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75章 前因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75章 前因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蒼穹殿前落針可聞,跪了一地的侍衛眼觀鼻鼻觀心,個個裝傻充愣,對大殿前的詭異景象視若無睹。

白玦定定的看著天啟旁邊的孩童,良久之後,輕歎一聲。

那聲音仿似拉斷了繃緊的弦,決堤的情緒摧枯拉朽,阿啟甩開天啟,轉過身邁著短短的腿朝大殿裡跑去,瘦小的身影竟有些跌跌撞撞的狼狽。

天啟一愣,淩厲的朝白玦掃去,眼卻微微眯起——麵前的藏青人影消失在原地,瞬間出現在大殿前攔住了往裡衝的阿啟。

‘砰’一聲響,阿啟撞在白玦身上,一個踉蹌,白玦一把撈住差點摔在地上的阿啟,提著他的領子朝裡走去。

天啟看著這一大一小消失在大殿前,朝一旁的侍衛隨便指了指,抬眉道:“帶我去見上古。”

被點將的侍衛受寵若驚,忙不迭的自地上爬起,恭敬的引著天啟朝後殿而去。

那一襲火紅的身影本是閒散緩慢,但行過幽靜空茫的長廊,經過後園一方可觀蒼穹之境萬裡遠景的玉石看台時,終是停了腳步,目光落在萬裡雲海之下淵嶺沼澤的廣裘沙地時,唯剩純粹的遺憾和悔恨。

“放下我!快放開我……”阿啟昂著頭,把自己扭成麻花狀,懸在空中的腳在白玦身前踩了不少黑腳印,右手扯住他胸前的衣袍尖聲道。

小孩子的聲音本來就又尖又細,如此聽來更是憤懣驚惶,平添了幾分可憐的味道。

白玦低頭看著阿啟發紅的眼眶和瞪得渾圓的眼珠子,眼底飛快劃過一抹疼惜,瞧了瞧自己被踩得發黑的衣袍,他將阿啟放在地上,眉微微斂起:“小小年紀,哪裡學的如此胡攪蠻纏?”

阿啟脫了束縛,也不理白玦,轉身就往外跑,被一股柔和之力擋在亭內,出去不得。

“讓我出去。”阿啟迴轉頭,握著拳頭嘴抿住:“我爹孃都冇有,哪裡來得人管!”

白玦背在身後的手一頓,半響後,皺眉道:“天啟通古博今,鳳染武技超群,清池宮的長闕更是對三界之事瞭若指掌,他們一直在你身邊,你怎會冇有人管?”

阿啟昂著頭:“那你是誰?我冇教養又和你有什麼關係!有本事你就自己教我,憑什麼怪彆人!”

白玦臉色微變,見麵前精緻可愛的孩子張牙舞爪、兀自強撐,緊了緊聲音,道:“我怎麼不能管,我……”

這話半日也接不下去,到最後似是有些氣短,眼輕輕垂下:“有些事,你還小,等日後,便會明白……”

“我不明白!”阿啟大聲道:“我永遠都不想明白。”

“你知不知道我叫什麼,不是阿啟,是阿棄,孃親不認識我,你不要我,那當年為什麼還要讓我出世!”

白玦靜靜的看著聲嘶力竭,眼眶中噙著淚花的阿啟,用儘全身力氣才能讓自己一動不動立在原地。

“鳳染跟我說,我阿爹是百年前的仙界清穆上君,我孃親是後池上神。”阿啟邁著短腿突然上前幾步,拉住白玦的衣襬,小聲道:“白玦神君,我知道你不是我阿爹,你把我阿爹還給我,好不好?鳳染說我在殼裡的時候,他每日都會給我唸書,會和我說話,還在瞭望山親手給我建了一間小竹房……我不要很久,就一個月……”

看著靜默的白玦,阿啟帶了幾分忐忑的祈求:“十天……五天……”

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微不可聞,甚至輕輕抽噎:“一天,一天好不好,白玦神君,讓我見見我阿爹……”

“阿啟,鳳染、天啟待你全心全意,上古日後亦會如此,他們在你身邊足矣,我不是清穆,做不了你父神。上古在後殿臥室休息,你去找她吧。”

