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8章 清穆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8章 清穆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鳳染黑著臉看著站在空地上抖動著細胳膊細腿不停挖苦她的後池,哼了哼冇出聲,到底對來人升起了些許好奇,旋即瞪大了眼朝前望去。

及腰身的雜草外,一身青衣的仙君長身而立,顯是瞧見了柵欄裡站著的兩人,也明顯一愣,加快腳步走了過來,眼底有幾分意外和瞭然,淡淡道:“我道是誰能進得瞭望山,原來是鳳染上君……”

溫潤低沉的聲音讓後池兀的一頓,也將他口中的冷淡之氣消了幾分,她抬眼看向竹屋外的青年,眼眯了眯,忍不住讚歎了一聲,這人氣質天成,周身仙氣濃厚,輪廓深邃,墨色的眼裡帶著一絲神秘悠遠的氣息,若論起容貌氣度,竟是不輸天帝之子景澗半分。

盯著那雙漆黑的眸子,後池心底突然荒謬的升起幾分熟悉的感覺來,這人她也許見過,可是明明…這幾萬年來她從未離開過清池宮半步。

鳳染也被來人的容貌氣度一驚,又見他開口便能說出她的身份,隨即道:“仙友怎知……”

“如今三界皆傳鳳染上君並後池上神出了清池宮,瞭望山中靈氣濃鬱,陣法遍佈,其他人想是也進不來。”

“你這人,倒是喜歡變相的誇自己。”顯是被這冷冰冰的話說得極是滿意,鳳染眯著眼笑了笑,朝後池丟了個得意的眼神,朝來人拱手:“仙友仙力不在我之下,不知仙友是……”若這人是天帝的人,就有些可惜了。

“清穆。”

鳳染聞言一愣,眼底露出幾分意外來。想不到近千年來三界最出名的人物,竟生得這般俊俏的模樣,傳言果然不虛。

上君清穆,近幾千年來唯一渡劫成功的上君,冇有人知道他的來曆,隻是聽說在他上君之名印上擎天柱後的第二日,他便一人獨行北海,將雄踞北海儘頭的九頭蛇怪斬殺殆儘,這東西乃群居而生,生性殘虐,連北海龍王也不敢輕易犯其老巢,卻不想這般凶殘之物會儘喪於他一人之手,彼時訊息傳來時,曾令得三界震驚。

也正因為如此,天帝的招攬詔書纔沒有下到清穆手上,三界自後古時代開啟時便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一般有了上君巔峰實力的仙君,天帝是不能過多乾預的。

這也是鳳染在古君上神消失的境況下還敢堂堂正正在外溜達、找紫垣麻煩的原因,當年她初入上君之位時曾被天帝下詔誅殺,而今除非天帝親自動手,三界中能取她性命的,少矣。

但清穆在名字被印上擎天柱之時就已經具備了上君巔峰的實力,這讓清穆從一開始便成為了三界中的異數,地位超然。若論危險和神秘,他遠超於當年的鳳染,就連萬年前敢上清池宮挑釁的蛟龍無恒也恐是不如他遠矣。

若說三界中還有鳳染忌憚的人,除了不知深淺的三位上神和妖界妖皇以及東華上君外,便是這位清穆上君了。她看著麵前冷臉模樣的俊俏仙君,壓下了心底的訝然。

難怪他能在瞭望山中來去自如,隻是…他來這裡乾什麼?

清穆朝鳳染打量半響,點頭後才望向自一開始就盯著他的布衣少女,毫不客氣道:“三界眾仙近日皆傳後池上神芳華濁世,靈力高深,今日一看,想來傳言還是不能儘信為好。不過,看上神在瞭望山中來去自如,想必有古君上神所贈之物庇佑纔是。”

後池愣了愣,訝異於這清穆上君的直白乾脆,倒是生出了幾分欣賞之意來,畢竟不是誰都能無視古君上神和她本身的上神之位所帶來的威懾,如今還敢這樣說的神仙,太少了。

“怎麼,清穆上君是覺著我浪費了這上神之名,大失所望了?”後池失笑一般望著清穆,一雙眼饒有興趣的盯著他。

“位份隻不過是些身外物罷了,上君也好、上神也罷,都逃不過天命所歸,後池上神何須介懷。”清穆淡淡回道,雙眼淡漠的掃過後池,眼睛在劃過後池手腕上的墨石手鍊時微不可見的頓了頓,神情裡竟有著些許驚喜和意外。

“不知清穆上君來瞭望山是為了何事?”鳳染知道後池定是不知清穆的身份,急忙小聲的在她耳邊輕聲把清穆的來曆說了一遍,接過了話題。

一聽這話,清穆明顯挑了挑眉,奇道:“三日前瞭望山仙氣外泄,靈力大亂,隱隱有金光直射天際,惹得仙界震驚。三界皆傳這乃白玦真神隨身神器炙陽槍現世的征兆,如今眾仙齊赴瞭望山尋寶,難道鳳染上君不是為此而來?”

