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77章 開戰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77章 開戰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成仙萬般好,長生不老不說,仙界亦被傳誦得美好安寧,凡間之人終其一生,求神拜佛,善事做儘,訪仙尋古,也隻是為了能一登仙位,得享永生,隻是他們哪知,這仙人不過是活得長了點,癡、嗔、怨、恨這些個俗情一點也不比凡間來得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句話真是半點也冇有唬人。

羅刹地自後古界開啟以來便是仙妖必爭之地,六萬年歲月,無數仙妖將士戰死於此,怨氣直達九天,千裡之地,寸草不生,終日昏暗,如臨末日。

鳳染自大帳走出,看著黑雲沼澤對麵嚴陣以待的妖兵,心底暗暗感慨,以她的心性,在此處不過一日,都頗為壓抑,更彆說千百年駐守此處的將士了。

“鳳染,羅刹地黎明拂曉之時仙氣最盛,你在這個時辰離開,破開外間妖障會輕鬆不少。”

鳳染轉頭,見景澗自中帳走出,銀白的仙甲披在他身上,肅殺之氣迎麵而來。

她點頭,笑道:“你不必如臨大敵一般,再過半刻我便離去。”

“青漓心智不俗,她這百年被我束在此處,對我早已恨之入骨,當年妖界的事我略有所聞,你和常沁交情篤深,她若是知道你在此,保不定會橫生枝節。”

仙妖之事她不便插手,鳳染知道景澗說得冇錯,正欲應答,卻看見他仙甲右肩處有一道淺色的血漬,指了指道:“景澗,你這裡…受過傷?”

仙甲乃靈力所化,即便是受過傷,也不應有血漬殘留纔對。

景澗低眼,怔了怔,搖頭:“在這裡百年,傷受過不少,但這裡……不是。”

他抬頭看向黑雲沼澤那頭,神情悠遠,眼中盛滿鳳染瞧不清的空茫和成熟。

“鳳染,當初我會來羅刹地,的確是因為你的緣故,一時賭氣而行,過去六萬餘年羅刹地都是老上君眠修駐守,我雖為天帝之子,但他對我一視同仁,你應該不知道,我光是守將門便守了十年。”

鳳染有些訝異,眠修之名她聽說過,後古界來三界最善戰的仙君,堅守羅刹地六萬年,未曾走出過此處一步,和鳳族長老鳳崎、大澤山的東華上君齊名,隻是聽說幾十年前已經戰死在羅刹地了,當時訊息時傳來,仙界一片震驚。

她抬首朝景澗看去,見他右手輕放在腰間佩劍上,一派肅容,遂斂神靜聽。

“十年時間在仙界不過一瞬,可在羅刹地,卻恍若百年之久,仙妖兩族戰死者不計其數,魂飛魄散更是屢屢皆是,在外界的仙君,永遠都不會知道三界中有這樣一處煉獄,對我們而言如是,對妖族亦如是。戰得太久了,到最後連仇恨都已經麻木,所有人想著隻要能贏,就能有走出這裡的一日。當初我也是這麼想的……”

“八十年前青漓利用蝕月之時仙氣薄弱之刻,用一萬妖界士兵的性命化成血刀開戰,仙君死傷無數,最後是眠修上君以兵解之法用畢生仙力摧毀了青漓所控的血刀,可是他自己最終血肉無存,亦化為羅刹地的一縷怨氣。”

景澗將手輕放在肩上,迴轉頭,凝視著鳳染,靜靜道:“他最後是守在我麵前,替我擋了血刀死去的,肩上的血漬是他那時候留下的。眠修上君臨死之前告訴我,若是不想讓整個仙界變得和羅刹地一樣如鬼蜮一般,就決不能退後一步。鳳染,我身後有想守護的人,所以,我一定會堅持下去。”

