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83章 放下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83章 放下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天啟抱著僵成了一根棍子的阿啟看著上古自光幕中緩緩行來,手心沁出了薄汗,他素來漫不經心的臉色有些莫名的緊張,突然想起白玦在蒼穹之境中說的話來……

救下你的不是我和炙陽,是上古……

天啟屏住呼吸,朝一身玄袍的上古看去,上古,當年,你是不是有什麼話忘了告訴我?

上古站定的天啟麵前,許是他的眼神太過專注,微微挑了挑眉:“天啟?”

天啟回過神,尷尬的轉過眼,沉聲道:“上古,你想起來後池的事了?”

懷裡的阿啟低垂著頭,兩隻小爪子死命的抓住天啟的袍子,一副生怕被遺棄的可憐模樣。

上古冇有回答天啟,垂眼看向阿啟,無聲的靜默中,突然一把撈過垂頭喪氣的小娃兒,提著他的領子,道:“阿啟,我怎麼教你的,背要挺直,胸要抬起,這麼一副膿包像,以後怎麼找媳婦兒!”

天啟寬下心,嘴角彎了彎後退了兩步。

阿啟懵懵懂懂抬頭,大眼迅速眨了眨,對上上古略帶薄怒的眼,兩隻短腿晃了半天,哆嗦著嘴唇喚了聲:“姑姑……”

上古掄起袖子,在他後腦勺上一拍,清脆的聲音響起,阿啟還來不及呼痛,上古抬高他的頭,一眨不眨的盯著他,茶墨色的眸子劃過瞬間的歎息。

“阿啟……”上古把阿啟摟在懷裡,手有些僵硬的抬起,落在阿啟背上,輕輕拍了拍,最後無比自然,輕聲道:“我是你孃親。”

被塞在上古肩膀裡的阿啟起初一僵,待上古的手落在他背上時,哭聲陡然降臨,小娃兒哭得歇斯底裡,兩隻小手使勁抱著上古,恰有黃河氾濫之勢。

“孃親……孃親……”

哭聲初時驚天動地,到後來演變成抽抽噎噎、止不住的局麵,上古聽得酸澀,緊了緊懷裡的孩子,眼裡俱是自責。

初見阿啟時,他蹲著小小的身子,在清池宮種著永遠都不會開花的無花果,小心翼翼的靠近她,喚她姑姑……

他的恐懼、不安、期盼……她應該早就能覺察纔是,竟然還會愚蠢的以為阿啟是凡間女子所出。

她期盼了百年的阿啟,她在隱山百年裡唯一的慰藉,她怎麼忍心讓他被棄,甚至為他取名阿棄。

後池,你當真是糊塗透頂,白玦再怎麼混賬、絕情,阿啟終究是無辜的。

憶起蒼穹之境上那身大紅的喜袍,那人冰冷的眉眼,上古嘴角劃過一抹自嘲,垂下眼……上古,那又何嘗不是你的選擇?

後池是你,你為後池,藉口再多,都無法改變你們隻是一個人而已。

可終究,就如覺醒了的白玦不再是單純的清穆一般,她……也永遠回不到當初。

後池可以任性,上古不可以。

後池可以愛的純粹,上古不可以。

後池可以為一人負儘蒼生,上古不可以。

雖然失望憤怒,但她甚至都不用去問天啟瞞下她的原因。

她愛了清穆一百年,在隱山抱著這樣的信念過了一百年,甚至在他大婚之日都不曾放棄。

可是她的不放手害得古君魂飛魄散,柏玄屍骨無存。

她做得最錯的事不是愛上清穆,卻是太過固執,到頭來,害人害己。

上古長歎一口氣,斂下心神,將縮在肩上抽噎的阿啟揪出,捏了捏他的手,溫聲道:“阿啟,是孃親的錯,以後無論發生何事,我都不會再拋下你。”

這是和她血脈相連的孩子,她最親近,最在乎的人。

阿啟抿著嘴,狠狠的點頭,眼腫的像核桃一般,但裡麵的神采卻仿似能照耀世界。

上古把他眼角的淚痕擦乾,慢慢道:“阿啟,以後,你名喚……元啟。”

萬物之首,啟天地而生。

她的孩子,端得起如此之名,也是她最淺薄的祝願。

一旁的天啟愣了愣,朝阿啟看去,見到那張和白玦相似的臉,突然有些苦澀,上古最重視親人,如今,他們纔是真正的一家人。

“天啟,是你封印了阿啟的真神之力?”上古神力聚攏,自是能看出阿啟身上那息被籠罩的混沌之力。

天啟回過神,點頭,道:“阿啟的降世乾係太大,所以我才封印了他的力量。”

混沌之力雖淩駕於天地,但說來……卻也是最沉重、無奈的神力。

混沌之劫降臨時唯有混沌之力方能解,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阿啟隻是單純的繼承了白玦的仙力而已。

上古眉微皺,將阿啟交到他手裡,沉聲道:“天啟,送阿啟回清池宮,我在蒼穹殿等你。”

天啟接過仍有些念念不捨的小娃兒,見上古抬步便走,突然道:“上古!”

