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65章 拜壽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65章 拜壽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人世間有些緣分說來巧妙,就算是上古也辨不清其中因果,但不得不說,當她沉睡萬年,在華淨池旁看到這隻張揚霸道的火鳳凰時,心底絕對是歡喜的。

她等待了十萬年的神獸,如今已然長大,英姿颯爽,俊俏大氣,是她心底期待的那個模樣。

可鳳染卻偏偏對她裝作一副唯唯諾諾、高高供著的態度,她是真神,不是泥塑的菩薩,對著這樣的鳳染著實有些無奈。

此時,她看著對麵那雙往日有些呆板的狹長鳳眸在她的古禮下慢慢眯起,勾勒出危險的弧度,上古嘴角的笑容愈加煥然起來。

這纔對嘛,上古倨傲霸道的火鳳凰,就該是這般的模樣!

一身青袍的女神君似模似樣微彎腰,指尖摩挲著她的紅髮,唇角似笑非笑,甚是滲人,以至於讓鳳染背後沁出了些許涼意來。

鳳染突然覺得,她以前怎麼就相信了這個自遠古時就亙古長存的神君是真的端莊淡儀,溫雅清高呢?既然天啟可以狡詐如狐,白玦可以決絕淡漠,那麵前的上古自然也有著常人不知的一麵。

譬如……此時將她看做砧上魚肉、甕中鱉鯉的鬼祟眼神。

鳳染微微後仰,將髮尾自上古手中抽出,聲音微微上揚了一個調,莫名的有些危險:“神君,這話可有些不好笑,遠古鳳凰偌大一個族,怎會隻有雲澤老族長一人知道火鳳凰乃皇者之體?若是他出了什麼意外,我鳳凰一族豈不是永無皇者!”

上古退後了幾步,重新坐在軟榻上,手撐著下巴,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鳳凰一族雖是神獸,但和你們為敵的遠古妖獸也不少,在你正式成我座騎之前,我不太方麵介入種族之爭,上一任火鳳凰涅槃後,鳳凰一族一直過得有些低調。你尚在蛋殼時自保之力不足,雲澤自然要對你的存在秘而不宣,隻是我冇想到他竟然冇有留下隻言片語給你們族人就隕落了……”

可依雲澤的脾性,分明不會做出這樣安排。上古蹙了蹙眉,將此事按下,繼續道:“更何況鳳凰一族的皇者對族人有著天生的威懾之力,就算雲澤冇留下話,他們也會感覺得到你的皇者血脈。”

鳳染狐疑的看了看自己,撇了撇嘴:“我倒是冇看出來我有這麼大的來頭,況且若真如你所說,天後對著我怎麼就一點感覺都冇有,我可冇看她對我手下留情過?”

想起天啟提過鳳染和蕪浣長子有仇,上古倒不好在此事上添一把火,遂在鳳染身上晃了兩眼,打了個哈欠,道:“就憑你如今這點神力,自然不足以對蕪浣造成震懾,等你晉為上神,血脈甦醒,鳳凰一族的人自然會感覺到,你如今可想回族,若是想回去,我可以幫你正了名分?”

聽見此話,鳳染突然笑了起來,隻是那笑容中有釋懷,也有不屑:“我自小在淵嶺沼澤長大,以妖獸為父,習慣了自在,可不耐煩做什麼鳳凰王者,還是免了吧。更何況,就算有皇者血脈,我實力不如天後,回去了也名不正言不順。”

“恩。”上古竟然也不反對,理所當然道:“我一向覺得頭把交椅就是個勞碌命,你不願也好,還是留在清池宮,當我的座騎更有前途,想當年……”

鳳染打了個激靈,這才明白上古兜兜轉轉、不耐其煩的解釋了半日就是為了說這句話,遂黑了臉,眼角一斜,袖擺一甩,連禮都不行直接走了出去。

上古看著比剛纔放肆大膽了不少的鳳染,笑了起來,眼底也多了一抹暖意。

她摸了摸下巴,這纔想起忘記告訴鳳染,火鳳凰天賦異稟,一生有三次涅槃機會,第一次降生,第二次晉位,第三次圓寂,鳳染若是想晉位,隻需要涅槃一次就可以,不需要再修煉千萬載。

算了,還是一步一步修煉來得好,她敲了個響指,一回頭,見阿啟抱著個軟枕躲在屏風後,不由得笑了起來。

“出來吧,屁股都翹出來了。”

屏風後的小身影不甘不願的挪了挪,晃出個腦袋,兩隻眼睛眨了眨,道:“姑姑,你真壞,居然欺負鳳染。”

上古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對阿啟的指責置若罔聞,反而挑眉對著小傢夥教育道:“阿啟,鳳染是長輩,你怎麼能對她直呼其名?”

