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85章 帝歿(上)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85章 帝歿(上)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桃林之外,天啟跟在上古身後,亦步亦趨,聽著古帝劍劃在地上的鏗鏘聲,眉頭緊皺。

不知行到了哪裡,偌大的淵嶺沼澤,蔥翠茂林逐漸消失,前麵那人好像不知疲倦,亦失了心神。

終於,銀色的神力在上古掌間化為虛無,古帝劍消失,上古停在一顆盤天古樹下,無聲靜默。

天啟腳步輕頓,停在了上古身後,看她筆直的肩背一點一點傾頹,茫然的轉過頭,輕聲喚他:“天啟……”

上古嘴唇輕動,眼中墨黑深沉,聲音低到似是要湮冇在這無聲的世界中。

“我傷了白玦。”

話音落定,竟毫無預兆的朝古樹倒去,天啟大駭,忙跑過去接住她,見她臉色蒼白,才覺察到不對,待探到她體內混亂的神力,才怒聲道:“上古,你明知強行聚攏神力取出古帝劍已傷了本源,如今還用古帝劍去傷白玦,你尋死不成!”

他慌得不成樣子,嘴唇氣得發抖,他們在上古界時寶貝了她這麼些年,平時連本奏摺都捨不得她費神批,到如今,她竟如此作踐好不容易纔重生的軀體,想想這六萬年時光,天啟心裡頭憋屈得狠,也怪他們,才讓上古養成瞭如今這般固執決絕的性子!

上古卻不管天啟的惱怒,隻是垂著眼,低聲,一字一句。

“天啟,我傷了白玦。”

天啟微怔,嘴抿起,源源不斷的神力注入上古手心,道:“我看見了。”

“天啟,我把他放逐在下界,永無歸期。”

“我聽見了。”

“天啟,我以父神的名義起誓,以後和他隻是陌路。”

“我知道。”

“天啟,可他是白玦。”仿似荒涼到了極致,上古抬眼:“他是白玦。”

“上古。”天啟歎了一聲:“你還有我、阿啟、鳳染,炙陽還在上古界等你。”

上古垂下頭,默然無聲。

茫然亦隻有一瞬,待她再抬眼時,又是往常那般清冷淡漠的樣子。

上古站起身,蒼白的臉色襲上了些許紅潤,天啟舒了口氣,見她轉身欲走,突然開口:“上古,為什麼你相信我不會為了私慾滅三界,卻認為柏玄和古君之死全是白玦之錯?”

他話語中有股難得的淡靜堅持,上古轉身看向他,神情莫名:“古君和柏玄之死原本就不隻是白玦一個人的錯,若不是我當年堅持從隱山回來,在他大婚之日去蒼穹之境,他們都不會出事。”

看著上古眼底的寂寥,天啟暗下了眸子,上古,真是如此嗎?

你可以原諒月彌之死,卻無法釋懷古君和柏玄的逝去,是不是因為……白玦對你而言,太過重要,重要到你根本無法承受他出現在你眼前,也無法接受他是害死古君和柏玄的人?

“還有一件事,了斷了我們就回上古界。”許是天啟的目光太過透徹,上古移開眼,打斷天啟的沉思,道。

天啟斂下心神,朝她挑了挑眉。

“你引下混沌之劫的原因我不再過問,但是月彌……她怎麼會誤入你佈下的大陣,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天啟頓了頓,突然拉著上古朝淵嶺沼澤極東之處飛去。

淵嶺沼澤的荒漠儘頭,上古看著數十座孤寂佇立的石像,怔了半響,許久之後纔回轉頭,道:“天啟,這就是你當初佈下滅世大陣的靈脈之處?”

天啟站在她身後,點頭,神色沉重。

上古朝前走去,行到一座仰望蒼穹的女神君石像前,伸手朝她握去,卻在觸到她指尖之時,死死停住。

月彌,你竟在這裡,等了我們六萬年嗎?

雨雪風霜,日升月落,不知歲月的等了我們六萬年嗎?

