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79章 離歌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79章 離歌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嘹亮的鳳鳴在羅刹地上空響起,穿透心神的力量攜著耀眼的白光驟然降臨,眾人隻覺眼前一陣刺眼的光芒劃過,轟鳴的爆炸聲在那剩餘的五朵弑神花邊響起……待繚繞的霧氣散儘時,萬物都似靜止。

通體雪白的鳳凰身擎半空,巨大的翅翼護在鳳染之上,白色的仙力自它口中而出,擊在弑神花身上,尖利的哀嚎聲此起彼伏,片息時間,醜陋腥然的花朵緩緩凋零,最終頹然的朝黑雲沼澤落去,瞬間被淹冇在沼澤深處。

天帝屏障中的景澗赫然消失,看著那隻展翼的雪白鳳凰,眾人微微有些明瞭。森鴻亦想不到景澗居然會為了鳳染從仙障中出來,青漓雖然差點釀成大禍,但這點倒是看得極通透,這個天宮二皇子,對鳳染不是一般的上心。

隻是弑神花能吞噬仙妖之力,凡是上神之下,即便是上君巔峰,對上了這等魔物,亦冇有活下的道理,景澗他……

“陛下,青漓妄行,險些對族人釀成大禍,陛下恕罪。”青漓臉色慘白,跪倒在地,叩首請罪。

“弑神花不得出煉獄之底,乃三界律條,你如此妄行,致使族人慘死,此戰之後,你入淬妖洞苦修,受百年冰刑。”

森鴻壓下怒氣,沉聲道,若不是青漓在羅刹地堅守百年,此戰亦有她之功,他絕對不會如此簡單便揭過此事。幸得鳳染無事,否則若因她一己之私惹得上古震怒,那將是整個妖界的災難。

青漓神色似有不甘,但見妖皇目光冷凝,遂低應了一聲退到了後麵。

反正景澗已經出了仙障,這羅刹地他們勢在必得,隻是……景澗居然能抗下弑神花,倒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鳳染怔怔的看著她上空的雪白鳳凰,輕聲喚道:“景澗?”

雖是知道這必是景澗無疑,隻是他怎麼可能陡然之間神力強到這種地步?

頭頂上的巨鳳破開妖皇的妖力,抬起翅膀,在鳳染頭上拂過,眼神溫和明朗,低聲鳴叫了一聲,似是在讓她釋然。

“強行動用鳳族秘術將仙力提至半神,景澗,從今以後,你修煉之途再難進半步,你有這等魄力,倒是讓本皇刮目相看。”森鴻出現在兩人不遠處,淡淡道。

鳳染神情大震,猛然抬首,臉色略有慌亂:“景澗,你……”

“鳳染,我無事。”鳳凰口吐人言,嘴咧開,似是露出一點笑容。它身上原本白色的仙甲化成薄如蟬翼的護翼,白色的神力籠罩在鳳染周圍將她護住。

鳳染心底酸澀,一時竟開不了口。景澗一身仙力早已是上君巔峰,也許不用千年便可晉位上神……

“景澗,本皇再給你一次機會,若你肯讓出仙界界門,本皇可饒你性命。”森鴻上前一步,腳步落在虛無的半空中,聲露威嚴,壓住景澗周身湧出的神力。

雖不如上神,但半神之力亦不可小覷,若是要擊敗景澗,絕不會如剛纔一般簡單。更何況,這樣肯犧牲仙途來救鳳染性命的景澗,和天帝天後的秉性差了太多,竟讓他一時有些不忍下手。

雪白的鳳凰未出聲迴應,隻是將眼掃向數米之外仙障之中的仙將身上,然後緩緩回落,看向身後的鳳染,清澈的眸子劃過淡淡的不捨,似是如海般深沉,又猶如席捲的炙火般濃烈,直讓人心染成灰。

鳳染心底升起一絲不安,手抬起欲輕撫景澗的翅膀,卻見他已陡然迴轉身形,朗聲道:“妖皇,我是仙界皇子,可以戰死,絕不投降,更不會將仙界界門拱手相讓。要奪界門,除非從我屍體上走過去!”

話音落地,鳳鳴聲響,巨大的鳳爪抓住鳳染朝仙界界門飛去。

“你既不識好歹,我便成全你!”見景澗欲逃,森鴻眼帶煞氣,妖力自掌間湧出,空中凝出數十根赤紅長戟,化為漫天羅網朝巨鳳而去,渾厚的妖力,將整個羅刹地籠罩。

雪白的鳳凰在空中用儘全力飛翔,在它身後,遮天蔽日的妖力席捲而來,似是要將整個仙界界門淹冇,眨眼間,景澗飛至界門前,將鳳染扔入仙障內,朝仙將吼道:“看住她。”

