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86章 鳳隕(上)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86章 鳳隕(上)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帝龍鐘聲經久不息,越來越多的仙人自天門而入,朝玄天殿飛去,上古和天啟早已藏了身形,隱在玄天殿外。

“天啟,你說仙界會有何事發生?”

“這種時候,也許什麼事都有可能吧。”天啟朝大殿內看了看,道。

殿內威嚴肅穆,金曜上君之下,各司職上君皆位列,天後、景陽、景昭匆匆趕來,見這般鄭重情景,也有些詫異。

不過是商量對妖界出兵事宜而已,何需如此勞師動眾,敲響龍帝古鐘,召眾仙覲見?步入大殿,待見王座上並無暮光身影時,天後才隱隱察覺到不對,朝平時監管龍帝古鐘的金曜上君看去。

“金曜,天帝何在,你為何敲響龍帝古鐘?”

金曜上君直挺挺的站在王座下,神色肅穆,朝天後行了一禮,道:“天帝陛下行前如此吩咐,讓下君召集眾仙,頒下諭令。”

“哦?”天後越發覺得不對勁,沉聲道:“那天帝何時歸來?”

聞此話,金曜上君兩道眉峰抖了抖,神色有些黯淡,但仍舊一派肅顏:“陛下稍等,龍帝鐘聲停時,天帝自會出現。”他說著,朝玄天殿大門處望去,眼底藏著一抹懇切的希冀。

天後微怔,神色有些不快,但到底眾仙聚目,她也不便發作,隻能沉下眼坐在了王座下的副位上。

一息一聲,當旭日躍上天宮之頂,光澤大地時,四十九道龍帝鐘聲終於在四海儘頭落下悠遠繚繞的終章。

滿殿肅靜下,燦紅朝陽中,金色的巨鳳自蒼穹儘頭飛過,落在玄天殿前,化為人形的鳳染一身暗黃帝袍,長髮高挽,眉目肅宇含威,朝大殿內走來。

隱在一旁的上古眉間微挑,眼底劃過明瞭。

大殿中眾仙訝然,唯有王座之下的金曜上君輕歎一聲,鬆了口氣。

天後斂目,望著正裝而來的鳳染,心底忽而生出一抹不安。

鳳染走進大殿,一片請安行禮聲接踵而來,她乃鳳凰一族的皇者,兼又位列上神之尊,身份之貴,比天後尤甚。

隻是,眾仙著實猜不出以鳳皇和仙界的宿怨,何會此時出現在玄天殿?

這一派請安聲此起彼伏,倒是讓高坐副位的蕪浣著實有些難堪,她位份上本不輸鳳染,但奈何鳳染乃鳳皇,按規矩,她亦是要行下半禮纔是。正在她麵色微沉,不知該如何對待鳳染時,金曜上君已朝鳳染迎去。

“鳳皇,您總算來了,下君也可安心了。”金曜神色激動,朝鳳染行下一禮。

鳳染眉頭皺了皺,並未避過,結結實實受了他一禮,沉聲道:“天帝何在?”

這聲著實算不上禮貌恭敬,甚至帶了點冷硬和淡漠的意味,天後微有不悅,冷下聲道:“今日群仙聚首,商議發兵妖界之事,鳳皇數日前在羅刹地已頒下鳳族禦旨,退出仙妖一戰,不知今日何以大駕禦臨玄天殿?”

鳳染瞥了天後一眼,見滿殿仙君翹首待她解惑,朝四周望瞭望,眉一挑,從挽袖中掏出一物,朝下首挺屍的東華上君扔去。

古樸的卷軸泛著威嚴的氣息,東華手忙腳亂的接住,才一觸到手,見卷軸邊角金色的古文時隱時現,花白的鬍子抖了抖,暗呼倒黴。

敬天之召?不少仙君神色微震,兩百年前天帝處罰紫垣上君之後,便再也未曾出現了,鳳皇今日攜此召前來,絕對不會是小事。

眾仙的眼珠子隨著那道卷軸在東華身上移動,又見一向淡然的東華上君眉頭緊鎖,頓生好奇之意,朝這邊看來。

“東華,究竟是怎麼回事?”天後沉著眼,淡淡道。

天後發了話,東華隻得不情不願的打開卷軸,纔開了個邊,便神情頓住,隨即慌忙展開,眼底俱是訝異。

這麼一副模樣更是讓人生疑,景陽沉不住氣,朗聲擺擺手:“老上君,到底怎麼回事,您倒是給個話啊?”

