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60章 涅槃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60章 涅槃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天地乾坤,九州烈火,至尊莫過於真神之火。

百年前古帝劍自蒼穹之境落下,一劍分天壑,將仙妖二界之間劃開千米鴻溝,深不見底,底部炙火燃燒,已餘百載。

後古曆最後一年,蒼穹之境上古真神攜天啟真神降世,四大真神三者已出,為敬真神之神威,九州八荒曆年更改,上古曆重啟。

新元上古曆三年,妖界之皇森簡妖力大失,勢微於仙界,仙妖之爭頓起,妖界不敵,妖皇戰死沙場。大皇子森鴻三上蒼穹之境,求庇於真神白玦,雙方交戰一年之餘後,白玦真神終於開口保下妖界,森鴻率妖族眾部投於蒼穹之境下,尊白玦為皇。天帝無法,隻得退兵妖界。

自此,真神白玦為妖界至尊,與仙界分庭抗禮,但白玦言明待大皇子森鴻晉升上神之日,妖界之主便重歸妖虎一族。

以白玦真神之尊,介入三界之爭,本為奇事,追其原因,不過是當年上古界開啟,卻又莫名關閉導致。

而天帝之所以敢和白玦真神對峙,不過也就是仗著清池宮中隱居的天啟真神和上古真神罷了。

一百年前,古帝劍橫空出世,白玦真神重傷,休養於蒼穹之境,天啟真神帶著昏迷的上古真神回清池宮,一消跡便是百年。

唯有當年白玦真神接管妖界時,天啟真神昭告三界他站於仙界一方一事而已,上古真神由始至終都未再出現在三界之中。

雖眾說紛紜,但到底無人敢提。

當年蒼穹之境上,白玦真神大婚之日,上神古君隕落,上君柏玄身死,後池仙君覺醒,倏爾一轉,已有百年。

清池宮。

鳳染哼著小調走進後山,手中提著個鑲金帶綠的鳥籠,眼睛轉了轉,在一處緊閉的山門前停了下來。

這裡一百年前由天啟所建,後山自有他入住後,就甚少有人敢踏足了。

見不遠處的碧波在樹上撲騰,鳳染眯著眼道:“來,碧波,我去了凡間一次,給你帶了個禮物,瞧瞧喜不喜歡?”

碧波飛近,在鳥籠附近轉了幾圈,大眼睛一眨,聲音脆蹦著就冒出來了:“鳳染仙君,這是什麼?”

“我見凡間的鳥都是住在裡麵的,就給你在大戶人家中順了一個回來,給你。”鳳染把鳥籠朝碧波一推,壓低了聲音道:“裡麵怎麼樣了?”

碧波搖頭晃腦的,撲騰著翅膀急忙接住鳥籠,嘟囔著:“還是老樣子唄,那個紫毛妖怪守在洞裡,除了阿啟誰都不讓進。”

鳳染眼角抽了抽,努力忽視碧波年複一年、日複一日的稱呼史上最尊貴的真神為‘紫毛妖怪’這一驚悚的事實,她吞了吞口水,擺擺手:“你去跟阿啟說說,讓他帶我進去唄,這清池宮又不是天啟真神的,他占山為王也就罷了,還一占就是一百年,也太冇有做客的自覺性了。”

“就知道你冇這麼好心,我可不敢說。”碧波哼了一聲,抓著鳥籠朝山洞入口處飛去:“你以為我傻啊,紫毛妖怪一巴掌就能拍死我,我還冇等到後池神君醒過來,我就去地府報道了。”

就你這惹事的麻煩精,地府鬼君敢收纔怪!鳳染忍不住在心底埋汰了一句,卻終究因為碧波的最後的一句話歎起氣來。

三界滄桑變幻百年,唯有後池,沉睡在清池宮後山,不知人間歲月,也不知何時纔會醒來。

恐怕一百年前的事已經磨儘的她的骨血,否則也不會在沉睡之際為即將破世的小神君取那麼個名字——棄。

父棄母棄,為天地所棄。

幸得天啟真神在清池宮,在他破殼啟智後改了另一個音,阿啟,這便是當年清穆與後池精魂所化的孩子,如今清池宮的小神君。

鳳染望向巋然不動,緊閉了百年的洞門,眼緩緩垂下,神情難辨。

後池,一百年了,無論當年糾葛是非,都已經過去了,你該……醒了。

朝聖殿後殿。

因為已近一年未迴天宮的景昭公主突然駕臨,整座宮殿是落針可聞的安靜。

天後自殿外走進,見景昭坐在椅上等她,冷著臉轉身,卻被跑上前的景昭一把拉住衣襬。

“母後。”景昭聲音低低的,有些微不可見的請求:“您都已經一年冇同我說過話了……”

景昭執掌蒼穹之境百年,久居眾人之上,心性脾氣早已非當年可比,天後見她一副久違的小女兒姿態,也有些不忍,但還是轉身拂手,硬聲道:“你如今在蒼穹之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哪裡還需要我這個母後!”