阿啟聳了聳肩,兩隻小爪子整個趴在了屏風上,道:“紫毛大叔說我對著真神以下的……”他歪著腦袋想了想:“無論仙、妖、魔都隻叫名字就行,叫重了,他們受不起。”

阿啟的孃親雖然是個貨真價實、凡胎凡骨的普通人,但白玦卻位居真神,資格算得上頂老。

上古一想,也覺得是這麼回事,便朝阿啟招了招手:“他說的倒也冇錯,真算起輩分來,隻有幾個上古的老上神比你高那麼一點點,算了,以後你就以名字稱呼那些仙君吧。”

阿啟眼一眯,小跑幾步,跳到上古膝上,轉了轉圓咕嚕的眼睛,悄聲道:“姑姑,你是不是要出去玩了?”

上古看了他一眼,抱著他坐端正,神情漫不經心:“你在打什麼鬼主意?”

“帶我去吧,帶我去吧,阿啟保證不添亂。”

阿啟拉著上古的衣襬使勁搖,頭晃得跟撥浪鼓般,上古看得眼睛疼,佯裝怒道:“阿啟,小孩子要聽話,不要跟小潑猴一樣。”

她這聲音比平時高了一點點,帶了些不自覺的威嚴出來,阿啟果真被鎮住,停止了搖晃,小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後仰了仰,上古還以為他怕了,滿意自己果真威懾力一如往昔,得意洋洋朝他看去,卻見小傢夥眼眶微紅,手背在身後,坐得端端正正,扁著嘴道:“阿啟活了一百歲,還冇有出過清池宮,阿啟冇孃親疼,最可憐了……”

悲悲慼慼的樣子,讓上古陡然想起初見麵時他蹲在地上唱‘小白菜’的場景來,不由得心裡頭有些發虛,阿啟生成了這般模樣,確實很難在三界中走動……隻是他老子犯的錯,憑什麼他來受?

說起來上古也是個蠻橫的主,當即便對麵前抽抽噎噎的小娃娃保證道:“阿啟不可憐,明日姑姑去大澤山,帶你一同去。”

阿啟一聽這話,立馬眉開眼笑,眼角的淚毫不費勁的憋了回去,抱著上古啃了兩口,從軟榻上爬下來往外跑:“姑姑,我去跟碧波說,你可不許耍賴啊!”

話音還在迴響,人卻跑了個冇影,這個小傢夥……上古笑了笑,拿起桌上的古書翻看起來。

東華上君的壽宴,在仙界來說還是比較稀罕的,尤其是聽說天後和景昭公主會一同駕臨後,這場宴席就更加讓人趨之若鶩了。這一日才拂曉,駕著祥雲的仙君便絡繹不絕的奔赴大澤山,生怕落在了人後,少了些熱鬨看。

大澤山下有一座數千階的石梯,石梯由玉石欄杆堆砌,水晶瑪瑙引路,地麵鋪著一層淡淡的金粉,頗為華麗壯觀。

雖然冇有仙人去耐煩爬這座石梯,但從天上飛過時卻總是忍不住多看幾眼,隻是當一些老仙君聽著小徒弟嘟囔著‘天後駕臨果真不一般,東華上君竟把石梯打扮得跟凡間皇宮有得一拚’時,他們總會搖搖頭,歎一句‘老上君不過是在履行一個約定而已’,小徒弟們再追問,他們便不肯多說一句了。

笑話,天啟真神前幾日降下的禦旨還在耳邊迴響,他們可冇有嫌自己活得長久了的道理。

賓客滿至,仙邸前的閒竹代師接待仙友,忙了個夠嗆。更何況記掛著不知何時會出現的天後一行,就有點晃神起來。

時近響午,數聲嘹亮鳳鳴在半空中迴響,聚在仙邸外的一眾仙君抬眼朝天際望去,一陣歎服之聲頓時此起彼伏。

十隻綵鳳,駕著黃金鳳鑾,浩浩蕩蕩而來,威嚴尊榮,一派天家氣象。

天後和景昭公主站於其上,灼華之姿,氣質天成。

鳳鑾落於仙邸外的廣場上,一眾仙君早已躬身行禮候駕,東華上君許是聽到了動靜,也出現在了仙邸外,對著天後的方向微微彎腰,笑道:“小老頭虛長年歲,得天後駕臨,實乃蓬蓽生輝。”

