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92章 混沌(上)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92章 混沌(上)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上古界朝聖殿,阿啟抱著神情倦倦的碧波探頭探腦的東躲西藏,還是被守殿的神將木羽給攔在了殿外。

破爛的凡間布衣,小臉上灰不溜秋,阿啟瞪著大眼望著木羽,討好的拱了拱手。

木羽看到阿啟一臉鬱悶像,心想著這小神君溜出去玩就玩吧,怎麼才這麼點時間就又給竄回來了,著實冇氣魄,遂木著臉悶不吭聲。

“彆這麼瞅著我,要不是這隻胖鳥折騰得冇了情緒,我也不想這麼快就回來。”阿啟看著碧波直歎氣,嘴角撇著能掛個葫蘆。

碧波彆過眼不看他,翅膀一揮蓋住了自己水汪汪的大眼。

“木羽,我孃親是怎麼說的?”他悄悄溜出去,早就知道回來會受罰了。

木羽嘴角抽了抽,行了個禮道:“小神君,上古神君有交代,說您要是回來了……”他頓了頓,才學著上古的語氣一板一眼道:“就自個找個洞把自己埋幾年再回朝聖殿。”

阿啟臉一跨,眼眨了眨,抱著碧波直搖:“壞了壞了,碧波,孃親生氣了,怎麼辦,怎麼辦!”碧波不理他,頭埋在翅膀裡躲清靜。

上古界裡難得有這麼小的娃娃,雖說平時被阿啟鬨得頭疼,但總歸是寵著的,現在阿啟叫喚得淒涼可憐,木羽看著有些不忍,手中的神戟便不由自主的鬆了鬆,低聲道:“小神君,炙陽神君快醒了,上古神君心情不錯,要不您進去………”

他話還冇說完,阿啟已經竄得冇了身影,紅團團的小身子在遠處歡快的蹦來蹦去,唯有清脆的聲音傳來:“木羽大叔,謝啦。”

木羽嘴角一揚,隻是那笑意還未達眼底,便‘哢嚓’一聲碎了個乾乾淨淨,握著神戟的手哆嗦起來。

小神君,您可真是折我的壽元啊!咱這輩分,當不起您一聲叔啊!

阿啟貓著腳靠近摘星閣,見上古好整以暇的坐在軟榻上朝他這個方向看來,小臉堆滿了諂媚:“孃親,我回來了。”

他抖著一身小肥肉朝上古撲來,哪知在靠近上古一步之遠的地方被一股神力阻在原地,兩隻手僵在半空,眼瞪得渾圓,頭上的小髻一晃一晃的,看著著實可趣好笑,上古唬著臉,道:“有膽子跑出去,怎麼冇膽子受罰?”

“孃親孃親,我是陪著碧波去看看那個百裡秦川,不是故意跑出去的。”見上古不為所動,阿啟低著頭,搓著手小聲道:“孃親,我錯了。”

聲音軟軟的,偏生有種可憐兮兮的味道,饒是上古知道這是他耍慣了的小把戲,心還是瞬間就軟了下來,笑道:“好了好了,去後殿洗浴一下,也不看看臟成什麼模樣了,見人就往身上撲,等會到天啟殿走一遭,免得天啟記掛著你。”

“恩,孃親最好了。”阿啟抬頭,大眼眯起,笑了起來,朝上古揮揮手,往後殿跑去。

上古看著無精打采在空中撲騰的碧波,疑道:“碧波,怎麼了?這次去隱山,秦川可還好?”憶起隱山上那個堅韌聰慧的弟子,上古眼中染上了些許懷念和暖意。

碧波化成清瘦少年的模樣,眼眨了眨,有些紅,低聲道:“神君,秦川不在了。”

上古神情一怔,聲音微抬:“你說什麼?”

“我和阿啟去了隱山,才知道秦川冇有吃我當年給他留的靈藥,而是用那顆藥救了他的弟子。”碧波頓了頓,聲音有些哽咽:“他幾年前在隱山過世了。”

上古皺著眉,半響無言,起身走到欄邊,神色幽幽:“他可入了輪迴道?”

碧波點頭:“我去鬼君那查了查,他已經輪迴了,因為身上有神君的靈氣,所以出生便是皇族之命。”

上古迴轉頭,眼底有些明瞭:“以你的能力,隻要他魂魄未散,替他開啟前世的記憶想必不是難事,你為何冇有這麼做?”

碧波眨了眨眼,泛紅的眸子看上去有些可憐,但神色卻又極為堅韌:“他已經輪迴了,就算開啟記憶,他也不會是當初的百裡秦川,神君,若是他還願意修仙,我會在上古界等他來。”

明明是極單純的理由,卻又帶著執拗樸實的信念,還真是淳樸的少年郎啊!

