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64章 火鳳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64章 火鳳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大澤山的東華上君曆經上古,在仙界威望極高,但這小老兒活了幾萬年,也有不少怪癖,不喜熱鬨便是其中一件,自從兩百年前的壽宴後,他就鮮少出現在人前,這一次還是他座下首徒閒善仙君重曆大劫,晉為上君,他一高興,便應承了一眾徒兒舉辦這次壽宴的事,但隻要一想到兩百年前那次不甚平坦的宴會,這個幾萬歲高齡的小老兒總會唏噓幾聲。

當年的座上客紫垣仙君早已在凡間曆經幾世,受儘輪迴之苦,二皇子景澗駐守羅刹地百年,堪為一方將神,景昭公主掌管蒼穹之境,貴不可言……而當初一步也不曾踏入過大澤仙邸的後池上神更是覺醒為上古真神。

白駒過隙,物是人非,說的便是如此,他這個糟老頭子幾萬年的日子,還不如三界幾百年的變化來的精彩紛呈。近一月來,壽宴越發臨近,東華上君的感慨便越是多。

“師尊,昨日景昭公主的侍女來了一趟,說明日天後會和景昭公主一起前來拜壽,讓您老人家做好迎駕準備。”

東華上君在後山空塚邊上叼著根野草打坐,二弟子閒竹在仙邸裡半響尋不到人,想到此地,這才匆匆趕來。

“哎,夭壽哦!老頭子過個壽宴,還得迎駕!我就跟你們說了彆弄什麼壽宴,這不,麻煩來了吧!”東華上君歎了口氣,拍拍膝上的塵土,本就皺巴巴的臉看起來越發愁大苦深。

“師尊,此話何意?天後親自前來為您祝壽,仙界哪個仙君會有您這份榮光?更何況景昭公主如今身份更是不同尋常……”

東華上君擺擺手,見徒弟一臉疑惑,苦笑道:“天家素來排場就大,更何況還是天後出行,你明日且等著看吧,十鸞鳳駕總是少不了的。而且不管怎麼說,如今白玦真神庇佑著妖界,我仙族和妖族開戰百年,仇怨積深,景昭公主雖身份尊貴,可到底還是會引得一些仙友不滿。”

閒竹聽得此話,也頗為讚同,但見東華上君隱帶愁容,便安慰道:“師尊無需多慮,天後身份尊貴,停之定然不久,至於景昭公主,代表蒼穹之境前來,諸位仙友想必能夠諒解,您隻管做好明日的壽星公就是。”

見東華上君神色怏怏,閒竹懂眼色的行了一禮退了下去,走了幾步,突然想起一事,回頭問道:“師尊,今年上山的階梯,是否還如往年一般用仙力打點打點?”

自兩百年前的壽宴後,東華上君每年都會下令在他壽辰的前一日將大澤山的石梯休憩一番,數百年來,從未間斷。

這麼一說,剛纔還悶悶不樂的老頭子立馬來了精神,大手一揮,道:“當然要,這可是老頭子我當年應允了後池上神的,你隻管按往年一樣就是。”

閒竹低應了一聲,暗道師尊‘老頑童’,領命而去。

“哎,也不知道這百年來為何大澤山的靈氣降了不少。”東華上君重新拔了根野草,朝一旁的空塚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句繼續打坐。

清池宮這邊,上古抱著拽著她衣角不撒手的阿啟正在後山裡打轉。

“姑姑,不對不對,碧波不吃這種蟲子。”

上古拿著跟木棍,上麵幾隻小蟲子可勁著折騰,阿啟嫌棄的看了一眼,立馬擺手不屑一顧。

“阿啟,碧波是水凝神獸,隻需要以靈藥餵養就可,不需要吃什麼蟲子。”上古掰過阿啟昂在後麵的小腦袋,不遺餘力的耐心教育。

碧波飛在二人不遠處,不停地點著頭,看著木棍上的蟲子一臉慘白。

“碧波不是鳥嗎?鳥不就是要吃蟲嗎?我以前找的那些白白嫩嫩的蟲子,它都吃了。”阿啟撓了撓頭,朝上古看去,眼底滿滿的寫著‘快誇我吧’‘快誇我吧’的小驕傲。

聽見這話,上古狐疑的朝碧波看去,舉了舉手上的木棍,神情裡就有了絲不可思議:“碧波,你喜歡這玩意?”

“阿啟,你還說,明明是你逼我吃的!”在上古匪夷所思的目光下,一旁憋屈得說不出話的碧波終於爆發,扭著肥胖的身子在空中胡亂的轉圈,尖利的嗓音穿透後山,一下子驚走了不少鳥兒。

阿啟扁扁嘴,一把抱住上古的脖子,扭了扭小身子,嚷道:“姑姑,你彆聽它說,明明是它喜歡吃的。”

上古被這兩個傢夥折騰得啼笑皆非,拍了拍阿啟的腦袋,笑道:“好了,阿啟,你是個小男子漢,怎麼還這麼喜歡撒嬌。”

阿啟抱著她‘哼哼’了兩聲,把頭伏在她肩上,冇隔一會,便睡著了。

上古喚了碧波一聲,朝前殿走去,路上正好遇到處理完瑣事的鳳染,便邀了她一起回清風苑。

鳳染跟在她身後,神情倒是比前幾日剛見上古時輕鬆了不少,她性子本就大大咧咧,位彆之分一向看得不重,更何況和阿啟相處了幾日,上古剛甦醒時的那股子冷清和漠然淡了很多。

隻是,她終究是上古真神,鳳染可以敬重,但卻再也無法像對待後池那般親近隨意。

“神君,不知您有何事要問?”鳳染侯在室外,等上古把阿啟安排妥當出來後,才恭聲問道。

聽見鳳染的稱呼,上古靠在軟榻上,看了她一眼,倒也冇有如上次那般特意糾正,道:“天啟冇在清池宮?”

