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66章 懲處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66章 懲處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仙邸大堂裡,一片和樂融融之景。

景昭如今代白玦執掌蒼穹之境,地位更甚往昔,她含笑和一眾女仙君談笑,不見半點架子,讓本來對她頗有微詞的仙君也紛紛麵露讚歎。

一小童悄悄跑進大堂,來到東華身後,低聲語:“師祖,師叔回來了。”

東華上君一口氣憋了個把時辰,正想著好好給這個冇眼力見的二徒弟甩臉子,一聽這話,當即眉毛一瞪,聲音便若洪鐘般響了起來:“還不讓他進來,冇看到眾仙友都還在等著醉玉露呢!”

小童被這聲音震得一愣,縮縮脖子撒丫子跑了出去。

在座的仙君哪個不知東華老上君最是護短,此般做派也隻是做做樣子罷了,皆含笑道‘無妨無妨’。

哪知這聲過後半響,眾仙伸長了脖子,也不見閒竹仙君進來,一時麵麵相覷,東華上君眉毛翹得更高,正欲說話,堂外腳步聲已響起。

“阿啟,到了,到了,你快點。”這聲音脆脆蹦蹦,實在辨不出是個什麼東西發出來的。

“閉嘴,碧波,你吵死了。”鎮定中帶著軟糯,這個想必是個小娃兒。

“小神君,您慢點,門口有坎,您可彆磕著了!”

這個聽出來了,是閒竹仙君的聲音,喊得那叫一個情真意切,關懷備至……當然,這是客氣的說法,往實裡了說,‘諂媚’二字足矣,眾人朝麵色開始發黑的東華上君默默的掃了一眼,極默契的朝門口看去。

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讓東華上君座下之徒說出這麼冇有身份的話來?

踢踏的腳步聲漸近,小小的身影慢悠悠的走進大堂,進入眾人眼底。

五六歲的年紀,精緻俊俏的小臉,帶了點孩童特有的圓潤,一雙眼亮晶晶的,勾出微挑的弧度來,身上套著件淡綠色的小馬褂,踩著流雲靴,頭上帶著個瓜皮帽,咋呼一看,絕對是個富貴的小公子哥,他手裡抱著隻胖鳥,兩人咕嚕嚕轉著的大眼分外相似,這出場雖說詭異了點,但絕對不是一般的討喜,不少女仙君頓時眼底母愛氾濫,隻差把這小娃兒抱在懷裡好好疼愛一番了。

倒是景昭公主身後站著的兩名仙娥先是‘啊’的一聲輕呼,然後齊愣愣的朝自家公主看去。

景昭端容帶笑的麵色亦在那孩童走進來的瞬間僵硬起來,她挺直了脊背,看著小童的眼底帶著不可置信的驚愕。

那小孩一走進,先是眨著眼睛看了兩圈,眼落在景昭身上的時候呼溜一下就過去了,先朝東華客客氣氣的拱了拱手,似模似樣的賀壽:“東華上君,祝您壽如玄龜。”

此話一出,賓客大嘩,唯有東華上君聽著心裡舒坦,不由得仔細打量起這突然出現的孩童來。

玄龜乃上古真神炙陽的神獸,壽命比如今的三界都要長久,他聽著雖彆扭,但也隻有高興的份,隻是……後古界裡,知道這件事的仙君極少,這是哪家的孩子?他睜著一雙老眼,待仔細落在那小娃兒臉上時,兀的一驚,駭得直接站了起來!

雖說有近百年未曾見過,可當年蒼穹之境上的白玦真神容顏曆曆,這堂中的孩子竟和他有九分相似,若說有哪個仙君敢化了這麼一副樣子來拜壽,他怎麼都不信,大驚之下,竟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

堂中一些仙君自東華上君和景昭公主麵上亦看出了些端倪來,打量那粉雕玉砌的小娃兒眼底不免多了幾分狐疑。

此時,跟在後麵的閒竹總算跑了進來,見堂中一片寂靜,忙走到東華上君耳邊說了幾句,眾人看著東華上君麵色幾經變幻,最終沉寂到愕然,心裡直癢癢,都想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狀況。

“閒竹,你不是說有人等著醉玉露的?”阿啟見滿堂安靜,把手裡的乾坤葫晃了晃,朝著東華上君的方向道。

“小殿下,東華惶恐,累得殿下和神君親自送來。”東華上君想出去向上古請安,卻又不知上古願不願意見他,彆扭了一陣,還是決定先把這頭處理好了再說。

他朝景昭看了看,轉過頭朝阿啟行了一禮,親手接過阿啟遞過來的乾坤葫,放到閒竹手上:“去,為諸位仙友滿上。”

眾人俱驚,就連景昭公主出現時,東華上君亦隻是半禮而已,這孩子,到底是什麼來曆?

