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95章 回溯(上)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95章 回溯(上)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淵嶺沼澤即便再大,也不過千裡之地,身後暗沉的氣息墮於虛無之中,一點一點沉寂,恍若那片能令神魔俱隕的天地從來不存在一般。天啟握著冰盒,足足三個時辰,行在荒蕪的沙漠中,步履艱難,回迴轉轉竟不能踏出此地半步。

有很多話他冇有問出口,可並不意味著不懂。六萬年荒蕪歲月豈是如此簡單的言語可以道儘,他即便憤慨難平,可對著封印儘頭和混沌之劫化為一體的白玦,還能如何?

六萬年前,他為了上古選擇滅三界,而白玦,卻花了六萬年光景為上古救下三界。

他不是不愛,不是不絕,不是不狠,隻是終究敵不過白玦。

腳步無知覺停下來,天啟抬頭,看見幾米開外的數十座石像,苦笑一聲,月彌,若你還在,此般光景,你會如何選擇?

解開上古塵封萬年的記憶,告訴她真相,讓她之後千萬年的歲月在後悔和自責中渡過,還是花不知光景的時間,用無數個謊言把白玦布了六萬年的局走下去?

塵封六萬年的女神君麵容模糊,隻能從她依稀斑駁的眉眼裡觀出曾經擁有的風采神韻。

這兩年來,他以為當年的歲月都已尋回……隻是,在這蒼穹深處,幾近化為塵埃的石像旁,天啟才堪堪明白,何為滄海桑田,再難複還。

當初肆意談笑的摯友已不再,上古亦多了後池數萬載歲月,白玦更是……

天啟慢慢走近,停在月彌的石像前,神色寂寥,良久之後,終是緩緩歎息一聲,握上了女神君微微探出、伸向天際的手。

月彌,你能告訴我,我執著了六萬年,到底是對還是錯?

荒漠深處隻剩下悠遠單薄的風聲,沉默凝望蒼穹的石像再也不能告訴他答案,天啟苦澀的搖頭,準備離去,突然手背一涼,他神情一怔,不可置信的抬頭。

凝著石沙的眼淚從石像眼中一粒粒滴落,濺在手背上,散開冰冷荒蕪的溫度。

天啟嘴唇輕抖,猛然死命的抓緊石像的手:“月彌,是你,你還在對不對……?”

悲愴的聲音戛然而止,極淺極淡的靈力自石像手心逸出,緩緩將天啟攏住,靈力觸到他的一瞬間,六萬年前上古界繁盛的光景在他眼中一點一點湧現,天啟陡然明白……這是月彌留在世間的最後一抹記憶。

他隻是不懂,到底是什麼過往,竟然能讓她固執的候在這裡六萬年,不得解脫。

時間一息一息過去,夜幕沉下,繁星耀空,仿若過去了億萬年光景,那縷淡淡的靈光最終消散在夜空中。

僵硬的人影兀然睜眼,天啟抱著水晶冰盒,半跪於地,雙手握緊,眼神空洞茫然,喃喃自語:“月彌,你想告訴我的,便是如此嗎?”

女神君靜靜的望著他,模糊的麵容似是透過洪荒的歲月映過淡淡的欣慰,手中握著的石像如流沙般開始消散,從指間滑落,天啟猛然驚醒,看著空蕩蕩的荒漠,眼落在手中的冰盒上,複又轉向荒漠深處,一時明滅不定。

“不行,上古她必須知道。”

天啟陡然起身,握著冰盒的手因為用力顯出輕微的顫抖來,他猛的揮手,渾厚的神力劃破蒼穹,空間被撕裂,上古界門突兀的出現在荒漠上空,天啟狼狽的朝界門衝去,身影消失在蒼穹之境。

擎天柱下,鳳染一身素服,在半空中和森鴻遙遙對望,兩人覺察到這股強大的神力波動,看著消失的上古界門,俱都皺起了眉。

但再大的驚訝也在他們抬眼一瞬間沉寂了下來,半空中,擎天柱上印著的白玦之名逐漸黯淡,彷彿預示著,這位千萬年昂立於世間的神祗即將消失一般。

上古界乾坤台上,錯綜交雜的神力彙聚在半空,勾勒出絢麗璀璨的神光,上古虛站台外,望著裡麵即將甦醒的炙陽等人,眉角輕揚。

神力籠罩的百米之外,數百上神靜靜守候一旁,眼底俱是分明的喜悅和激動。

六萬多年的光景,終於等到了上古四位真神齊聚一堂的時刻!

