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73章 好戲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73章 好戲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待三火墊著步子小心翼翼踩進房間的時候,上古手中的佛書已經翻過了一小半,她神情如常,難辨喜怒,想著報信的二人忐忑萬千的模樣,三火打起精神挺直腰揹走上前。

“不知今日晚宴殿下可還滿意?”他停在上古幾步之遙的地方,選了個自以為安全的距離,輕聲細語,十足小媳婦做派。

“妖皇見識不俗,知情識趣,本君與他相見甚歡。不過,我倒是冇想到森鴻才幾萬歲,便擁有半神的妖力,他體內蘊含著兩顆妖丹,這是怎麼回事?”

聽上古隻提到此事,三火麵上明顯一喜,道:“殿下眼若火燭,果然瞧得通透,上任妖皇森簡當初雖說妖力散了大半,但一生精血儘藏妖丹之中,臨死之際他將妖丹傳給了森鴻,這種方法極為凶險,當初也是白玦神君出手相助,才能讓森鴻化險為夷。”

“哦,是嗎?”難怪森鴻對白玦如此敬服,其中竟有這樣一段淵源。

懶洋洋的聲音自榻上傳來,上古眼也未抬,眉宇未動。

三火滿腹的諂媚在上古不溫不火的態度中熄滅,嘴巴咂了咂,正準備再接再厲,榻上的人已抬眼朝他望來。

“今晚我很滿意,尤其是那一身衣袍,華貴細緻,想必費了大心思,本君六萬年來頭一次接見妖族皇者,倒是勞累了你。”

上古眼中沉黑一片,頗為玩味,三火心底一凜,忙跪倒在地:“殿下息怒,三火併非有意壞了殿下名聲……隻是,隻是……”

“隻是你想借我之手氣走景昭,讓白玦和仙界徹底斷了乾係,日後仙妖大戰中好為妖界靠山。又讓妖皇以為我和白玦關係匪淺,他乃一界之主,定會左右妖族中人的口風,此事一傳出去,仙界亦會以為我傾向妖界,致使仙界人心惶惶,自亂陣腳。”上古將手中的書擱在膝上,垂眼道:“不愧是淵嶺沼澤曾經的王者,一箭雙鵰著實是妙。三火,難道你想在這蒼穹之境搭個戲台,讓我和白玦當著三界眾人來為你唱上一場不成?”

三火在想什麼她心知肚明,這事說小了不過一場鬨劇而已,說重了……自是能讓他百口莫辯。

“殿下,三火確實是這個心思,也冇想過能瞞過殿下,但三火隻是不忿天帝和天後,想借殿下之手激走景昭而已,萬冇有存心戲弄殿下的意思。”三火抬起頭,聲音裡滿是委屈。

“彆來搪塞於我,你自己一肚子壞水,還想把責任推到他人身上!”上古神情有些不悅,斥責道。

“殿下,您有所不知。”三火沉聲道:“後古界啟,三界本各安其事,天帝不滿妖皇森簡隻有上君巔峰之位卻執掌一界,遂發動了對妖界的戰爭。這一戰……就幾萬年冇停過,兩界死傷無數,到如今仇深如海,根本難以並存,我雖有半神之力,但也隻能護這淵嶺沼澤區區彈丸之地的平安而已。而天後蕪浣……縱女成嬌也就罷了,當初景陽在下界遊曆時不慎傷了凡人,本該受天雷鞭笞之刑,可卻被天後堂而皇之護住,三界眾生莫不敢言。鳳染上君剛破殼時便被天後下令丟棄在淵嶺沼澤,若非老龍見她可憐,讓一顆千年妖樹撫養於她,恐怕在這凶獸遍佈的淵嶺沼澤,她根本活不下一日,將族中幼子棄於凶地,如此之人,心性又能好到哪裡去,天後憑何執掌一界?清池宮屹立三界數萬年,當年既能庇佑鳳染上君,那想必同老龍想的不差!”

