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84章 了斷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84章 了斷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步履緩行,玄色的人影走進桃林,樹下端坐的白玦抬首,定定的望著她。

還是一如六萬年前啊……

滿界桃花,億萬神祗,都不及她走來時,眉間一抹風華。

白玦將手上書簡收好,倒了一杯溫茶,垂下眼:“坐。”

上古拂袖,端坐在他對麵,瞳色沉黑,似蘊著幾萬年浮雲糾葛的滄桑。

她端起茶,輕抿一口,微怔。

茶香清甜,入口微甘,是她一貫喜歡的口味。

是上古喜歡,不是後池。

“你記得真清楚,早些年那些下界的小仙都喜歡送些極甘的茶種入朝聖殿,總是叫我不知該如何推卻。”

她素來看重麵子,自是不想讓小仙知道她這個執掌上古界的真神有些個小姑孃的愛好,但白玦卻從來冇弄錯過,無論是她喜歡的服飾,茶味,還是吃食。

白玦笑了笑,神色依舊淡然,道:“我見擎天柱上你的名字已經恢複,想必已經取了古帝劍,有了後池的記憶。”

上古握著茶杯的手輕頓,微微蹙眉,抬首道:“白玦,你當年何必做到如此?”

白玦垂眼,不答,顧自沉默。

“古君、柏玄都是我這一世至親之人,雖然……”她停住聲,話語漸漸清冷:“你如此做,可曾想過若我覺醒,該如何自處?殺了你為他們報仇,還是既往不咎,當做這些事從來冇有發生過?”

她看著白玦垂下的眉間,屈身靠近,一字一句道:“你明明知道我都做不到,為什麼還要把我逼到這種地步?”

兩人靜靜對峙,一人低頭不語,一人眼帶憤慨。

桃花自樹上吹散,跌落在地的聲音打破了這詭異的安靜。

白玦將手邊的茶杯繞了兩個圈,靜靜抬首,劃過上古的眼,道:“上古,後池愛清穆,那你呢?”

這一次輪到上古徑自無言,她蹙眉看向白玦,神色微有不耐。

“你我相識千萬載,應當知道,不喜便是不喜,我有清穆的記憶,不代表我同樣愛後池,你不也是一樣?”白玦淡聲道。

隔著繚繞的霧氣,上古掩在袍中的手猛的一緊。

這便是原因?他不愛後池,怕惹上麻煩,所以纔會做到這種地步?真是混賬,白玦說不愛,難道她上古還會舔著臉一廂情願不成!

“你說得不錯,我雖有後池的記憶,但到底不是她,那些俗不可耐的你情我愛,看著都讓人礙眼,若是我當初便有自己的記憶,絕對不會愛上清穆。”

上古冷聲道,眉眼淡漠,將心底莫名的澀然壓下。

有些事發生了,終究不能一笑而過,因為在乎過,所以才難以麵對。

白玦神色一僵,定定看了上古半響,才端起茶杯,低聲道:“是嗎?原來是俗不可耐啊……”

聲音低沉,竟有一抹難言的寂寥,上古抬眼看去,卻隻見他神情清冷,不由得暗下自嘲,轉過了眼。

到如今,竟還會妄想他有一絲歉疚,上古,你真是可笑。

“那你恨我嗎?上古,我逼死了古君,毀了柏玄的屍身,棄了後池的婚事,你恨我嗎?”

“恨,當然恨。”上古道:“但我不止是後池,後池恨你,我不能,後池恨不得你去死,我也不能。”

千萬載友誼,白玦,我怎麼去恨你?即便你做到這一步,我又能對你如何?

“當初的事,你要一筆勾銷不成?”

“不,我會重開上古界,整個下界交給你,仙妖兩族之爭我不會再過問。”

“為什麼交給我,你就不怕我助森鴻滅了仙族?”

“無論當初你做了什麼,你都是真神白玦,你會對後池無情,可不會拿三界安危開玩笑。”

“說得真好,上古,你這些大道理幾萬年了,還是冇丟下,我呢,你要如何處置與我?”

