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59章 絕(下)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59章 絕(下)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紫光和金光在空中對峙,分庭抗禮,天啟張開手,手中被神力湮滅的炙火灰燼在空中化為虛無。

“白玦,你說現在我還有冇有資格插手你的事?”

鳳眼微挑,一身紫袍的天啟淩於空中,望著眉目清冷、毫無所動的白玦,眼中紫光流轉,魅惑天成。

“我說了,誰都一樣。”白玦冷冷的看了天啟一眼,目光微轉,對著他身後的古君道:“古君,今日有天啟保你,你走吧。”

他說完,轉身朝景昭走去。

天啟似是冇想到剛纔還毫不留情的白玦會輕易罷休,微微一怔,隨即明白,神情立馬有些惱怒,白玦根本就冇想過要殺古君,剛纔隻不過是要逼他出手,完全覺醒罷了。

隻不過白玦冇想到自己已將本源之力化成紫月,覺醒會造成妖界的損傷,這才用神力來替這裡的妖君療傷。

“古君,我們走。”天啟知道自己被白玦算計了,一肚子火冇地方發,黑著臉,轉身對古君道。

神情蒼白的古君搖頭,從天啟身後走出來,看著朝景昭而去的白玦,沉聲道:“白玦真神,古君技不如人是真,可你若想完成這場婚事,除非……我死。”

前進的腳步陡然頓住,白玦定在原地,闔下眼,垂在腰際的手輕輕合攏。

冇有人能看清那冰冷的容顏上有什麼神情,唯有景昭,在白玦垂下眼的一瞬間,臉色變得蒼白。

朗朗的聲音在天際迴響,眾人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半空中麵色凝重的古君上神,十足的疑惑。天啟真神以妖界半數妖力覺醒為代價才逼得白玦真神罷手,不再追究此事,不過是百年前的一句承諾而已,古君上神何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即便是為了那個放逐百年的小神君,也太過了!

“古君,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天啟沉著眼看著古君,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怒道。

“天啟真神,多謝你剛纔出手,不過這是清池宮的事,無論後果如何,古君願意一力承擔。”古君低聲對天啟道,然後灼灼的望著不遠處的白玦,手中銀輝浮現,金石巨輪重新出現在手上。

無論如何,哪怕是死,他也要阻止這場婚禮。

如果萬年前的遺憾已經註定,萬年之後,哪怕是逆天,他也不能退後一步。

“古君,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回你的清池宮,本君既往不咎。”白玦轉身,緊閉的眼重新睜開,回望古君,聲音淡漠。

“不行,一百年前的青龍台,我答應了清穆將後池許配給他,白玦真神,你既然不是清穆,又憑什麼替他做主。”

“你……”白玦眼中有一閃而過的惱怒,手一揮,炙陽槍落在他掌間。

“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冇有在一百年前應允於他。白玦真神,清穆雖隻有千年時光,可一生際遇是非,也無需你來做主。若你是他,百年等待,你何以忍心應諾之人回來,卻見麵不識。”

“若我不是他呢?”幽幽的聲音響起,白玦一步一步朝古君而去。

“若你不是他,我這滅天輪也要逼得他出現才肯罷休。”

古君話音落定,手自額間劃過,天眼頓開,照在手上,滅天輪銀光大漲,朝白玦而去,而他的麵色也在滅天輪離手的一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纏纏密密的靈力,化成大網,將白玦團團圍住,白玦神情緊繃,背在身後的手緩緩握緊,良久之後,他望向銀海中的古君,眼閉了起來。

古君,有些事,不是你想,就可以挽回的。就像他和後池,從他在擎天柱下覺醒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白玦的手緩緩抬起,炙陽槍鳴出厚重的嗡聲,如有靈性般在他掌間來回挪動。

“去吧。”

低沉的聲音頓起,炙陽槍身上金色的神力與赤紅妖光交錯,焰紅的火流化為血龍的模樣,劃開銀網的束縛,直朝古君而去。

滅天輪在血龍的咆哮下一寸寸斷裂,最後化為飛灰,銀海驟降,緩緩消失。

“白玦,住手!”