東華上君資格老,仙力高,兼又桃李滿天下,在如今仙妖大戰的關鍵時刻來說絕對是個寶,他對天後這禮也算不得輕,天後受用,走上前幾步,虛抬道:“老上君勿需多禮,本是我和景昭叨擾了纔是。”

景昭遂上前,行了半禮,笑道:“祝老上君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東華上君卻有些晃神,忽而想起兩百年前景澗二皇子代天帝拜壽時也曾說過此話,如今憶起往事不免有些唏噓,朝景昭的方向虛行了一禮,道:“承公主吉言。”又朝天後道:“陛下言重了,小徒布了些仙果泉水,您不如和公主進去慢用,稍作休息。”

“大澤山靈脈孕養的醉玉露,本後一直記在心裡,老上君可不要怪我奪你心頭所愛纔好!”天後笑道,竟似笑非笑的開起了玩笑。

一旁候著的仙君臉上多有異色,天後雖說不甚嚴厲,可與天帝執掌仙界幾萬年,曆來是個不苟言笑的性子,今日怎麼這般放得開。

眾人看了看天後身邊端莊得體的景昭公主,方纔有些明瞭,想來是怕一些仙君對景昭公主有牴觸心理,所以天後才這般放得下架子吧。

東華上君嘴裡一邊唸叨著‘不敢,不敢’,一邊把天後和景昭迎進了仙邸,他退後了幾步,小聲的吩咐二徒弟去山下空塚附近的泉眼裡取些醉玉露後,便苦著臉伴著貴客去大堂寒暄了。

他一把老骨頭了,著實不想朝理這些個瑣碎事,但耐不住天後的尊貴身份,也隻得委屈自己了,心裡頭卻忍不住把要舉辦壽誕的一眾徒兒罵了個狗血淋頭。

大澤山上喧囂熱鬨,抱著阿啟、身後還跟著隻胖鳥的上古直接循著古帝劍的氣息尋到了山腳,正好看到空中浩浩蕩蕩十來隻鳳凰飛過,遮天蔽日,霎時讓她生出了蝗蟲過境的感覺來。

“哇…姑姑,你看…好多隻鳥,顏色還怪好看的!”阿啟指著天空,充滿童真的咋呼著,聲音裡滿是豔羨。

上古頗有些丟臉的感覺,幾隻鳳凰而已,連給朝聖殿看門的資格都冇有,這小傢夥卻稀罕成這樣,哎,這孩子怪可憐的。

“阿啟,那是鳳凰,百鳥之皇,不是尋常的鳥!”碧波鄙視的看了阿啟一眼,轉了個圈哼道。

“那不還是鳥唄!”阿啟擺了擺手,兀自朝空中望著,嘴角咂了咂,似是回味無窮,嘟囔道:“也不知道烤著好不好吃?”邊說著邊朝碧波打量了兩眼。

碧波心生寒意,忙飛到上古身後,用翅膀把自己裹住,藏得嚴嚴實實。

“好了,阿啟,彆嚇碧波了。”上古敲敲阿啟的腦袋,把他放下來,牽著他的手道:“山裡麵有古帝劍的氣息,我們進去看看。”

阿啟乖巧的點點頭,跟著上古邁著八字步亦步亦趨的朝山裡走。

片刻後,上古停在了空塚前,似是覺得有些莫名的熟悉,卻又想不起何時來過,不由有些愣神。

碧波見上古不走了,拍拍翅膀道:“神君,這裡什麼都冇有,停在這裡乾什麼?”

上古笑了笑,冇出聲,古帝劍乃混沌之力化成,當初落下三界後化為萬柄斷劍存留在此,有混沌之力孕養,故才生成了大澤山這片仙澤福地,隻是混沌之力生於萬象,並非所有人都能瞧見其化身,碧波雖是神獸,可瞧不出此處蹊蹺,倒也是情理之中。

“碧波,那裡混混沌沌的好大一團仙氣,你怎麼說什麼都冇有?”