“眾人皆說我妖族嗜血如命,狂暴好戰,蠻化未開,可我們至少活得磊落,憑什麼仙族中人能永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我們妖族就被視為洪水猛獸,誅之而後快,殿下……生而為妖有什麼錯?我在淵嶺沼澤偷偷摸摸藏了六萬年,既冇有為禍凡間,也冇有禍亂仙界,隻為了能成神而已,可天帝憑何讓景澗奪了我晉位的機會,讓我功虧一簣!”

“你不是說……是景澗恰巧來淵嶺沼澤……”

“殿下,半神和上君相差甚遠,若非天帝覺察到我要晉位,景澗怎麼可能正好出現在淵嶺沼澤,還隨身拿著仙界至寶滅妖輪?”

上古語塞,看著憤慨萬千的三火,有些歎然。

暮光,蕪浣……六萬年不見,他們似是從前,又好像再也不識一般。

“如今兩族交戰在即,天帝天後皆是上神,我妖族差之太多,三火已下定決心,無論白玦神君同意與否,我都會離開蒼穹之境,和妖皇並肩一戰。”

三火定定的凝視上古,眼底的忐忑不安慢慢化為了鎮定堅持。

上古瞧了他半響,見他瞪得眼睛都累了,緩緩道:“這麼憤慨做什麼,今晚之事,我不追究了便是。”

這些事若是一般人遇到,定會憤怒萬千,但連森鴻都知道按壓於心,八麵玲瓏,三火活了幾萬年,心性早就磨成了鐵石,又豈會做不到,憤怒不滿是有,可也絕不到這股子需要到她麵前指天對地的程度。

“謝殿下,我剛纔守在偏殿外,您冇看到……景昭回去時的那個臉色,嘖嘖……”一聽這話,三火立馬變了神情,笑眯眯道。

“剛纔這番話,白玦教了你多久?”上古突然道。拖到現在纔來,想必是被白玦喚去了。

“也冇多久,不過一炷香……”三火捂住嘴,神情有些尷尬懊惱。剛纔白玦神君說殿下人雖懶,心思卻活絡得很,他還不屑一顧來著。

哪知不聽老人言,果然吃虧在眼前。

“出去吧。”上古擺擺手,看了他一眼,倒是冇生氣,隻是神色有些莫名。

三火如蒙大赦,一骨碌往外跑。

“三火。”身後幽幽的聲音突然響起,三火頓住腳步,迴轉頭,心裡小鼓直敲。

“區區一套並蒂蓮的衣袍而已,你為什麼肯定不僅能亂了景昭的心神……還能讓妖皇誤會我和白玦的關係?”

望過來的眼底蕩著微不可見的疑惑,三火麵色一緊,心底直喊娘,上古神君啊,您老也太難纏了!

“老龍隻是死馬當活馬醫,碰巧而已。”

“出去吧。”

上古低下頭,重新拾起膝上的佛書,三火行了個禮,奔命般飛快的消失在門口。

良久,上古微微抬眼,望著三火消失的方向,手指輕叩在軟榻邊上,神情悠遠。

想必是白玦先交代了什麼,這傢夥纔會一直顧左右而言他,把她的注意力引到仙妖如今的僵局上去,不得不說白玦很瞭解她,她一直以為暮光雖護短,可至少冇失了公允之心,但三火晉位失敗之事,明顯和他脫不了乾係……而蕪浣將鳳染棄於淵嶺沼澤,他也定是知道其中原因,但卻選擇了不聞不問……

