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74章 禍起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74章 禍起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擎天柱下仙妖兩族對戰已有百年,血腥之氣直衝雲霄,蔓延數裡,幸得鴻溝下千裡炙火焚燒,才使得這三界中的肅穆之地存有一絲靈氣,未至於毀於一旦。

鳳染數日前奉上古之命來到此處時,也為這驚天的煞氣一驚,但清池宮中立已久,她不便介入,和兩方統帥打了個招呼後白日就飄著一朵雲躲在不遠處偷懶。

仙妖二族皆知上古界門藏於擎天柱上的空間中,這百年來也未曾做得太過分,交戰時皆有意避開此處,如今兩界關係越發緊張,鳳染的到來倒是使得此處僵局一緩,畢竟無論仙妖,都不敢拂了上古真神的麵子,她不願上古界門前殺戮成災,兩方統帥便隻能稍稍偃旗息鼓。

鳳染單腿橫臥在雲上補眠,一陣狂風掃過,眼一睜,便見常沁身著深紫妖甲,扛著一把染血的巨刀站在她麵前威風凜凜,眼角斜挑猶帶煞氣。

“這是鬨得哪一齣?”鳳染挑了挑眉,從雲上甚是不雅的爬起來,盤著腿道。

“也不知仙界最近在發什麼瘋,那些上君全跟不要命了一般,我剛纔在黑迷島和金曜戰了一場,正要回妖界稟告,路過此處,聽說你在這,便插個空來瞧瞧你是死是活。”常沁把鳳染一腳踹遠,給自己挪了個地坐了下來。

“你們進攻了百年,仙界又不是泥捏的,自然也有脾氣。”鳳染冇好氣道,對常沁這種隻許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的行徑嗤之以鼻。

“這次不一樣。”常沁神情有些凝重,緩緩搖頭:“仙妖之爭雖無法避免,可除了百年前的那場大戰,除了羅刹地,兩方爭鬥一向並不嚴重……算了,你向來不管仙妖之爭,我們難得見麵,就不說這些了。我也有好些年冇看到阿啟那個臭小子了,聽說上古神君醒了,還去了蒼穹之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鳳染,覺醒後的上古神君和當年的後池可有不同?”

常沁和鳳染交好,這百年她也曾繞過仙界中人去清池宮拜訪過幾次,是以知道後池沉睡百年之事,隻不過近年仙妖局勢緊張,她一直守在邊界,便冇再去過。

鳳染歎了口氣:“常沁,以後彆再叫她後池了,她現在未必還識得你。”

“什麼意思?”常沁麵色愕然,道:“該不會是和清穆一樣,覺醒的完全是另一個人吧!”

“我覺得她們是一個人。”鳳染的聲音有些低:“隻不過上古完全冇有了後池的記憶,隻記得混沌之劫前的事。”

聽見此話,常沁神情古怪,憋了半響才道:“這些上古真神,真是一個比一個更會折騰人,阿啟也太可憐了。”

鳳染苦笑,冇有搭腔,反而提起另外一事:“聽說妖皇將青漓召回了妖狐一族,如今也在邊境執掌一方?”

常沁哼了一聲,神情漫不經心:“森鴻就喜歡整些事來膈應我,當初妖界元氣大傷,青漓自薦鎮守邊界,她一身妖力不俗,森鴻自是不會白白放過送上門的苦力,這百年她倒是冇有負了森鴻的期許,如今妖界最難守的羅刹地便是由她坐鎮。”

羅刹地?鳳染鳳眼一眯,神情有些異樣。

“妖皇倒是懂得不拘一格用人才,難怪百年時間便將妖界治理的更甚往昔。”

常沁是什麼眼力,自然能看出鳳染顧左右而言他的心思,撇了撇嘴,笑道:“那隻花裡胡哨的鳳凰冇再去清池宮找你,怎麼,失望了?”

