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93章 混沌(中)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93章 混沌(中)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白玦冇有應答,隻是抬手朝遠處揮去,金色的神力落在虛無的黑暗封印上,像是劈開了帷幕,荒漠儘頭的陣法被撕裂,深埋在地底仿若無邊無儘的巨穀出現在兩人麵前。

炙熱的火漿在巨穀中咆哮,血紅的蠻荒之力自陣法邊緣洶湧而出,毀天滅地的氣息似是能將世間一切生靈抹殺,逸出的殘虐之氣朝鳳染和森鴻襲來,竟讓他們心底生出不可抵抗的陰冷寒意來。

這種氣息,這種破壞之力,早已超脫世間,即便是上神之尊,在它麵前,亦猶如螻蟻一般!

若不是陣法壓著,恐怕鳳染和森鴻難靠近此處百裡之近的地方,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蒼穹之境怎麼會有如此邪惡恐怖的存在!

“白玦神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鳳染壓住心底的驚駭,望向白玦,聲音低啞暗沉,妖皇的臉色也青得可怕,一雙眼緊盯著白玦。

“你們應該知道六萬年前混沌之劫降世之事。”白玦迴轉頭,漆黑的眼竟似被血紅的氣息染上了些許妖異之色。

鳳染點頭,有些莫名其妙:“當然知道,六萬年前那場混沌之劫差點毀了三界……”

話到一半,兩人俱是一怔,齊聲驚道:“這是混沌之劫!”

老天,這怎麼可能!三界儘知上古神君的殉世換回了三界安寧,混沌之劫怎麼可能還存在於世間,況且,如此逆天劫難,又有誰能將它壓在世間六萬載?

不對,似是抓住一抹靈光,鳳染眉頭皺了起來,若是隻有上古的死才能阻止一切……可上古重生了,也就是說從一開始混沌之劫就冇有被阻止,所有人都忽視了這一點,上古活著,劫難冇有消失。

看如今的情形,分明是白玦用神力將混沌之劫壓在淵嶺沼澤下六萬年!鳳染心底驚濤駭浪,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的一切。

太瘋狂了,他竟然將能滅世的混沌劫難強自壓住,若是它掙脫封印,那三界一夕之間就會毀於一旦,生靈塗炭。

難怪他讓他們選擇,他們根本冇得選,在滅族之災前,仇恨算得了什麼?可是混沌之劫明明隻有混沌之力才能阻止,難道要讓上古……

不對,若是白玦有這個打算,也不會等到六萬年後,鳳染和森鴻互看了一眼,點點頭,心底達成共識。

鳳染沉聲道:“白玦神君,混沌之劫不是早就消失了,怎麼會還存在於世間?”

“這不用你們過問,鳳染,森鴻,本君再問你們一次,你們可願休戰?”

“神君,還說什麼戰不戰,混沌之劫若降臨,三界都難保,我們戰下去又有什麼意思。”森鴻嗡聲道,神情頹然,當年上古殉世救了三界,如今難道還要再為了他們讓上古殉世一回,光是這麼一想森鴻臉上就臊得慌,聲音也低了下來。

“隻要你們罷手,仙妖之間再無征戰,本君答應你們可保三界生靈毫髮無傷。”

清冷的聲音緩緩響起,帶著世間最篤定的承諾,有種震撼人心的力量,鳳染和森鴻朝白玦望去,見他蒼白淡漠的麵容下漆黑的眼熠熠生輝,亮得驚人,心底的驚慌陡然間安定下來。

鳳染和森鴻點頭:“若神君能保下三界,我們定當守諾,願停仙妖之爭,兩族修好。”

“此事暫時保密,仙妖之戰十日內不能停,一個月之後,你們再昭告三界,回去吧。”白玦擺擺手,神色淡漠。

“記住,今日之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也是我保下兩族的條件。”

鳳染和森鴻神情複雜,嘴唇動了動,望著荒漠儘頭那仿似冇天地淹冇的身影,格外鄭重的行了一禮,良久才緩步離開。

淵嶺沼澤外,森鴻看著一言不發的鳳染,突然道:“鳳染,你是不是猜到什麼了?”

鳳染眉角緊皺,眼底滿是沉鬱之色,冇有回答。

兩人此時都明白,白玦這次將他們召來根本不是威脅,而是勸解,畢竟在三界覆冇麵前,再深的仇恨都算不了什麼。

隻是他有些不解,如果當初連上古真神都隻能選擇殉世來抵抗混沌之劫,那白玦要如何做才能阻止這場浩劫?

白玦不是上古,就算是散儘畢生神力,也不見得能阻止,但剛纔,兩人都知道,那個人冇有說謊,他說能護下三界,就一定能護下。

可是之後呢……冇有人知道答案。他們二人剛纔除了遵從,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因為無能為力,因為即使犧牲的那個人是白玦,又如何?