晨曦破開第一縷亮光,羅刹地昏暗的世界仿若被打破,景澗轉身淡笑,眼神清澈堅定,鳳染眨了眨澀然的雙眼,她知道景澗的意思。

親人、故友是他守在這裡百年的真正原因,遂笑道:“好,等仙妖之爭結束,我在清池宮備下世間最烈的好酒,為你洗塵。從今日起,你是天帝之子也好,落魄仙君也罷,我鳳染隻認你景澗,一世為友。”

鳳染將手伸到景澗麵前,笑容張揚煥然。

景澗微微一怔,壓下眼中極深的情緒,麵色溫暖柔和,握住鳳染的手:“好,鳳染,待我歸來,即使你要縱飲百年,我亦相陪。”

“不過……”他收回手,朝黑雲沼澤外看去:“你是時候回清池宮了。”

鳳染亦不是扭捏之人,點頭,看了看天色,一聲‘好’還未出口,刺耳的轟鳴聲自沼澤那頭妖兵將營中傳出。

“這次怎麼冇有訊息傳來,難得消停幾日,看來青漓又要出兵了,鳳染,你快些離去。”景澗朝遠處看了一眼,眉頭微皺,匆匆返回營帳。

“雲覺上君何在,立刻整兵備戰。”

喝聲在帳內響起,仙界這邊的將士列陣而出,朝空中飛去。

鳳染踟躕片刻,朝妖兵陣營看了一眼,總覺得有些不放心,隱在了一旁。

這次妖兵出戰冇有一點預兆,青漓不會做無用之功纔對。

片息時間,兩軍便在黑雲沼澤上空對峙而視,數千數萬年的交戰,雙方都已經麻木,看不到戰爭的***,所有將士眼底唯剩堅持。

景澗出營,朝將門前看了一眼,見鳳染已經不在,舒了口氣,飛至仙將之前,看著對麵一身綠裙的青漓,淡淡道:“青漓,今日還是按老規矩來?”

當年以妖族將士血肉之軀煉血刀後,妖皇便下令再也不能使用此法,這幾十年,有天帝在仙界界門前佈下的仙陣,青漓奪不下此處,便和景澗約定,一月為期,雙方交戰一次,輸的一方必須讓出十裡之地,這些年來,幾十位上君的隕落,才使仙界將士的犧牲減到了最小。

青漓一改平日的嬌媚,難得的肅穆,她身上的綠裙化為妖甲,透著邪魅的冷意:“都幾十年了,景澗,你怎麼還冇膩了這一套,今日我們玩個新花樣,如何?”

“青漓,你想毀約?”薄怒聲自景澗口中而出,他看向青漓,眉眼肅穆。

“是又如何,你真當我這幾十年怕了你不成,若不是天帝佈下的陣法,這仙界界門早就為我妖界所有,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我要你項上之首,為我妖族祭旗!”

青漓揮手,遮天蔽日的妖族自營帳中而出,飛至半空,將仙族團團圍住。

景澗朝四周看了一眼,見青漓笑意吟吟,臉色微變,仙妖兩族駐守羅刹地的將士百年來都冇有大的改變,皆因無論是從妖界還是仙界來此,都需經過幾日時間,破開層層霧障,若是增派將士,另一方也定會得知,可是……現在出現在羅刹地的妖族,比平常多了十倍,這根本不可能!

即便是有父皇的陣法相護,也難以抵抗到援軍來此,還好鳳染已經走了。景澗眉角微皺,朝身後打了個手勢,手中長劍緊握,沉聲道:“青漓,你還真是好手段,竟然能將整個仙界都瞞住。”

“二殿下見笑了,青漓的手段一向入不了殿下之眼,難得殿下這次有興趣,若二殿下肯投降,我不會傷你仙界一兵一卒,如何?”青漓上前一步,眼中不無得意。

“笑話,你能取我景澗項上人頭就隻管來!”景澗朝身後仙將看了一眼,見雲覺消失,心底微安,又觀將士,見他們雖有駭意,卻難得堅定,心下有些安慰。

“景澗,青漓取不了你的性命,那本皇又如何?”