“天啟神君有事外出了。”

“問你也一樣,當初我覺醒之時古帝劍是否是銀白之色?”

鳳染心底打了個突,驟然抬頭朝上古看去,道:“神君可是記起了百年前之事?”

上古驚訝於她的失態,搖搖頭:“古帝劍乃我用混沌之力鍛造萬年才成,經銀白方化墨黑,百年前我覺醒時神力不穩,定然無法將它完全喚醒,自然隻會是銀白之色。”

鳳染想起剛纔的失態,眼底的驚喜慢慢退卻,尷尬道:“下君不知此事,還請神君……”

“無事,這不重要,我隻是想問一問你,你可知當年古帝劍是從下界何處而來?”

聽天啟說古帝劍是在她覺醒之日突然出現的,那這幾萬年來自然有存世之處,古帝劍中蘊含的混沌之力渾厚無比,也許那地方遺留的神力可以讓她的早日恢複全盛之勢,開啟上古界。

鳳染這才明白上古提及古帝劍的原因,答道:“我聽天啟神君提過,古帝劍以前埋在大澤山下的空塚之中。”

“大澤山?”上古挑了挑眉,表示疑惑。

“是東華上君的洞府之處,在東海之濱,兩百年前我和你……”鳳染頓了頓,才道:“和神君曾一同為東華上君祝過壽。”

上古也知道鳳染說的是後池,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鳳染知道她已經問完,行了個禮正準備退出去,淡淡的聲音卻自身後傳來。

“鳳染,你張揚霸道本是天性,若是在我麵前服服帖帖,誠惶誠恐,反倒失了本心,我看著也累,以後還是不要拘謹了。”

鳳染頓了頓,她實在不知為何上古會在這個問題上如此執拗,遂轉身攤了攤手,神情有些無可奈何,道:“神君,不是我放不開,隻不過你是上古真神,我隻是一隻後古的小鳳凰而已,咱倆的距離恐怕用擎天柱也量不出來,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

“後古的小鳳凰?”上古饒有興致的打量著鳳染,突然道:“鳳染,你可知為何當初鳳凰一族會將你驅逐?”

鳳染見上古盤著腿撐著下巴一眨不眨的盯著她,那樣子十足像是盯著珍饈美味一般,渾身打了個激靈,道:“我自有記憶起便在淵嶺沼澤中由妖樹撫養,並不知道原因,不過後來我曾悄悄回過鳳凰一族的棲息地,問過一些族人,他們說我降世時火雲滿天,被族長視為不祥之兆,乃邪惡之身,所以纔會……”

“鳳凰一族的族長?雲澤那個老傢夥是這麼說的?”上古挑了挑眉,神情頗為詫異,眉角皺起。

“雲澤老族長在混沌之劫到來時就隕落了,現在的族長是天後蕪浣。”鳳染搖了搖頭,道。

“是蕪浣?”上古朝鳳染看去,有些明瞭,半響後才道:“鳳染,上古諸神司職天命,與天地同生的神獸一般也各有異能,白玦的火麒麟紅日和天啟的上古蟒龍紫涵皆是世上獨一無二的神獸,至於炙陽,他司職大地,故座下神獸是一隻萬年玄龜,乃玄武一族的王者……”

見上古開始講解四大真神座下神獸,鳳染雖有些摸不著頭腦,但也明白了上古話中對那四隻神獸毫不掩飾的讚揚之意。

想起天後的德性,她突然道:“我鳳凰一族的老族長不是尚在,神君你怎麼選了天後為坐下神獸,難道是早就看出她將來有一日會成為我鳳凰一族的王者?”

上古打量了鳳染一眼,慢悠悠道:“鳳凰一族的皇者承我父神之令為我坐下神獸倒是不假,不過當初鳳凰一族的皇者並未降生,還隻是一顆蛋,雲澤便讓我先隨便擇一人在身邊,我見蕪浣聽話懂事,便帶她回了朝聖殿。”

鳳染神情愕然,見上古看她的眼神越發古怪,心裡有些發虛,道:“你是說……天後蕪浣並非我鳳凰一族的皇者?”

“那是當然,五綵鳳凰雖少見,但在修煉神力上卻並非拔尖之資,若以她的神力也能為皇者,那你鳳凰一族又怎可占上古神獸鼇頭千萬載?”

“那真倒黴,自老族長死後,天後是族人中修煉最高者,我族皇者既然未出世,她當族長也是理所當然。”鳳染聳聳肩,道。

“誰說鳳凰一族的皇者冇出世?”上古慢悠悠的把鳳染從頭到腳看了一遍,半響後,頗為意猶未儘的眯著眼道:“鳳染,火鳳凰擁有涅槃永生之力,乃鳳凰一族的皇者,每一代的火鳳凰自願放棄永生後,新一代皇者要十萬年纔會降生。不過,此事隻有我和雲澤知道,你們族人並不知曉此事,所以當初你降生後他們纔會把你遺棄在淵嶺沼澤。”

上古抬眼,眉角煥然,見鳳染睜大眼,臉上色彩紛呈,心情一時變得極好,她站起身,走到鳳染麵前,伸手挽過她長及腰間的血紅長髮,行了個古禮,看著鳳染,揚眉輕笑。

“你好,十萬年不見,我的神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