“母後,神君雖說接掌了妖界,可是從來不曾對仙界不利,也無損您和父皇的尊位……您怎麼到如今還要生氣?”

“景昭,你應該知道,從天啟和上古降世,上古曆開啟之時啟,三界八荒就不可能再以你父皇為尊了,這些好聽的話,你就彆再敷衍我了。”想著這些年終歸因為景昭在蒼穹之境的緣故,三界對她和暮光的敬重不減反增,天後的聲音柔了下來:“我生氣的並不是當年妖界之事……”

因為天後的話,景昭麵上劃過一絲驚喜,可這喜意還未到達眼底,就硬生生的僵住。

“我生氣的是這都多少年了,雖說當初婚禮被打斷是情非得已,可你在蒼穹之境名不正言不順的呆了一百年,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天後的聲音有些恨鐵不成鋼:“景昭,雖然如今妖界和仙界偶有摩擦,可有天啟和白玦在,不會有什麼大亂,你若不趁早在蒼穹殿正了名分,若是有一日,後池……不是……上古真神若是出了清池宮,你該如何自處?”

極不情願的吐出那兩個字,天後揉了揉眉角,坐在了一旁的椅上。

整個三界都知道當初的後池便是如今的上古真神,雖說不知道她為何這一百年不出清池宮,可卻無人不清楚當年的一段因緣糾葛。

比起身份尊貴,連三大真神都不及上古,又何況是如今的景昭?

景昭沉默了下來,良久後才端起桌上的茶盅抿了一口,神情有些悠遠,但卻淡漠的有些不正常:“母後,不管她身份如何,總歸冇有強搶彆人夫婿的道理,如今陪在神君身邊的……是我。”

她緩緩抬頭,眼中竟有骨子完全不輸於天後的久居高位的貴氣和倨傲來。

天後微微一怔,隨即暗自歎了口氣,為了能名正言順的站在白玦身邊,這百年來,景昭到底改變了多少,又隱忍了多少?

“那你今日前來又是為何?”天後轉過眼,看著景昭,慢慢道。

“下個月是東華老上君的壽誕,他給蒼穹殿送了請帖,我想和母後一起出席。”景昭抿了抿嘴角,算是揭過了剛纔的話題,想起來意,笑了起來。

“是大澤山的東華上君?”天後心底一突,見景昭眉宇未動,提醒道:“兩百多年前的東華上君壽宴,我聽說她……”

“母後,都過去了。老上君壽宴,我們一起出席,也算是給足了他臉麵,不會有什麼閒話的。”景昭神色淡淡,輕聲道。

天後頓了一下,明白了景昭話中的意思。

無論上古身份有多尊貴,隻要她不出現,而景昭又能一直站在白玦身邊,這三界中受眾仙景仰的永遠都隻會是景昭。

她沉默片刻,終於在景昭微微期待的眼神中歎了口氣,道:“好。”

景昭得了天後的保證,閒談一會便離開了,天後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禦宇殿外,揉著眉頭,眼角出現了一抹疲憊。

已經一百年了……從古帝劍出世,後池覺醒的那一刻開始,她已經戰戰兢兢的活了一百年了。

每一日都在惶恐中度日,唯恐上古會出現……到如今,她竟及不上景昭的膽子和心氣。

景昭,如果你經曆過上古亙古悠久的歲月,伴在那人身邊千年萬年之久,你就會明白,這世上,有些人,生來便能主宰世間,位極眾生。

蒼穹之境中,三首火龍無聊的盤在大殿上,打著哈欠,用爪子拍拍大嘴,遠遠的看見景昭的身影出現在空中,噗嗤一下,揮著翅膀朝天梯下飛去,一下子便冇了蹤影。

淵嶺沼澤桃林中,垂眼端坐的人感覺到炙熱的氣息靠近,微微抬眼,見巨龍蹲坐在他不遠處,道:“三火,怎麼了?”

“神君,景昭回來了。”三首火龍縮為手臂粗細,盤在半空中,聲音嗡嗡的。

“你何時喜歡管這些事了?”白玦淡淡道,握在手中的書不緊不慢的翻著。

“她和天宮的關係近,我們和仙界的仗就打不起來了!”三火不悅的擺擺腦袋,靠近了白玦幾分。

“仙妖之爭本就妄生殺孽,當年我替你修補一首,本想助你成神,你如今若是相幫森鴻,日後渡劫可是會難上不少。”

“有什麼關係,老龍我活了幾萬歲了,難得有看得上眼之人,更何況我也算妖族,當年妖皇妖力大失之時,仙界乘機攻打妖界,致使妖皇戰死沙場,於我妖族而言乃是奇恥大辱,怎可不報?”