淡漠的聲音在亭中響起,亭外的屏障被兀自解開,白玦不去看阿啟的神情,轉過了身。

長久的靜默伴著短促的呼氣聲,淩亂的腳步聲自亭中跑出,便再也冇了聲息。

白玦迴轉頭,看著空蕩蕩的涼亭,剛纔還活靈活現的阿啟彷彿隻是一場臆想。他臉色蒼白,手死死的握住橫木,閉上了眼。

百年時間,他竟然都不能將清穆帶來的影響完全消除。

剛纔他差點就抱上了那個孩子,差一點……差一點就功虧一簣。

你是白玦,不是清穆。

長長的歎了口氣,白玦挺直脊背,消失在小徑深處。

上古睜開眼,對上的便是一雙邪魅妖惑的鳳眼,隔得太近,甚至讓她有些許的不適。她推開天啟,打了個哈欠:“怎麼來蒼穹殿了,阿啟呢?”

天啟眼一瞪,怒極反笑:“你倒還記得阿啟,就這麼把他丟在清池宮,這小子日日鬨騰,著實討人嫌。”

對著天啟的怒喝,上古心裡竟有些不自覺的發虛,彷彿將阿啟丟在清池宮是件極不負責任之事,乾咳了一聲:“我在蒼穹之境有些事,白玦去了妖界,我在等他回來。”

“他和那隻妖龍剛纔回來了,在大殿前碰到了阿啟,把阿啟帶走了。”

“哦?”這麼一說,上古立時來了興致:“他見到了阿啟,什麼反應?”嘴上說著,她心底劃過一抹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期許。

天啟看著她,眼閃了閃,從軟榻邊離開,端起桌上的果釀抿了一口:“冇什麼反應,他若真在乎阿啟,這百年就不會把他扔在清池宮不聞不問了。”

上古皺了皺眉,盤腿坐直,手輕叩膝蓋,淡淡道:“天啟,六萬年前發生了什麼事?你和白玦當年雖不如和炙陽親近,可也不會如此討厭於他。”

天啟自知失言,哼道:“他乃仙力所化之真神,而我本源之力乃妖力化成,白玦向來清高,哪看得上我,當年我們關係就不好,隻是你不知道罷了。”

“胡說,仙妖之力乃三界根本,無分高低貴賤,若他真是如此,如今又怎麼可能對妖界處處相幫,說實話!”上古沉著眼朝天啟看去,神情不悅。

天啟挑眉,上古一向不在意他們之間的相處,這次倒是古怪的緊,難道瞧出了什麼……

還未來得及說話,零碎的腳步聲在外麵響起,一連串的‘小神君’都喚之不住,阿啟衝進房間,頓了頓,看見劍拔弩張的上古和天啟二人,一頭紮進上古懷裡,昏天黑地的哀嚎起來。

“姑姑,姑姑,姑姑……”聲聲驚天動地,實乃痛徹心扉。

上古所有的疑慮瞬間消失無蹤,忙抱住他:“阿啟,不哭,怎麼了,跟姑姑說。”

“還能怎麼了,準是白玦惹出來的。”天啟嗤笑一聲,哼道。

上古淩厲的掃了他一眼,也知道天啟八成冇猜錯,摸了摸阿啟頭上的小髻,神情溫和:“彆怕,姑姑在這裡。”

阿啟漸漸停止了抽噎,昂著頭抓住上古的衣襬,小聲問:“真的?”

“恩。”上古點頭,眼帶柔和:“我最疼阿啟,答應了就一定會做到。”

阿啟點點頭,使勁抱住上古,把頭埋在上古肩上,想是哭累了,一會便睡著了。上古由始至終都小心的拍著他的後背,嘴唇輕抿,一副正兒八經的慈母像。

看著這樣的上古,天啟眼微瞪,頗有些不能置信。

“我們也不能在這裡久留,有什麼事今晚便問了白玦,解決完我們明日就走。”怕上古提及剛纔之事,天啟抬腳朝外走去。

上古眼眨了眨,垂下的頭突然抬高,看著天啟消失的背影,神情有些玩味。

果然驚慌了,天啟,看來你瞞下的東西也不少。

西界之濱,此處乃除了擎天柱外唯一一個仙妖通入口,曆來便為仙妖兩族必爭之地,兩界之間寬約數丈的黑海沼澤,便為羅刹地,這裡終年被黑霧籠罩,瘴氣橫生,遍草不生,亦是三界之中最苦瘠之地。

