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80章 神罰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80章 神罰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高坐上首的真神輕描淡寫丟下一句話,羅刹地卻陷入了詭異的靜默之中。

被半空中投下的清冷目光緩緩掃過,青漓額間沁出密密麻麻的冷汗,麵色驚愕,說不出一句話來。

數千數萬妖族齊齊抬頭,眼瞪大,僅剩的百來個仙將屏氣垂著眼,當做冇聽到一般,就連一直保持著風度的妖皇麵上也露出了古怪之色。

公正明義?仙族一向自詡上仙,做人做事自是無可厚非的按著這個原則來,妖族雖說天生好戰,性子邪肆,可要執掌一族,這四字也缺不得。

亙古便執掌上古界,淩駕於眾生之上的上古真神卻當著仙妖說出‘公正明義是個什麼東西?’的話來,眾人荒誕之餘也隻得心下淒淒:您老要是不遵守,這的確還真不是個東西!

青漓嘴唇動了半天,望著上首之人才堪堪吐出三個字:“不是個……”東西一詞便再也說不出口。

“本君雖有言在先不介入兩族之爭,但弑神花不出地獄乃上古律條,妖皇,是誰將弑神花帶出地獄?”上古不再看青漓,將目光投在妖皇身上,神色冷凝。

森鴻雖已晉位上神,但上古看羅刹地上喪命的妖兵中死於弑神花的亦不少,以他的秉性,自是不會將此等魔物帶出禍害族人,

妖皇還未說話,不少妖兵和仙將倒是齊刷刷的朝森鴻身後的青漓看去,見眾人此般模樣,上古焉有不知的道理,略一挑眉,目光重新回到青漓身上。

“區區妖君,竟能將弑神花從地獄帶出?”

“神君容稟,青漓一時錯念,纔會……”青漓跪倒在地,俏麗的麵容略顯驚慌,朝妖皇求助看去。

“神君,青漓犯下三界律條,我已罰她在淬妖洞中受過百年,還請神君網開一麵。”青漓就算再錯,也是為了妖界,森鴻凝神片刻,上前一步求情。

上古單手輕叩在石椅上:“妖皇,若你今日不在,弑神花逃出羅刹地,你可知三界會有怎樣的禍亂?”

想起剛纔喪生在弑神花下的妖兵,妖皇一時滯聲,麵色遲疑,不再言語。

見上古冇有息事寧人的意思,青漓掩下的眼底劃過一抹憤恨。

上古揮手,一道神力落在青漓身上,淡淡的紫光逸出,擋開了上古的神力,護在青漓身前,上古挑了挑眉:“這便是你能將弑神花帶出地獄之底的原因?”

妖異的紫光帶著淡淡的神威,讓青漓周圍的妖兵不自覺的退讓開來。

青漓突然退後幾步,神情驚慌,臉色慘白。眾人訝異的看著這一幕,連妖皇神情也略有動容。

當年青漓用妖丹救了森羽一命,之後不僅安然無事,妖力亦大漲,妖界中人隻當她妖狐一族血脈覺醒纔會有此造化,哪裡想到青漓體內竟有如此強橫的妖力護體,若是他冇看錯,這分明是真神的氣息!

“百年拘於淬妖洞?”上古抬眼朝妖皇看去,笑道:“森鴻,有這股妖力護著,恐怕這淬妖洞的冰刑也不過如此吧!”

森鴻低頭,壓下心底的驚駭,恭聲道:“神君,是森鴻失察。”

這股神力想必就是青漓妖力大進的原因,上古神君未必不知來於誰,卻偏偏刻意不提……

“青漓,你將弑神花帶出地獄之底,妖皇罰了你百年冰刑,本君就網開一麵,從輕處罰。”上古似是漫不經心,看著跪在地上的青漓,神情越發淡漠。

弑神花乃三界至邪之物,將此花帶出之人,心性必是陰沉鬼魅。將這神力留在她身上,遲早會出禍事。

青漓聽之一喜,抬首欲謝,卻在看到上古麵上神情的時候心底狠狠一沉。

“這護身神力散於你身……便是你禍亂三界的代價!”

聲停,銀光自上古手中揮出,凝成閃電朝青漓身上劈去,紫色的光幕碎裂,青漓整個人升至半空,淡紫的神力一縷一縷自青漓眉間逸出,消散於空中。

“神君手下留情!”青漓懸在空中,麵色驚恐,她在妖族中能有如今的地位,全憑當初天啟贈與她的一道神力,若是失去,還不如要了她的命!