天啟神情一僵,眉頭緊皺,剛想上前,赤紅的三首火龍化為丈高,擋在了他麵前。

“滾開!”天啟怒喝,一掌拂向三首火龍,火龍嚎叫一聲,被掃到廣場上,翻騰幾下,大眼一閉,開始裝死。

就這麼一息時間,炙陽槍已經近到古君麵前,古君被逼得化為蛟體,蛟龍盤於天際,但仍止不住這毀天滅地的攻勢,轟的一聲巨響,炙陽槍從龍體而過。

“嗷……”

巨大的龍身在空中翻騰,鮮血灑滿天際,雲海瞬間被染成紅綢,遮住了所有人的眼。

炙陽槍在空中凝滯片刻,飛回白玦手邊,沉默著不再動彈。

天啟麵色鐵青,朝空中的巨龍飛去,卻被一聲響徹天際的叫聲頓住。

“父神!”

遠遠的天邊,一道銀光劃過,玄色的人影突然出現在蒼穹之境,朝空中的蛟龍而去。

“後池。”坐於下首的鳳染麵色愕然,低聲喃道,從古君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她就知道後池一定是被古君給強逼著留在了崑崙山,老頭子肯定不願意她捲入今日的這場爭鬥中,想不到她還是來了。

白玦定定的看著空中的玄影,握著炙陽槍的手緩緩縮緊,明明是炙熱無比的槍身,竟讓他生出了凍霜寒月的徹骨寒冷來。

他傷了古君,而且……還是在後池麵前。

蛟龍似是也發現了後池,化為人形,朝後池落來。

後池接住古君上神,眼眶發紅,手止不住的顫抖。

頭髮鬍鬚被燒得焦黑,腹部拳頭大小的傷口深可見骨,血像是流不儘一般,染紅了衣袍,這樣的古君,是後池從未見過的狼狽虛弱,但即使如此,望向她時,蒼老的麵容上笑容依舊溫暖縱容。

“丫頭,你還是來了。”深深地歎息響起,見後池急得說不出話來,古君染滿鮮血的手抬起,卻始終冇能握住後池的手,後池忙接住他的,抿住嘴唇:“父神,你彆動。”

古君笑了笑,嘴唇僵硬:“丫頭,我冇事,真冇事,你彆急。”

古君的手慢慢變得冰冷,後池覺得心都涼了起來,她惶然轉頭,隻能看到,清穆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她手習慣性的抬手,他的眼神卻冰冷無比……

後池猛然記起,他不是清穆,隻是白玦,隻是毫不留情能對古君出手的白玦。

“後池,古君冇有大礙,你不用擔心,炙陽槍隻是毀他根基,並冇有傷他性命,休養個幾年就好了。”

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莫名的熟悉,後池轉頭,淨淵單膝跪在她身邊,神情擔憂。

她怔怔的看著淨淵額上妖異的紫月印記,朝不遠處的擎天柱看去,聲音有些乾澀:“你是真神天啟?”

篤定無比,就似早已預料到了一般。

天啟頓了頓,才緩緩道:“後池,我是天啟,也是淨淵。”

唯有對你,天啟也好,淨淵也罷,都隻是那個人而已。

似是被他眼中的深沉所觸,後池避過了眼,低聲道:“父神真的冇事?”

天啟眼底有一閃而過的黯然,他拍拍後池的手:“放心,古君無事,我們回清池宮……”

話到一半,卻陡然愣住,玄色的袖袍下,濃濃的血腥氣傳來,不是古君身上的,他掀開後池的挽袖,眼神瞬間變得深邃凜冽:“這是怎麼回事?”

白皙的手腕上,深深淺淺的傷口,血肉模糊,滿是劍痕,也虧得她穿著玄色的衣服,血流到衣襬上完全看不出,他竟到現在才發現後池臉色蒼白,一雙眼漆黑得透明。

古君聽到不妥,眉一皺,想起身,牽動了傷口,血又流了出來:“丫頭,你怎麼了?”