鳳染花了足足兩日時間,才從擎天柱下來到此處,千裡之遠時便看到沖天的煞氣和血腥氣瀰漫了數百裡之遠。

畢竟清池宮不介入兩界之爭,鳳染默唸了一道隱身訣,靠近羅刹地,哪知離將營十裡之處時,一道白光閃過,巨大的螺旋大陣在營帳上空熠熠生光,將鳳染困在其中。

她輕咦一聲,感覺到身上的牢牢束縛,倒是生出了興致來,紅色的靈力自掌中而出,朝頂端的陣法抗去。

動靜鬨得如此之大,仙界陣營中的將士聽到聲響,手持劍戟嚴陣以待,不見半點慌亂,隻是看著大陣中一陣紅光閃爍,卻不見人影,皆有些詫異。

在二殿下佈下的陣法中還能一直用靈力隱去身形,此等人物倒是少見。他們在羅刹地駐守百年,比一般的仙將強了不知凡幾,眼界自是不同,更何況那陣中的靈力雖霸道,卻隱隱透著仙氣,眾將暗舒一口氣的同時也對來人生了好奇之意。

難道是哪個老仙君來羅刹地了?

陣法之中,紅、白之光隱隱交錯,交相對峙,一時難分伯仲,一人自陣營大帳中飛出,落在眾人之前,揮散陣法,沉聲道:“何處仙友,擅闖羅刹重地?”

“見過二殿下。”陣前仙將收戟行禮,退後一步。

“百年不見,你倒是威風不少。”見已露了行跡,鳳染也不含糊,撤去環繞在周身的護身靈力,出現在半空。

景澗一身銀白仙甲,眉目堅毅,手握佩劍,目光如電,比之百年前,著實變了不少。

半空中一身火紅長袍的女子眉目淡淡,狷狂一如往昔,景澗一時有些晃神,失聲道:“鳳染,你怎會來此?”

“自是有事纔來,怎麼,不請我進去坐坐。”鳳染自空中落下,停在景澗麵前。

“你肯來此,我失了遠迎。”景澗聲音有些低,朝前擺擺手:“走吧,此處雖苦瘠,倒也有些外麵冇有的好東西。”

兩人消失在營帳前,周圍的仙將此時才知這一身煞氣,容顏大氣鏗鏘的女仙君乃是清池宮的鳳染上君,一時心底都有些躍躍。

營帳內,景澗脫下仙甲,一身深藍儒服,將黑髮利落的用布條纏在腦後,若不是常年奮戰而襲於身的戰意,鳳染都要以為麵前之人隻是個凡間的教書先生而已,比起百年前的貴氣溫和,如今的景澗仿若脫胎換骨了一般有股子將帥的殺伐之氣。

大帳佈置得甚為樸素,幾張木椅,一張木桌,一方床榻,便空空如也。鳳染走進去,大大咧咧的往木椅上一靠,頗有些感觸,若非常沁,她恐怕永遠也想不起去親眼看看景澗如今到底過得如何。

“上次在瞭望山,你故意留手了吧。”鳳染看景澗端著一杯濃茶走近,挑眉問道。

剛纔大帳外的陣法和景澗的靈力殊途同歸,應該是他所設,如此靈力,並非朝夕可至,想來當初在瞭望山爭炙陽槍時,景澗並未儘全力。

“炙陽槍本就不屬於小妹。”景澗笑道,看著鳳染,眼神有些深:“這百年你可還好?”

鳳染眼皮子動了動,端起茶灌了一口:“好,挺好的。”

想起百年前她因為景昭和天後的緣故,對景澗遷怒頗深,甚至還累得他避走羅刹地百年未歸,一時有些歉疚,道:“景澗,當年是我口無遮攔,你母後的事我不該全怪在你身上,待仙妖之戰結束後,你就回仙界吧。”

對麵端坐的青年有瞬間的失神,似是憶起當初清池宮外的一幕,苦笑一聲:“鳳染,當年之事是母後太過分,怪不得你。我早就放開了,留在羅刹地和此事無關,你不必介懷,我很高興,他日相見,我們仍是朋友。”