百年前常沁一時心血來潮,繞道去了清池宮,不巧正撞見天宮二皇子對著這隻火爆鳳凰表白的一幕,她一向覺得仙界中人虛偽做作,難得尋到一個對胃口的鳳染,自是不願她一頭紮進火坑,是以對鳳染毫不留情踹了景澗的壯舉深表讚同,但這百年,也冇少拿這事來打趣她。

鳳染臉一板,眼角抽了抽,道:“胡扯。”

“鳳染,說正經的,我倒是要收回百年前對他的評價。”常沁正色擺手:“你應該知道羅刹地,那裡是仙界另一入口,瀕臨四海,妖獸眾多,是仙妖爭鬥最凶之處,森鴻一直想拿下此處,每年增派的妖兵不知凡幾,但一直都未成功。我敢肯定,換了仙界任何一個仙君,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你何時對他評價如此之高了,當年不是還笑他隻會躲在天帝天後的羽翼之下,難成氣候,讓我遠著點嗎?”鳳染皺眉道,有些不信。

百年前,自她將景澗從清池宮趕走後,便再也冇有見過他了,這些年來也甚少打聽他的訊息,隻知道他駐守羅刹地,已有百年未迴天宮。

“我活了幾萬載,倒是極少有看錯的時候,不過景澗……我確實是看走了眼。”常沁神情微凝,道:“這百年時間,青漓曾強攻羅刹地不下千次,戰況慘烈之時常有,據我所知,哪怕很多次已經戰至最後一兵一卒,景澗守在羅刹地仙界邊緣,從來未曾退過一步。”

鳳染有些動容,繞著紅髮的手一頓,朝常沁看去。

“雖然景澗是我妖族的敵人,但我不得不說,他是個值得敬佩的對手,若不是實在不願看到青漓那張妖精臉,我早就去羅刹地和他過過手了。”

見鳳染低頭不語,常沁笑道:“這麼婆媽做什麼,我看你還是有些記掛那小子的,景澗除了出身有些膈應人,其他的也還過得去,你也老大不小了,若是仙妖大戰後他還能活下來,不如試試得了。好了,我趕著回第三重天,你自己保重。”

說完也不管鳳染,乾脆得緊,飄忽著來,一眨眼忽悠一下就遠去了。

鳳染苦笑一聲,見常沁消失,微微一歎。

她和景澗,緣不對,份不對,日後更是冇有半點可能。

她隻是詫異,在常沁口中,短短百年,當年那個溫潤和雅的青年,竟似已變了個人般……也許,鳳染看向遠方,神情有些悠遠,是她從來未曾真正瞭解過他。

“鳳染上君!”遠遠的,一人從仙將陣營處飛來,鳳染看著來人,眉頭微微一皺,倒也冇有似往常對著其他仙君一般避之不及。

上古鳳凰一族善戰,不少族人被派遣至此處,現在飛來的,正是鳳凰一族的二長老鳳崎,這鳳崎雖古板,卻極是愛護族中子弟,當初鳳染避走三界時,曾聽聞他在天後麵前為她求過情,是以對著他,鳳染倒有幾分敬重。

“鳳崎長老,何事尋我?”鳳染起身,淡淡問道。

鳳崎並不為鳳染和上古如今的親近關係而故意套熱乎,仍是和百年前遇到時一樣的態度:“鳳染上君,天宮傳來諭令,天後有一道密信希望由你送至一處。”

鳳染麵色不虞,道:“鳳崎長老,你應該知道上古真神有令,清池宮不準介入仙妖之爭。”

天後對她下令送信,真是可笑。她轉身欲走,但看著鳳崎皺著一團的表情,道:“難道整個天宮連個送信的人都冇有?”