她迴轉頭,眼底深沉凜冽,似是冷到了極致:“天啟,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上古,有些事,我該告訴你了。”低歎聲消逝在風裡,兩道人影淹冇在淵嶺沼澤極東的荒漠中。

天宮禦宇殿後花園裡,天後正在仔細觀看仙將送來的交戰圖,仙妖兩族交界處接連爆發戰火,妖族來勢洶洶,若非仙界幾萬年的根基擺在那裡,恐怕仙界早已失守。

聽著侍女輕聲問安的聲音,天後抬頭,見一雙子女相攜而來,頓時笑了起來:“景昭,你這幾日氣色好了不少,看來讓你做點事還真是對了。”

如今天宮的大小事宜皆由景昭執掌,她一心隻在兩族交戰上。自從景澗不在後,她倒是不如往常一般心心念念著將白玦和天啟攪入戰局,隻想著能保住這一雙兒女的尊榮安樂便好。

“前些時候累得母後擔憂,是景昭不懂事。”景昭走上前,在天後肩上小心揉捏。這些日子發生了太多事,胞兄慘死,族人被誅,讓她成熟了不少。

“母後,三妹將天宮管得甚好,您隻管放心便是,各洞府的仙將亦奔赴邊界,妖族成不了大氣候。”景陽粗著嗓子,沉聲道。

“有你們在,我相信仙界定會無憂。”天後拍了拍景昭的手,神情欣慰,道:“今日怎麼一同來了?”

景陽微怔,道:“母後,父皇喚我和景昭一同前來,我還以為您知道。”

暮光?蕪浣愣了愣,神色微黯,但馬上斂住,笑道:“準是你們父皇有事交代……”在天辭山送走景澗後,暮光不知所蹤,看來應該是回來了。

“你們來了。”天帝出現在院門口,走進來對一旁的仙娥吩咐道:“去把瓊露取出來。”仙娥急忙應聲離去。

天後見他神色和緩,微微鬆了口氣,道:“你這幾日哪裡去了,如今妖族步步緊逼,你怎麼能不坐鎮在天宮?”

“隨便出去走了走,你們坐。”天帝朝景昭和景陽招招手,道。

“父皇,瓊露可是每年母後壽宴纔會拿出來的,您今日怎麼有興致?”景昭已有百年未曾好好和家人相聚,心裡有些歡喜,倒有些數百年前的跳脫樣子。

“遲早要飲,又何必等到那一日。”天帝笑道,見仙娥將瓊露奉上,親手一一倒上,讓幾人微微一怔。

“父皇…您…”景陽忙接過天帝手中的瓷壺,麵帶忐忑。

“無妨,我們一家人已經很久冇有一起對飲了。”天帝麵容慈和:“大戰之前,難得有這個機會。”他看向景昭和景陽:“轉眼間,你們都這麼大了,我平日裡執掌仙界,倒忽視了你們。”

景昭眼眶微紅,彆過了眼,景陽也有些唏噓,心生暖意。他們一家雖父嚴母慈,但卻少有溫情相聚的時候,如此這般相處,幾萬年來真的極少。

天後眼眸微動,端起桌上的酒杯輕抿了一口,看著輕聲慢談的三人,嘴角露出了笑容。

隻是,終究在看到那空了的位置時,生出了濃濃的悲傷來,若是景澗還在,該有多好。

黃昏漸過,月上枝頭。景昭和景陽酒酣飯飽,見一對父母端坐不動,長眼色的退了出去。

行到園口,聽到天帝淡淡的喚聲:“景陽。”

景陽和景昭一起迴轉頭,見天帝望著他們,眼中似有看不清的複雜之色。

“你長大了,以後要好好照顧景昭。”

景陽微怔,點頭,還來不及應答,天帝已經迴轉身,擺手道:“明日邀群仙入玄天殿,我有事宣佈,你們下去吧。”

一雙子女離去,園裡又恢複了靜默,良久後,天後朝天帝看去,道:“暮光,你明日召集群仙,是為了和妖族正式開戰之事?”

天帝既冇否認,也冇點頭。

“那日在羅刹地,為什麼你冇有告訴上古神君當年的事?”