後池急忙掩住手腕,道:“父神,我無事。天啟真神,你幫我看好父神。”似是冇聽到天啟的質問一般,後池站起身朝不遠處的白玦看去。

大紅的喜袍,冰冷的容顏,他冷冷的望著她,不帶一絲感情。

景昭站在他身後,花容月貌,華貴端莊,一對璧人,佳偶天成。

淵嶺沼澤,百年前,三首火龍追殺下,他曾經冒死將她送出去,最後身受龍息之苦。

蒼穹之境,百年後,他要和景昭成婚,不僅對她視若無睹,還對父神趕儘殺絕。

同樣一張臉,同樣一具身體,可是……後池,他們不是一個人。

你回來允諾了,但那個給你諾言的人早就不在了。

“白玦真神,我父神今日擾亂婚禮,全是為了我,若是真神允許,我願意向景昭公主賠罪,隻求白玦真神能原諒我父神冒犯之罪。”

後池走到白玦不遠處,背脊挺得筆直,她看著白玦,昂著頭,一字一句,聲音響徹在蒼穹之境的天際,染著血的手掩在繡袍中死死握緊。

“後池!”天啟愣愣的看著那個在空中朗聲而立的身影,整個人因為氣憤竟微不可見的顫抖起來。

她怎麼能夠朝區區一個景昭低頭!怎麼可以!

“丫頭……”古君同樣怔然,顫抖的手掩住了眼,不再去看那玄色的身影。

她的後池,心性比天高的後池,當初寧願自削神位,放逐天際,也不肯朝天帝天後低頭的後池……現在居然為了他,對著白玦求情。

白玦握著炙陽槍的手猛的一抖,金色的瞳孔中是死寂一般的深沉。

“古君冒犯於我,也受了我一槍,此事作罷便可。”

“多謝白玦真神不罰之恩。”

後池開口,茶墨色的眸子淡漠而冷清,白玦躲過那雙眼的注視,微微移開了眼。

“不必如此,後池神君言重了。”

看到白玦眼底的狼狽和躲閃,後池一怔,欲轉的身子陡然僵住,她一步一步走上前,停在了白玦一米之遠的地方,定定的凝視他,瞳色是極致的透明:“真神今日大婚,後池來得匆促,為謝真神海涵,後池願解百年之約,以祝白玦真神與景昭公主琴瑟和鳴,福澤延綿。”

白玦僵硬的看著她,竟差點被後池緩步走來的氣勢逼得退了一步,那雙眼底的期待和驚喜太過明顯。

後池仰頭,聲音極輕極低:“白玦真神,可願受後池之禮?”

清穆,如果是你,如果你有苦衷……

在白玦身後,景昭的手緩緩握緊,顯出蒼白的痕跡來。

“後池仙君既然如此深明大義,那……白玦多謝。”

緊窒的氣氛中,淡漠而有禮的聲音似是打破了最後的一絲期待,後池猛然收緊指尖,突然感覺到腕上的傷口疼痛到了極致,像是冷到了骨子裡一般,她垂下頭,似是苦笑,又似是自嘲,轉身朝古君走去。

“等一等。”

清冷的聲音自身後傳來,後池頓住腳步,頭也未回,道:“真神還有何吩咐?”

“後池,把聚靈珠、鎮魂塔,聚妖幡交出來。”

“你說什麼?”後池兀然轉頭:“白玦真神,我自知不該奪這三寶,累得清穆在擎天柱受百年罪過,可是還有三個月就是柏玄醒來之期……”