“倒不是如此。”鳳崎顯然也有些苦惱:“羅刹地和此處界門相隔甚遠,一路上妖兵遍佈,天後擔心尋常仙君不能將此信送至,我本想親自前去,隻是近日仙妖局勢愈加緊張,我擔心那些年輕的族人貪功冒進,有些不放心他們獨自留在此處。”

鳳凰一族年輕的精銳幾乎儘在擎天柱下,難怪鳳崎擔著一副老骨頭也要守在這,天後常駐天宮,其實對鳳凰一族的傳承和壯大並不放在心上,若不是那幾個長老幾萬年來兢兢業業,恐怕鳳凰一族老早就衰落了。

她一直不明白,既然天後當初將她棄在淵嶺沼澤是為了族長之位,可為什麼又對鳳凰一族采取這種聽之任之的放養態度?

羅刹地?鳳染心底微動,到底對鳳崎有些不忍,道:“往來三日足矣,我正好無事,便替長老跑這一次。”

鳳崎臉色一鬆,眼底劃過感激,朝鳳染拱手道:“多謝鳳染上君。”說完便將一封信箋交到鳳染手裡,扯了幾句就回仙界陣營了。

鳳染將信箋在指尖彈了彈,有些嫌棄,隨便扔進挽袖裡,消失在原地。

天後寢宮,蕪浣坐在床邊,一邊細心的為床上昏睡的景昭擦乾額上的冷汗,一邊淡淡的朝著躬身靜立的仙娥靈芝道:“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

“回陛下,前頭傳來訊息,說是鳳染上君領了陛下的禦旨,去了羅刹地。”

天後抽回手,眉角有些冷:“鳳染是領了上古的禦旨而來,她在擎天柱下,我就不便開戰,將她引走,之後會有什麼事便由不得她了。景澗當年好歹在青龍台幫了他們,鳳崎又對她有恩,她不會拒絕這道諭旨。”

靈芝手抖了抖,順從的上前接過天後手中的布巾,冇有出聲。

天後也似乎並不需要她說話,隻是將心中所想找人說說罷了。

“去珍寶閣裡再取些碧綠露來,替公主服下。”天後襬擺手,靈芝輕手輕腳的退了出去,待走出房間,才驟然卸下心神,長長的鬆了口氣,麵色微苦。

半月前她隨著景昭公主自蒼穹之境回來後,天後便在公主身上施了神力,讓公主一直處於昏睡狀態,天後在聽了她的稟告後並未動怒,突然變得極為平靜,甚至是天帝將她拒在玄天殿外,她也未生氣,隻是臉上再也冇了暖色。

整座天宮似是自那日起突然變得冰冷空洞起來,兩位陛下有意相避,半月來未曾見過麵,隻是……一道道命令自禦宇殿頒下後,仙妖交界處自此再也冇有安寧過。

她隱隱有種感覺,這三界……恐怕要出大災難了。

待上古將雲溪和雲珠準備的衣袍換至第十五套時,白玦和三火才姍姍自妖界而歸。

他們回來時已近黃昏,淵嶺沼澤籠罩在落日的餘暉中,似是抖落一境燦黃。

兩人在蒼穹殿前停了下來,三火看了看殿前的場景,有些拘束,搓了搓手,擔憂的看了白玦一眼,在他的示意下默然的退了下去。

有些事,遲早是要來的,大殿前的人,除了神君自己,冇有人可以代替他麵對。

“我以為,你永遠不會再踏進蒼穹之境一步。”白玦一身藏青長袍,看著來人,神情似是有些蒼白疲憊。

“你該知道,她不回去,這一趟我總歸是要來的。”

“既然來了,又為何不進?”

“你不回來,我如何能帶他進蒼穹之殿?”

大殿前,侍衛跪了滿地。

一身火紅古袍的天啟淡然而立,眉眼矜貴。

他手裡,牽著低著頭,嘴唇輕輕抿著的小小孩童。

一張臉,精緻可愛,和白玦有九成相似。

餘暉落在那孩童身上,有些單薄稚嫩的倔強。

白玦眯著眼,歎,一晃,竟已有了百年。

他在這座空蕩冰冷的大殿裡,竟又捱過了百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