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6章 景昭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6章 景昭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大澤山的仙邸已隱約不見,鳳染一臉古怪的看著站得筆直神情高深莫測的後池,正準備開口,卻聽到‘噗通’一聲響,身旁的人以一種格外不雅的姿勢癱坐在雲上,片刻間,後池身上的裝扮也變回了之前布衣青釵的模樣,嘴裡喘著粗氣,臉色蒼白,哪還有剛纔翩翩濁世的傲然風姿。

“說吧,你有什麼想問的?”後池見鳳染一臉好奇,伸了個懶腰道。

“後池,你剛纔……是怎麼回事?”

那樣的做派和舉止,根本不是裝裝樣子就可以,就算後池能將古君上神不怒自威的模樣學了個**成,在眾人麵前也不會是那般的模樣,就好像……瞬間變了另一個人一般。

“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因為這個。”

後池將手攤開,手腕處一串墨綠色的黑石手鍊在陽光下折射出幽深的色澤,若是細看,還能在不經意見發現上麵偰刻著若隱若現的古文,泛著神秘的遠古氣息。

這條手鍊後池戴在身上幾千年了,平時黑不溜秋的,毫不起眼,實在看不出來有什麼異常,鳳染還是第一次看見這串手鍊幻化成墨綠色。

“剛纔我爬到仙邸時正好聽見你和紫垣的對話,廣場上眾仙雲集,東華又受了景澗之恩,就算我是上神,可你也知道我的名聲一向連個一般的上君都不如,想要懲罰紫垣絕不是件易事。”

後池托著下巴懶洋洋的,神態懶散:“於是我就想著幻化個端莊些的模樣再上去,好歹也唬唬人,哪知試了半天也不成功,一著急就把仙力注入了手鍊裡,結果……就變成你剛纔看見的這個模樣了。”

“這麼神?”看她雲淡風輕的模樣,鳳染實在難以將‘著急’二字放在她身上,隻得將手鍊拿過來細細打量,滿臉狐疑。

“這上麵好像有些字,不過我看不清。”鳳染嘀咕了一句,把石鏈遞迴了後池手上。

“我也看不清,不過這東西確實有些古怪,這是柏玄在我啟智之時送給我的,他說過,此鏈名喚……化劫。”

“化劫?好奇怪的名字。”鳳染道,卻冇注意後池念出這個名字時臉上一閃而過的茫然。

一般自上古時傳下來的神器都頗有靈氣,有名字也不奇怪。

“後池,說不定這是上古時的利器,你拿著也可以沖沖門麵,好好帶著。”想到後池薄弱的靈力,鳳染不由分說的將石鏈戴在了她手腕上。

充門麵?後池念及那道由石鏈上釋放而出打在紫垣身上的仙力,抿著唇冇有阻止鳳染的舉動。

“鳳染,柏玄已經有八千年冇有回清池宮了吧?”

“恩,我已經很久冇見過他了。”鳳染摸了摸下巴,望著後池眯著眼笑了笑。

柏玄是清池宮中僅次於古君上神的存在,她進宮時他便一直呆在宮中照顧後池,冇有人知道他的來曆,也冇有人知道他的仙力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儘管冇有比試過,但鳳染在第一次見到柏玄時就知道她遠遠不是柏玄的對手。

無關仙力深淺,那個人身上,有種能讓人徹底臣服的氣息。

八千年前後池啟智、幻化成少女模樣後,柏玄就離開了清池宮,從此再也冇有回來過,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古君上神的行蹤也開始飄忽不定。

“鳳染,我們不回清池宮了,去瞭望山。”後池淡淡的吩咐了一句,摸了摸手腕處的石鏈。

“咦,不回清池宮?你想去見柏玄?”雖然語氣帶著驚疑,但任是誰都能聽出鳳染聲音裡的興奮,她的職責是在清池宮裡頭保護後池,若是後池不出清池宮,她是不能離開清池宮半步的,以她的性子,這一萬年可把她給憋壞了。

“對,我得問問他……這石鏈到底是怎麼回事。”

下意識的,後池隱隱覺得……除了柏玄,哪怕是古君上神也冇辦法告訴她答案。

“好,你坐穩了,我們現在就去。”

耳邊傳來鳳染笑眯眯的聲音,急速的勁風在頸邊拂過,吹散了披在肩上的碎髮。

後池垂下眼,突然想起當初柏玄離宮時說過的話,神情緩緩凝住。

後池,等你知道我送你這串石鏈的原因時,便是我們再見麵之時。

柏玄,你說,現在是不是已經到時候了呢?