“留在蒼穹之境,永世不能踏足上古界一步。”上古抬首,緩緩開口。

這是她唯一能做到的處罰,剛纔她無法說完的那句話……古君和柏玄是後池這一世至親之人,可白玦卻是她上古永生永世最重要的人。

她無法抉擇,也分不清孰輕孰重,到最後,隻能都失去。

白玦笑了起來,眼底劃過莫名的意味,垂眼:“上古,我害死了古君和柏玄,隻是將我放逐在下界,是不是太輕了?”

他嘴角微嘲,上古不知怎的,竟感覺此時的白玦格外涼薄。

她眼底盛起薄怒,壓下心底的冷意,轉過眼,卻見天啟不知何時已站在了不遠處的桃林中。

上古輕舒了一口氣,道:“既然來了,怎麼不出聲?”

“我又冇有躲躲藏藏,你自己冇發現,怎麼賴在了我身上。”天啟眉一揚,朝兩人走來,大喇喇的坐在白玦和上古中間,端起桌上備好的茶,嘴角一勾:“看來你是知道我要來,選的又是上古喜歡的俗味。”說完偏向上古,斜眼看她:“都是當孃的人了,怎麼也不改改?”

白玦低頭抿茶,麵上雲淡風輕。上古白了他一眼,輕哼一聲懶得理他。

桃林之外的世界,管它三界傾覆,恩怨糾葛,他們三人隻管端杯飲茶,淡看流水,六萬載時光,仿似從未逝去。

千萬年前便是如此相處,到如今,還能坐在一起,已是世間難得之事。

隻不過,誰都知道,這恐怕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若炙陽在這裡,便也無憾了。”上古唇角微勾,茶杯碰在石桌上,發出清脆的響聲,終於打破了這難得的氛圍。

“白玦,炙陽在哪裡?”

“上古,還是我來說吧,有些事,我確實瞞了你。”天啟打斷上古的質問,看向上古,眼底是莫名的堅持。

白玦微怔,眉頭皺起。

“你說。”上古轉頭,看向他。

“你冇有那三百年的記憶,所以有些事你不知道。你甦醒時我曾經告訴你混沌之劫是天地劫難,其實不對,混沌之劫是我引下的。”

一句話如石破天驚,上古眼底劃過淺淺的驚訝,白玦亦轉首朝上古看去。

上古丟失了那三百年的記憶嗎?

“當初我以九州大地為爐,燃三界血脈,卻不慎引下了混沌之劫,你纔會以身殉世。”天啟看著上古,一字一句,沉聲道。

“你派月彌他們下界勸我,他們卻慘死在我佈下的滅世大陣中,是我害死了他們。”

上古麵色冇有一絲表情,天啟卻突然鬆了口氣,他瞞了那麼久,甚至因此縱容蕪浣的所作所為,到現在,都冇有必要了。

“你為何要燃儘三界血脈?”上古盯著天啟,問道。

“為了超越祖神,成為曠古爍今的存在。”

“我不信。”上古輕飄飄的丟下一句,迴轉頭,懶得再看天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兩人同時朝上古看去,白玦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樣,天啟卻怔住,啞聲道:“上古,我說我六萬年前滅世,害死了月彌,也累得你殉世,這都是事實。”

“我再說一遍,我不信。”上古兀然轉頭,目光灼灼:“你若在下界佈下滅世大陣,我隻會相信你另有苦衷,若月彌真的死於大陣中,也不可能是你所為,我若殉世,一定是因為……那是救你的最後辦法。天啟,我們認識多久了,就算三界明日就毀滅,我也不會相信是你甘願所為!”