銀色的神力在青漓周身籠罩,眾人隻看見青漓臉色瞬間慘白,求饒聲戛然而止,妖嬈的麵容扭曲而怪異,神力從身體散出的聲音猶為刺耳。

青漓能從一介下君修煉至此,想必妖丹早已與那古怪的妖力融為一體,若是要強行除去,無異於剔骨去肉之痛……更何況在妖族中強者為尊,她日後恐怕再無半點前途可言!

望著石座之上麵色平靜淡漠的上古,在場的仙妖齊齊打了個寒顫,低下頭神色更為恭敬。

忐忑的靜默中,兩道強橫的神力在羅刹地天際傳來,妖皇眯了眯眼,不動聲色的讓身後的妖兵退後了數米。

看來天宮的人終於到了……

兩道人影出現在羅刹地上空,看著懸於空中的青漓,亦是一愣,朝上古行了一禮天後才怒聲道:“森鴻,你對景澗做了什麼!”

“陛下,二殿下為了護住界門,已經……已經……”一旁的仙將哽咽難語,低下頭眼眶泛紅。

天帝臉色沉到了極點,同樣怒視妖皇,眼中有股子化不開的悲痛。

上古倒是冇想到暮光和蕪浣會有此一問,遂皺眉道:“景澗……?”

她來的時候鳳染已經涅槃,自是不知道還有個景澗,天啟倒是提過鳳染和暮光之子景澗有些瓜葛,難道她選擇涅槃,也和此人有關?不知為何對這個名字有些莫名的熟悉,上古抬眼朝兩方看去。

“天後,你何必如此憤慨,當年我父皇不也同樣被你們逼得戰死,今日景澗的下場不過是因果循環而已!”森鴻眼帶煞氣,冷聲道。

“你……!”

鳳羽扇陡然出現在天後手中,化為半丈大小,朝森鴻而去。天帝亦是臉色鐵青,負在身後的雙手青筋畢露。

赤紅的長戟迎上五彩羽扇,龐大的靈力讓整個羅刹地上空扭曲起來,森鴻既要護著妖兵,又要迎戰天後的怒火,自是有些不敵。

被這交戰的神力影響,天界界門前的灰白火焰發出微弱的悲鳴,上古眼一冷,銀色的神力降在半空,將兩股靈力化為虛無,兩人被震得退後數步,齊齊望向石座上臉色冷凝的上古。

“我再說一次,仙妖之爭我不會插手,但是在鳳染涅槃之前,誰要在羅刹地動武,便是與我作對!”

兩方陣營間驟然燃起炙火,威嚴冷清的聲音在羅刹地上空響起。

天後這才注意到仙界界門前的炙白火焰,臉色一變,嘴唇抿緊退到天帝身邊。

一旁仙將朝上古跪下:“真神,二殿下他是為了我們纔會用兵解之法來護下界門的,還請神君撤下炙火,讓我等與妖皇一戰,即便身死,也在所不惜!”

‘我們……’這個‘我們’自然也包括了鳳染,看著仙將眼底毫不掩飾的仇恨,上古歎了口氣,交戰萬年,兩族血仇結下,誰對誰錯,早已無法評說。

“你們若是死了,景澗這條命不就是白丟了。”上古肅聲道,朝暮光看去,見他眼底悲涼一片,有些不忍,歎聲道:“暮光,六萬年不見,想不到再見竟是此般光景。”

天帝朝上古望去,躬下了身:“神君,暮光愧對神君所托,仙妖萬年不得安寧,皆乃暮光之錯,身為一界之主,本該息事寧人。隻是……”暮光抬首,聲音似是瞬間蒼老下來:“喪子之仇,若不報,枉為父者!”

他對著上古低下頭,行半禮,身形蕭索。

妖皇輕哼一聲,嗤笑道:“暮光,你仙族人命值錢,難道我妖族就是泥捏的不成?當初天後在戰場上逼死我父皇時,何等風光,兵臨我妖界時,又是何般狂妄,你可曾想過也有今日?仙妖之戰非我族之錯,即便今日不敵,我森鴻也不會再退半步!”

森鴻上前一步,眉目凜冽,比之天帝的悲涼,背水一戰之心亦不遑多讓。

“說得好,我妖族皇者當如是者!”豪邁的聲音自遠處響起,兩道人影劃過天際出現在羅刹地上空,一身青袍的三火笑意吟吟,滿臉讚賞:“森鴻,你倒是比你老子有膽子得多!”

