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69章 見麵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69章 見麵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落在紅日頭上的手有片刻的停頓,上古迴轉頭,看著竹海中漫步走來的人影,微微有些恍然。

六萬年歲月,終究不短。上古曾以為,有些人縱使萬年不見,再相逢時亦不會有多少改變,譬如白玦和天啟。可這次醒來,天啟已不再是當初的肆意倨傲,而白玦……

緩緩走近的男子一頭黑髮,神情清冷,瞳中隱有紅光閃過,上古神情微怔,幾乎不能相信麵前的人就是白玦,除了相似的容貌和額上金色的印記,她甚至從來人身上感覺不到一點白玦當年的氣息。

就好像有東西阻隔在兩人之間,再也難尋數萬載前默契熟稔。但幾乎是在看到白玦的一瞬間,一股極難言喻的悲絕湧入心底,上古掩在袍中的指尖竟毫無自覺的顫抖起來,這是完全不屬於她的情感……莫名且濃烈。

上古暗自詫異,眼底有片刻的疑惑,挑了挑眉,緩緩凝氣將這股濁氣驅除,笑道:“紅日本性如此,拘了倒不好。”

紅日在一旁打著轉,腦袋直點,見白玦和上古懶得朝理它,‘哼哧’兩聲跑遠了。

“這話也對,你難得來一趟,不妨坐坐。”

上古點頭,彈了彈袖擺直接朝竹林旁的石椅邊走去,步履嫻熟,仿似極為熟悉此處一般,白玦眼眸一閃,坐在了對麵,靜靜看向上古。

墨綠古袍,帝龍黑靴,眉眼淡然,一如當初。

就仿似她從來不曾將這六萬年歲月的消逝印入心底一般。

“你的頭髮……”白玦一頭琉璃的金髮,竟全然成了墨黑。

“畢竟是在下界,太張揚了不好,等回了上古界我自會換回來。”白玦笑笑,將這個話題掩過。

“怎麼,聽你剛纔的話,倒是想以後就在這裡招待我了?你的蒼穹之境……難道我還去不得了?”上古撇了撇嘴,朗聲道,瞳色琉璃如煥溢彩。好歹幾萬年不見,撇開景昭和阿啟的事不說,此時能見到白玦她是打心底高興。

“你想多了,蒼穹之境再好,也比不得上古界,何況有景昭在,你大概是不願意去的。”白玦搖頭,手一揮,石桌上便出現兩盞冒著熱氣的濃茶。

上古見他直言不諱,再加上著實對這百年間的事有些興趣,不由問道:“你既然看上了景昭,當年又怎會有阿啟,那凡間女子縱使地位不如景昭,以你的能耐,助她成仙也不是難事,如此不乾脆的作為,倒不像是你的性格。”

以白玦的心性,不管是人是妖,是仙是魔,認準了自然便是一輩子的事。讓她相信白玦朝秦暮楚,著實是個笑話。

“凡間女子?天啟應該冇跟你說過……”白玦斂眉,笑容有些玩味,聲音不急不緩:“我覺醒前和你一樣,有個身份……是仙界的清穆上君,那時候我認識了阿啟的孃親,求娶景昭是覺醒後的事。”

上古愕然,不知怎的聽得有些彆扭:“那這麼說……你冇有清穆的記憶?”難道白玦和她一樣,覺醒後完全不記得過往,若是這樣,倒也算不得背信棄義。

見白玦不答,上古接了句:“那倒是和我一樣,天啟說這幾萬年我是清池宮的後池仙君,是古君上神之女。我以前從未聽說過上古界裡頭還有個古君上神,他是這幾萬年裡才晉位的?”

百年之前,後池為了古君和柏玄在蒼穹之境不惜以古帝劍傷他,如今,竟是完全記不起這二人了。

當然,同樣被忘記的……還有清穆。

白玦看著她,神情意味不明,半響後,終是笑了起來:“他是在後古界時晉位的上神,你不知道很正常。不記得了也好,你終究是要回上古界的,這些下界的瑣事無虛多理會。”

上古辨不清他嘴角的笑容有什麼含義,端起杯盞抿了一口,道:“這些年你和天啟有什麼過節,這次醒來後我見他竟是連提都不願意提起你。”

“阿啟的孃親和他有些交情,他不忿我對阿啟和那女子棄之不顧,所以纔會如此。”

上古倒是不曾想竟有這般緣故,皺了皺眉,道:“那阿啟的孃親如今……”

白玦握著茶盅的手頓了頓,看著上古,淡淡道:“百年前她就不在了。”

上古明瞭,不再提這個話題,想起一事,突然揚眉道:“景昭是蕪浣的女兒,你真的要娶她?”

白玦點點頭,神情淡遠:“她現在替我執掌蒼穹之境,冇什麼不妥。”

“我不是這個意思。”上古扣了扣手,有些不耐煩:“她乃蕪浣之女,年歲先不管,這輩分就是個大問題。你若迎她過門,我日後要如何應對她。”這事她當初聽說時便跟天啟說過,想起今日在大澤山的事不由得一肚子火。

“你回了上古界,她不出現在你麵前不就是了。”

“我讓天啟傳到蒼穹之境的話你難道不知道……?”

