鳳染身上,微微頓了頓,便朝天後看去,神情冰冷。

鳳染聞言一愣,望向坐於頂端的白玦,眼眯了起來。

天後臉色變幻了數下,最後還是忍下了怒氣,走下石階,坐在了鳳染對麵,天帝舒了口氣,也落了座。

不管如何,總得讓婚禮完了纔是。

終於是塵埃落定,但是天後的落座也讓廣場上的仙君、妖君覺得極其不自在,眾人抹了抹不存在的虛汗,個個都似突然對宴桌上的佳肴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恨不得瞧出個窟窿來。

一時間,整個廣場落針可聞,眾仙妖正襟危坐,靜靜的等待今天的新嫁娘前來,唯有白玦輕靠在石椅上,望向遠處,目光似是落在雲海彼端,神情淡然莫測。

蒼穹殿後殿,景昭一身大紅喜服,華貴的步搖斜插在發間,黑髮披肩,整個人端莊而華貴,此時,她端坐在木雕空鏤的銅鏡前,沉著眼聽靈芝稟告殿前發生的事,手中握著的絲巾甚至因為用力而陷入了指甲之中,半響後,纔在小仙娥忐忑的眼神中淡淡說了一句:“靈芝,我知道了。”

靈芝聞言一愣,見自家公主神情未變,不再說話,安靜的退到了一邊。同來的姐妹前幾日都被公主送了回去,惟獨留下了她,她想,她現在知道原因了。在這蒼穹之境裡,公主需要一個足夠順從、卻又不會惹麻煩的耳目。

“景昭公主,吉時已到,神君請您出去成禮。”

外麵侍女的聲音輕輕響起,景昭握著絲巾的手緩緩鬆開,眼底不明的光芒緩緩劃過,整個人都似是因為這句話而明豔鮮活了起來。她站起身,背挺得筆直,大紅的喜服搖曳及地,神情一派大方,美麗不可方物,靈芝一時看呆了眼,直到景昭穩穩走出門的腳步聲傳來,她才猛然驚醒,連忙跑著跟了出去。

遠遠的,夕陽之下,景昭的身影搖曳在漫長的大殿過道中,竟有一種劃破時空的剛烈和璀璨。

“景昭公主到。”

片息之後,蒼穹殿外,等待的眾人終於迎來了今日的新娘,看著盛裝出現在石階上的景昭公主,任是誰都無法不讚歎一句。

瑤華之姿,高貴明豔,正是應極了此時的景昭。

白玦麵上露出柔和的笑意,竟破天荒的從石椅上站起,主動迎上前去。

天帝和天後眼底閃過一絲欣慰,對看了一眼,放下了心。以白玦的驕傲,既然能親迎景昭,那想必對他而言,景昭定是不同的。

景昭站在離石椅幾米之遠的地方,安靜的等著白玦緩緩走近,然後握住他遞過來的手,一起朝下走去,二人停在了懸浮的金色石椅之下,眾賓之上。

此時,落日西垂,天際儘頭瑰麗而神秘,整個蒼穹之境都被染上了絳紅的喜意,古老的鳳凰神獸在大殿上空飛翔,召喚出五彩祥雲漂浮在空中。

無論是誰,都為這場浩大而尊貴的婚禮歎服,他們望著石椅之下的一對璧人,麵露笑意,就連鳳染,在這種情景下,眼底都生出了錯雜的神色來。

蒼穹大殿之下,兩界之主在側,三界賓客至臨,世間最重承諾不過此境。

眾人靜待白玦真神開口,卻不想此景之下,他竟輕笑起來。

這一笑,讓整個蒼穹之境肅穆的氣息都染上了暖意。

“本君聽聞人間成親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新人需獲賓客頓首,纔算禮成,今日本君便落個俗套,問問諸位……今日本君與景昭成婚,諸位可有不同意的……?”

白玦真神言笑晏晏,神情一派大方,座下的仙君,妖君一時間似是被他所染,俱都大笑起來。

“神君無妨,成親便是,我等隻管胡吃海喝就已足矣。”

“景昭公主可是等不及了,長夜漫漫,神君還是快些完禮吧!”

“神君,時辰可是不早了,咱們冇有異議。”

………

叫喊聲此起彼伏,一些妖君說話尤為大膽,仙君倒是含蓄得多,但也是麵露笑意,景昭靜靜的看著一旁的白玦,臉色微紅,眼彎了起來。

廣場上一時間熱鬨非凡,和樂融融,還真如一場凡間婚禮般美滿,但世間哪有十全十美之事,一場戲華麗開幕,過程又豈少得了喧囂波折。

熱鬨的恭賀聲中,一道清冷而又淡漠的聲音在空中如驚雷般響起,彷彿遠在天邊,但聽著卻又近在咫尺。

“白玦真神,本君若是不同意,你又當如何?”

銀色的流光自天邊劃來,勾勒出無比壯麗的銀輝之色,整個天際,都似在這一瞬間,被化成了白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