隨即轉頭,翅膀化為巨大的屏障,鳳凰之身重新化為人形,佇立在半空,仙劍自手中飛出,七彩之光在界門前閃爍,泛著濃鬱靈氣的內丹從他口中而出朝仙劍祭去。

“是兵解之法!”鳳染站在仙障中,臉色煞白,喃喃出聲。

自古以來,仙人和妖君凡是用了此法,皆魂魄俱毀,不能往生輪迴,亦無法再劫重生,必將消失於三界。

對於仙妖而言,是真正的消逝和死亡。

這一幕讓森鴻也微微震驚,他斂神看著不遠處的白衣青年,神色鄭重,攻去的長戟不減分毫,甚至又加了幾分妖力。

景澗以兵解之法抗衡,爆發的仙力不會比他差多少。

仙障外白色的神力恢弘悲烈,鳳染突然回過神,朝仙障外衝去,卻被身後的仙將死死拉住:“鳳染上君,殿下有交代……”

“滾!”怒喝聲自鳳染口中喊出,她揮手甩開仙將,一步就移到了仙障邊,卻被無形的力量攔住,再難躍出半步:“景澗,鬆開!”幾乎是立時間就明白了原因,鳳染抬首朝障外的景澗看去,神情憤慨。

遮天蔽日的赤紅長戟被景澗的內丹和仙劍化成的力量阻擋,爭得片息時間,景澗迴轉頭,看著幾步之遙的鳳染,緩緩走回。

他臉色蒼白,似是失儘了血色,長髮枯敗,步履微微踉蹌。

鳳染心底酸澀,凝聚仙力落在虛無的仙障上,怒聲道:“景澗,快把內丹收回來,兵解之法若完成,你……”話到一半,眼眶泛紅,甚至隱有哽咽。

隔著一層薄薄的仙障,景澗站定在鳳染麵前,靜靜的凝視她,半響後,突然笑了起來,漆黑的眼下,笑容安寧醇和,他抬手靠近仙障,輕輕拂過,似是要隔著這一尺距離劃過鳳染的眉眼。

鳳染被這笑容怔住,不自覺的朝仙障走去。

“鳳染,我告訴過你,這百年,因為身後有守護的人,所以我從來不曾放棄。”他看著她,一眼一眼烙在心間:“我守護的人裡一直都有你,從來都有你。”

隻是再也來不及告訴你。我遇見你在最好的年華,可惜卻不是最恰當的時間。

溫柔的聲音如清風拂過,低沉情深,鳳染眉間緊皺,看著他越來越蒼白的臉色,突然拚儘全力朝仙障砸去:“你這個混賬,不要等到要死了纔跟我說這些話!你要是死了,我絕對不會記住你!”

暮鼓般的巨響在仙障上炸開,一直紋絲不動的仙障竟微微晃動,鳳染眼底血紅一片,看著景澗,神情悲涼。

‘哢嚓’一聲響,赤紅長戟衝破景澗的阻擋,伴著渾厚的殺意朝界門前湧來,天帝佈下的仙障在鳳染和森鴻的同時夾擊下碎開裂縫,幾近崩潰,景澗朝身後看去,半空中的內丹緩緩和仙劍融合,隻差一步了……

“鳳染!”景澗迴轉頭,低聲輕喚,眼中似有無儘的懇求:“鳳染,我求你,我求你,不要出來。”

聲聲如泣血,鳳染猛然頓住,仙力被困在掌中,眼死死的抬起,嘴唇咬出了血,弓著身不停的喘著粗氣。

“景澗,你這個混蛋!”

“鳳染,我等了你八千年,你一定要活下去,至少,要把欠我的八千年還完。還有……如果可以,不要再恨我哥了。”

景澗最後看了鳳染一眼,歉疚、不捨,釋懷……到最後唯剩眷念。

緣起緣滅,緣結緣散,若有來生,我不是天後之子,鳳染,我會在見到你的第一眼,就告訴你。

於我而言,世間最美好之事,不過是你回過眼,眸中僅剩我的容顏。

景澗的身影越來越遠,鳳染無法抑製的顫抖起來,她努力抬眼,看著白色的仙力自他身上潮水般湧出,和懸於天際的內丹合二為一,看著他護身的仙甲一寸一寸碎成粉末,化為虛無,看著他舉著仙劍衝進漫天的赤紅妖力中……看著白色的神力籠罩在羅刹地,昏暗的世界如降白晝。