上古轉身,靜靜地看著他。

“你不怪我?”

“怪,怎麼不怪?”上古垂眼,神色有片刻的怔忪,聲音莫名沉重:“可隱山百年相陪,照顧阿啟之義,當初在蒼穹之境上為我覺醒之情,天啟,這些我都還不起。”

最重要的是,你和炙陽,無論發生何事,對我而言,都是世上最重要的人。

“不是。”天啟跑過來,站到上古麵前,定聲道:“我說的不是這件事,上古,當年……”他頓了頓,眼底陡然升起忐忑的希冀來:“你為何會選擇殉世?”

是不是真如白玦所說……

“不知道,我想應該是為了救三界吧。”

上古的聲音沉靜冷淡,天啟似是失去了力氣,垂下眼。

上古瞧了他半響,突然道:“天啟,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天啟瞳孔微縮,轉過眼:“你說什麼?”

“我隻有後池的記憶,混沌之劫到來前的三百年,我仍然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你是不是還有事瞞著我?”

天啟眼微睜,失聲道:“上古,你說什麼,那三百年的記憶,你還是冇有恢複?”難怪不曾怪他引下混沌之劫……

隻是這怎麼可能,除了古帝劍的混沌之力能封印上古的記憶,世間還有誰能做到,除非祖神擎天降世……可祖神數萬年前就已經化為虛無了!

上古見天啟詫異的模樣,也不再提此事,道:“把阿啟帶回清池宮,我在蒼穹殿等你,若你想告訴我當年到底發生了何事,也不遲。”

上古轉身,朝蒼穹之境飛去,天啟頓了頓,朝懷裡可憐巴巴的阿啟看了看,苦笑道:“臭小子,我又被你孃親丟下了。”

阿啟抓了抓天啟的手,小聲道:“紫毛大叔,你還有阿啟。”他說著在天啟懷裡蹭了蹭,和往常一樣。

天啟神情微怔,笑道:“你這個臭小子!”被阿啟這麼一弄,心裡也好過了不少,彈了彈阿啟的額頭,朝清池宮而去。

南海梧桐島。

島內數丈高的仙樹濃鬱蒼翠,極東之處的鳳皇殿因著鳳染的迴歸被佈置得煥然一新,但鳳染堅持在殿後搭了一間竹屋,以做平時休憩之用。

族中長老盼了十萬年才盼回這麼個寶貝疙瘩,自然萬事都依著她來。火鳳凰鳳染之名萬年來在三界都是火爆的代名詞,覺醒後回到梧桐島的鳳染卻一反常態,甚是沉著篤靜,亦讓一眾擔心的長老欣慰不已。

鬍鬚花白的鳳崎長老推開竹坊的門,見鳳染正襟危坐,手裡捧著長老敬獻的書劄坐於案前神情專注,心底有些感慨。

當年三界難容、性子張狂的鳳染如今終於也有了皇者的樣子。

待他落重了腳步聲,鳳染抬頭朝門口看來,眼底有淡淡的疲憊,笑道:“鳳崎,再寬些時日,族中禮數太多,即位的規矩也多,我這纔看到一半。”

大長老鳳雲閉死關已有萬年,族中大事一向是二長老鳳崎做主,這次她回來登位一事便是由鳳崎一手主持。

曆來鳳皇登位,都邀上古眾神觀禮,下界小仙朝拜,如今三界動盪,便一切從簡,隻是鳳凰一族傳承上古,即便是如此,紛繁的禮數也讓鳳染苦不堪言。

“無妨,陛下從未在梧桐島住過,自是對很多事多有生疏,待以後熟悉了便好,哎……”

見鳳崎歎氣聲又起,這幾日著實被一眾長老的請罪聲折騰得夠嗆,正準備安撫的鳳染卻聽鳳崎話鋒一轉:“陛下,天帝在島外也守了半日,他為一界之主,是否有些不妥?”

天帝半日前出現在梧桐島外,卻不入島半步,鳳染聽後,也隻以即位事忙為藉口打發了他了事,便不再過問,天帝執掌仙界數萬載,鳳崎自是會覺得如此安排有些不妥當。

鳳染搖頭道:“鳳崎,他此時來無非是想將我鳳族拉入仙界陣營,我已在羅刹地頒下鳳皇律令,此事絕不可能。”

鳳染說得斬釘截鐵,鳳崎微微有些動容,憶起妖界第三重天中慘死的鳳族,亦歎聲道:“我也不讚成鳳族介入仙妖之戰,當初鳳族無皇,自是隻能聽天後調遣,哎,我也做了不少糊塗事。”

“往事已矣,長老無需介懷。”見鳳崎和她想的一樣,鳳染心下安慰,卻見鳳崎張了張口,似是有些難言,道:“長老有何想法,但說無妨。”

“陛下,我並非為天帝說話,隻是這些年來他對我鳳族庇佑,確是事實,他今日來,恐怕不是為了將鳳族拉入仙界,否則,他不會止步於島外,陛下不如見他一麵,如何?”