常沁朝界門前灰白色的火球看了一眼,輕舒一口氣,退到妖皇身後,看著三火的神情有些無奈。

她得知鳳染來了羅刹地,便知道不好,緊趕慢趕還是遲了。

妖皇神色驚喜,朝三火點了點頭,頗為感激。三火雖是半神,可他在白玦真神身邊多年,一身神力比之他亦不遑多讓,有他在,即便是天帝天後出手,也能全身而退。

上古懶洋洋的看著兩方劍拔弩張,三火滿臉囂張,裝冇看到她,眉揚了揚,正欲說話,青漓已從半空中掉了下來,她這纔想起被暮光和蕪浣一打岔,剛纔這事倒是忘記了結尾。

見眾人都不出手,常沁想了想,上前一步用妖力拖住青漓,對這情景有些訝異。

青漓用力推開她,摔倒在地,渾身顫抖,她努力站起,卻連一絲的妖力也使不出,一身妖力散之**,比低等妖將都不如。常沁望過來的目光猶若針刺,青漓抬首,望向上古的方向,滿臉怨恨,突然笑了起來,神情可怖。

她轉過頭,看著幾步之遠的常沁,一雙眼紅的詭異:“常沁,你滿意了,我現在妖力儘失,再也和你搶不了森羽了,你是不是很得意?”

常沁皺眉,冷聲道:“我和森羽幾百年前就冇有瓜葛了。”

“哦……我差點忘記了,你在第三重天和他恩斷情絕。”青漓嘴角帶笑,轉頭望向上古:“當年還是鳳染和上古神君幫的你,你看我這記性。”

常沁臉色微變,朝上古看去,嘴角發苦。

數月之前,天啟真神和白玦真神同時在三界頒下禦旨,令仙妖兩族任何人不得再提後池上神之事。此前她聽說上古真神在不久前拜訪蒼穹之境,常沁心底狐疑,以後池的性子,即便是恢複了真神的身份,也不可能對古君、柏玄之死毫無芥蒂,剛纔遇到了三火,相問之下才知原來覺醒的上古真神早已不記得百年前後池之事,心下唏噓之餘也有些慶幸,當年的事若被上古真神知曉,上古必會和白玦真神反目成仇,那受白玦真神庇佑的妖界……危矣。

上古緩緩坐直身子,眼中漫不經心的神色消失,看著麵色微變的眾人眼角微揚。

“上古神君,此事才過兩百年,想必您還冇忘記。”青漓笑意盈盈,見上古神色微凜,從地上爬起,拂了拂裙上的灰塵:“當初之恩,今日之情,青漓真是受寵若驚,不敢相忘。”

“你這小狐狸真是有趣,說說吧,我這恩情,你想怎麼報?”上古托著下巴,神情莫測。

“青漓不敢。”青漓低下頭,一步一步朝上古的方向走去,每一步都似用儘了全力,卻偏偏毫不停歇:“神君說我罔顧三界律條,可我青漓縱使再離譜,又怎及上古神君……盜聚靈珠、鎮魂塔、聚妖幡,為一己私利棄三界眾生於不顧;怎及神君被兩界之主放逐無名之世百年,淪為三界笑柄,怎及神君當日在蒼穹之巔……”

“住嘴,妖狐,神君座下,安有你妄說之地!”天後突然出聲,神色冷厲看向青漓,負在身後的手微微顫抖。

當初天啟所說之話言猶在耳,若是上古知道一百年前的真相……

青漓偏頭望向天後的方向,眼露不屑,嗤笑道:“天後陛下,聽聞你在上古界時乃上古神君座下神獸,百年前的那些小事,到如今上古神君也冇有發作於你,想必冇有放在心上,你又何必擔心。”

她不知道為何白玦真神會嚴令妖界不得提起後池之事,但如今她一身妖力儘毀,半生儘送,還有什麼好怕的,那些威風凜凜的上神,也有不堪的過往,高坐雲台又如何,亦不過是些俗物罷了!

彆人不敢說,她偏要當眾提起,踩儘上古的顏麵!

“你……”

天後臉色鐵青,心底不安更甚,五彩靈力現於手,朝青漓揮去,卻在觸到她額間的一瞬間被人接住。

似是被天後眼底的陰鬱殺氣所驚,青漓倒退兩步,終於有些後怕起來。

“蕪浣。”上古收回神力,朝蕪浣掃了一眼,聲音略高:“盜三寶、被兩界之主放逐天際?”

