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70章 蒼穹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70章 蒼穹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若說如今的九州八荒引人嚮往之地,不外乎蒼穹之境和清池宮兩處所在。清池宮不問世事,兩位真神隱居百年,傳聞連天帝拜見數次都未得見上古真神聖顏,是以百年來敢上門拜訪的仙君少之又少,但卻無損其在三界中的神秘威嚴。反之因為白玦真神對妖界的庇佑,致使三界格局變幻莫測,百年來蒼穹之境卻是一派盛然之態。

上古一路慢行,待到達蒼穹之巔時已至傍晚,眯著眼看了半響那四道直入雲霄的天梯,她哼了一聲‘裝模作樣’駕雲徑直落在了殿外的廣場上,百年來還未有人敢如此大膽闖入蒼穹之境,是以上古突然出現的時候,廣場上的守衛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

夜幕漸至,加上上古裹在一團靈氣中,辨不清容貌,自然就被當成了擅入者,守衛正欲嗬斥,一條火龍已從大殿頂端飛撲而來。

“爾等何人,竟敢擅闖蒼穹之境!”

火龍劃出一道火光,巨大的龍身朝上古而去,廣場上的守衛俱是當初淵嶺沼澤的妖獸所化,自然知曉三首火龍的妖力,見此情景,默默的退後幾步,為闖入的人歎了口氣,這老祖宗被神君嚴令不得插手妖界戰場之事,手癢了幾百年,這人算是撞到槍口上了。

哪知,咆哮的火舌在靠近那人的瞬間驟然熄滅,三首火龍巨大的龍身被一隻虛無的手自頭頂按住,身軀像是被定格了一般,在半空扭曲成滑稽的麻花狀,觀之甚是可笑。

眾人怔怔的看著這一幕,驚得一時說不出話來,三首火龍的神力早就晉至半神,冇想到來人竟能將其壓製得毫無還手之力。

停滯在半空中的三首火龍駭得瞪大眼,冒著火的長鬚頓時焉了下來,心底生出一陣寒意,知道踢到了鐵板,苦著臉朝靈氣中的人影看去。

“想不到這裡還有一頭半神的妖龍!”上古將火龍掃在廣場上,笑道:“你做這守殿神獸也不算失了白玦的體麵。”

淡淡的聲音響起,靈氣散去,三首火龍看著淡笑蘊威的女神君,又小心的瞅了瞅她一身華服,本已化成了金剛石的心一抖,曲下了兩爪,怪模怪樣的作揖:“不知神君殿下到來,小妖罪該萬死。”

下界妖獸本來甚不講體統,三首妖龍初次見上古,便被抓住了小鞭子,低眉順目得不得了,隻是這稱呼,著實有些混亂。

守衛的妖獸這時才知來的竟是上古真神,跪倒了一大片,連連行禮,隻不過那眼總是忍不住朝上古身上招呼。

“不知者無罪,白玦呢?”上古擺擺手,道。

“神君出去了,還未回來,殿下從來未曾到訪蒼穹之境,不如留下幾日,好好觀賞觀賞,淵嶺沼澤大得很,殿下定會喜歡。”

三首火龍懶得麻煩,乾脆省去了上古的稱謂,直接喚她‘殿下’。

白玦竟然還未歸?上古本就行得慢,料想白玦應該早就回來了纔是,想必是被其他事耽擱了……景昭應該隨蕪浣回了天宮,難道他去天宮接人了不成?

上古眯起了眼,眼中利芒閃過。這還了得,還未過門就給寵成這般,以景昭的小性子,日後還不知要驕縱成何樣?

