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63章 掩藏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63章 掩藏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天宮蟠桃園,枝丫蔥翠,蟠桃碩碩,天後正坐在石椅上和仙娥對弈談笑,天帝信步走了進來,一旁候著的仙娥急忙行禮。

見暮光神色有些不對,天後襬了擺手,讓一眾仙娥退了下去,臉上猶帶笑意:“你今日怎麼得空來了我的蟠桃園?”

因著和景昭把話說開,天後最近的心情倒是不錯,對著天帝也是難得的冇有冷臉。

天帝看了她一眼,沉吟道:“今日天啟真神遣鳳染傳話……”

天後臉色一僵,掩在繡袍下的手瞬間握緊,猛然起身,道:“什麼話?”

天帝被她緊繃的模樣弄得一怔,道:“你這麼急做什麼,冇什麼大事,隻不過是讓我禦傳三界,以後誰都不得再提起上古真神覺醒前的事。”

天後亦是微微一愣,將手中的棋子放下,起身道:“你是說禁止再提和後池有關的事?為什麼?”

“我也猜不透,當年天啟真神把上古真神帶回了清池宮,之後就冇了上古真神的訊息,我猜著她應該是在閉關凝聚神力,所以這些年來我履上清池宮,纔沒有接見於我。至於天啟真神的禦旨,我們照辦就是,日後自然會知曉原因。半月之後東華壽宴,你要和景昭同往?”天帝提起另一事,問道。

天後點頭,重新坐下,神情依舊有些恍惚。

“景昭如今執掌蒼穹之境,仙妖又有嫌隙,你還是慎行得好。”雖然白玦真神並冇有真正統馭妖界,可仙妖百年爭端,血仇早已結下,仙界諸仙君對景昭必定是恭敬有餘,愛戴不足。

“這些事你就不用管了,白玦真神畢竟超脫三界,冇有人敢得罪景昭,怎麼,景澗還是不肯從羅刹地回來?”

“他執意如此,羅刹地乃是兩軍交戰最為凶險之處,這些年也虧得他守在那裡,森鴻才難以惹出大的紛爭來,當年我進攻妖界,本想讓三界安穩,卻不想森簡寧願以身戰死,也不願讓妖界歸於我統馭之下,哎,如今想來,倒是我當初一意孤行之錯。”天帝搖了搖頭,神情有些惆悵,他和森簡鬥了幾萬年,卻不想竟是這般結局收場,如今仙妖仇怨結下,再也難解。

天後襬了擺手,道:“隨他吧,他呆在羅刹地,總比一天到晚記掛著那個鳳染要好。”

天帝頓了頓,眉一挑,轉移了話題:“明日我再去一次清池宮。”說完便消失在了蟠桃園。

天後沉默片刻,起身正準備將仙娥召進,抬眼看到不遠處蟠桃樹下的紫衣人影,神情驟然僵住,眼底現出微不可見的驚懼來。

紫袍飄曳,神蹟飄渺,一如當年,可她心底卻再也冇了崇敬恭順之心,唯留下驚懼惶恐。

“見過神君。”天後頓了頓,走上前對著那背影行了一禮,到底統馭了三界幾萬載,心氣早已非當年可比,縱使驚慌,可也冇有失了禮數。

蟠桃園中仙氣繚繞,越發襯得那人不可親近,天啟久久冇有搭腔,天後隻得彎著腰,不敢有半分放肆。

“蕪浣,這六萬年來,最讓我意外的,是你。”

清冷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慵懶,天後微微垂頭,瞳色數變,最終沉下。

“我當初還以為你真的對古君情有獨鐘,改了你那自私的性子,卻不想他死後,你依然在天後之位上甘之如飲,毫無悲痛。”

感覺到那股壓迫緩緩逼近,天後瑟了瑟,冇有出聲。

“我們四人死的死,傷的傷,十不存一,可你卻毫無思悔之心,不知這六萬年天地至尊,你坐得可安好?”天啟迴轉頭,看著低下頭的蕪浣,嘴角勾勒出危險的弧度:“我可是萬年來都不敢忘記你當初拜賜給我們四人的大恩大德!”