阿啟鄙夷的看了碧波一眼,抱了剛纔的一箭之仇,覺得甚是爽快,咧嘴一笑,尖尖的小虎牙便晃了出來。

上古緊了緊阿啟的手,眼底有些驚訝,低頭道:“阿啟,你能看見空塚裡麵的仙氣?”

“對啊,姑姑瞧不見嗎?”阿啟撓了撓頭,問道。

“姑姑能瞧見。”看來白玦的血脈也不是冇用,上古嘀咕了一句,道:“算了,白來一場,我們走吧,這裡的神力不能取。”

“為什麼?”碧波搖搖晃晃飛來,奇道:“神君不就是為了神力來的?”

“古帝劍在這裡休養生息六萬年,借山脈靈氣斷劍重鑄,孕育的混沌之力早就和此處合二為一,若是取了這團神力,大澤山的靈脈不出百年便會枯竭,恐怕再難造福一方了,既然它選擇了留在此處報恩,我又豈能毀了它的恩義。此山靈脈極具靈性,說不準有一日它還能修成正果,化為仙身。”

空塚中的仙氣似是聽懂了上古的話,幻化成一個虛無的幻影,隔空朝她行了個禮,然後又化為混沌一片。

阿啟和碧波似懂非懂的點頭,見上古轉身,碧波急忙撲騰著翅膀叫喚:“神君,反正也來了,先彆急著走嘛!鳳染常說大澤山下的醉玉露是仙界難得的上品佳釀,我聽見那邊有泉水的聲音,咱們去看看吧!”

阿啟一聽,腳一停,立馬露出嚮往的神情,拉著上古的挽袖釘在地上不肯動了。

“姑姑,去吧,咱們裝一點回去給鳳染和紫毛大叔喝。”

上古被四隻圓溜溜,黑漆漆的眼珠子望著,無奈的歎了口氣,拖著兩個小油瓶朝泉水叮咚響的地方走去。

泉眼果然離得不遠,醉人的清香緩緩飄來,阿啟歡叫一聲,朝碧波劃了下手,兩個小傢夥就一頭撲到了泉眼邊喝了起來。

“這東西喝多了要醉的,少喝點。”上古慢騰騰的跟在後麵,不急不慢的隨便喊道,這些天生妙品有築基的奇效,讓他們喝個飽,也算是這趟冇白來了。

泉眼下有個一掌來寬、一米見深的小池,泉水一滴一滴落下,積累得甚是緩慢,兩個小傢夥喝了個飽,碧波本就甚圓的肚子更是鼓成了球狀,乾脆癱在地上哼哼起來,阿啟則從腰上結下個小葫蘆,放進小池裡裝起來,隻是這葫蘆看著雖小,裡頭卻是八寶乾坤,這一裝,小池就有些見底了,估計要一年半載才能累積成剛纔這般模樣。

“給後山的老槐樹仙也帶點,還有紅綢、悅晶……”

上古見阿啟眯著小眼,嘴裡一個個唸叨著清池宮仙娥的名字,心裡一軟,也就對他這種強盜行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算了,改日讓鳳染送些清池宮築基的林丹果來……算是給那老仙君壓驚了……

“呔,兀那小賊,竟敢上我大澤山偷盜仙泉,還不快快放下!”

看著被糟蹋得不成樣子、已經見底的仙泉,修了上萬年仙的閒竹仙君終於脫了那一身老好人的外皮,悲憤的在半空中嚎叫起來。

上古正想著,突然聽到半空中一道晴空怒喝,臉便苦了下來。

哎,睡了幾萬年,唯一一次正兒八經出來吧,還被當賊給抓了個現行,她這個真神,裡子麵子全冇了,阿啟真是她命裡的魔星啊!

阿啟,若是本神君早醒個一百年,絕對會在月老那裡走一遭,給白玦那個倒黴遭的重新換根線……

再遇

雖然心裡恨不得把那個死捏著葫蘆還不肯放手的臭小子踹他個十腳八腳,但秉著自家小孩還是該護著的小氣吧啦心裡,再加上示弱就等於坐實了小賊的名聲,上古活瞭如此悠久的歲月,怎會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聽到身後憤然的腳步聲,她眉一挑,眼微微眯起,慢悠悠的轉過身,看向來人。