炙陽槍現世?這恐怕是幾萬年來三界最大的一件事了,難怪一向行蹤飄渺的清穆也會來此。

鳳染和後池對望了一眼,搖搖頭,她們這三日在雲上緊趕慢趕的來這瞭望山,哪有時間打聽這些。

“我有一故友在此修煉,今日特來相尋,若是清穆上君是為了炙陽槍,隻管前行便是。”後池心裡記掛著竹屋中沾滿妖氣的扇子,隨意打發道。

“不急,以靈氣外溢之勢,炙陽槍至少也得三個月才能現世,我有件事想問上神,還請上神解惑。”清穆隨意的擺了擺手,突然話鋒一轉繞到了後池身上。

“何事?”後池感覺到一道意味不明的打量投放在身上,微有不滿。剛纔初見清穆時,他明顯不為她的身份所動,對靈力高深的鳳染還更感興趣一些,如今卻又為何會突然……

“不知上神手腕上佩戴的石鏈是從何而來?”清穆將視線放在後池的手腕處,沉聲問道。

“幼年時朋友所贈,我並不知其來曆。”見清穆臉上一閃而過的失落,後池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今日前來瞭望山所尋之人,便是他。”

果然,一聽這話,清穆眼睛亮了亮,神情裡竟是露出比談起炙陽槍時更加熱切的神采來:“不知上神的故友可還在?”

後池聳了聳肩,朝身後指了指:“你也瞧見了,這地方估計至少也有幾千年冇有人住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不過…清穆上君為何會對這串石鏈的來曆如此感興趣?”

“我在找留下這串石鏈的人,他或許能解我之惑。”淡淡回了一句,清穆了揉眉角,看向後池:“不知上神可還能找得到他?”

“你識得柏玄?”後池挑眉,鳳染聞言忙道:“這不可能,柏玄已有八千年未曾出現,清穆上君不過才幾千歲而已。”

這麼一算的話,清穆在神仙中確實已經算得上是極年輕的了,就連鳳染都比他大上幾千歲,更何況是已經不知道在蛋裡折騰了多久的後池。

見兩人眼底閃過狐疑,清穆才道:“我也有這樣的一串石鏈。”他將長袖挽起,手腕處赫然掛著一串墨黑石鏈:“有人曾經對我說過,隻要能找到這串石鏈的主人,就能解我之惑。”

墨綠色的手鍊泛著幽黑的色澤,神秘而悠遠,除了上麵刻下的古文有些許的差異外,和後池腕上戴的幾乎一模一樣。

鳳染眼珠子轉了轉,看到兩人手腕間相似的石鏈,嘖嘖了兩聲,要是不知道的人,八成會認為是定情信物了……

後池也是一頓,歎了口氣,這個柏玄怎麼到處許些成不了的諾言,留下一大堆難題,自己倒跑了個冇影,想到那把帶著妖氣的扇子,後池眼底劃過一抹擔憂。

柏玄,從來不是這麼不守承諾的人。

“我不知道如何找到他,不過……”

後池走進竹屋,出來的時候手裡抓著一把扇子,清穆一見這把扇子就皺了皺眉,道:“上麵有妖氣,此人失蹤可是和這把扇子有關?”

後池讚許的看了他一眼,點頭,將扇子遞給他:“不錯,這竹屋是他修行之處,如今隻留下了這麼一把扇子,應該和他失蹤有關纔是,若是你,能否自這扇子中尋得印記,找到留下妖氣的人?”

清穆接過扇子,仔細打量一番,輕咦了一聲:“這扇子上有妖皇一家的印記。”他指了指扇骨背麵刻得極具煞氣的白虎,對後池道:“妖界妖皇乃白虎一族,尋常妖族不敢擅自將其刻上,隻要去妖界問問,自是能知道前因後果。”

問問?怎麼問?妖皇雖說不敵幾位上神,可是執掌妖界多年,靈力深不可測,難道要追上門去問?

“清穆上君,你想……”鳳染摸著下巴,眼底燃起一絲暗紅的火焰,她可是很久冇有活動筋骨了。

“去妖界玄晶宮,妖皇一定知道,若是你們想知道究竟,不妨同去。”清穆隨口說了句邀請的話,便轉身朝外走去,從始至終,除了看到後池腕間的墨石手鍊時有些許的感情波動外,其餘時候都是一副淡漠沉靜的模樣。

後池挑了挑眉,跟在他身後,鳳染一聽也樂嗬嗬的眯起眼,裹著仙罩跟了過去,走了幾步,她擺了擺頭,覺得好像有什麼忘了告訴後池一樣。

算了,不想了,記起來了再說。

三人駕雲同往,一路上,看見不少趕去瞭望山的仙君,嘴裡談的皆是出現在大澤山的後池上神和即將現世的炙陽槍,三人被清穆罩在仙罩裡,並無人發覺他們的蹤跡。

不過幾日時間,鳳染就對清穆嘖嘖稱奇,甚為驚歎。後池好歹也是上神之尊,這傢夥竟絲毫未對其假以辭色,甚至三番四次的對後池微弱的靈力和蹩腳的仙法嗤之以鼻,後池坐在兩人身後,倒是罕見的冇有如來時一般爭論。鳳染在一旁看得高興,作壁上觀得不亦說乎。

到達仙妖分界處擎天柱時,晨曦漸露,鳳染看著臉色蒼白、卻倔強忍著的後池有些不忍,她知道後池在外人麵前最是要強,就算撐不住了也不會出聲,頓了頓正準備開口,卻聽到清穆淡淡的聲音。

“休息半個時辰後再去妖界。”

鳳染暗暗舒了口氣,朝清穆瞅了瞅,見他麵上的疏離之意淡了不少,也放下了心來。

前去妖界,以她之能並不足以護得後池萬全,但以清穆的靈力,就算是麵對妖皇也有一戰之力。

三人就這樣沉默而又安靜的在兩界相交處停了下來。

“這就是擎天柱?”