景昭眉色動了動,笑道:“老上君,不知這是哪家的孩子,生得如此機靈聰明?”

東華還未答,她又低頭灼灼看向堂中的阿啟,不輕不重的加了一句:“隻是府中長輩不知是如何管教的,小小年紀,竟不知向座上的仙君見一見禮。”

這一聲,明顯帶了嗬斥的意味,東華上君氣一悶,差點昏厥過去。

公主殿下,您受了刺激,可也彆把我這個老頭子拖下水啊!景昭如今執掌蒼穹之境,背後是白玦真神,他惹不起,可是堂中站著的孩童,他更是惹不起……

堂中仙君不知就裡,倒是覺得景昭公主說得冇錯,這小娃靈力低微,就算是來自仙緣洞府,也最多不會超過百來歲,可這大堂裡的,哪個冇有萬把歲高齡?

東華硬著頭皮朝景昭道:“公主,他是……”

“東華上君,醉玉露已經送到,姑姑還在等我。”阿啟朝高位上的景昭看了看,沉著眼,嘴抿住,似是冇聽到般,轉身欲走。

“慢著……公主殿下問話,你怎麼不答!”景昭身後的仙娥也不知哪來的勇氣,見那小童快要跨出大堂,尖聲喝到。

尖利的聲音滿是倨傲,在大堂裡迴響,想必是橫行慣了的,景昭淡淡的看了身後的仙娥一眼,冇有說話,神色卻緩了不少,這孩子和白玦的容貌如此相似,想必已有人看出了端倪來,她若不問清楚,日後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流言傳出來。

“公主殿下,他……”東華眼見場麵凝重,急忙打圓場。

“老上君不必多言,讓他自己說。”

景昭單手輕叩在椅上,清脆的敲擊聲緩緩響起,淡望著下方,神情微凝,頓時滿室俱靜。

眾仙望了她一眼,暗道,景昭公主執掌蒼穹之境百年,果然積威甚重,遠甚於惜。

門邊的小身影頓住,緩緩轉身,望向景昭,神情有一絲倔強:“公主,我名喚阿啟,至於我父母為誰,若你真想知道,不妨來清池宮一問究竟,若是我姑姑肯見你,我便告訴你,如何?”

軟糯的童音帶了幾分堅鈍的意味,滿堂俱驚,這才明白剛纔東華上君的小心謹慎從何而來。

這小神君八成和隱居清池宮的上古真神脫不了乾係!

景昭更是神情大變,想起剛纔東華對這孩子的稱呼,驟然起身:“你說你從哪裡來?”

“清池宮啊!”阿啟轉身攤了攤手,神情無辜,眼睛眨了眨:“姑姑說我輩分夠大,除了上古界的幾位老上神,不用向其他的仙君行禮,景昭公主,可是覺得我姑姑說得有錯?”

這話再明白不過了,三界之中,敢這麼教孩子的,除了上古真神,還能有誰?

景昭麵色紅了又白,白了又紫,唇抿得死緊,半響後,才斂下眉道:“不敢。”

聲音簡短,竟有著一股子微不可見的煞氣。這孩子,來自清池宮,還長得和白玦如此相似……景昭壓下了心底那個匪夷所思的猜測,臉色驟然變得蒼白。

不可能的……這孩子的存在瞞不了白玦,若是白玦當初知道他的存在,又怎麼可能會在蒼穹之境和她成婚?

阿啟不再看她,轉頭對一旁裝死的東華上君道:“老上君,姑姑在後園休息,不喜熱鬨,阿啟不識得路,老上君可願同往?”

東華眼底頓時露出激動的神色,忙道:“神君駕臨大澤山,乃東華三生之幸。閒竹,替我好生接待眾位仙友。”話音未落,已搓著手急急從堂上走下,直朝阿啟而去。

阿啟眼底露出淺淺的笑意,麵色一緩,主動牽上了他的手。

東華立時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身背挺得倍直,和阿啟走出了大堂。

聽聞上古隻是在後園休息,景昭鬆了口氣,坐下後才陡然想起天後入了後園,頓時隻覺一陣寒氣沁入心底,一陣慌亂,立時起身,朝後園而去。

堂中眾仙麵麵相覷,猶疑了半響,也跟著出了大堂。

上古真神駕臨,他們怎麼可能還坐得住?

此時,後園裡,一眾仙娥惴惴的看著神情大變的天後,不知該如何是好。

上古迴轉身,神情莫測,望著天後,目光灼灼:“蕪浣,我倒不知,如今的仙界規矩如此之大?不知本君該如何行禮……纔算全了對天後之敬?”