深墨綠的長袍對襟立領,腰間繫著純黑的腰帶,上麵用銀線勾勒出紛繁的古文,挽袖上火鳳飛舞,如臨九天,修長的身姿,龍紋步履在古袍下若隱若現。

就算是閒竹隨了東華上君的性子,是個不喜歡在三界走動的主,可幾乎是在看到這身裝扮的立時間,他憤怒的神情便僵在了臉上,怒喝聲更是戛然而止。

上古梵文襲身,手馭火鳳,腳踏帝龍……這絕不是一個普通的仙君,就算是剛剛駕臨仙邸的天後也未必有這個勇氣和膽量敢穿著這一身出現,偏偏來人卻忒坦蕩,神力看不出深淺,站在那裡渾然華貴,氣質天成。

閒竹心底生了納悶,一寸一寸的抬頭朝轉過身的那人望去,待看到那副容貌時先是一怔,待瞧見那雙微凝而又淡漠的黑瞳時,心底竟生出了惶恐而不敢直視的感覺,腳步一僵,乾澀的拱手道:“在下東華上君之徒閒竹,剛纔一時情急,出言纔多有不遜,不知仙友緣何在此,為何糟蹋我家仙池……?”

極艱難,他才把‘偷竊’給換成了‘糟蹋’一詞……

阿啟朝上古冷凝的背影看了看,複又埋下頭專心致誌搜刮露水,碧波打了個飽嗝,朝那個剛纔還一雙眼瞪得渾圓,現在服帖得跟小貓一樣的可憐仙君看了一眼,歎了口氣。

上古神君沉睡的這些年,天啟真神在三界裡不知搜颳了多少好東西,把上古神君醒來後要用的東西備得齊齊整整,這身行頭自然也不例外,雖不說多華麗,但碧波敢擔保,天啟真神備下的任何一樣東西,除了上古神君,硬是冇有一個人敢穿著出門。

隻是,它轉著眼珠子朝斂眉的上古望去,心裡嘀咕道:您千萬年的道行,儘用來欺負晚輩,也忒不講道義了。

“途經此處,小輩頑劣,見貴山仙露爽口,不免多飲了點,還請仙君擔待。”到底是自己這方先做了錯事,閒竹又一副神情惴惴的模樣,上古收凝了神力威壓,難得多說了幾句解釋。

“原來如此。”明知這解釋著實牽強,閒竹還是不由自主的應和,但念及尚在山頂等著醉玉露的天後,臉色便有些發苦。

上古見他這般模樣,也知道這露水多半是為仙基淺薄的弟子準備的,道:“閒竹仙君無需擔憂,明日我會讓人送些築基的靈果來,以示補償。”

築基靈物在三界中隻有罕見的洞天福地纔有,閒竹見她神情坦然,隨便誇下海口,便知這女仙君來曆必定不凡。

後池見他神色仍是不虞,眼底便多了抹不耐,眉微凝,閒竹見狀,知其會錯了意,忙道:“仙友海涵,今日師尊東華上君大壽,天後駕臨,故小仙纔來此取些醉玉露以待賓客……”

他朝空空如也的小池看了看,見那低著頭的小童將裝滿了醉玉露的葫蘆係在腰間,不由得拱手道:“仙友可否將醉玉露割讓一二,也好讓我回了師尊。”

明明是自家的東西,卻像是在討要一般,閒竹覺得滿天下找不出一個比自己更悲催的人了,可一見那女子的神色,卻偏生軟了氣,連一句硬話都說不出來。

東華大壽,天後駕臨……?上古眉一挑,朝身後的阿啟招了招手:“阿啟,過來,將乾坤葫裡的醉玉露倒一半出來。”又轉頭對閒竹道:“尊師大壽,我們既然趕了個巧,理當拜訪,不知可否?”

“當然可以,貴客臨門,師尊必然大喜。”閒竹一聽上古願意交還一半醉玉露,當即大喜拱手。

阿啟有些哀哀怨怨的挪著腳走過來,仰頭道:“仙露離了我這乾坤葫定會靈氣逸散,等上了山,你有了靈器,我再給你。”

阿啟看著不過幾歲的年紀,在閒竹麵前卻彆有一番威嚴老成,上古饒有興致的看了他一眼,眼底透著幾分滿意。

閒竹原本以為這孩子隻是麵前女仙君家的仙童,此時聽見他說話才正兒八經的打量了他一眼,心底暗暗嘀咕,好俊俏的小娃娃,隨即又有些納悶,這孩子的容貌怎會這般眼熟,仿似在哪裡見過一般。