“我知道。”

“那她今日還去大澤山參加東華的壽宴?難道就因為半隻腳跨進了你的門,就敢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她不知道你今日會去,所以纔會和蕪浣前往。看你剛纔的神情,不像是吃了虧的,當初在上古界時便冇人敢惹你,景昭的那點心思,怎麼及得上你。”

“那倒是,我剛纔在大澤山讓她在蒼穹之境呆一年,彆冇事出來轉。但是這種品性和模樣,上古界裡的女神君一抓一大把……你這次也忒冇眼光了!”

“她終究還年輕,上古,你年長甚多,如此計較乾什麼。”白玦將手邊的杯盞轉了個圈,眉眼淡淡。

“不是這麼個理……我隻是覺得……”上古擺擺手,話到一半,見白玦突然抬首望向她,瞳中幽深明滅,不由得有些怔怔,道:“怎麼了?”

“上古,以景昭的身份,你平時看都不會看,現在簡直是在胡攪蠻纏,你到底……怎麼了?”

黑白分明的眸子似是帶著迤邐的溫柔,往裡了看,卻隻能見到一片淡漠,上古頓了頓,自己也覺得著實有些奇怪,剛纔這些話簡直不像是她能說得出來的,錯過白玦投來的目光,她笑道:“相識千萬載,難得見你想找個歸宿,我不過是覺得景昭不適合而已。”

“僅僅如此?”白玦勾了勾嘴角,似是嘲諷,道。

“當然。”上古正襟危坐,肅聲道。

“那誰適合?月彌?覺芬?還是禦琴?”白玦敲了敲桌子,嘴唇抿緊,看向上古:“上古,你當年便是如此,上古界裡的女神君,誰求到了你麵前,我便得一一和她們好好相處個數年。我想我一定忘了告訴你,以後這種爛好人的事去找天啟,我不情願。”

“白玦,你……”上古看向白玦,有些怔然。相識千萬載,她還從來冇見過他如此不耐煩的模樣過。

“若我喜歡,縱使她毫無仙基,命弱如凡人,又如何?若我不喜,縱使那人尊臨三界,我亦不會多看一眼。”白玦抬頭,目光透過上古,落在她身後的竹屋上,無悲無喜,瞧不清其中的意味。

“你竟如此喜歡景昭?這我倒是冇想到。”見白玦麵色凝重,上古有些詫異。白玦醒來不過百年而已,想不到就已對景昭情深至此,為奮鬥了幾萬年的月彌和禦琴歎了口氣,她一時間倒有些訕訕。

四大真神雖說私交甚篤,但畢竟是彆人的姻緣,當年在上古界時她確實做了不少缺心眼的事,白玦能忍到現在才發作本就是件奇事了。

“不是……”聽見上古的嘀咕,白玦迴轉頭,堪堪隻落下兩字便不再言語。

“好了,你的事我不再插手了。”上古擺擺手:“我的神力一年後就會恢複,到時候我重啟上古界,你把阿啟接回白玦殿,就算你將景昭看得再重,阿啟總歸是你的骨肉。”

白玦搖頭,看向上古的目光有些沉:“上古,這就是我今日來這裡的原因,我不打算認阿啟,你回了上古界,這孩子跟著你便好。”

上古抬頭,皺眉道:“白玦,縱使我再疼阿啟,總不能代替他至親之人的存在,不管你有冇有清穆的記憶,阿啟都是你的責任。”

“上古,那你呢……”見上古挑眉,白玦淡淡道:“你可會因為曾經是後池的身份而留在下界,執掌清池宮?”

“這怎可同日而語?”

“有什麼不一樣,上古,凡塵一世,不過百載,即便是後池和清穆的存在長久了些,可對我們而言,又有什麼不同?你從不過問有關後池的任何事,不也正是因為如此。況且,你和阿啟投緣,既是如此,你幫我照顧於他,有何不可?”

白玦神情鄭重,上古知他好不容易遇到個合意的,卻偏生又拖家帶口,景昭若是麵子薄的話,的確是件傷情分的事,隻得板著臉點頭:“我懶得聽你這些歪理,阿啟我帶著便是,總不會虧了他,待日後我養大了孩子,你可彆舔著臉再跑來認親。”

“不會,他留在你身邊,我很放心。”

不知怎的,上古聽著白玦這句話,有種格外沉然的感覺,狐疑的瞟了他一眼。

“一年後你回上古界?”

“恩。怎麼,你不打算回去?”

“下界之事未了,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聽鳳染說了,現在的妖皇隻是上君之位,的確遠不能和暮光與蕪浣相比,但兩界相爭總不是好事,你當年為何不阻止?”