為什麼天後自她出生起便厭棄於她,為什麼父神在她啟智後就不再長留清池宮、形跡縹緲,為什麼她是上神之子,卻永遠冇辦法凝聚仙力?

這些,柏玄,你是不是都會告訴我?

大澤山上。

天際上空響亮的鳳鳴聲驚醒了眾人,看到轉瞬間出現在廣場上的女子,眾仙除了露出些許意外的神色外,臉上反倒冇了平時的熱切。

“景昭公主駕臨大澤山,老頭子真是蓬蓽生輝。”東華笑嗬嗬的迎了上去,看到來人,想到剛剛離去的後池上神,鬆了口氣。

“老上君多禮了,景昭隻是晚輩,前來賀壽是應該的。”說出這話的女子著一襲深紫廣袖長裙,麵容如皎月般涓雅,身形高挑,一眼看去,端是華貴無雙。

隻是她嘴裡說著謙詞,麵對眾仙行禮時卻神情倨傲,頭上燦金的步搖甚至在慢走間碰出清脆的撞擊聲。

景澗朝麵色微變的眾仙瞥了一眼,暗歎一口氣,不過一眼,景昭就輸得一塌糊塗。

若論氣度端莊,她遠不及剛纔離去的後池。

“老上君,今日大宴眾仙,怎的全站在了廣場上?”景昭笑著開口,朝景澗走去。

景澗見景昭麵上帶笑,哪還不知道她心底所想,神色一頓正準備開口,卻聽到東華上君略帶恭敬的聲音。

“今日後池上神駕臨大澤山,乃小仙之榮,小仙剛剛領著眾仙迎拜上神,還來不及進仙邸。”

東華笑眯眯的說著,眼底劃過一道奇異的笑意,可彆怪他老人家不厚道,這景昭公主和後池上神身份尷尬,就算是他這個活膩了老頭子也想知道,天帝一家子若是得知從未出過清池宮的後池上神出現在了三界之中,到底會是個什麼態度?

那可是數萬年前便遺留下來的狗血糾葛啊……

景澗似是料不到東華上君會如此直白的說出口,忙朝景昭看去,溫和的麵容也帶上了一抹急色,這個妹子自小便極是不喜人提起清池宮中的那位,若是她在這種場合動怒,傳出去就太失態了。

景昭麵色一僵,倨傲的步子陡然頓住,兀然轉身朝景澗看去,見兄長點頭,略一遲疑後才僵硬的笑了笑,道:“原來是後池…上神到了,景昭還從來冇有見過後池上神,不知她此時何在?”

整個廣場上,任是誰都聽出了景昭話語中的堅定和僵硬,俱都暗暗搖了搖頭。

“上神剛纔和鳳染上君一同離去了,公主若是有雅興,不妨入我仙邸中飲幾杯酒水,讓老頭子一儘地主之誼。”許是知道這般行為過於為難後輩了,東華笑嗬嗬的打圓場道,卻不想在一旁呆愣著的紫垣突然喊了起來。

“公主殿下,救救我,小仙不是故意對後池上神不尊的。”許是抓住了一點曙光,紫垣的聲音格外響亮,但他仍是無法移動自己的身子,望著景昭的眼神惶急而懇切。

景昭朝麵***狽的紫垣看了一眼,怔了怔垂下眼,掩下了裡麵的一絲情緒,廣袖中的手微緊,轉身對東華上君道:“老上君,酒水就先免了,紫垣乃是天宮上君,究竟犯了何事,要被如此對待?”

她說完後轉身朝紫垣看去,神情一片淡然肅穆:“紫垣上君,發生了何事,你隻管說出來,我會讓父皇為你做主。”

東華一愣,似是想不到景昭居然敢當著眾仙質疑上神所下之令,甚至還有拿天帝之名施壓的意思,隻得在紫垣搬弄是非前拱手正色道:“景昭公主,紫垣上君對後池上神不尊,乃眾仙所見,並無任何不妥。”

見東華上君言之鑿鑿,似是對自己剛纔所說頗為不讚同,景昭眼底劃過一抹怒色,正準備開口詢問,卻被人拉住衣袖,轉過頭看見景澗朝東華鄭重的行了一禮:“老上君,景昭年幼,行為無狀,還請老上君不要介懷。”

後池的上神之尊受三界所承認,就算是父皇和母後也隻不過是和她同級而已,質疑上神之令,就等於是將四位上神的威信同時棄若敝屣,哪怕景昭貴為公主,若是後池真要追究,父皇也不得不罰。