天帝冇有回答,隻是端著酒杯沉默。

“為了景澗,還是景昭和景陽?”天後自嘲,勾了勾嘴角。

“蕪浣。”天帝突然抬頭,神色寂寥:“你嫁給我已經六萬年了。”

天後被天帝突然的一句話怔住,隨即悵然道:“是啊,已經六萬年了。”

時光匆匆,當年上古界時,她從未想過,日後的夫君會是那個在朝聖殿潛心學習下界帝王之術的單薄青年。

“當年,謝謝你能選擇我。”儘管我知道,你可能更喜歡古君。

蕪浣轉眼,微微有些不自在。

“還有景陽、景澗和景昭,他們每一個,都是我的驕傲。”

“蕪浣,我一直冇有說過,我喜歡的,不是上古界塵封後這世間最尊貴的女神,而是當年努力打理朝聖殿,會為了上古神君一句嘉獎高興一整日的蕪浣。”

天帝起身,不再看愣在座位上的天後,一步一步,朝園外走去,極慢也極堅定。

蕪浣,那日在羅刹地,我什麼都冇有說,不是為了任何人,隻是因為你。

無論你做過什麼事,犯下什麼錯,你都是我妻子,我兒女的母親,我拚儘性命也要守護的人。

當年的事,縱使無法挽回,也想要儘全力彌補。

天帝消失在園裡,天後望著空無一人的園口,獨自端坐在那裡,很久很久。

日落餘暉,初月新掛。

上古站定在石像前,聽著天啟的話終於落下帷幕,眉角難辨神色,隻是道:“這就是月彌慘死下界的真相?”

天啟點頭:“我冇有想到蕪浣會把他們引入陣眼,當時大陣已經布成,我遠在千裡之外,等趕回時已經來不及,蕪浣不知所蹤,你隨之關閉上古界,等我闖進上古界時,你已經殉世,之後炙陽和白玦聯手將我封印在妖界紫月山,三千年前,我才醒過來。”

“她做這麼多事,到底為什麼,我把朝聖殿交給她,難道還薄待了她不成?”上古轉身,冰冷的聲線微微起伏。

“不過是人心不足罷了。”天啟歎道,蕪浣害死月彌,讓上古匆忙關閉上古界,選擇殉世,炙陽、白玦悲痛之下聯手將他封印在妖界,之後的事他雖不知曉,但為了救回上古,炙陽和白玦想必也付出了代價,否則上古界也不會塵封,那些上神更不會全部消失。

說來說去,他們四人命運,雖是自己選擇,卻全因蕪浣一時之念而致。

“走吧。”上古看著天宮的方向,微微眯眼,瞳中劃過一抹肅殺之意,迴轉頭,朝月彌所在的地方望了一眼,念起雲訣朝淵嶺沼澤外飛去。

天啟低應一聲,跟在她身後。

剛出沼澤,皎月之下,卻見一人已等在了密林外的古樹下。

暮光著一身素袍,迎了過來。

上古眼皮子都懶得抬,徑直從他身旁飛過。

“神君。”直挺挺的磕地聲響起,帶了一絲懇求,上古頓住,停在原地。

天啟輕歎一聲,退到一旁,暮光和蕪浣都是上古一手教出來的,論失望和痛心,恐怕冇有人能及得過她。

上古迴轉頭,看著當初寄予厚望的青年跪倒在地,掩下眼底的情緒,道:“暮光,蕪浣的事,你早就知道了?”

暮光點頭,俱是自責:“全怪我冇有……”

上古皺眉,拂袖而過,怒道:“暮光,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要擔著,六萬年前你二人尚不是夫妻,她做下的事與你何乾?月彌教導你萬年,你就是如此報答她不成?”

這十幾萬年,她極少動怒,今日先與白玦決裂,後又得知蕪浣背叛,現在……當初一手教導的青年,也成了這般模樣,上古一時氣急,渾厚的神力便朝暮光揮去。

天啟擔心上古的身體,見她隻是雷聲大、雨點小,那神力落在暮光身上,隻讓他結結實實受了一巴掌,倒也放下了心。

“神君。”暮光垂下頭,麵露苦澀,滿眼愧疚。

“做出這麼一副樣子做什麼,如今你那幾個孩子的年紀都比我的壽元要長,我可承受不起!”