‘咚’的一聲響,雲覺被束成一團自天際落下,摔在仙將之前,景澗神色微變。

威嚴的聲音響起,妖族將士行下半禮,讓出一條路,一身紫袍的青年緩緩行來,麵色淡然,容顏英武,皇者之氣立現。

看著妖皇出現,景澗心底沉了下去,終於明白青漓的自信從而何來,連森鴻都來了此處,想必這次妖族是勢在必得,隻是他應該明白,若是連他也出手,那父皇、母後定不會再留在天宮觀戰。

“妖皇,你可知你若參戰,那仙妖之爭將再也不可避免。”

“百年前我父皇戰死的那一刻開始,仙妖兩界就是不死不休之局!景澗,廢話少說,你今日可敢與本皇一戰!”

森鴻揮手,渾厚的妖力瞬間蔓延,將整個羅刹地籠罩,君臨天下的威壓自他身上而出,將整個妖族的士氣點燃。

仙族將士被壓得半跪在地,景澗連退兩步,失聲道:“上神之力……森鴻,你居然晉位上神了!”

景澗在羅刹地百年,早就修至上君巔峰,可森鴻竟能讓他毫無戰意,除了上神根本冇有第二種可能,難怪妖族將士能憑空出現,定是森鴻的掩護,才能騙過仙族,可是這怎麼可能……上神晉位必有天雷降世,擎天柱上也會現名,三界中怎麼會冇有一人得知此事?

仙界將士聽得此言,皆神情驚恐,麵色泛白。若是妖皇已晉位上神,哪怕是有天帝在界門前佈下的仙陣,他們也守不下界門,到那時,妖兵大舉入界……

隱在仙營中的鳳染亦是一怔,半月前她在蒼穹之巔見森鴻時他還隻是半神而已,怎會晉位得如此之快,還瞞下了三界中人?

“不錯,景澗,本皇已位列上神,三界再也不是你仙界獨尊,我父皇的血仇,你們是時候還了!”

森鴻眼底紅光閃爍,升至半空,微微抬手,四周的妖兵在青漓的指揮下朝仙將衝來。景澗抽劍率仙將迎敵,霎時間,黑雲沼澤上空,仙妖之光交錯,一陣腥風血雨。

仙妖人數差距實在太大,縱使仙界將士悍死以戰,也敵不過潮水一般的妖兵圍剿,不斷有仙將戰死,包圍圈越來越小,景澗被青漓纏住,眼底血紅一片,祭出羽化傘,擋住青漓,朝潰敗的仙將而去。

妖兵在景澗全力搏殺之下難留片履,見景澗殺出了一條血路,冷哼聲自半空響起,森鴻揮手,恢弘的神力揮下,景澗被束在半空,銀白的仙甲支離破碎。

神力化成的赤色長戟朝景澗頭上而去,千鈞一髮之際……銀白的靈光突然出現在景澗上空,化成巨大的屏障將他護住,兩股神力交錯,轟然巨響,整個羅刹地如沐白晝。

廝殺聲止,交戰的雙方看向半空,匪夷所思的停了下來。

羅刹地,居然還有仙人能擋住上神一擊,這怎麼可能?

景澗手握長劍,鮮血自唇角逸出,頹然半跪在地,看著空中驟然出現的紅色身影,剛纔巨戟襲身時都不曾動搖的麵色終於破碎開來。

鳳染……

“鳳染,你怎麼會在這裡?”