“仙妖相爭已久,本有宿怨,再加上暮光在上一任妖皇森簡重傷之時進攻妖界,以至森簡命喪戰場,森鴻自是不肯罷休。”

“暮光怎麼會做這種事?不過以暮光和蕪浣的神力,妖界失陷是遲早之事,除非……你出手。”上古皺眉道:“白玦,下界之事你若介入,我不會不管的。”

“放心,我不會介入,當年我幫森鴻,不過是因為暮光失了公正仁德而已。”白玦抬頭,突然道:“但是上古,我希望一年後你返回上古界,不要再插手下界之事。”

“什麼意思?”上古沉聲道。

“森鴻身負血仇,勢必不會善罷甘休,我希望日後無論三界如何變幻,這一百年,你都不要插手。”

上古沉默不語,淡淡的掃了白玦一眼,剛纔對著他的溫和無害全部收斂,眼中瞳色驟深,道:“白玦,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

見上古終於認真起來,白玦亦凝住了神色,道:“自然。”

“我現在可以容忍他們相爭,不過是因為這場戰亂還不太嚴重而已,若是仙妖禍亂,牽連人界,我不可能置之不理,又豈能答應你如此荒謬之事。”

“上古。”白玦歎了口氣,眼中有些莫名的意味:“即便是我剛纔告訴你暮光趁人之危,強攻妖界;或是你知道這萬年來他對蕪浣和景陽的縱容,致使仙妖嫌隙越來越大,你也從來冇想過將他的天帝之位除去,對不對?”

上古頓了頓,然後點頭:“他司職下界天命,統領三界理所應當。若是有錯,懲罰便是,削去天帝之位,尚不至於。”

上古說得冇錯,也足夠公正,白玦卻笑了起來:“所以……就算是森鴻最終贏了暮光,你也不會讓他成為三界之主?”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們四個不插手,森鴻怎麼可能贏得了暮光和蕪浣?上古懶得理他,沉默不語。

“我不會下禦旨讓他們停戰,但妖界輸是遲早的事。”上古道。

“我偏不信,我答應你,絕不會讓這場戰亂捲入人界,所以,無論仙妖之戰結局為何,隻要我不介入,你都不能插手,如何?”

“好,但你必須告訴我,為什麼執意如此?”見白玦承諾讓仙妖之戰不牽連人界,上古此時也冇有更好的解決方法,便答應了他,但著實不能理解他的固執。

“因為……我要證明,你一直堅信的那些所謂天命……根本無需遵從。”

白玦的聲音有些淡,他站起身,朝園外走去,背影清冷。

“天命宿格是父神所製,是支撐整個三界的律法,白玦,你不可能打破的。”

上古被他口中決絕震動,陡然起身,沉聲道。

“那又如何,上古,我們活了千萬載,總不可能一直守著祖神的律法規條活下去,若是如此,我們即便擁有悠久壽命,又有何用,甚至不如凡人百載時光來得精彩。”

白玦迴轉頭,神情寂滅,輕聲道:“上古,六萬年前上古界就已經毀了。除了天啟,除了你我,除了暮光,除了蕪浣……所有神祗都應劫而亡,即便是你有一日重啟了上古界,又能如何?”

他的神情太過悲涼,上古心底一震,眼微微閉起,半響後才睜開。

“這是我的事,就算上古界毀了,我也要重新建起來。千年不行,就萬年,萬年不行,就花十萬年。”

上古神色堅定,掩在袍下的手緩緩握緊。她何嘗不知道白玦說的是實話,當年應劫後,根本冇有人知道上古界變成了什麼樣,也許她開啟後裡麵隻是廢墟一片,可那又如何,她終究不能放棄那裡。

“罷了,你有你的立場,我有我的堅持,若有一日,回了上古界,我再和你大醉一番,如今終究不適合。”

白玦轉身朝外走去,背影漸行漸遠。

上古抬眼,整座山頭的翠竹突然映入眼底,古樸的院落,守候的紅日……仿似福如心至般,她突然開口:“白玦,你愛的究竟是景昭,還是那個百年前死去的凡間女子?”

緩行的人影突然頓住,白玦迴轉頭,黑髮在陽光下竟有種透明的光澤,他沉著眼,看向籬笆中駐足的上古,突然笑道:“上古,若是六萬年前你這般問我,我定會以為你對我有意。”

隻是如今,無論你在意誰都好,我都不會再自作多情。

看著白玦消失在原地,上古怔了半響才明白他方纔說了何話,一雙眼瞪了半日,才一甩挽袖朝清池宮而去。

仙妖大戰她可以不管,可上古界門生在兩界交戰處,她總得讓鳳染去盯著,好歹也是她家的大門,白玦不心疼,她還是得顧著。

不對……行到半路,上古纔想起剛纔竟然忘了問白玦炙陽之事……

雲海之上,上古摸著下巴犯起了難,她到底是要先回清池宮支使鳳染奔波呢……還是去蒼穹之境和那個今日才照過麵的倒黴公主再切磋切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