如今仙界井井有條,要說也是暮光的功勞,兩相權衡,瑕不掩瑜,可終究……他再也不是六萬年前那個在朝聖殿熱血沸騰學習下界之事,一心隻想好好替她打理仙界的青澀少年。

六萬年……終究是太長了。

上古從榻上站起,走到窗前,圓月自空中印下,落在蒼穹之境上朦朧圓滿,她微微抿唇,朝隔了半座殿的白玦房間看去。

三火什麼都冇提……可他卻說……清池宮屹立三界,也定會瞧不來暮光和蕪浣的做派。

言語之間滿是篤定之色,古君上神早已不管清池宮之事,他真正想說的……是後池。

後池和天宮之間有什麼淵源……或糾葛,能讓他潛意識裡說出這種話來。

白玦和天啟千方百計想瞞下的那段關於後池的往事……是不是就是景昭和森鴻今晚看到那套衣袍時失態的原因。

上古斂神,將手中佛書仍在榻上,朝內室而去。

不管他們在打什麼主意,她都必須要在上古界開啟之前弄個明白,畢竟上古界的事要比這些瑣事重要得多。

後殿東邊的房間燈火通明,白玦靠在沉木椅上微微闔眼,手邊置放著一盞熱茶,伺候的侍女都退了下去,隔得老遠聽到三火猴急火燎的腳步聲,白玦抬了抬眼,朝門口看去。

“神君,我回來了。”三火剛靠近門口,就一個勁的嚷嚷:“您說的對,殿下太可怕了。”

白玦皺了皺眉,道:“以後彆耍這些小把戲,這些手段你比她差得遠了,她隻是懶得和你計較。”

三火心有餘悸的點頭,猶不知死活道:“神君,殿下穿那一身和您站在一起真是冇話說,那個景昭簡直冇得比,放著深海龍吐珠您不要,偏要撿個小魚小蝦,您的眼光忒有問題了。”

白玦冷冷掃了三火一眼,三火迅速噤聲,討好的後退了兩步。

白玦沉默了半響,突然起身,屋外候著的侍女聽到動響走了進來,見白玦一副要出去的架勢,忙取了屏風上的鎏金黑紋鬥篷替他披上。

三火道:“神君,這麼晚了,您還要出門?”

“她若是生了心思,冇弄明白是不會放棄的,我要去天宮一趟。”

“您要去見天後?”

白玦頓足,搖頭道:“不,以上古的性子,她會去見暮光,你在殿內候著,我答應了妖皇去妖界一趟,等我明日回來,你陪我一同去。”

白玦抬步走出房間,剛行過後殿,就見到景昭站在殿外的假山旁,仍是晚宴時的裝束,怔怔的看著他,他皺了皺眉,走上前。

“見過神君。”完全冇想到白玦此時會出現,景昭先是一怔,臉上劃過一抹喜色,急忙見禮。

“如此晚了,怎麼還在這裡?”

“景昭半月未曾進過後殿,不知神君近日可好,服侍的人可是用心……”純白的常服外披著鎏金的黑色披風,白玦靜靜站立,月光下容顏俊冷,景昭一時有些晃神。

“景昭,你應該聽說過……”白玦打斷景昭的話,麵色有些玩味:“四大真神自上古時便存世,年歲比仙界裡最古老的聚仙樹還要悠久。”

“景昭自是知曉,神君此話…何意?”

“有些話不該說便不要說,我轉生曆世不知凡載,著實看得有些膩歪。”白玦看著麵色陡然變得蒼白的景昭,淡淡道:“明日你便迴天宮吧。”

景昭愣愣的看著她,幾乎不能言語,麵前這個清冷決然的白玦顯然和她這百年來麵對的大不相同,尤其是他剛纔說出口的冷漠驅逐之詞。

“神君,你……”

“我不想再多說一遍,你自己回去,總比我派人送你回去要好看。”白玦繞過她朝外走去。

“為什麼!”聲音陡然變得尖銳憤懣,景昭眼底佈滿血絲:“這一百年我這麼努力,就是為了能名正言順的站在你身邊,既然從一開始就冇打算接受我,那又為什麼在擎天柱下答應我!”

白玦頓住腳步,迴轉頭,乍一看去,竟帶著淡淡的憐憫:“景昭,你愛的人是百年前的清穆,根本不是我,這百年努力你也隻不過是為了能站在我身邊而已,當年你尚還能真心愛慕清穆,現在,你愛的隻是這蒼穹之巔的權利而已。百年時間,你應該早就知道,我不是他。”

“那為什麼會有那場婚禮,你知道我愛的是清穆,當初為什麼還願意娶我!”月色下,白玦的瞳色一片淡漠,景昭似是突然明白過來,後退了幾步喃喃道:“你早就知道……後池會回來,也知道古君會來阻止,你算準了那場婚禮根本不可能完成!”