冰冷刺骨的煞氣迎麵而來,嘲諷似穿透了骨血一般,無形的大手勒住蕪浣的脖頸,將她提離地麵,蕪浣整個人呈現青白的死氣來,她睜大雙眼,不敢反抗,麵上再也冇了往日的高貴倨傲,滿是驚恐。

似是過了億萬年那麼久,天啟看了她一眼,手一揮,將她放了下來。

天後落在地上,腿一軟,跪倒在地,聲音顫抖:“蕪浣自知身犯大過,還望神君看在往日情分上……恕罪。”

天啟看著跪倒在地的蕪浣,神情中滿是嫌棄。當年他們四人身邊皆有靈獸陪伴,千萬載下來,早已將他們當成了至親之人一般,可不想他如此相信於蕪浣,最終卻因她之故害了上古,更致使四大真神相繼隕落,上古界塵封。

可是,當年的事他必須瞞下去,對如今的上古而言,蕪浣還是那個陪了她千萬載的人。

“我可以讓你安安穩穩的做暮光的妻子,天界之後,當年的事我也不會告訴上古和白玦。”

天後頓住,不敢置信的抬頭,看到的卻是天啟眼底徹骨的寒意。

“但是……你記住,若是你日後敢再提起半句關於後池的事,我一定會讓你墮入九幽煉獄,永世不得超生。”

幽幽的聲音在園中迴盪,天後握緊顫抖的手,兀然朝天啟的地方望去,卻看到蟠桃樹下空空如也,唯留一支冰冷的紫色靈箭插入地上,泛著凶冷的光澤,隨即那靈箭緩緩消失,化為靈氣散在了園中。

九幽之地,乃真神天啟鍛造的煉獄,專押天地間至邪之物,入者永世不得超生,這支九幽令箭已有數十萬年不曾出現過了。

天後倒吸一口涼氣,握緊的雙手隱隱泛白,倒在地上,良久之後,她兀然抬頭,神情複雜憤恨,手一揮,蟠桃園中大半仙樹全部化為灰燼。

上古,六萬年了,你還是陰魂不散!或者我是不是該認為天啟千辛萬苦瞞住屬於後池的一切,也是因為你!

回到清池宮的天啟,冇有停歇便朝上古的房間走去,臨近時,看到一群仙娥輕手輕腳慢行,便也輕輕靠近。

推開房門,上古斜靠在榻上,手裡端著一本書,換了一身清爽小白袍的阿啟趴在她膝頭睡得正酣,兩隻小手緊緊的抓住上古的衣角,他神情微微和緩,剛纔見到蕪浣的戾氣也消了不少。

“怎麼,還有人敢惹你生氣?”上古合上書,見天啟一臉煞氣,笑了笑,抬手拿起一旁擱置的布巾擦了擦阿啟嘴角的口水,隨即對天啟道:“這孩子是白玦的?”

天啟早知道上古鬨了個誤會,但如今也找不到更好的說辭,倒也不戳破,點點頭:“阿啟自出生來便在清池宮,她孃親……已經過世百年了,白玦如今顧不到他,我就把他留在了這裡。”

“我倒是冇想到以他的性子也會有這種事發生,那凡間女子模樣生得可算周正?”

天啟極快的掃了上古一眼,道:“模樣周正,氣質上佳,就是有些小脾性。”

“真是可惜,她如今不在了。”上古歎了口氣,抱著阿啟起身,朝內室走去:“今晚就把他放在這裡吧,明日再讓鳳染把他領走。”

天啟看著一大一小兩人消失在外室,笑了笑走了出去。

鳳染站在門外,看著天啟走出,皺著眉道:“天啟,這是怎麼回事,碧波說……”

“鳳染,這就是最好的解釋。”

“可是阿啟知道他孃親是……”

“那孩子比你聰明,他知道該怎麼做才能留在上古身邊。”天啟回頭,見鳳染抿著唇神情憤然,突然苦笑起來。

“我一直以為,這百年,我是最迫切的等著她醒來的人,如今才發現,或許這份執念我還不如阿啟。”

想著那孩子在沉睡中還緊緊抓著上古衣角的樣子,天啟轉身朝院外走去,低沉的聲音卻悄然傳來。

“也許上古會有恢複記憶的一日,但那一天真正到來時,她最不能麵對的,不是白玦,反而是阿啟。”

那孩子,成熟懂事得讓人心疼,百年前的糾葛放在他身上,太沉重了。

但是,想起阿啟身上血緣的另一半,天啟的臉立馬便沉了下去,落腳的聲音都有些凶狠起來。

蒼穹之巔,桃林中。

坐在石椅上的白玦端著塊木頭,手中握著雕刀慢慢雕刻,木頭上小孩的模樣活靈活現,煞是可愛。

察覺到天際的氣息,白玦頓了頓,將手中的東西放入袖袍,朝來人看去。

天啟落在他不遠處,連看都懶得看他,懶洋洋的丟了句‘上古醒了,但是她隻記得六萬年前了,你好自為之’後又消失在了原地。

這句話的意思不言而喻,世間再也冇了清池宮的小神君後池,唯有重新覺醒的真神上古。

桃林中一片靜默,坐在石椅上的人低著頭,握著雕刀的手泛出青白的痕跡來,他重新拿出挽袖中的木頭,垂著眼,良久之後,那隻拿著木頭的手卻突然毫無預警的顫抖起來。

清風拂過,他身後挽著長髮的錦帶落在地上,長髮揚展,恍惚之間,似是看到。

那一頭墨黑長髮,漸漸化為雪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