東華吞了口唾沫,低聲嘟囔:“天帝陛下有言,將……”

他吐詞不清,眾人聽得著急,景昭移步道:“老上君,您說什麼?”

“陛下禦旨,即日起,天帝一位由鳳皇接任,仙界眾君,皆奉鳳皇為尊。”東華被景陽一問,頓時提高了嗓門,中氣十足。

鳳染眉挑了挑,硬是忍了下去。

滿殿俱驚,唯有東華上君嚎叫的聲音在殿內迴響,頗有些滑稽驚悚。

側殿,天啟朝上古看了一眼,道:“你早就猜到了?”

上古不語,突然抬首朝副座上的蕪浣看去。

到如今,蕪浣,天後尊位之於你,是否還如此重要?

在上古移眼的瞬間,滿殿仙君不是看向即將即位的鳳皇,反而齊刷刷朝天後看去。

敬天之召降下,即便是天帝也不容更改,若是仙界由鳳皇執掌,那天後又該如何自處?這個念頭一升起,眾仙君的目光就著實有些微妙了。

天後僵坐在副位上,感覺到殿上探尋的目光,眼中盛怒之色席捲而來,她看向金曜上君,厲聲道:“金曜,這是怎麼回事?陛下到底去了哪裡?如此重要之事,怎可隨便降下一道旨意?”

敬天之召,在天後口中眨眼就變成了一道隨意的旨意,鳳染眯眼,嘴角勾了勾。

“天後陛下……”金曜垂下眼,沉吟半響,突然轉身麵向眾仙:“天帝留下禦旨,眾仙友過目。”

他手一揮,金龍神牌自掌中出現,緩緩升空,虛無的人影出現在眾人麵前,天帝一身素袍,神態威儀。

鳳染亦冇想到天帝居然真的不出現,隻留下一道神力藏於金龍禦牌中,遂抬首朝空中看去。

“眾仙聽旨,今朕將天帝之位傳於鳳皇,眾卿受令之時,便是鳳皇即位之日。”

親耳聽到天帝的傳位之語,大殿上的仙君紛紛對望,一時不免有些慌亂。鳳皇雖為上神,但年歲尚輕,仙界重擔不知可否擔起?更何況仙妖之爭迫在眉睫,天帝卻在這種時候突然遜位,著實讓人費解。

虛無的人影頓了頓,才望向遠方,神態微有空茫。

“吾執掌仙界六萬載,得眾卿相助,才能創仙族太平繁盛之容,然吾對妖界心生執念以致如今三界不穩,仙妖血仇難平,此乃吾平生大錯之事,悔之晚矣,故無顏再掌天帝之位,統馭眾仙。”

天帝垂下首,似是看向滿殿仙君,眉宇鄭重請托。

“鳳皇公正嚴明,心無兩界之爭,乃仙界執掌帝位最合適之人選,望眾卿儘心輔佐,以渡仙妖之劫,護仙界永世萬全。”

虛幻的人影緩緩消逝,空中的金龍靈牌黯淡下來,落在鳳染手上,隨之變幻成傲翅金鳳的模樣,威風凜凜。

滿殿無聲,眾仙望著鳳皇手中的金鳳禦牌和臉色鐵青的天後,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擎天柱下,一身素袍的王者最後望了一眼身後的仙界,目光一凝,化為巨龍騰空而起。

天際龍吟驟響,如臨九霄,擎天柱下仙妖交界處,五爪金龍騰飛於空,浩瀚的神力向四周蔓延,最後,巨大的龍身朝古帝劍開辟而出的巨穀飛去。

受炙火焚燒百年、毀於灰燼的大地煥然復甦,生機驟現,平地之上,古樹纏繞,溪水潺流,仙力瀰漫,金龍落地,轟然巨響下,三界為之震動,待萬物寂靜,神光消散時,兩界之內的族人才察覺到此處蔓延百年的血腥戰意一掃而空,長達數百丈的巨龍石像屹於仙界彼端,塵封萬裡。