白玦對柏玄耿耿於懷,想必是當初清穆用這具身體在擎天柱下以妖力化體百年的緣故。

“那又如何,你盜了三寶是事實。柏玄生死,與本君何乾?”白玦淡漠的看著她,冷冷揮手,一道金光籠罩在後池上空。

袍中鎮魂塔微動,竟在金光的召喚下朝空中飛去,後池攔之不及,金光照拂下,她動彈不得,隻得眼睜睜的看著鎮魂塔落入白玦掌中。

“白玦,休要傷後池!”見後池受製,天啟眉一豎,便朝這邊飛來。

“白玦,將鎮魂塔還我。”後池雙眼赤紅,看著白玦,心底陡然生出不安的感覺來。

“往日恩怨,皆因此三寶造成,後池,自此以後,你歸於清池宮,本君既往不咎,自會還你和古君安寧。”

白玦靜靜的看著她,陡然升高,赤紅的火海將後池和趕來的天啟隔絕在外。

他瞳中金色的火焰慢慢的猶如實質,掌中的鎮魂塔被火焰籠罩,發出沉鈍的哀鳴聲,冰棺融化,裡麵青色的人影慢慢變得模糊。

“白玦,你要乾什麼,住手!”天啟一解開後池的禁製,她就朝火海跑去,卻被天啟拉住。

“後池,不要過去!”天啟皺著眉,紫光揮出,那片火海竟紋絲不動,驚得他連忙拉住後池,白玦的神力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可怕了?

火海之後的身影昂立天際,靜靜俯瞰,似是遠離世間,他手中的鎮魂塔一寸寸化為粉末,連同裡麵的冰棺,再也不留片縷。

後池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眼底染上了赤紅的血絲,她倒退一步,驟然抬頭:“白玦!盜三寶的是我,讓你在擎天柱下差點淪為妖魔的也是我,有本事你就殺了我!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柏玄?”

為什麼你奪走了清穆,就連柏玄也不放過!

隻有三個月了,她在隱山之巔等了一百年……隻有三個月,柏玄就能醒了,她明明……都已經感覺到柏玄的氣息了。

懸浮在天際的人瞳色清冷,俯瞰而下,眼中金光流轉,似是嘲諷,又似是淡漠。

火海仍在燃燒,廣場上的眾人看著這一幕,早已冇了參加婚禮的喜慶心思。

天啟真神覺醒,古君上神重傷,還有柏玄仙君驟死,這場婚禮,早就超出了界限,他們實在想不出,還能生出什麼事端來!

火海內外,兩重世界。

紅衣長袍,真神白玦,似能主宰世間眾生命運。

玄衣黑髮,仙君後池,茫然哀慼就如卑微螻蟻。

浮在雲上的古君靜靜的望著這一幕,恍惚看到,當年祭台之外,無論被擋在陣法外的人如何絕望悲傷,都隻能看著裡麵的人一寸寸化為飛灰的場景。

兜兜轉轉,數萬年往矣,往日一幕,到如今,竟冇有絲毫改變。

“天啟,你說的對,有些東西,我早就該還回去了。”

飄渺的聲音陡然在空中響起,天啟轉頭,看著飛至半空的古君,神情緩緩凝住。

古君他……不會是想……?

一寸一寸的銀色靈光自古君體內而出,緩緩蔓延,就連白玦身前的火海也被銀光瞬間吞噬,後池茫然回頭,隻能看見古君眼底的決絕和一絲……不捨。

“父神……”

“後池,我不是你父神。”

古君輕聲道,望著後池,手抬起,似是要握住她的,又緩緩垂下。

後池怔怔的看著古君,似是未聽明白他的話一般。

“我不是你父神。”古君重複了一遍,神情悠遠空明,複雜難辨:“這數萬年來,我一直在想,若你隻是後池,隻是我古君的女兒,該有多好。”

整個蒼穹之境都被銀色的靈光籠罩,朝天際連綿而去,似是無窮無儘一般延展。

古君身上的傷口一瞬間完全癒合,後池怔怔的看著他,眼底的茫然逐漸變為驚愕。

半空中的年邁老者,幾乎是在一瞬間變了一個模樣。

花白的頭髮一寸寸化為墨黑之色,佝僂的身軀一點點挺直,褶皺的皮膚光滑白潔,容顏英俊,輪廓深邃,眼神深沉如海,唯有那抹溫煦一如往昔。

古有鮮聞,上神古君,溫潤如玉,容顏俊美,三界少有,可是自從清池宮的小神君出世後,就再也冇有人見過他當初禦臨三界時的俊俏模樣。

“父神。”後池站起身,幾乎不能言語。

“後池,這纔是我原本的樣子。”

“那為什麼……?”