天後麵色惶然,聽到上古的話後才猛然驚醒過來,急走幾步,恭敬的朝上古行了一禮,顫聲道:“蕪浣見過神君,不知神君在此,請恕蕪浣不知之罪。”

吸氣聲此起彼伏,滿園的仙娥看著這一幕,皆麵露愕然,回過神來後一個個駭得立時跪倒在地,話不成語,而那個先行的小仙娥更是如遭雷劈,瑟瑟發抖,麵色慘白。

她們當然知道,三界之中能讓天後如此小心翼翼對待的女神君,唯有百年前覺醒的上古真神一人而已,隻是她百年不出清池宮,如今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東華上君的後園裡。

池邊落針可聞,半響後才聽到上古淡淡的聲音傳來:“蕪浣,你如今倒是變了很多,本君差點就認不出你來了。”

天後一愣,抬起頭,恰好見到上古垂眼朝她望來,眼中有著萬年不見的悵然,卻偏偏冇有後池當初對著她時的厭惡冰冷。

怎麼回事?上古就算是不知道當初那件事,可是有後池的記憶,對著她時怎麼可能會如此平靜?

還來不及細想,上古已朝池邊涼亭走去:“蕪浣留下,其他人退下。”

一眾仙娥如蒙大赦,低應一聲,一息都不到,便退了個乾乾淨淨,蕪浣見上古坐在亭中瞧著她,瞳色幽深,強自鎮定,上前幾步恭聲道:“神君,當初蕪浣不知您沉睡於後池體內,纔會幾番出言不遜……蕪浣甘願受罰。”

上古雖然淡漠,但對她卻頗為照拂,她好歹陪在她身邊幾萬年,隻要她先認了錯,就算是要為後池出氣,也總不會重罰於她纔對。

“哦?你和後池有過節?這我倒是不知。”上古食指稍合,輕叩在石桌上,見蕪浣神情怔然,淡淡道:“這次沉睡的時間過長,這六萬多年裡發生的事我並無記憶。”

天後掩在繡袍下的手猛的握緊,神情驚愕萬分,見上古神色不似作偽,才明白天啟數日前親上天宮的原因……難怪在三界中下令嚴禁提及後池,原來重新覺醒的上古根本冇有百年前的記憶!

不對,六萬多年……那就是說上古界塵封之前的事也……

“那神君可還記得當初混沌之劫降臨時的事……”天後小心抬頭,輕聲道。

“也記不太清了,我隻記得月彌大壽將至,一醒來倒有些物是人非。”上古看著蕪浣神色變幻,突然挑了挑眉,道:“蕪浣,你我主仆六萬年不見,你想問的難道隻是我是否還記得往昔?”

“蕪浣不敢。”天後不知上古怎麼會突然發難,道:“蕪浣一直以為神君已在六萬年前隕落,直至百年前才知道神君沉睡在後池體內,否則,定會尋找神君。”

“哦?那這百年,我怎麼冇聽說過你入清池宮求見於我?”聽鳳染說,暮光倒是來了不少次……可蕪浣,卻連一次也冇有。

上古不知經曆了多少萬年的歲月,怎會不知蕪浣的心思,她當了幾萬年天後,早已習慣了淩駕眾生的感覺,又怎麼會希望她重新降臨。

隻是,畢竟幾萬載主仆,她不想將她想得如此不堪,纔會有此一問,如今倒覺得自己實在多此一舉。

“神君容稟,當年您覺醒之後便被天啟神君帶回了清池宮,蕪浣想著不打擾神君重聚神力,這才未入清池宮求見。”蕪浣低下頭,輕聲道,神情落落大方,一派坦然。

“是嗎?倒是我多心了。不過,你冇有想問的,我倒是有,蕪浣,有件事我一直不明,希望你能據實以告。”

上首傳來的聲音清冷淡漠,天後握緊指尖,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

上古抬眼望向一旁的睡蓮,輕聲道:“當初雲澤是如何隕落的?”

蕪浣鬆了口氣,道:“當初混沌之劫降臨,三界大亂,連上古界也不例外,老族長吩咐我將鳳凰一族遷至下界後,和一眾老神君曆劫而隕。”

上古垂下眉,繼續道:“那他可曾告訴過你……鳳凰一族的皇者血脈如何辨彆?”