阿啟見他不答話,臉一板,道:“閒竹仙君,覺得這樣可行否……”

一個‘否’字拖得長長的,小眼掃來,讓閒竹打了個激靈,忙道:“當然可行,當然可行。”

上古見兩人磨蹭,拍了拍阿啟的腦袋,率先一步朝山外走去,碧波打了個轉落在阿啟肩上就不動彈了,閒竹在後急急跟上。

未到片刻,便行到了山腳的石梯下,金輝銀耀的石梯讓兩人一鳥都有些怔然,瑪瑙開路,金粉鋪麵,這著實有些誇張了,上古暗暗沉吟,都說大澤山的東華上君是個清心寡慾的老仙君,怎麼喜歡這些個花裡胡哨的東西?

閒竹見他們停住,苦笑一聲解釋道:“仙友見諒,師尊當年對人曾有一諾,言在他壽宴之日必會好好打點這上山的石梯,以待那人到來,是以每年都會如此折騰一番。”

既然是與人有諾,那倒是無妨,上古點了點頭,再看了看,覺得順眼些了,道:“聽你這話,那人竟是到如今也還未來?”

閒竹點頭,神情有些追憶悵然:“允諾至今,已兩百年有餘,況且諸位仙友上山都是駕雲,這石梯佈置了幾百年,倒還真冇人走過。”

聽起來這話不無悵然,上古懶得打聽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反倒覺得這石梯佈置了兩百年都無人走著實可惜,遂牽著阿啟朝石梯走去。

閒竹跟在他們身後,愣道:“仙友,駕雲上山隻需片息光景,這走石梯,恐怕要個把時辰……”

“無妨,素聞大澤山乃三界福地,我正好可以觀賞一番。”

可是仙邸裡的天後還在等著醉玉露啊……閒竹哀歎一聲,見前麵女仙君的身影一步一步,閒散之至,突然想起一事,提聲問道:“剛纔一時情急,還未問及仙友仙號為何?”

已經走得老遠的女子停下腳步,挽袖處的火鳳展翅欲飛,迴轉頭,鳳眉垂下,道:“仙號?”她微微勾唇,神情淡然:“這我倒是有的,百年前我喚後池,如今你可以喚我一聲上古。”

說完她轉身一步一步朝山頂走去,閒竹愣愣的立在原地,看著前麵似真似幻在石梯上緩行的身影,突然風馬牛不相及的有種老淚縱橫的感覺。

這石梯他打點了兩百年啊,明年總算可以歇一歇了,感慨完後才徹底反應過來剛纔那女仙君說了什麼,腿一軟一個踉蹌直接從石梯上滾了下去。

‘砰’的一聲響,上古迴轉頭,見草叢裡一陣窸窣,半響不見人影,忽聽一聲惶恐聲至:“神…神…君,小仙容服不整,愧見聖顏,神君……神君先行,小仙隨後緊至。”

聲音哆哆嗦嗦,上古挑了挑眉,牽著偷笑的阿啟信步朝大澤山頂而去。

半響後,草叢裡爬出個慘不忍睹的身影,哀嚎起來:天啊,我居然把上古神君當成了小賊……

他百年前未去參加白玦真神的婚禮,自然是不知道覺醒了的上古真神真容為何,如今想來,才明白她未一開始表明身份的原因。

火鳳為翼,帝龍踏足,這天上地下,九州八荒,三界眾生之中,除了真神上古,又有誰有這個能耐?

閒竹跌跌撞撞的起身,挪著小步爬著石梯一步步小心追去,在上古真神頭上駕雲,他可還冇修煉出這個膽來!

先不管山腳下的混亂,仙邸大堂中管絃絲竹,鶯歌妙舞,座下的仙君相談甚歡,天後高居上座,東華和景昭坐其左右。

這時距離天後駕臨已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原本天後打算喝過了醉玉露,說幾句客套話便離去,但半個時辰過去,前去取露的閒竹還冇有蹤影,東華望著天後漸漸有些不耐的神色,也耐不住一張老臉頻頻朝大堂外望去。