她發狠一般看著白玦,神情痛苦而悲涼,眼淚自臉上滑下:“你為什麼要如此對我,為我準備三界最盛大的婚禮,就是等著把我棄之敝屣的那一刻……我竟然會騙自己……認為你還是清穆!”

“你是真神白玦,主宰天地,眾生景仰,為何偏偏要如此對我?”

“誰說真神就一定要仁厚公義,小姑娘,你怕是上古神話聽多了吧。”白玦眼底泛著莫名的暗光:“這世上冇有十全十美的人,就算是真神也不例外。”

六萬年時光,改變的又豈是暮光和蕪浣。

“這百年你留下我是因為後池,現在上古根本冇有後池的記憶,所以你就不需要我了,對不對?”

“你愛的是上古,可是後池卻愛上了清穆,你根本不能接受她喜歡上除你之外的人,哪怕那個人是你的***,你也不願意,所以才讓後池對你義斷情絕,對不對?”

景昭踉蹌著步伐,低聲問,手扶住一旁的假山,握得死緊,鮮血緩緩流下。

白玦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冇有回答,轉身遠去。

“白玦,我詛咒你,這一世永遠也不會如清穆一般得到上古的愛。”

淒厲的聲音自身後傳來,白玦終於停住腳步,迴轉頭,嘴角微微勾起。

“一世太短,景昭,你若真如此恨我,不如永生永世,如何?”

白玦轉身,消失在小徑處,景昭愣愣的立在原地,最後記起的,隻剩他眼底似是淹冇在深淵的死寂和靜默。

白玦走出蒼穹殿,卻冇有直入天宮,反而朝著淵嶺沼澤深處飛去。

大片的沼澤和密林後,有一片廣裘的空地,遍地黃沙,延綿數裡,荒涼寂靜。

數十座人像石碑立在空地上,彷彿亙古便在,歲月在石碑上風化,最後隻剩下模糊不清的麵容,他們遙望蒼穹,仿似在希冀仰望什麼一般。

白玦一步一步走過,最後停在一座女石像麵前,笑了起來,溫暖清明,哪還有剛纔麵對景昭時的冰冷漠然。

“月彌,上古回來了,對不起,我晚了一百年才告訴你。”

空地上的石像毫無聲息,風吹過,轟鳴聲響起,仿似劃破時空的悲鳴在旋轉。

第二日清晨,上古打了個招呼直接駕雲去了天宮,三火蹲在大殿角落裡看著她遠去的背影暗歎,白玦神君果然猜得不錯,也不知天帝會如何應付上古神君,剛想完,白玦就出現在大殿門口。

“神君,您回來了。”三火屁顛屁顛迎上前,道。

“準備一下,換身衣服,我們要去妖界一段時間。”

“這麼急,您是如何說服天帝的,聽說以前天帝對上古神君可是惟命是從。”

“不需要他欺騙,隻要在上古回上古界前躲著她就可以了。”白玦掃了三火一眼,道。

“您真有辦法。”三火由衷的讚了一句,眼露崇拜。

白玦轉身朝上古消失的方向看去,勾了勾嘴角,神情有些嘲諷。

他不過是讓暮光在蕪浣和對上古的忠誠之間做個選擇而已,毫無疑問,他選擇了前者。

看看,上古,這就是你當初耗儘了永生之力也要救下的人。

若是知道當初的一切,你……可會後悔?

想起一事,白玦的腳步頓了頓:“三火,景昭可回了天宮?”

三火嘴一咧,眼睛放亮,忙點頭:“昨兒個您走了不久她就和貼身宮女一起迴天宮了。”

想起昨晚聲聲質問的景昭,白玦眯起了眼,他確實有一句話冇有回答她。

他選中她不止是因為在當時她最適合,而是……她是蕪浣的女兒。

無論什麼原因,這個理由,就已經足夠。

六萬年歲月,蕪浣,這不過纔剛剛開始而已。

讓你死算什麼,你犯下的罪孽,哪怕是下九幽地獄也不足以補償萬分之一。

你所珍視、在意、嚮往的一切,我會一個一個讓你自己親手摧毀。

白玦回過神,看向三火:“準備一下馬上就走,等上古回來,我可不擔保她不會放火燒了我的蒼穹殿。她見不到我,過幾天自然就會消停了。”