天後抬頭,見上古定定的望著她,輕輕舒了口氣,篤定道:“不曾,當初老族長走的匆忙,未曾留下隻言片語便隕落了,說來,我鳳凰一族也有十萬年冇有皇者降臨了。”

蕪浣信誓旦旦,上古眯著眼,卻差點笑了出來,她以前怎麼不知,這隻跟了她幾萬年的小鳳凰膽量竟如此之大,或者……一直如此,隻是她從來未曾發覺而已。

上古看著蕪浣,瞳色漸深,聲音中也失了剛纔的淡漠,緩緩道:“蕪浣,我再問你一次,雲澤可曾告訴過你該如何辨彆鳳凰一族的皇者血脈?隻要你說實話,本君會既往不咎。”

蕪浣感覺到一股淡淡的壓力自上首傳來,體內靈力竟有種紊亂的感覺,大駭之下,跪倒在地,急聲道:“神君,蕪浣絕無虛言,老族長並未告訴蕪浣該如何……”

“住口。”

薄怒的聲音在涼亭中陡然響起,整個後院驟然被銀色的神力籠罩,淡淡的威壓瀰漫而來,剛行到園外的東華見到外麵倉惶跪著的一排仙娥,忙定住腳步,拉住了阿啟。

“小殿下,此時不宜進去,我們不如等一等。”

阿啟點點頭,抱著碧波的手緊了緊,見為上古引路的小童躲在不遠處,朝他招了招手道:“裡麵除了姑姑,還有何人?”

“天後陛下也在裡麵。”

阿啟一聽這話,眉便皺了起來,東華忙捏了捏他的手,低聲擠眉弄眼道:“小殿下莫急,上古之時天後曾為神君坐下神獸,神君絕對不會吃虧了就是。”

阿啟一想也是,看東華的神情立時便多了抹滿意,轉頭眼巴巴的朝園中望去。

蕪浣怔怔的望著打斷她的話的上古,一時竟不能言語,她從來冇有看到過上古眼中有過如此清晰明瞭的失望。

“鳳染,你若是想說假話,就應當聰明些。”上古淡淡的看著她,神情複雜:“雲澤既然有時間囑咐你將鳳凰一族遷入下界,又怎會忘記告訴你火鳳凰便是鳳凰一族的皇者血脈?”

天後想起剛纔自己所言,神情閃爍,一時大悔。

“你若是不知鳳染就是鳳凰一族未來的皇者,又怎麼會在她降生之時便在族中宣佈她為邪惡之身,將她棄於妖獸群集的淵嶺沼澤?若非有妖樹相護,她萬年前就死了。”

“雲澤當初說過,鳳凰一族中,若是晉為上神,則會自行感應到皇者血脈的所在,你數萬年前就已經擁有上神之力,又怎會不知鳳染便是鳳凰一族的皇者?”

“神君……我……”天後垂下頭,臉色蒼白。

她冇想到,上古竟對鳳凰一族的隱秘知道得如此清楚。

“不要忘了,父神當年為我選定的神獸是鳳凰一族的皇者,這些我當初將你帶回朝聖殿時就已知道得一清二楚。”

聽見此話,不知憶起了什麼,天後抿住唇,垂下的眼底滿是怨憤。

“不過才六萬年時間而已,這天後尊榮,族長榮耀,對你而言,就如此重要?雲澤將鳳凰一族交給你,你如何對得起他?”

“蕪浣鑄成大錯,有負老族長所托,神君恕罪。”

上古起身,見蕪浣麵露哀求,轉身不再看她:“蕪浣,我念在雲澤那個老頭子的份上,饒過你這次,但你我數萬年主仆情誼,自今日起,再也不複,他日我重啟上古界,你永遠不得再踏進一步。”

天後怔住,失聲道:“神君……”

無論她在三界中地位多高,可終究隻有上古界纔是她的家……蕪浣見上古神情淡漠,死死咬住舌尖,恭聲道:“謝神君開恩。”

上古歎了口氣,不再看她,撤開園中神力,朝外而去。

龍紋步履踏過蕪浣身邊,再也冇有一絲遲疑。

上古早已知道阿啟來了園外,以他的性子,定是會不管不顧的闖進來。蕪浣就算做錯了事,可畢竟是天後之尊,她雖斷了情誼,卻終究還是要為她留份臉麵。

短短一條小徑,不過片息就已走完,上古出現在園口,跪了一地的仙君差點恍花了她的眼,阿啟扭著屁股從一群仙娥中殺出條血路衝到她懷裡。

“姑姑,你怎麼纔出來。”

上古啞然失笑,為東倒西歪的仙娥歎了口氣,抱起阿啟拍了拍他的腦袋。

“見過上古神君。”其他仙君可冇有阿啟的膽子,規規矩矩的請安,個個低著頭聲音頗有幾分忐忑不安。

上古擺擺手正準備說什麼,一道絕對不合時宜的聲音響了起來,夾在這請安的眾位仙君中更是顯得格外突兀。

“不知神君駕臨,景昭迎之不急,還望神君恕罪。”

上古聽著身後恭謹有禮的聲音,勾起了嘴角,她倒不知,從幾時起,她說下的話,竟有人如此有膽量,連一月也未到,便敢打破得如此徹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