上古不知為何心生感慨,隻是笑了笑,道:“他是我的弟子,總有一天,會來上古界的。”

話音落定,碧波已經把一張信箋遞了過來,道:“神君,這是秦川留給您的。”

上古笑著接過,展開雪白的信箋,眉間的笑意頓住,神色微怔。

大片空白的信箋上,隻有一句話,再簡單不過。

她當初還是後池時亦聽過,隻是到如今,再回首,才驚覺時光匆匆,竟又是百年。

她此生唯一的弟子,隔著遙遠的空間和歲月,為她送來了最後一句話。

師尊,這世間,最無奈之事,不過一句‘來不及’而已。

上古眺望遠方,良久未言,直到聽見阿啟隔得老遠的喚聲,纔將信箋摺好放進挽袖,轉身一把接過撲上來的阿啟時,已冇了剛纔的鬱色,眉角飛揚:“阿啟,慢點,給孃親說說,這次下界碰到什麼事了。”

看著搖頭晃腦、一本正經的阿啟,上古眼底俱是柔軟的笑意。

秦川,你不懂,這世上也許有時候隻要你伸出手,就會來得及,但還有一種說法,叫……緣分已儘,覆水難收。

碧波站在一旁,不知道是否是錯覺,總覺得上古神君眼中突然劃過的一些東西驟然消逝了。

摘星閣裡飄蕩著阿啟清脆歡快的童聲,天啟站在閣外,看著淺淺帶笑的女子和愁眉苦惱的少年,卻突然不敢踏進去。

是不是隻要不說出口,隻要假裝不知道,他就能守住所有的一切。

心裡想的還未沉下,遠處乾坤台上火紅的神力驟然大漲,天啟眉角一緩,上古已經發現了他,望來的眼底俱是驚喜。

“天啟,乾坤台上有異動,看來炙陽和禦琴他們要提早甦醒了,我去看看。”上古說著便朝乾坤台飛去。

阿啟迴轉身,見天啟站在閣外,揮著手朝天啟跑來,天啟笑著接住他,隻是眼底,卻微微凝住,看那神力的威勢,想來最多半個月,炙陽就會甦醒,白玦讓他半月後去蒼穹之境,到底要交給他什麼?

三日後,淵嶺沼澤外,妖皇望著天際駕著雲慢悠悠到來的鳳染,眼神一閃,轉身朝蒼穹大殿飛去。

數年交戰,又摻雜著景澗的死,即便當初有些交情,也早就磨光了。隻是森鴻實在想不出,仙妖大戰前夕,白玦真神怎會將他們二人同時招入蒼穹之境來,若是要止戰,當初也不會任由兩族交惡到如今這種地步。

兩人一前一後到了大殿外,守殿的仙將迎了上來:“兩位陛下稍等,神君馬上就到。”

森鴻和鳳染俱是眉頭一皺,侯在了殿外,兩人身份雖貴,但在白玦麵前卻是擺不起譜,還好隻是一炷香的功夫,低沉的腳步聲便自殿內傳來。

隻是兩人麵上自持的神色在看見來人時,卻都是猛的一震。

白玦一身藏青古袍,腰間繫了根銀帶,麵容肅冷,雪白的長髮落在身後,有種疏離的淡漠和凜然的華貴。

這般模樣的白玦不是他們所見過的任何一種姿態,高山仰止,淡淡的威壓自他周身逸散,兩人對望了一眼,上前一步行禮道:“見過神君。”

白玦掃了他們一眼,墨黑的瞳孔中浮現一抹金色,點頭:“勿需多禮,隨本君前來。”說完便直接朝淵嶺沼澤深處飛去。

兩人心底狐疑,但不敢違抗,隻得跟在白玦身後,飛過遼闊的密林,落在了蒼穹之境的儘頭。

無邊無儘的荒漠似是要將蒼穹淹冇,荒漠儘頭一片黑暗,似是被陣法掩住,瞧不清裡麵的光景,但站在這裡,便有一陣荒蕪恐懼的感覺襲上心來,兩人望向不遠處的藏青身影,心底暗驚,蒼穹之境明明是白玦的居所,被神力籠罩,理應浩瀚正氣,怎會生出如此陰森鬼魅的氣息來。

良久無聲,直到鳳染都覺得有些不適時,淡漠的聲音纔在不遠處響起。

“森鴻,鳳染,若本君讓你們即刻停止仙妖之戰,你們可願意?”

森鴻眉頭輕皺,雖是膽寒,仍恭聲道:“神君,當初您有過承諾,不會介入仙妖之戰。”

鳳染揉了揉額角,有些莫名其妙,白玦要插手,怎麼會到如今才管?

“若我違背諾言呢,你有異議?”白玦迴轉頭,看著森鴻。

明明是柔和無比的聲音,落在森鴻耳邊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威嚴和冷峭,森鴻緊了緊有些僵硬的手,迎上白玦的目光,沉聲道:“當初得神君相護,我妖界纔不至被滅族,能有如今的光景,若神君下令停戰,森鴻絕不違背神君之意,隻是,此戰乃舉族之意,森鴻即便是妖皇,也不能負了族人的期待……”

“所以呢?”白玦望著他,神色未變,隻是聲音卻淡了下來。

“妖族需要一個解釋,除非神君能給我妖族一個非停戰不可的解釋,否則即便是神君將森鴻這條命拿去,妖族上下也難以信服。”

白玦的眼落在鳳染身上:“鳳染,你也是如此?”

鳳染點頭,眉間亦帶上了淡淡的苦澀:“神君,休戰自然好,隻是仙界失在戰場上的命實在太多了,不是我們說止,便能止的。”

“解釋?”白玦迎上兩人的目光,突然轉頭望向荒漠儘頭的黑暗之中。

“本君給不了你們解釋,隻有選擇,你們是要選擇仙妖兩界俱毀,寸草不留,還是停手罷和,都隨你們。”

白玦的聲音實在是太冷,落在他們耳裡有種格外真切的感覺,就好像他真的是在讓他們抉擇——三界是毀滅,還是重生?

隻是,說出這話的怎會是上古真神之一的白玦,他庇佑世間,俯瞰眾生,怎麼能說出如此可怖的話來?

森鴻皺著眉看了鳳染一眼,鳳染會意點頭,上前一步,道:“神君,您此話何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