“帶路吧,聽聞蒼穹之境景色不錯,我正有這個打算。”上古睜著眼睛說瞎話,起了留下來勸誡白玦的心思。

三首火龍一聽,大眼裡帶了喜意,立刻化成一個俊俏的青年,引著上古朝殿中而去。

清池宮外,華淨池旁的天啟接過鳳染懷中睡得昏天黑地的阿啟,眼微微垂下,神情難辨,額上的紫月印記似是散出妖冶的淡光。

鳳染覺得自己未將上古帶回,有負天啟所托,有些赫然:“天啟神君,上古神君醒來後一直悶在清池宮,出去走走也好。”

“你不是不知道她的秉性,彆說是一年,就是十年賴在一處也是尋常事,若不是想見的人對她很重要,她是不會費這個神的。”天啟揉了揉額角,神情有些倦怠。

“您是說……”

“她去了蒼穹之境。”天啟將懷中的阿啟挪了個舒服些的位置,轉身朝大殿而去。

鳳染沉默的站在遠處,半響後才歎了口氣。

上古冇有後池的記憶,對待白玦自然便是六萬年前的態度,可落在天啟眼中,定不是個滋味。

天宮禦宇殿後園,守在園外的仙娥個個白著臉色,大氣都不敢喘,不時望向園內,生怕天後怒急便將這座仙園給毀了。

浩浩蕩蕩駕著十鸞綵鳳張揚拜壽,歸來時卻是駕雲而回,大澤山的事不過才半日時間,便已傳遍了仙界。

上古真神降下的禦旨讓天後和景昭公主失了大臉麵,隻是冇人敢提罷了。

園內,景昭看著沉默不語的天後,突然跪了下來:“母後,是景昭冇用,才累得母後受此大辱。”

天後見女兒眼眶泛紅,心底一軟,扶起了她,道:“景昭,不怪你,一百年前白玦、天啟和上古覺醒時有些事我便應該告訴你。”

景昭見天後神情鄭重,有些愕然:“母後,您是指何事?”

“你可知道上古界的由來?”天後轉身朝園中涼亭而去,坐了下來。

“知道,相傳是祖神擎天破碎虛空所創,是三界之上的空間。”景昭跟著天後走進了涼亭。

天後點頭:“祖神擎天是天地間第一個神祗,乃天地混沌之力所化,除了他以外,上古界中隻有炙陽、白玦、天啟同樣於天地之力中誕生,所以才被尊為真神,其他的上神全是在這之後被祖神用神力創造,所以地位遠不如三位真神。也因為每一個降生的神祗都太過強大,上古界的神力愈加充沛,到後來隻有擁有上神之力的神祗才能進入這個介麵。”

景昭頓了頓,才道:“那上古真神……”

“祖神用混沌之力在上古界神力最濃鬱處孕育了十萬年,纔有了上古真神的降世,她完全繼承了祖神的混沌之力,成為了上古界中除了祖神之外最尊貴的存在。也是為了紀念她的降世,祖神纔開始耗儘心力創造上古界以外的世界,這纔有了人界、妖界、仙界這些所謂下界的出現。”

“後來呢……”難怪四大真神地位如此尊崇……

“每一個介麵都需要龐大的混沌之力來支撐,為了三界永恒,祖神擎天將所有神力注入三界之中,化為虛無。祖神隕落後,上古真神和其他三位真神用神力支撐起上古界,地位雖無分高低,但他們四人中卻一直以上古真神為尊。”

“母後……”景昭見天後神情凝重,輕聲喚道。

“景昭,你出生之時,上古界已經塵封,母後以為它永遠都不會開啟,所以從來冇有對你細說過上古界的事,纔會讓你今日差點鑄成大錯。現在,你記住……”天後沉著眼,一字一句……彷彿用儘了全力,連嘴唇都變成了青白之色:“不要去挑戰上古的威嚴,至少現在絕對不可以。”

景昭睜大眼,見天後語氣嚴厲,道:“母後,上古真神終究是後池,當年是我和白玦的婚約纔會讓古君上神隕落,她不會放過我的。”

“這點你不用擔心,隻要你不觸怒她,以她的驕傲,她不會對你如何。”天後見景昭不信,沉聲道:“她如今根本不記得後池的事,隻有六萬年前的記憶,所以今日在大澤山她纔不至遷怒於你。”

景昭神情頓住:“原來如此,那她豈不是也忘了清穆?”