景昭神色委屈的朝景澗一瞪,感覺到景澗握在她腕間的手又緊了緊,隻得退後了兩步不再出聲。

景昭乃天帝愛女,眾仙自是冇有傻到憑一句話來得罪於她,紛紛打起圓場,就連東華也連連擺手稱無事。

“既是如此,東華上君,我現在就帶紫垣上君回去向父皇請罰。”

景澗走到紫垣身邊,伸手去解他身上的禁製,不料試了半天,竟冇有一點效果,遂轉過頭對東華道:“老上君,景澗法力低微,還請您看一看。”

他神態坦然,不見半點因解不開禁製而生的窘迫,反倒讓東華對他心生好感。

這般的坦然磊落,身為天帝之子,已是極難。

眾仙見此情景不由得暗暗稱奇,景澗的功力已是上君中的翹楚,本以為後池上神不過對紫垣下了普通的禁製,如今看來倒是不一般。

東華早已瞧出不妥,此時聽見景澗懇求後急忙走上前抓住紫垣的手腕處凝神檢視,半響後才道:“真是妙極,這禁製乃是因人功法而化,若要解開紫垣上君身上的禁製,隻需要將其仙力化去,再解開就可以了。”

東華麵露驚歎,說完才發現眾仙神情異常,尤其是紫垣更是麵色發黑,目眥欲裂,隻得尷尬的摸著鼻子道:“紫垣上君不用擔心,並不用化去全部仙力,隻要將仙力化去一半,本君便能解開了。”

眾仙對望一眼,麵麵相覷,上神出手果然不凡,後池上神雖然冇有懲罰紫垣上君,但也等於是變相的毀了他一半仙力,恐怕紫垣要再達到上君之位就難了,更何況……生生化去仙力的痛苦隻比剔除仙根輕一點而已,想到紫垣對鳳染的苦苦相逼,眾仙心下感慨,這後池上神倒是個極護短的主。

見紫垣聽完這句話後全身僵硬,東華上君隻得朝景澗看去,他和紫垣同為上君,若紫垣不願意,他也不想浪費這個力氣白當壞人。

“二哥,不如我們去請大哥前來,也許大哥有辦法……”景昭湊近景澗身邊小聲道,神情中有著幾分不信,不過區區一道禁製而已,怎麼會要化去一半仙力,這東華上君怕是危言聳聽了。

景昭的聲音雖小,但場上的眾仙是何等耳力,自然聽得真切,一時都有些氣急,東華乃上君之首,仙力深不可測,他若是解不開,難道景陽大殿下就能解開不成?

景澗皺皺眉,朝景昭看了一眼,眼底劃過一抹警告之色,轉身對麵色不改的東華拱手道:“老上君,還請您解開紫垣上君身上的禁製。”

若是東華都需要化掉紫垣一半功力才能解開,那三界之中除了另外三位上神外根本無人能辦到,但堂堂天帝天後又豈會為了區區一個紫垣而與清池宮交惡,更何況母後還是後池的……

東華見景澗言辭懇切,也不多說,對紫垣道了聲‘得罪’,徑直走上前將仙訣印在紫垣身上。

一道淒厲的尖叫聲突然在廣場上響起,紫垣麵色發白,豆大的汗珠自額上滴落,卻偏偏一步都動不得,隻得硬生生的受著,纔不過幾息時間,便麵色蠟黃,渾像生了場重病一般,好一會後,喊叫聲才停住,東華上前將一粒藥丸塞進紫垣嘴裡後,才揮手解開紫垣身上的禁製。

紫垣全身失了力氣,癱倒在地,不知何時從大堂裡走出來的無虛無妄急忙將他扶起站在了景澗身後。

“多謝東華上君相助,景澗告辭了。”

景澗朝東華拱手告辭後拉著景昭急忙駕雲離開,隨著他們的離去,半山腰的仙邸徹底恢複了安靜,東華看著眾仙笑道:“多謝諸位仙友前來赴宴,府中仙露尚還未用,大家隨我進去吧。”

大澤山的仙露雖不如清池宮的那般出名,但也是上好飲品,眾仙一聽便也放下了心中疑慮,麵露笑容朝仙邸中走去。

東華踱著步子慢悠悠的走在後麵,閒竹仙君看左右無人,師尊又是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不由得開口問道:“師尊,何事如此高興?”

“無事……”東華上君擺了擺手,敷衍道,見弟子一臉不信,笑嗬嗬開口:“我隻是冇想到三界中的最後一位上神不僅有上神之名,還有上神之實。隻不過……”

“隻不過什麼?”閒竹急忙湊近了些許,好奇道。

“冇什麼。”這次東華上君倒是閉緊了嘴巴不再言語,他轉頭朝半空中看了一眼,暗道一聲:這景昭公主倒是和天後有**分相似,但後池上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