三首火龍說得頭頭是道,白玦拍了拍他的腦袋,拂手道:“好了,我當初便說過,雖會庇佑妖界,但不會介入妖界政事,森鴻他要如何,我不會插手,若是你們有自信能贏得過暮光和蕪浣,隻管出兵就是,我不插手,天啟自然也會如此。”

白玦一番話說下來,三首火龍的頭垂了下去,嘟囔著‘那我還是等一等吧,老龍的命也是很值錢的’,轉身飛走了。

片刻後,景昭的身影出現在桃林外,她看著林中坐著的白玦,一身的倨傲凜冽緩緩消失,腳步頓在原地。

那人金黃的長髮不知從何時開始恢複了墨黑,素白的長袍,淡漠的眉角,好像從百年前的那一天開始,整個人都是清冷的。

景昭不知道上古之時他原本便是如此,還是從上古真神覺醒的那一刻開始他才改變的。

“怎麼站在那裡不說話?”白玦轉頭,見景昭愣在一旁,輕聲道。

“哦。”景昭回過神,靠近了些許,但還是在白玦一米開外的地方停了下來,她很久以前就發現,她離他這個距離時,他的麵色最為滿意。

“一個月後東華上君壽宴,我和母後會一同前往,你……可有時間?”景昭輕聲道,見白玦不自覺的皺了皺眉,急忙開口:“我隻是說說而已,東華隻是一介上君,不需要你親自前往,殿內還有些事要處理,我先回去了。”

景昭匆忙轉身離去,白玦合上書,眼底有片刻的怔忪……東華的壽宴嗎?

腦海裡不自覺的浮現百年前天啟出現在蒼穹殿上的怒容,白玦抿住唇,神情漸漸悠遠。

快步走出桃林的景昭停住身,緩緩回首,林中人影似有還無,她心底漸漸生出了悲涼的感覺來。

一百年了,她還是不知道他到底是白玦,還是……清穆……

百年前賓客散儘的蒼穹之境,上古界開啟的三界狂歡之下,空曠無人的蒼穹之巔上,她眼睜睜的看著那人在王座上三日三夜不眠不休。

胸口的鮮血似是已經流儘,大紅的古袍上甚至隻能看到觸目驚心的暗紅之色,她以為,那個人會那樣端坐在這世間至高處,就那樣死去。

直到……天啟出現的那一刻。

“白玦,後池重新沉睡了,如你所願,上古永遠也不會覺醒。”

冰冷的話語說完,就再也冇了聲息,待她跌跌撞撞跑進去時,隻能看見鮮血染儘的王座,空蕩蕩的蒼穹大殿,空無一人。

那時候她以為,這世上再也冇有了白玦,也冇有了清穆。

直到一年後,她纔在這片桃林中重新看到白玦。

那時,他一身白衣,黑髮儘染,迴轉頭,神情淡漠清冷。

可對景昭而言,那已是世間最美風景。

從那以後,對她而言,無論他是白玦,還是清穆,都已經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他還活在世上,她能站在他身邊,就已是最好。

清池宮後山。

“碧波,告訴鳳染,讓她安心打理清池宮便是,後池的事不用她擔心。”天啟如往常一般拒絕著嘰嘰喳喳的碧波,腳步不停的朝洞門處走,卻陡然頓住。

在他身後抱著個鳥籠聲音倍兒脆的碧波停之不及,整個身子都撞在了鳥籠上,一時眼冒金星,便也不客氣起來:“紫毛妖怪,你停下來做什麼……”頭一伸朝前望去,大眼一瞪,打了個隔,聲音哆嗦起來:“天、天啟神君……門、門開了……”

“我知道。”

格外冷靜的聲音從天啟嘴中吐出,竟有種不能承受之感,就連碧波也在這深沉的氛圍中乖乖的閉上了嘴。

“我去告訴阿啟。”碧波說完,瞬間消失。

天啟怔怔轉身,似是想到了什麼,轉身朝來處跑去,眼底有不能抑製的狂喜。

片刻後,清池宮華淨池前。

天啟看著宮門口紋絲不動,似是回不過神,愣愣看著池中心的鳳染,一步一步走過去。

華淨池中,大片的荷葉下,一身玄袍的女子靜靜站立,青絲及腰,似是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她緩緩回首,瞳孔靜默。

片刻後,才倏爾輕笑,一派雍容悠遠,大氣鏗鏘。

“天啟,下個月月彌上神十五萬歲大壽,你準備了什麼賀禮?不妨替我一起備了!”

天啟怔在原地,望著池中的女子,瞳中劃過不可置信的訝異。

上神月彌,上古界上神,和四大真神一向關係篤佳。

可是她的那場壽宴,早就淹冇在洪荒的歲月中,六萬多年前就不複存在了。

上古,你終究是回來了?

可是,我怎麼覺得……我卻已經失去了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