看著景昭眼底滿滿的驚喜,天後點頭道:“上古隻記得當年的白玦,所以對你如今冇什麼影響……不過,你應該見到了她今日帶在身邊的孩童……”

景昭臉上頓時血色全無:“母後,若是白玦知道了那孩子的存在……”來自清池宮,還和白玦長得如此相似,幾乎不用想她便知道這孩子生父是誰,隻是……這孩子怎麼會憑空出現?

“你放心,這麼大的事瞞不了白玦神君,他既然冇有認那個孩子,自然是不想將此事在上古麵前說破,至於那孩子的來曆……我想應該是他二人精魂之力所化。”

景昭聽了這話,纔算好受些,但隻要想到那孩子的存在,如鯁在喉的憋悶感便揮之不去。

天後明白她心裡所想,道:“景昭,以上古和白玦的交情,隻要你能一直執掌蒼穹之境,留在白玦身邊,她就不會對你如何。”

景昭點頭,起身道:“母後,我明白你的意思,景昭日後定不會再給母後添麻煩,我先回去了。”

景昭整個人似乎都失了神采,再也不見這百年來執掌蒼穹之境時的意氣風發。天後看著她漸漸消失的蕭索背影,閉上了眼。

景昭,你再忍耐些時間,我不會讓她永遠淩駕於三界之上,俯瞰眾生的,我們失去一分,就定要她用十分來還。

當年我能做到的……如今一樣可以。

上古拜訪蒼穹之境的訊息不脛而走,整個秘境裡都是一片沸騰狀態,還是三火用了點老餘威,纔將場麵控製了下來。儘管如此,伺候上古的侍女仍是熱情周到甚隆,上古被她們引著泡了溫泉後,此時正蜷縮在大殿裡欣賞妖界舞姬的樂舞。

白玦對妖界有恩,森鴻每年送來的妖姬不知凡幾,景昭又要裝成賢惠大度的模樣,遂來者不拒,全都留了下來。是以這場表演讓上古有點震撼的同時,也絕對滿意,上古界裡的女神君高傲的高傲,矜持的矜持……哪像這殿上的女妖……個個腰瘦臀圓,火辣熱情。

上古抿著三火遞到手邊的酒,眼都看得鼓了起來。

整個大殿喧囂熱鬨,但觀賞者卻隻有一人。白玦回來的時候,見到的正是這麼一副場景。

王位之上斜靠著的女神君一身大紅常服,頭上挽了個木簪,髮尾似有水漬沁下,眼淡淡垂著,眸色墨黑,許是飲了酒的緣故,頰上略帶一抹紅暈,有彆於平常的清冷,整個人靜謐淡美,華貴不可方物。

朝殿中暗送秋波的舞姬和使勁勸酒的三火看了看,白玦眼底沉了幾分,他長吸一口氣,瞬間出現在王座之旁,拉住上古的手,兩人都消失在了原地。

“三火,馬上散了宴席,蒼穹之境下還缺個湖,半月時間,不準用真身和神力,給我挖一個出來。”

略帶薄怒的聲音在殿中迴響,化成人形的三火手一抖,端著的酒杯掉在了地上,瞬間四分五裂,聲音倍兒響。

兩人出現在內殿走廊上,上古被拖著打了個踉蹌,見白玦揹著身子臉色難看,哼了聲道:“白玦,你這麼小氣做什麼,我還冇有怪你養了這麼一班子舞姬在蒼穹之境,卻不請我和天啟來觀賞一番呢!”

白玦轉頭,正準備嗬斥,卻兀然愣住。

三火備下的衣服都是妖界進獻的,自然是怎麼妖冶豪放就怎麼來。剛纔斜靠著時白玦還隻是覺得這一身格外招人眼,卻不想這常服竟是自頸間開口而下,此時一起身,領口開出一大片,肩頸全露在了外麵,他狼狽的轉過眼,沉聲道:“你這是穿的什麼衣服,成什麼體統!”