妖皇看著擋下他一擊的鳳染,麵色沉了下來。

青漓站在妖兵之前,眼微微眯起,劃過暗沉的光芒。

即便妖皇忌憚上古真神,可是在數十萬妖兵麵前,他也不可能因一個鳳染放棄進攻仙界,讓整個妖族數萬年的希望毀於一旦。

鳳染,這一局,我贏了。

蒼穹之巔。

行過漫長的迴廊,待上古手中的炙熱之感逐漸變得冰涼時,她纔看見一處金碧輝煌的內室隱有霧氣逸出,想必便是婢女口中的羽化池。

遠遠便有婢女見上古走來,她們朝室內望瞭望,有些愕然,但仍迎上前行禮道:“殿下,神君在裡麵,若是您需沐浴,尚要等……”

清冷的目光淡淡掃來,莫名的威壓,婢女話還未完,便臉色蒼白跪倒在地,不敢再言。

上古抬步朝室內走去,吸氣聲此起彼伏,伺候的侍女觀她臉色,跪了一地。

十米步階,玉石滿地。

一步一步走過,眼落在池內之人身上,目光複雜難辨。

上古玄色的身影倒映在霧氣瀰漫的羽化池邊,沉默凜冽。

許是這沉默來得太過詭異和窒息,池中之人終於發現不對,回過頭,見上古立在羽化池邊一米處,平時清冷的麵色驟然碎裂,麵色極是古怪。

黑色的長髮披於肩上,眼底猶帶潤澤的霧氣,上身不過簡單披了一件薄薄的裡衣,水珠自他頸間滑落,滴入池中,在安靜的大殿內有些莫名的***。

白玦容貌雖不如天啟妖冶,但眉目如畫,在上古界中也難有神君能與其比肩,上古哪裡見過他這幅模樣,氣勢洶洶闖進來,此時撞到如此香豔的場景,倒是有些後悔。

顏態魅惑,卻偏偏帶著謫仙的清雅華貴。

凡間之人逛***、時常為美人‘一擲千金’說的便是如此吧……

大抵是白玦眼中的驚訝太過晃人,上古微微移開眼,轉過身,輕飄飄道:“白玦,我有話問你。”

白玦神情莫名,見上古轉身,才自池中走出,招了招手。

一旁呆愣的婢女回過神,忙拿著長袍披在他身上。

水珠濺落在地的聲音格外清晰,許是太安靜了的緣故,就連婢女為白玦換衣的褶皺聲也一步不落的傳入上古耳裡。

輕輕舒了口氣,指尖觸到冰涼的石鏈,上古才穩下心神,恢複了常態。

腳步聲自身後響起,上古迴轉身,見白玦著一身雪白長袍走來,雪緞拂過地麵,臉上猶帶溫泉蒸騰過的霧氣。

“出了什麼事,你竟這麼直闖進來了?”白玦眉角輕蹙,問道。

上古輕咳一聲,緊了緊手中石鏈,低聲道:“白玦,你和後池是什麼關係?”

白玦神情微怔,麵色自若:“後池?當年我覺醒之後不久她就沉睡了,我們能有什麼乾係。”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白玦,你有清穆的記憶,告訴我,清穆和後池到底有何關聯?你和天啟究竟有什麼事瞞著我?”上古慢慢走近,聲音肅冷。

“上古,誰跟你亂嚼舌根了……”

“不需要彆人來說。”上古眯眼,緩緩道:“景昭對我的敵意太過莫名先不說,我醒來之後,除了你和天啟,冇有一人在我麵前提起過後池,這本來就不正常,更何況……”

她將左手伸出,手腕上石鏈光澤如昔,攤開右手,幾近一樣的石鏈呈現在白玦麵前。

“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白玦瞳孔驟然縮緊,定定的看著上古手腕處猙獰交錯的傷痕,聲音有些暗啞:“你的傷,怎麼來的……”

“我不知道,應該也是後池留下的。”上古垂下頭:“她幾萬年的歲月,倒是比我過去的數十萬年都要精彩,你說是不是,白玦?”

白玦冇有出聲,隻是氣息有些莫名的不穩,上古走近,突然頓住,麵色微變:“白玦,你用了本源之力?”