鳳染眉角微皺,朝鳳崎看去,見他一派坦蕩,遂笑道:“長老何以如此確信?”

鳳崎雙手攏在懷裡,道:“因為天帝不是天後,景澗殿下性子淳樸質良,想必與其父教導不無關係。”

鳳染麵色微頓,心底狠狠一抽,將手中書劄放下,點頭,沉默良久,朝竹坊外走去。

景澗的父親,她縱使不願,也終究無法將他拒之門外。

梧桐島外亂島林立,天帝站於外島的一處古桑樹下,神色有些追憶。

身後腳步聲響起,他迴轉頭,見鳳染一身暗黃帝服,眉眼含威,不由有些欣慰,他做錯了那麼多事,到如今,總算有一兩件能夠回到原來的軌跡。

“鳳染,景澗在天辭山,日後若有機會,你去看看他也好。”

不是不知道那孩子的心思,隻是到如今,一切都太遲。他和蕪浣的罪,老天不是冇有落下,隻是卻降在了景昭和景澗身上。

鳳染瞳色驟深,道:“陛下來此,總不會隻為了說這一句。”

“自然不是,鳳染,當年蕪浣將你放逐淵嶺沼澤,確實是因為她知道你是鳳族的皇者,這件事,是我們……”

鳳染擺手,打斷天帝的話:“陛下當初可知道?”

天帝苦笑:“當初雖未確定,可卻猜想過,此事是我之過,我不會推卸。”

“算了,若不是身在淵嶺沼澤,也冇有我之後的際遇,這件事我不想再提了。”景澗的死,已經將天後的罪孽承擔,她實在無法對著他的父母再去討回當初的公道。

見鳳染隱有不耐,天帝也不再說此事,仙訣念動,手中出現一道金黃卷軸,他頓了頓,在鳳染狐疑的神情中朝她遞去:“我今日來,確有一事相求,還請鳳皇能應諾。”

見他語色鄭重,亦以鳳皇相稱,鳳染沉聲道:“何事?”

“請鳳皇出島,入天宮。”

鳳染未接,皺眉道:“天帝,日前我已有言,想必你並未忘記。”

“不是鳳族。”天帝微微沉聲:“隻是鳳皇你一人,我希望鳳皇能繼任天帝之位,禦領仙界,渡過此次劫難,這是傳位詔書。”

鳳染緩緩眯眼,道:“天帝,你此話何意?”

暮光乃上古選出,六萬年來執掌仙界居功至偉,怎會突然做出這種決定?

天帝長歎一口氣,朝身旁的古桑樹看去,突然道:“鳳染,你想去上古界看看嗎?”見鳳染不語,又道:“那裡是上古鳳族的家,你應該回去看看。”

“天帝之位,需剛正不阿,我冇有做到,要秉公而斷,我卻私心過重,鳳染,仙妖之爭迫在眉睫,但我和蕪浣都不能再禦領仙界,不是我們退卻,而是……從一開始,我們便失了資格。”

鳳染冇有回聲,聽暮光這話,想必是當初上古界時,天後便做過什麼錯事……隻是,這與她何乾?他們兩夫妻的醃臢事,犯不著讓她來收尾,當即便冷冷丟下一句轉身朝梧桐島而去。

“我說過,鳳凰一族不再介入,自是也包括我在內。”

“鳳染,景澗用命守下的仙界,我相信隻有你能替他護住,若你願意,三日後天宮玄天殿,我會親手將天帝之位傳於你手。”

天帝的話在身後靜靜響起,鳳染停住腳步,良久後回首,古桑樹下空無一人,唯剩金黃的卷軸浮在半空。

鳳染低頭,拿出袖中的火紅鳳羽,緩緩閉上眼。

景澗,如果你還在,你會希望我如何去做?

淵嶺沼澤下的桃林外,上古沿著小徑緩緩走進。

桃花滿天,如詩如畫,小溪潺潺,風光無限。

當年她從隱山滿懷希冀而回時,曾經走過這條路。

回首百年,物是人非,唯有此景,一如當初。

她站定在小徑儘頭,看著嫣紅的桃林下閒坐的白衣青年,佇立良久。

他微微垂首,容顏如昔,長髮如墨,唇角柔和。

隻是,上古卻陡然憶起百年前蒼穹之巔上他決絕的眉眼,冰冷到殘忍的聲語,毫無留唸的冷漠背影。

白玦,後池的怨憤在古帝劍下的炙火燃燒百年,你呢,可曾睡得安穩?可曾想起有過一個喚後池的人,信你百年,愛你百年,又……恨你百年!

上古抬步朝桃林下的白色人影走去,嘴角勾勒出莫名的弧度。

不過,真可惜,我隻是上古而已。

和你相識千萬載,卻從來不曾愛過你的上古。

那個曾經愛你愛到卑微的後池,在古君消失的那一日,被你親手葬送在蒼穹之巔。

你,可會後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