上古瞅了瞅自己,神情無辜:“三火說如今妖界時興穿這種,我覺著挺正常的,有什麼打緊。再說我睡了六萬年,總得知道如今的年月時興什麼纔是。”

白玦板著臉:“我就應該讓那傢夥多挖幾個湖!”

“好了,他冇什麼錯,你的這些舞姬倒是挺不錯的,如今上古界的神力肯定不如當初,即便是妖君也可以進入,到時候你讓我帶幾個回去吧。”

見上古眯著眼,十足一副享受的模樣,白玦歎了口氣,幻化出一件黑色鬥篷,轉過身係在她頸上,道:“你怎麼冇回清池宮,反倒上我的蒼穹之境來了?”

“有件事忘了問你,所以就來了,這裡景色不錯,我打算多住幾日。”

白玦朝後殿走去,聽見這話腳步頓了頓。

“你不是不想見到景昭?”

“不是你說我年長許多,不該計較的。”上古掃了他一眼,哼了一聲:“怎麼,你不願意?”

“隨你。”沉默半響,前麵走著的人吐出兩個字,腳步不停。“我帶你去後殿休息,對了,你想問什麼,以你的懶性子,竟然還眼巴巴的跑到蒼穹之境來?”

“我想知道炙陽在哪?”

腳步聲戛然而止,白玦轉頭,神情有些莫名的意味:“我不知道。”

上古皺了皺眉,她冇想到白玦竟然和天啟的答案一樣,但一想他隻覺醒百年,倒也有些釋懷:“我們三人都已覺醒,看來他定是托了凡人的身,纔會如此之慢,算了,等一年後我神力恢複,再去人界找找。”

“恩,這樣也好。”白玦垂眼,帶著上古繼續朝後殿而去。

“白玦,你剛纔冇去天宮接景昭?”這聲音聽著有點不自在,畢竟上古下午才被白玦翻過幾萬年前的老賬,臉皮再厚也有個度。

迴廊上的夜明珠投下的光亮溫潤淡漠,被問的人嘴角似是揚起了細小的弧度,道:“怎麼,你不樂意?”

“那是當然,你好歹也是真神,怎麼能被個小丫頭片子牽著鼻子走,傳出去臉麵何存?”

“你倒是歪理多!”白玦輕斥了一聲,懶得再理她。

長長的迴廊,空靈而寂靜,唯剩下兩人相伴走過的腳步聲。

半響後,才能聽到上古有些歎然的聲音。

“白玦,我著實想了一會,六萬年還真不算短,等我開啟了上古界,我們一起去朱雀台飲酒吧,還有天啟和炙陽……”

白色的身影似是頓了頓,最後輕聲答:“好,到時候一起去。”

深夜,風塵仆仆的景昭自天宮趕回,纔剛走進蒼穹之境,就看到化成了人形的三火靠在殿前的柱子上,打著哈欠一副惺忪的模樣。

殿外的侍衛倒是格外精神,目光如炯,肩背筆直,隻是未再像往常一樣行禮,這些妖族本就對她不喜,平日也是看在白玦的份上纔不至於對她不敬,思及可能是大澤山上發生的事傳了回來,景昭抿了抿唇,臉上恢覆成淡漠的神情,走上前去。

還未靠近,一根長棍就橫在了她麵前,三火抹了下留著口水的嘴角,道:“公主,老龍等你很久了。”

這三首火龍向來高傲,平時見了景昭絕對躲著走,今日竟守在殿外候她回來,雖說這方式不太禮貌……景昭有些受寵若驚,擠出了個端莊得體的笑容,道:“夜已晚,龍尊還相候景昭……”

“彆整這些酸的,老龍聽不懂。我隻是來傳個話……”三火擺擺手,對著景昭憨厚一笑,道:“神君有令,上古真神拜訪蒼穹之境,非有令,任何人不得進入後殿,公主,你去偏殿休息吧。”

三火見景昭臉上的笑容僵住,麵色青紫,好心情的聳了聳肩,拖著棍子朝蒼穹之境下而去。

他要挖半個月湖,總得拉個墊背的不是!

活了幾萬年,這個淺顯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