她揮出一道神力朝白玦身上探去,剛纔進來的情景太過慌亂,她竟然一時冇發現白玦神力渙散,氣息飄忽,明顯是動用本源之力過多的情況。

白玦皺眉,退後兩步,化出一道神力擋在身前,彈開上古的探測,皺眉道:“上古,這是我的私事,與你無關……”

甫一抬頭,卻見上古神情訝然,望著他的目光灼灼其華,幽深一片。

“你身上怎麼會有古帝劍的氣息?”

白玦猛然握緊雙手,朝後退去,在妖界動用本源之力太多,竟讓上古察覺了。

銀色的神力在殿中拂過,光華耀眼,跪著的婢女隻見上古神君一揮手,自家神君上身的衣袍便碎成了粉末,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實在琢磨不清這是個什麼狀況,紛紛低頭。

“上古!”

聞訊前來的天啟正好撞上這一幕,愣在大殿門口,臉色青白交錯,一時極為精彩。

白玦右胸處,深可見骨的劍痕曆曆在目,百年時間,竟一如當初,恍如昨日所傷。

這世間能在白玦身上留下傷痕的,唯有她的古帝劍。

她怎麼可能會傷白玦?

冰冷徹骨的哀痛如潮水一般襲來,大紅的喜袍,消逝在半空的蒼老人影,還有……那絕望悲涼的一劍。

上古靜靜朝白玦走去,白玦,他們究竟是誰?

白玦停在原地,定定凝望一步一步朝他走來的上古,聽她一字一句,低沉肅冷,莫名悲涼。

“白玦,當初你究竟做了什麼,竟能讓我用古帝劍來傷你?”

整座大殿落針可聞,天啟光是看著上古的冷冽的背影,都似被這話語中的深沉所攝住,站在大殿門口進退不是。

上古,你是不是記起了什麼……

後池那麼愛清穆,如果你記起來了,是不是,會和她一樣?

“上古。”明明隻是一瞬,卻仿若百年千年般悠遠難熬,白玦微闔的眼緩緩睜開,艱澀的開口:“我……”

他話音未落,轟鳴聲自遠方傳來,響徹三界。

三人抬頭朝外看去——極西之處,暗紅、銀白的神力隱隱交錯,殺伐之間,動徹天地。

“是鳳染……”上古朝外走去:“那是什麼地方,和鳳染交手之人竟然擁有上神之力!不是暮光和蕪浣的氣息……”

“是西界之濱的羅刹地,仙妖在此處駐有重兵,鳳染不是守在擎天柱,怎麼會去那裡?”天啟亦朝外走去,神色狐疑。

仙妖交戰處…上神…?想起這本月來白玦的行蹤和他所失的本源之力,上古兀然回頭,看向白玦:“白玦,是你以本源之力助森鴻晉位,瞞過了所有人?”

“不錯。”白玦點頭:“我欠森鴻一個人情……”

轟鳴聲自雲海之上傳來,西境之處猶如燃起了永不熄滅的火雲一般森冷恐怖,感覺到那股銀色的神力越來越弱,上古朝白玦看了一眼,拂袖朝西境飛去。

“白玦,我帶鳳染回來之時,希望你能給我一個交代。”

上古消失在大殿之前,銀色流光劃過天際,天啟欲追,終是停下迴轉頭,看著白玦蒼白的臉色,道:“以你的神力,那道劍傷,怎麼會一直都冇有複原?”

白玦冇有回答,披過婢女送上的衣袍,轉身朝內殿而去。

“白玦,有些事做下就是做下了,我的罪洗不清,你的……又何嘗不是?”

天啟說完,消失在殿內,朝上古追去。

大殿中,白玦頓住腳步,垂眼看著胸前的傷口,眼靜靜落下。

神情蒼涼淡漠,一如百年前他端坐王座之上,眼睜睜看著古帝劍在擎天柱下燃起永不熄滅的炙火一般。

他知道,那火焰,是後池的恨。

碧落黃泉,永生永世,生生世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