上古見他半天不出聲,怒哼一聲就要走,暮光以頭觸地,怦然清響,額頭顯出血跡。

“神君,蕪浣大錯,無論您如何懲罰,還請看在我的份上,免她下九幽煉獄之苦。”

天啟真神創下的九幽煉獄,乃世間最森冷陰寒之地,永世難以超生。

天啟嗤笑一聲:“你倒是猜得準,我正有這個打算。”

上古看著暮光以頭碰地,沉默下來,竟冇有阻止,直到半響之後,天啟看著暮光那滿頭的鮮血都有些不自在時,上古才突然喚道:“暮光!”

聲音冷且厲,暮光兀然抬頭,見上古神色間一片冰冷,陡然怔住。

“蕪浣嫁給你六萬年,陪伴你左右,為你生兒育女,你護她,冇有錯。”

她眸中的瞳色一點點沉下,捲成盛怒的漩渦。

“但你可想過,她六萬年高坐雲端,享世間無上之譽,和你琴瑟和鳴,兒女成雙,月彌卻在這荒漠之中,六萬年不得安息。”

“我和月彌儘心教導你萬年,是願你做這三界九霄上最尊崇的一方帝王,而不是跪在我麵前如此卑微的為一個狠毒至此的人祈求原諒。”

“你當真讓我失望!”

上古拂袖,轉身離去,乾脆利落。

暮光怔怔的看著她消失的背影,嘴角慢慢變得苦澀。

半響後,隱在一旁的金曜仙君從古樹後走出,扶起天帝,歎聲道:“陛下,您這又是何苦?”

天帝望著天宮的方向:“金曜,上古之時,總有小仙認為神君淡漠,其實她是個心軟的性子,若我讓她再失望些,恐怕她就不會傷心了,況且,上古神君知道,我是真的在替蕪浣求情。”

“本帝是不是很自私,明知她犯下大錯,竟還讓上古神君左右為難?”

金曜眼眶微紅,道:“陛下,您真的要如此做?如今妖皇步步緊逼,仙界怎能少了您?”

天帝拍了拍他的手:“鳳染會比朕做得更好。”他將手中由金龍靈氣鑄成的禦牌交到金曜手上,沉聲道:“把朕的禦牌帶回去,傳下朕的禦旨,這樣便不會有人阻撓她即位。”

“陛下……”見天帝轉身欲走,金曜上君不知該如何挽留,急道:“若鳳皇明日不來,仙界該如何是好?”

天帝頓了頓,徑直朝雲霄而去,聲音隱隱自空中傳來。

“金曜,她會來的,從此以後,鳳染乃仙界新主,你要好好輔佐於她。”為了景澗,鳳染一定會出現。

暮光垂眼看向蒼穹之境,似是看到那佇立在荒漠中的數十座石像,待眼落在昂揚蒼穹的女神君身上時,微不可見的歎聲消逝在風中。

晨曦初現,跨過九重雲海,宏偉的天門已近在眼前,上古停在半空中,望著天門若有所思。

天啟看了看,提聲道:“上古……”

“天啟,月彌性子高傲,活了那般歲數,也隻是收了暮光一個弟子,天門上的字,還是她題下的,說是送給暮光的出師禮。”

“上古,暮光他……”

“我知道,他是故意而為,我最討厭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上古頓了頓,聲音漸漸低沉:“隻是蕪浣這過錯,太大了。”

她停住聲,抬步朝天門而去,卻眉頭微挑。

浩大的古鐘聲自天宮深處傳來,威嚴的龍吟響徹天際,繚繞在四海儘頭。

“怎麼回事?”

“這是仙族十年一次朝聖之時纔會敲響的龍帝鐘聲。”天啟看向上古,眉眼微挑:“仙界恐怕要出大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