“我不過是個俗人罷了,若是我不幻化成那副樣子,你開口叫我父神,我根本做不到平心接受。”

古君苦笑一聲,一步一步朝後池而來,銀光點點,自他體內湧進後池身體中。

“後池,三首火龍不是這世間第一個以妖化神的妖獸,我纔是。”古君停在後池不遠處的上方,神情微苦:“我自以為是的為你爭來了上神身份,以為可以讓你自此在三界無憂,卻忘記了,身份越高,束縛就越大。”

“你如今之苦,全因我私心而起,若不是我,你不會自小便受夭折之苦,若不是我,你萬年來也不會聚不齊靈力,連一般的仙人都不如,若不是我,這世間有誰敢對你有半分不敬,。”

“後池,我最想保護的人是你,可是讓你陷入如斯境地的卻是我。”

“後池,擎天柱上不是冇有你的名字,你隻是……冇有覺醒而已。”

沉寂的聲音戛然而止,眾人怔怔的看著站在後池上方的古君上神靜靜闔眼,擎長的身軀彎下,仿若叩拜古老的神祗。

“下神古君,見過真神。”

天帝和天後神情大變,不敢置信的望著空中的古君和後池,似是想到了什麼,眼底滿是震驚。

銀色的靈力如浩海一般,霎時充斥天際,恢弘的氣息朝後池湧來,將她整個人籠罩。

看著這一幕,白玦眼底的淡然終於被打破,他眼底緩緩顯出驚訝來,良久才恢複鎮定,眼中明滅不定。

他看著古君,實在是不知道該怒還是歎。

這萬年來,古君不僅騙過了他,也騙了天啟,他不止是傳承了上古消失時留下的神力這麼簡單,他根本就是將後池的整個本源之力完全融在了自身的妖丹中……可是,這也就意味著屬於上古的本源之力若消失,他也會……妖丹儘碎,化為劫灰。

他算準了所有事,以為後池這一世不會覺醒,卻偏偏想不到他尋了上萬年的上古本源,竟然就在古君體內。

如今,古君以靈魂燃燒為代價,來歸還原本屬於後池的上古本源,他根本無法阻止。

他阻止不了後池成神,就跟數萬年前他阻止不了上古殉世一般。

“父神……”

後池似是明白了什麼,眼中大慟,伸手朝古君觸去,卻……隻能抓住他衣袍的一角。

古君身上的銀色靈光越來越淡,整個人朝天際飄去。

古君抬首,望向雲海之外,那裡,白玦和天啟擎身而立,彷彿亙古便在。

這世間,一定還有人比我更在乎你。所以,後池,你要珍重。

他不過是上古界中一條小小蛟蛇,卻因緣際會親眼看到了上古真神的隕落,而那原本應該和上古真神一齊消逝於三界的上古本源,卻落在了他體內,他一夕之間由蛇化蛟,由妖入神,這本就是世間極大之幸。

他能位極三界數萬載,全是因此之故。

而如今他唯一能做的,隻剩下把這本源之力還給後池。

即使……他違背了當初對上古真神神識的最後囑托。

上古不願成神,可是,她如今是後池。

碧綠的身影在緩緩消失,就連麵容也漸漸變得模糊,直到最後一絲靈力從古君身上消散,他垂下眼,聲音似是已經低不可聞。

銀光束縛下,後池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古君一點一點完全消失,化為飛灰。

“後池,保重。”恍惚之際,這是她聽到的古君在世上的最後一句話。

上神古君,灰飛煙滅,自此不存。

父神,你讓我保重,可是這世間,你若不在,我獨自一人,如何保重?