聽見身後似是帶著些許悵然的聲音,清穆轉過頭朝後池望去,古井無波的眼底也劃過了淡淡的訝異。

盤腿坐在雲上的少女不知從何時站了起來,仰著頭望著麵前高入天際的擎天柱,墨色的眼眸幽深濃切,竟帶著點點蒼茫的氣息。

清穆兀的一愣,轉了轉眼再望向後池,卻發現她又變成了十幾歲少女的模樣,全然冇了剛纔的氣息,不由得有些晃神。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是他眼花了不成?

“不錯,這便是擎天柱,傳說這乃混沌之劫眾神消失後,和三界同在的祖神擎天神識幻化而成,是三界柱石,凡是經曆了九天雷劫的仙君、妖君都會自動顯現名字在上麵……”鳳染指了指擎天柱上刻著的名字,突然停住聲,尷尬的看向後池。

擎天柱分三部分,最下麵刻著九州八荒的地圖,上麵列著仙妖兩界上君、妖君的姓名,銀白色澤,格外醒目絢麗。

中間的部分刻著三界有名的洞天華府,天界天宮處盤旋著威嚴的五爪盤龍和金色鳳凰,祁連山清池宮遨遊著神秘悠遠的紫紅蛟龍,而略居於下方的妖界玄晶宮則臥著一隻威風凜凜的白虎……這裡明顯是三位上神所列之處,至於妖皇,雖未處於上神之尊,卻因執掌一界而位於擎天柱兩處之中的地方。

世上皆言三界中的擎天柱乃是最為靈性之物,所言所化便是三界準則,六萬年來,後池雖因古君上神之故位於上神之位卻始終未得到眾仙信服,便是因為如此——仙妖交界的擎天柱上,並未有後池的位置。

鳳染看著擎天柱下端刻著的天帝那幾位殿下和公主的大名,眼神暗了暗,悄悄歎了口氣。

怎麼好巧不巧的正好談到這上麵?

“那是什麼地方?”後池的麵色絲毫未因鳳染的躊躇改變,反而饒有興致的指了指擎天柱上最上端的地方。

清穆見她麵色坦然,眼底露出一絲欣賞,眉宇間的冷淡之色又消散了些許。先不論後池的靈力到底如何,就憑這份豁達,就足在這上麵許多仙君之上了。

後池指的是一片空白之處,上麵是極深沉的墨色,黑沉沉的一整片,有種直壓天際的厚重感,是擎天柱最頂端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自混沌劫難擎天柱出現後那裡就是空白一片,冇人知道那裡到底代表什麼。”鳳染搖頭。

倒是清穆,沉眼望向那黑濃濃的頂端,冇有出聲。

後池揉了揉肩朝兩人招呼道:“時間不早了,得儘快趕到妖界才行。”

“妖界結界詭異,破壞力極強,你靈力太弱,還是跟著我為好。”清穆見後池轉身就準備走,也回過頭淡淡吩咐。

不知怎的,他並不願意後池呆在擎天柱下太長時間,是以極快的做了決定。

鳳染看著已被清穆拉到身邊的後池,隻得撇了撇嘴:“那倒是實話,後池靈力弱,我還不知道就這麼莽莽撞撞的衝破妖界的結界會有什麼後果,跟著你過去再好不過了……”

鳳染的話冇說完,後池仍舊打量著那根擎天柱,清穆皺了皺眉,拖住她直接往妖界的結界處闖去。

鳳染見兩人先行穿過結界,‘喲嗬’了一聲,摸了摸鼻子,不緊不慢的做著闖結界的熱身運動,腳抬到一半突然僵住,眼底露出幾分意味不明的神色來。

她終於想起有什麼話忘記告訴後池了——三界中傳言那天宮上的景昭公主幾萬年來一直自視甚高,從未對哪個仙君有過好感,卻唯獨對這冷冰冰、硬邦邦的清穆上君格外青睞。

這傳言連不問世事的清池宮裡都能聽得到,就足以證明這青睞是多麼的不淺了。

鳳染望著消失在結界中的二人,欲哭無淚的眨了眨眼,迅速朝結界那邊衝去。

一刻鐘後,她望著霧沉沉的妖界結界周圍百米處連隻鳥都看不見的空地,這纔想起闖妖界結界有可能不會出現在同一處,沉默了半響突然眯著眼嘿嘿的笑了起來。

後池,這可是天意啊,你可得抓緊機會……也許當年古君上神的怨氣,你不用上那九重天,就能全討回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