渾厚的仙障自巨龍周身湧現,陡生於兩界之間,將仙妖兩界隔開。

古來有傳,上古神獸若晉上神,其軀體所化仙障,堪比真神神器之固,這世間,唯有真神才能破開。

“五爪金龍,老天,那是天帝!”兩界彼端的仙妖聚攏而來,怔怔的看著這一幕,忽而有一人打破靜默,驚呼道。

隨即而來的是漫長的無措,無論仙妖。

天帝暮光自後古界而開時便執掌仙界,禦臨眾生,他在位六萬餘載,仙族昌盛,安享太平,但他的存在亦是妖族頭上不可逾越之高山。

儘管如今仙妖混戰,勢如水火,可卻從冇有一個仙君或妖君能否認他對三界所做的貢獻,在上古眾神消失,上古界塵封的六萬年裡,若說能讓蒼生信服者,不是神隱消跡的至強者古君,也非手腕強橫的天後蕪浣,而是端坐玄天殿上的王者暮光。

五爪金龍暮光,一代皇者,奉上古之名執掌下界,數萬年後掀起兩族之爭,卻在仙妖爭戰不休時以身化石,守在仙族邊界,以畢生神力讓滿目瘡痍的擎天柱下重回百年之前。

是矣,非矣,功過六萬載,誰能評判?

金龍蜿蜒數丈,巨石化成的龍眼望著仙界九重雲霄之上的地方,蒼茫凝固,似俯瞰蒼生大地。

天宮玄天殿,幾乎在那道幻影消失、龍吟響徹天際,白色的神力湧現在擎天柱下的一瞬間,大殿中的仙君俱都朝外飛去,殿外,即使隔著九重雲海,那蜿蜒千裡的巨龍仍然依昔可見。

眾仙靜默,景昭雙眼泛紅,景陽呆立在仙君中,全身僵硬,記起昨日禦宇殿後天帝的話,將景昭攏住,茫然的朝天後看去。

天後仿似此時纔回過神來,一步一步自副座上走下,朝殿外行來。

她停在眾仙之後,卻突然失了朝下望的勇氣,她以為,這數萬年最磨難悲痛之事不過是送走景澗而已,如今暮光竟然……

對上一雙兒女悲切的眼神,蕪浣挺直背,僵在原地,嘴唇狠狠抿緊,全身都似在顫抖。

他怎麼可以將他們全都拋下,暮光,你怎能如此狠心?

不遠處,上古看著雲海之下的巨龍,歎息一聲,緩緩閉上眼。

天啟在她肩上拍了拍,輕聲道:“上古,這是他的選擇。”

月彌化身石像在淵嶺荒漠中六萬載,魂魄早已消散世間,可暮光以神力將軀體石化,布為仙障,靈魂禁錮石像中,他若要護仙界千年,則魂魄不散千年,要護萬年,便萬年不得解脫。

也許對他而言,這便是他唯一能做的彌補。

鳳染沉默垂眼,半響之後,似是下定決心,走到眾仙之前,隔著九重雲海對著那巨大的石龍微微頷首,行下半禮。

金曜、東華對視一眼,攜眾仙隨著鳳染行下叩拜之禮。此時,東華手中的敬天之召升騰入空,傳位鳳染的禦旨在空中若隱若現,勾勒出金色的弧線。

“拜見天帝。”叩拜聲在玄天殿外響起,鳳染回頭,見廣場上的仙君跪了滿地,亦頷首道:“眾卿無需多禮,鳳染定不會負天帝所托。”

朝日之下,鳳染一身暗黃帝袍,鳳眸含威,君臨仙界。

此番動靜下,極少有人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天後和景陽景昭二人,不知何時失了身影。

消失在玄天殿外的三人被一團神力裹住,突然出現在一處虛無空渺的混沌之境,察覺到仙力完全受製,景陽心底駭然,扶住景昭朝天後道:“母後,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之中唯有天後尚能站立,景昭和景陽在這股神力威懾下甚至微微發抖。裹著他們的神力消失,空茫的世界中,一座神殿自遠處劃開迷霧,降臨在三人麵前。

“母後,這是哪裡?”古樸的大殿泛著威嚴遠古的氣息,殿外的女神石像裹在一層神力中,讓人看不清模樣,景昭抓住天後的挽袖,低聲道,原本因為天帝驟逝而發紅的眼底又多了幾分忐忑不安。

蕪浣放開景昭的手,行了兩步,怔怔的看著那座大殿,停了下來。

除了上古,冇有人會比她更熟悉這個地方。

位於最外重的上古大殿已有六萬年不曾有人踏入,墨石鑄成的大門緩緩開啟,沉木聲不絕於耳,蕪浣仿若逆過歲月洪荒,重回六萬年前。

那時,她猶是看管朝聖殿的女神君,四大真神執掌世間,三界安樂,世間俱是淨土。

“那是朝聖殿。”她昂著頭,垂在腰間的手緩緩握緊,如是,輕聲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