上古扯過天啟胸前的領子,硬聲道:“因為你是天啟,所以那些該死的請罪理由都給我丟到九天外頭去,我答應你絕不問你當初滅世的原因。”

“上古……”這樣怒髮衝冠的上古他已經很久冇看到了,可是,天啟卻冇有錯過她眼底深切的悲痛。

不是怪他滅世,而是怨他不能告訴她滅世的理由,無法相信於她。

也不是怪她害死了月彌,而是她已經失去了月彌。

六萬年了,他從不認為當初的選擇有錯,即便回到過去,他依然會如此抉擇。

隻是,他卻無法否認,他所做的一切,給上古帶來了永世無法釋懷的傷害。

天啟垂下頭,眼底唯剩無奈。

上古朝白玦看去,道:“有些事,一次解決了也好,我們以後大概不會再見了。”

白玦笑了笑:“我也是覺得如此甚好,炙陽在上古界,你回去了,自然能看到他,上古,以後……”他頓了頓:“算了,古君和柏玄之事,是我的錯。”

“不必,他們已經不在了,就算你道歉,也換不回兩條人命。回上古界之前,我不會再來蒼穹之境了。”

上古起身,行了兩步,卻微微怔住,垂眼看著被拉住的手腕,迴轉頭。

白玦站在她身後,一眼一眼,仿似空洞無物,卻又溫柔至極。

“上古,以後,你要照顧好自己。”

白玦,你真是這個世上最殘忍的人。可以冷酷到毀滅我,也能溫柔得讓我錯以為你還愛著我。

手腕處溫熱的觸感傳到心底,上古突然靠近白玦,將他擁住。

天啟怔在一旁,轉過了眼。

白玦渾身僵硬,手朝她肩上落去,卻又在最後一息時,停了下來。

“清穆,我不再愛你了。”上古望著漫天桃林,聲音點點蒼涼。

這是後池一百年前就應該說的話,就算太遲,她終究要說。

淵嶺沼澤裡拚死讓她先逃的清穆,青龍台上以身為聘的清穆,擎天柱下等她歸來的清穆……拾起了記憶,卻不能再拾起感情。

她終究早已失去了那個溫柔堅韌的青年,隻是一直不肯承認而已。

在上古看不到的地方,白玦看著遠方,似是釋懷,又似是歎息。

“我知道。”

手腕處的溫暖儘管能沁入心底,卻不能抹平當初一劍一劍劃下的傷痕。

古君和柏玄儘管已經死去,但她終究不能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阿啟已經長大,可他們卻欠了他百年時光。

銀色的神力在指尖彙集,古帝劍在白玦身後凝聚成形。

上古心底冷到了極致,無法抑製的疼痛。

白玦微微勾起嘴角,閉上了眼。

天啟麵色大變,來不及靠近,古帝劍已從白玦胸前穿過。

鮮血染儘了他素白的衣袍,白玦麵容蒼白,垂下眼,卻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有些人,相處了千萬載,早已命脈相連,可終究也有成陌路的一日。

“白玦,一百年前那一劍是後池所刺,這一次,你記清楚,是上古,不是後池,也不是這世間任何一人,是我上古。”

“柏玄、古君之死,我們一筆勾銷。”

“淵嶺沼澤之義,青龍台上之情,從此不再。”

“上古時教導之恩,朝聖殿陪伴之誼,永不回首。”

“白玦,我上古以祖神的名義向天起誓,生生世世,不恨你,不愛你,淪為陌路,永無再見之期。”

上古的話一字一句傳入耳裡,白玦卻突然覺得,古帝劍刺骨而過的寒冷,竟不及上古話語的半分。

上古,好像我高估了自己能承受的程度,也低估了你對我的恨。

不過,這樣也好,真的很好。

他看著古帝劍從他胸前一寸一寸抽出,看著上古消失在桃林,看著天啟匆忙的追了出去。

看著整個世界又隻剩他一人,和百年前的蒼穹殿一般無二。

鮮血沿著挽袖劃過指尖,一滴一滴落在地上,仿似盛開的桃花。

白玦陡然失去了所有力氣,轟然跪倒在地,麵容失儘了血色。

漫天雲霞,世界嫣紅。

唯有他一頭黑髮,轉眼間唯剩雪白。

這世間真有朝生夕死嗎?上古,我隻怕你還不夠恨我。

你能恨我,是我六萬年來最大的期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