堂中眾仙看出了端倪,喧囂玩鬨之聲也淡了下來,望著天後的神色皆有些惴惴。

半山腰裡,牽著阿啟的上古仍是不緊不慢,碧波則乾脆窩在阿啟懷裡睡了起來。

閒竹仍舊吊在他們不遠處,小心的跟著,遂……大澤山幾百年冇人爬過的石梯上形成了一道奇特的風景線。

又小半個時辰後,三人終於爬上了頂頭,閒竹望著不遠處的仙邸,頓時有種如獲新生的感覺,不管如何,這壓下來的泰山就得擔在師尊身上了。

隻不過,眾人冇發現,那原本在廣場上懶洋洋躺著的數十隻鳳凰,在上古出現的一瞬間,全都單腳叩地,在地上瑟瑟發抖起來。

神獸的感知一向強於一般仙人,從這點來說,倒也冇錯。

門口守著的仙童見閒竹出現在仙邸前,大喜於色,急忙跑來:“師叔,師祖問了好幾遍了,您怎麼纔上來。”話一說完,朝一旁的上古望了一眼,就給愣在了當下。

閒竹見自家弟子如此撐不住場麵,早就忘了自己剛纔的熊樣,嗬斥道:“慌慌張張,成何體統,快去稟告師尊,就說神……貴客到來。”

小童被驚醒,見向來好說話的師叔色厲內荏,也不驚慌,忙吐了吐舌頭道:“師叔,您還是快將醉玉露呈進去吧,天後陛下還等著呢……”

閒竹一愣,這纔想起此事,朝上古看去,神情忐忑恭敬。

剛纔不知上古的身份,他還有膽量討要半葫醉玉露,現在他恨不得雙手供上,哪還敢再說半句話。

上古拍了拍阿啟的頭,對閒竹道:“阿啟,你先跟著閒竹仙君去將醉玉露放好。”

阿啟‘恩’了一聲,解下了腰間的乾坤葫放在手上把玩。

“那神君……”

“我不喜熱鬨,府上後花園想必有清淨地,你讓仙童領我去便是。”

閒竹哪敢執拗上古的意思,對著小童招手道:“水鏡,你帶神君去後園中歇息,記住,好生伺候。”

水鏡似懂非懂點點頭,領著上古入了大門朝另一方而去。

阿啟則看了閒竹一眼,手一揮,道:“閒竹仙君,帶路吧。”

大堂中絲竹之聲漸罄,東華見高居上位的天後似是忍耐已到了頭,也覺得自己著實有些招呼不周,不免臉色有些赫赫,低聲稟道:“堂中悶熱,陛下不如去花園中散散步,待閒竹將仙露取來,東華再邀陛下共飲。”

天後點頭,道:“這樣也好。”複又轉頭望向景昭:“若是氣悶,不如跟我同去。”

景昭搖頭,仍是坐得端端正正:“母後去休憩便是,眾位仙君在此,景昭尚陪一二纔是。”

天後朝座下的一眾仙君看了看,點點頭,領著幾個仙娥便離了大堂。

後園裡有一池睡蓮,此時開得正盛,上古見此處風景不錯,便將小童打發,一邊等阿啟,一邊觀賞起來。

東華上君的仙邸雖不華貴,但難得清雅脫俗,天後一行直入後園,自然隔得老遠便看到了那一池甚廣的睡蓮。

“陛下,不如去池邊稍作歇息,也好打發下時間。”跟著前來的仙娥是天後從天宮帶來的,自是知曉天後的喜好,見天後麵色不虞,不免多獻了點殷勤。

“也好。”睡蓮姿顏雅態,天後見之心喜,麵色也好看了些。

身後的仙娥聽見這話,連忙拿著備好的鎏金幔布走上前打算鋪好。

一行人緩緩走近,先行的仙娥見池邊隱約立著一人,嬌聲喝到:“哪家的仙君,難道冇見到天後陛下在此嗎?還不過來見禮?”

那人良久未動,出聲的仙娥許是覺得有些丟臉,俏媚一豎,連走幾步,卻在數米開外,便再也難靠近池邊分毫。

天後聽見仙娥的話語,見有人知她前來也不拜見,倒生出了好奇的心思,心想如今剛飛昇的仙君倒是傲氣得很,也不知是哪個上君領入仙界的,不由略微加快了腳步朝池邊走去。

甫一靠近,見先行的小仙娥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不由氣極反笑,朝池邊人看去,正好望見那墨綠的修長身影,黑髮揚展,挽袖上火鳳飛舞。

那人站在池邊,負手而立,側臉微現,蕪浣兀的退後兩步,恍惚間覺得,這六萬年歲月,竟如此短暫,不過此般光景便已似到了頭一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