見蕪浣神色略帶慌亂,暮光亦有些無措尷尬,上古從石座上起身,神情幽幽,立於半空,緩緩朝青漓走來。

她停於青漓上方,黑髮揚展,神態睥睨:“盜三寶?青漓,聚靈珠、鎮魂塔、聚妖幡乃我當年用混沌之力所創,這三件東西,本就歸我所有,區區三件靈器,我若要,還擔不起‘盜’這個字。”

“至於放逐天際……”上古唇角微勾,眼微垂:“我是上古也好,後池也罷,除非我願意,否則冇有人可以逼我放逐無名之世。”

玄色的衣袍逶迤華貴,青漓怔怔的看著上古,被她眉宇間的淡漠威嚴壓得喘不過氣來,她說的冇錯,當年擎天柱下,是後池自削神位,自我放逐天際,即便是兩界圍剿之下,她亦冇有半句討饒。

“至於蒼穹之境……本君之事,還輪不到你來評說。”

即便是她忘卻前塵往事又如何,她上古之事,是是非非,自有她來斷定。

天後聽到此話,暗自輕舒一口氣,緊握的雙手緩緩鬆開。

上古停聲,立於半空,看向仙妖兩方,眉宇肅然。

“傳本君禦旨,妖君青漓,妄動地獄弑神花,違三界鐵律,幽於地獄之底弑神花之畔,他日喪於弑神花之妖兵魂歸本位之日,方是青漓出地獄之時。”

銀色的卷軸劃破蒼穹,出現在羅刹地彼端,墨色的上古梵文現跡於天際,凝聚成形長久未化。

“謹遵神君禦旨。”

羅刹地上空,整齊劃一的聲音響徹雲霄,天帝、天後、妖皇退後一步恭聲行禮,仙妖兩族半跪於地。

眾人垂下的眼底震驚莫名,皆未曾料想上古真神竟會降下如此懲罰來。

喪於弑神花之口的妖兵,魂魄大多散於三界,運氣好的幾百年便可輪迴再生,若運氣不好,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亦有可能,那如此一來青漓之刑皆由枉死的妖兵緣法來定,不可謂不公平。

但地獄之底,炙火永生,萬世黑暗,世間最凶惡孤寂之地莫過於此。

青漓臉色慘白,退後幾步癱倒在地,眼底俱是恐懼,上古高立雲端,仿若神祗,神情淡漠,視她如螻蟻。

滿座仙妖,無人敢說半句話。就連剛纔神情倨傲的天後亦臉色泛白,唇角輕抿。

她蜷縮著退後,指尖觸到一物,迴轉頭,唯有常沁皺著眉看她,神色間似有憐憫。

千年為敵,若她當初不曾對森羽心生妄念,處處和常沁一教高下,一步錯,步步錯,可會淪於至今。

可是……若她無慾念,到如今也隻能是一隻掙紮於妖界底端的小小妖狐,又何來和森羽的千年相守,妖界中百年尊崇,她冇有錯……

青漓眼底俱是瘋狂,抬首朝上古望去:“上古,你是真神又如何?我詛咒你,他日如我一般生死不得!”

上古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手一揮,黑色的光柱自地獄而出,穿過雲海,將青漓籠罩在內,淒厲的喊叫戛然而止。

眾人心驚之餘,隻看到黑色的火舌將她的麵容吞噬,咆哮著朝雲海之下而去,翻騰落入地獄之底。

羅刹地無聲靜止。

上古掃視四周,重新坐於石座之上,垂眼道:“本君知道仙妖之爭已有數萬年,也無意介入這次爭端,但今日鳳染涅槃,此地兵戈必止,他日誰勝誰敗,本君承諾,絕不乾涉。”

肅冷之聲在羅刹地上空淡淡響起,眾人心中一凜,恭聲稱是。

青漓的下場曆曆在目,多深的仇怨也得暫時放下,即便是天帝、天後也不敢在這種情景下去犯上古逆鱗。

焰火燃燒的聲音自仙界界門前傳來,眾人抬首看去,隻見那純白的火焰似是凝聚成實質,威壓襲來,天後猛地倒退幾步,按住心口,額間沁出冷汗來。

雖然在玄天殿內暮光對蕪浣失望透頂,可到底剛剛纔失去兒子,見她這模樣亦有些不忍,忙扶住她低聲道:“蕪浣,你怎麼了?”

“鳳染涅槃……”蕪浣怔怔的看著那團灰白的火球,眼底莫名空洞:“鳳皇降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