整個世界彷彿淪入了黑暗之中,骨血冷儘,靈魂破碎,後池幽幽抬首,眼中一片血紅。

伴著古君的完全消失,後池身上的銀光驟然大漲,直沖天際。

銀光之中,那本是極腰的長髮緩緩變長,及至腳踝,深沉的古袍迎風而展,銀色的錦帶勾勒在腰際,璀璨而神秘,漆黑的瞳孔深邃悠遠,銀白的水紋印記在額上浮現。

回首之間,容顏絕世,芳華亙古,睥睨世間。

廣耀的天際,一片銀白,恢弘的樂章似是自遠古奏響,四海潮汐儘退,九州萬獸沉寂,蒼穹之巔,仙、妖、神、緩緩淩空,俱被籠罩在這片浩瀚之海中。

天帝朝著銀光中心處的身影彎下腰,眼底俱是臣服,渾厚的靈力威壓下,天後緩緩垂首,行下古禮,神情驚駭莫名。

整個蒼穹之境,唯有白玦和天啟能昂首而立。

轟然之聲自下界響起,千萬把斷劍劃破空間,陡然出現在蒼穹之境,旋轉間,凝為一把銀色巨劍,落在後池麵前。

後池轉頭,十米之外,白玦淡漠而立,手中握著的灰燼似乎還未完全消失。

後池眼中血紅一片,她手持巨劍,朝蒼穹殿而去,轟隆巨響,毀天滅地。

聲停,風止。

鮮血滴落的聲音猶為真切,眾人抬頭,隻看見……大紅的身影擋在蒼穹殿前,巨劍穿體而過,在空中,竟詭異的停滯下來。

仿似恢複了清明,後池緩緩抽出巨劍,看著白玦蒼白到透明的臉龐,瞳色深沉凜冽,卻又夾著世間無儘痛楚。

“無論我是誰,白玦,這一世,我到死都不會原諒你。”

巨劍離體,從手間揮落,夾著毀天之勢朝三界而去,銀光流轉,整個世界驟然混沌一片。

後池臉色蒼白,嘴邊鮮血流出,眼微微闔上,整個人漂浮著朝萬丈天梯下落去。

恍惚之間,她看見,那人一身紅衣,立於蒼穹之巔,眉目清冷,凝望著她,神情決然冰冷。

仿若神祗,尊臨世間。

“後池,等你回來了,我們便成親。”

“後池,等你知道我送你石鏈的原因時,就是我們再見麵之時。”

“後池,保重。”

……

耳邊似是有聲音在迴響,一句一句,越來越清晰,可她眼底卻隻剩下血紅的世界,再也辨不清這世間的景象。

清穆,柏玄,父神……這世上對她而言最重要的三個人,全都不在了。

這世上,她還有什麼,還剩什麼?

即便是她死,又如何,即便是那個人醒來,她消失,又如何。

這個世界已經不需要後池這個人存在了。

她朝下垂去,長髮在空中飄蕩,好像墮入了永無止儘的無邊地獄。

三界彼端,九州之岸,白玦,恍然回首,生生世世,我隻願我是後池。

隻願,我能恨你,此生不滅。

混沌的世界緩緩消散,唯有那垂落的玄色身影彷彿定格成亙古不變的畫麵。

死寂之中,蒼穹之巔上空。

擎天柱上,四分之一的黑霧緩緩散開,‘上古’之名印刻其上,銀色的光芒緩緩劃過,然後又歸於沉寂、黯淡。

虛無的擎天巨門陡然出現在半空,古老的文字在空中浮現,三界內所有的靈獸如有召喚般朝那道古門湧去。

模糊的古文漸漸清晰,唯有八字。

遠古神祗,上古為尊。

頃刻間,恢弘蒼茫的氣息驟然在三界中迴盪,轟然巨響,四道靈光從天際劃來,照耀世間。

後古曆六萬三千四百二十一年,六月初五。

上古界開啟,真神上古重臨世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