無可比擬的恢弘耀眼,一世一瞬,卻是由死亡和鮮血來築基。

聲停,神力散開,整個羅刹地被分成兩半,仙劍劃開黑雲沼澤,一瞬間所有妖力被摧毀。

妖皇張開結界護住妖將退後十米,這才抵住了這股仙力的可怖爆炸。

半空中,白色的身影手握仙劍,昂視遠方,神情堅毅,隻是那眼卻再也不會睜開。

整個蒼穹之境,死一般的靜默。

萬裡之遙的天帝天後陡然頓住身形,看著極西之處蔓延的白色仙力,神情大慟,相視一眼,慌亂的朝羅刹地而來。

就在剛纔,他們感覺到……景澗的氣息在三界中消失了,完全的消失了。

火紅的鳳羽自空中落下,穿過仙障落在鳳染手中。

轟然巨響,內丹和仙劍在空中化成粉末,白色的人影重重的朝地上落來。

血紅的仙力自掌間而出,仙障不堪最後一絲重創,破碎開來,鳳染躍入空中,接住景澗落下的身體。

懷中的青年容顏依舊,卻再也不會對著她溫暖的笑。

手中火紅的鳳羽炙熱滾燙,鳳染突然憶起,兩百年前淵嶺沼澤外景澗驚喜莫名的神情,那時候他想說的話,卻被她聲聲斥責攔了下來。

八千年前,她在老妖樹的庇護下在淵嶺沼澤中活得如魚得水,曾經在桃林外救過一個和妖獸鬥法,重傷昏迷的少年,她一時好心,將少年送到淵嶺沼澤外,隻留下一根鳳羽,卻不想當年那少年竟是景澗。

八千年,她早已忘了此事,被救的人卻記了八千年,唸了八千年。

兩百年來,她因他兄長厭他,因他母後惡他,卻從來不曾好好看看他,待她後悔時,那人卻再也不會睜開眼。

血紅的淚水自眼中滴下,落在手中的鳳羽上,懷中的身軀漸漸冰冷,鳳染緩緩閉上眼,掩下眼中漸漸升騰的白色火焰。

要等到來不及了才知道,當初的執念是多麼可笑,她錯過了這世間最在乎她的人,卻偏偏在他死後才明白。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彆離,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

八者,最後之五,她全占。

鳳染抬眼,看向數米之遙的妖皇,神情淡漠,眼中的血淚緩緩凝固。

景澗,若什麼都太遲,至少你拿命守下的仙界界門之前,還有我。

幾近透明的白色火焰突然憑空在羅刹地燃起,一寸一寸,一縷一縷,席捲大地,迅猛聚集著朝鳳染而來。

仿若天地間驟然而生,凡觸者,灰飛煙滅,化為劫灰。

連尖叫聲都來不及響起,地上的妖將便消失了一半,妖皇神情大震,用儘全力才堪堪保住最後半數妖兵。

青漓臉色蒼白,看著這如降神魔的駭人場景,喃喃道:“那火焰是什麼?”居然連上神之力都不可及!

“上古時曾有言,鳳之皇者,涅槃而生之火焰,擁有淨化萬物的神力。”森鴻看著火焰中心的鳳染,神情複雜難辨:“想不到鳳染竟然就是鳳凰一族早已失落的皇者。”

鳳皇?青漓驚得不能言語,眼底顯出驚恐:“陛下,不能讓她涅槃成功,景澗死於我們之手,她會成我妖族心腹大患!”

“來不及了……”

妖皇話音剛落,盤旋在四周的白色火焰朝鳳染鋪天蓋地湧去,化成巨大的火球,將她和景澗籠罩在裡麵。

火球升至半空,護在了仙界界門前,巨大的火舌如有靈性般咆哮著朝妖兵而去。

森鴻麵色凝重,將妖兵護在身後,掌間妖力蓄勢待發,卻陡然怔住。

一道銀白的人影自天際落下,劃開咆哮的火舌,落在火球和森鴻之間。

剛纔還威風凜凜的白色火焰瞬間縮回火球邊緣,對著來人瑟瑟發抖,臣服下來。

“上古神君!”森鴻神情凝重,心底有些忐忑,雖說兩界交戰,無分對錯,可到底也是他逼得鳳染涅槃,生死不知。

掃了半空的火球一眼,上古迴轉頭,皺眉道:“森鴻,是你逼得鳳染涅槃?”

“回神君……是。”森鴻略一遲疑,點頭道。

“這裡怎麼會有弑神花的氣息?”

森鴻上前一步,行下半禮:“森鴻之過,願受神君懲罰。”

見上古眉間冷色更甚,青漓壓下心底的驚恐,瑟瑟發抖,昂首道:“上古真神,兩軍交戰必有死傷,是鳳染先介入仙妖之爭,纔會受到弑神花牽連,與陛下無關,真神素來公正明義,定不會遷怒於我妖族!”

上古垂眼,手一揮,銀色的神力將火球籠罩,移到一邊,仙界界門前憑空出現一把石椅,上古緩步走去,坐於其上,玄色的衣袍在空中揚展,神情威嚴凜冽,

她俯視著半空中僅剩的幾百仙將和妖兵,聲音極輕極淡。

“仙妖之爭我可以不管,但若鳳染出事,妖皇也好,仙將也罷,誰傷了她,我便要誰的命!”

她看著石座之下的眾人,眉微微揚起:“公正明義?妖族的小姑娘,你來告訴本君,那是個什麼東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