他們身為天帝和妖皇,守護族人和千千萬萬個生靈,纔是最重要的,可是那種從心底湧出的無力和悲涼感,卻不會消失。

森鴻歎了口氣,心事重重的消失在淵嶺沼澤外。

鳳染冇有動,她抬眼望向擎天柱所在的地方,眼中滿是倦意。

後池,我們是不是都錯了,白玦他……是不是一直都是清穆,從來冇有消失過。

如果他在擎天柱下覺醒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消失在世間,那時候他所做的一切,是不是隻因為……那其實是對你最好的保護。

也是他唯一還能為你做的事。

蒼穹之境深處。

藏青色的身影立於荒漠儘頭,雪白的長髮在風中揚展,白玦望著黑暗中咆哮著似能吞噬萬物的炙火濃漿,手輕抬,落在胸前——被古帝劍傷過的地方。

微微垂眼,唇角輕抿,眉間冷寂,絕世雍華。

朝聖殿內,上古將一眾來問炙陽境況的上神打發走,行至摘星閣,見天啟抱著酣睡的阿啟神色鬱鬱,眉挑了挑,走上前來。

“天啟,這臭小子又睡了?”

聲音突兀落在閣內,天啟神色微怔,見是上古,掩下眼中的鬱色,笑道:“恩,怎麼,他們都走了?”

上古點頭:“炙陽還有幾日便醒了,雨花提議將瓊漿盛宴提早辦,算是迎接炙陽和禦琴他們歸來。”

天啟嗤了一聲,手繞上拂在阿啟身上的紫發:“總歸就是在上古界,不過是沉睡了而已,偏生他們喜歡做些場麵上的事。”

“上古界塵封六萬多年,想必也憋壞了他們,熱鬨一下倒是無事……”

見上古聲音微凝,天啟疑道:“他們還說什麼了?”

“冇什麼大事,隻是普華說這等盛宴上古界同慶,理應把白玦請回來。”

天啟眸色驟深,抱著阿啟的手緊了緊,似是漫不經心看向上古:“你覺得呢,上古,請回白玦,你覺得如何?”

“我?”上古拂袖,淡聲道:“等炙陽醒了再做決議,白玦乃執掌上古界的真神,請回他與否,並不能由我一人做主。”

“上古,與其他無關,我隻問你,你想讓白玦回上古界嗎?”天啟打斷上古的話,眼中有少見的執拗。

上古頓住,眼微微眯起,聲音突然清冷下來:“天啟,當初在蒼穹之境裡,我想你應該知道了我的決定。”

話音落定,上古轉身朝內殿走去,身影肅冷,負在身後的手,不知何時緊握了起來。

憶起那毫不留情的一劍,天啟眉頭蹙起,瑰麗的眼眸深處不知名的情緒一點點暈染開來。

上古,如果不是太瞭解你,我竟不知道,隻不過是提起白玦,你便能在意到這種地步。

他低下頭,懷中的小娃睡得昏天暗地,肥嘟嘟的臉上帶著細微的紅暈,兩隻手扒拉在他袖袍上,憨厚可愛,天啟歎了口氣,抬眼複又望向不遠處的那片桃林。

臭小子,你孃親啊,真是個禍害!

幾日後,即便是滿心不情願,天啟還是如約站在了淵嶺沼澤外,白玦並未派人出來迎接,感覺到自沼澤深處散發出來的神力牽引,天啟一聲不吭的隨著那股神息入了淵嶺沼澤。

越過密林,飛過大片荒漠,隔著漫天黃沙,在荒漠儘頭,天啟看到了白玦赤紅的身影。

神色微疑,他落在白玦幾步之遠的地方,望著不遠處的景象心底生出了難以自持的涼意,不可置信的驚在原地。

原來如此,原來竟是如此?

妖邪暴虐的氣息在金色大陣內翻滾,幾欲咆哮而出,毀天滅地的力量衝擊著封印,將封印內的千裡廣裘之地席捲焚燬,不留半點生機。

天階儘頭被黑暗籠罩,整個蒼穹之境的荒漠深處,隻剩下冰冷慘絕的死寂。

唯有那襲血紅身影,佇立在天地之間,無窮無儘的神力自他身上逸出,和整個蒼穹之境合為一體。

“這就是你藏到現在的秘密。”篤定暗啞,不知過了多久,天啟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他望向白玦,臉龐隱在繚繞的霧氣中,難辨神色。

白玦冇有回頭,隻是靜靜站在陣法邊緣,荒漠之中,靜默無聲。

陡然間,紫色的神力自天啟掌間拂出,朝封印而去,卻被猝然掃回,消散在空中,天啟睜大眼,他的真神本源竟然不能***封印半分!

他強自壓下顫抖的手,話語中是從未有過的冰冷疲憊:“白玦,你當年到底做了什麼?混沌之劫為什麼還會存在?”

六萬年殘破扭曲的歲月,到如今,竟冇有半點改變,白玦,你讓我情何以堪?

“天啟。”白玦回頭,輕聲道。

天啟微微怔住,白玦那雙清冷淡漠的瞳中染上了不可思議的妖異之色,血紅的炙火在他身後,竟勾勒出逆天的違和感來。

“說吧,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