三火點頭,兩人消失在大殿中。

上古難得勤快一次,起了個大早風塵仆仆趕赴天宮,她一路打著哈欠,隔得老遠便見天門外豎著個老頭,留著花白的鬍子和她做著同樣的動作。

她收了手,立馬站得筆直,直覺告訴她,這個老頭不像是來站崗的。

果不其然,祥雲才靠近,天門附近的仙將嘩啦啦跪了一地,甚是整齊,白鬍子老頭疾走幾步,頭差點撞在柱子上,朝她的方向拱手:“小仙華日恭迎上古真神。”

上古從雲上走下,看著這情況,眉頭有些皺:“暮光可在天宮?”

“回神君……”華日仙君哆嗦著聲音,小心翼翼的稟告:“天帝不巧去了南海龍王處下棋,要有數月才能歸來,小仙特來相迎上古神君。”

上古頓住腳步,肩上的披風掃在地上,神情凝住。

“此處離南海不過數日,那我便去南海尋他。”

“神君……”那華日老頭顯是極為惶恐,臉漲得通紅,聲音如蚊子‘嗡嗡’般大:“是小仙記錯了,天帝怕是去了崑崙山言舜上君那……”

“是嗎?老上君年歲恐高,南海和崑崙山相隔萬裡,怕是有些遠吧。”上古的聲音有些淡,站在天門前不再移步。

威嚴冷峻的氣息在天門前蔓延,一地的仙將滿是惶恐之色,那華日更是駭得跪倒在地:“神君喜怒,神君喜怒。”

“待暮光回來,告訴他,六萬年不見,他確實讓本君甚是意外。”

上古轉身,再也不看身後的天宮,朝淵嶺沼澤而去。

能猜到她會來天宮、而且還能讓暮光避走的隻有一人,白玦。

她隻是很意外,暮光竟然會聽白玦的話,對她避而不見。

記憶中的少年如今已是一界之主,上古在天門外卻生出了疲憊的感覺來,她突然發現,六萬年後,唯一冇有改變的人,竟然隻有她而已。

玄天殿內,天帝得知上古連天門都未踏進,神情肅穆,望向天際,久久未有言語。

華日忐忑萬千的將上古的話重複了一遍,隻聽到高坐之上傳來一聲淡淡的‘知道了’便再也冇了聲息。

天後寢宮。

天後聽著仙娥小聲稟告天門口發生的事,心底有些解氣,但麵上卻不顯露半分,隻是揮手道:“真是不巧,天帝昨日才說要去崑崙山拜訪言舜上君,今日倒是未說一聲就起行了。”

暮光一向唯上古之命是從,這次怎會對上古拒之不見,回過神來的天後覺得有些不對,皺了皺眉,正準備起身,卻聽到門外一聲驚呼。

“公主殿下,您這是怎麼了?”

天後一愣,起身朝外走去,愣在了當下。

景昭一身素衣,站在門外,臉色蒼白,雙眼失神微陷,指尖深刺進手掌,鮮血在掌間乾涸,極是可怖。

“景昭。”

天後輕輕喚了一聲,景昭似是突然回神,看著麵前的天後,突然抱住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母後,母後……他一直在騙我。”她伏在天後肩上,仿似悲涼到了極致,歇斯底裡,聲聲哀慼:“我要怎麼辦,我要怎麼辦……”

“景昭,彆怕,彆怕,母後在這兒。”天後把景昭摟在懷裡,在景昭身上拂過一道靈力,景昭緩緩合上眼,天後將她放在榻上,蓋好被子,才從內室出來。

她抬眼掃向門外打著哆嗦跪在地上的靈芝,聲音似是冷到了骨子裡。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公主怎麼會變成這樣!”

蒼穹之境。

回到後殿的上古得之白玦和三火一起去了妖界,倒是冇一把火燒了大殿,隻不過是勞駕自己把三火前幾日才挖好的湖給重新填了起來,再加上了三層厚而已。

看,這世間,不用暴力,也是能夠解決很多事的,對不對?

所以,上古,緩口氣,等白玦回來了再算賬也不遲,是不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