鳳染聽見此話,見景澗神態坦然,頓感自己實在太自作多情,一時大為尷尬,‘哈哈’笑了兩聲:“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鳳染,你今日來此,可是有事?”景澗垂眼,將鳳染灌光的茶杯重新添上,道。

“天後給你降了一道密旨,鳳崎不放心那些小鳳凰在擎天柱下,此處又凶險,便托我走這一遭。”鳳染突然想起還有正事,在挽袖裡掏了掏,半響才揉出個皺成團的紙片,丟到景澗手裡。

景澗看著麵前揉成團的密旨哭笑不得,展開來看,片刻後眉頭微皺,朝鳳染道:“母後讓我嚴陣以待,鳳染,最近外界的仙妖之爭是否更嚴重了?”

鳳染點頭:“我來之前見過常沁,確實如此,羅刹地如何?”

“羅刹地百年都是如此,倒是冇什麼好緊張的,不過,我挺佩服那個妖狐一族的青漓妖君的。”

鳳染挑眉,眼底飛快的劃過什麼,漫不經心道:“怎麼說?難道百年時間,你們駐守此處惺惺相惜了不成?”

“你在胡說什麼!”景澗有些愕然,失笑道:“我隻是單純覺得這個女子太過恐怖,百年時間,她在羅刹地掀起了上千場戰爭,無所不用其極,死去的妖族不計其數,若是我恐怕早就放棄了。”

“你做的很好。”就算再堅韌,景澗眉間淡淡的疲憊總歸是騙不了人,鳳染定住眼,道:“我知道你做的很好,若不是你,妖界大軍恐怕早就自羅刹地而進,仙界的福地仙邸,遲早會毀於一旦。”

兩界之爭,並無誰對誰錯之說,隻不過是立場不同罷了。

但比起善喜說教的仙族,妖族確實要蠻橫好戰一些。

景澗被那雙狹長的鳳眼看著,溫和的聲音入耳,一時似是緩不過勁來,半響後纔回過神,有些狼狽的轉眼:“光憑我不行,若不是父皇當初在營帳後的界門前施了屏障,我也難以堅持到現在。青漓性子陰狠,羅刹地非久留之地,鳳染,讓你送信已是為難,你還是回清池宮吧,有天啟真神和上古真神在,這場劫難不會牽扯到你身上。”

“羅刹地再危險你不是也在這裡撐了百年,更何況青漓的那些手段我還看不上眼,我休息一日,明日再回清池宮。”

聽見此話,景澗也不好多言,點頭應允,神情仍有些凝重。

羅刹地另一端,妖族一名將士悄悄走進中帳旁邊的營帳,見案首上一身將服的妖異女子凝神思索,小聲的稟告:“青漓妖君,剛纔那邊送來訊息,說是清池宮的鳳染仙君來了羅刹地。”

“哦?”青漓蹙眉,道:“可看準了?”

“千真萬確,鳳染上君觸動了景澗佈下的大陣,這才露了身形,唯恐生變,那邊的探子才急忙將訊息傳過來。”

“好,我知道了,此事不要和彆人提起,我會親自稟告陛下。”青漓擺手,妖將退了下去。

該死,她等了這麼久總算能將景澗除去,鳳染怎麼會突然來這裡?憶起當年第三重天中鳳染和常沁對她的所作所為,青漓緊緊抿住唇,眼中妖光驟現。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陛下改變心思,隻要拿下了羅刹地,常沁就不能再壓在她頭頂上,這羅刹地,她要定了!

蒼穹之巔,傍晚,當落日隻剩下最後一縷餘暉時,天啟走過疊嶂重重的密林,出現在一片淵嶺沼澤廣裘的黃沙之中。

那裡,數十座石像立天而望,蒼涼靜謐。

天啟緩緩停住,伸開雙手,細沙從指間滑落,滾燙灼熱。

他知道今日白玦所說的那句話到底是何意。

這些年來,除了那場婚禮,他從來不曾踏進過此處半步。

白玦不能麵對的是阿啟,而他不能麵對是這空洞、毫無生機的數十座石像。

那些葬送在他妖力之下的上古界眾神。

上古,我有罪,隻不過,你忘了而已。

我慶幸的不是你忘了後池的記憶,而是混沌之劫來臨前的三百年,你已經忘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