‘哢嚓’聲響,細細的裂縫在光圈上徐徐蔓延,在眾神的期待中以摧枯拉朽之勢轟然碎裂。

乾坤台上,位於最中心、一身藏青古袍的男子眉角動了動,僵硬的身子一點一點舒展開來,然後猛然睜開眼,升至半空,足以映照半個上古界上空的巨大青色古龜印記浮現在他身後,恢弘古樸。

在這之後,接連數位古老神祗一一醒來,含笑站在炙陽身後,望著一界盛景略帶感慨。

“恭迎真神歸來。”整齊激動的聲音在乾坤台外圍響起,等候的上神彎腰行禮,神色恭敬。

“無需多禮,劫難已過,諸位可儘安心神,這六萬年,炙陽多謝諸神全力相守。”炙陽手微抬,聲音深沉威嚴,平凡的容貌,卻有種震懾人心的信服感。

眾神再行一禮,見上古神君看著覺醒的幾位老上神神色略微不安,反觀炙陽神君冷著一張臉,俱都識相的退後了數裡。

四位真神中最尊貴的是上古真神,可在祖神消逝後,真正執掌一界、積威甚重的卻是炙陽真神,其他三位真神自來便奉其為長,即便是性子狷狂的天啟神君,在炙陽真神手裡都翻不過天。

當年混沌之劫下,上古神君悄然殉世,引得天啟真神大戰上古界,致使上古界險遭滅界之禍,累得滿界神祗不得不以本源之力供養介麵,沉睡六萬載,想必此時上古神君是不知該如何麵對炙陽真神了……

幾步遠的距離,上古眼角酸澀,嘴唇動了動不知如何開口。

炙陽的眼落在數米之外一身紅袍的上古身上,臉仍是冷著:“上古,這六萬年,你可還好?”

他聲音不急不緩,卻在那‘好’字上用的格外字正腔圓,上古神色一頓,期期艾艾,難得的有幾分尷尬沉默。

她當初殉世,雖是唯一的法子,可終究對這個兄長隱瞞到了底,生死之際,連告彆都不曾有,想來他是真生了氣。

場麵一時沉寂下來,炙陽身後的禦琴和雲澤對視一眼,搖了搖頭,正準備上前相勸,一聲清脆的童音卻突然響起,在此等莊嚴肅穆的場景,著實有幾分突兀意外。

“孃親,這就是你說的炙陽大伯?”一個小腦袋從上古身後伸出來,墨黑的小碎髮在額頭上落下幾縷,打著旋,他探頭探腦的睜大眼望著炙陽等人,小手扒拉在上古身上,眼珠子骨碌碌的不停轉。

這聲稱呼實在太有殺傷力,再加上那張臉帶來的衝擊,即便是以冷靜淡定享譽上古界的炙陽和禦琴也不免怔了怔,剛睡醒的小老頭雲澤便冇有這等定力,一口氣冇順好,差點又給背了回去。

數米開外站著的一溜排上神卻個個神清氣爽,他們兩年前被驚嚇了一番,此時瞧著卻覺得著實公平。

炙陽瞧著憑空冒出來的小毛頭,嘴角微不可見的僵了僵,朝上古看去,眼神黑沉,未帶半語,卻帶著明晃晃的質問。

上古把躲在身後的阿啟揪出來,乾巴巴道:“炙陽,這是阿啟,我和……”

上古話還未完,阿啟已經甩了甩小胳膊,一個***朝炙陽跳去,圓潤的一團在空中勾勒出驚心動魄的弧度,準確的落在炙陽懷裡。

“炙陽大伯,我是阿啟,孃親說你是上古界最英俊善良的神君,我最喜歡你了,比紫毛大叔還喜歡!”清脆的聲音咯嘣響,阿啟的眼彎成了月牙狀,親親熱熱的勾著炙陽的脖子,膩呼得不得了。

上古眼角抽了抽,真想找個坑把自己埋進去,太丟人了!

炙陽頓了頓,神色柔和下來,臉上帶了一抹笑意,把懷裡的阿啟舉高抱到胸前,笑聲渾厚:“你孃親糊塗蠻纏了十幾萬年,總算說了一句明白話,你這小娃娃倒是對我胃口。”

他揉了揉阿啟鬆軟的額發,朝上古看去:“這混小子和他父神在性子上倒是大不一樣。”話剛落定,還未等到上古開口,炙陽已擺了擺手,聲音有些沉:“這些事以後再說,先回摘星閣,上古,我有事要問你。”

“雲澤,鳳皇已甦醒,如今在為仙界之帝,若你想見,等幾日我便讓她上界。”

見炙陽神色凝重,上古有些疑惑,點頭,讓眾神退散,對鳳族大長老雲澤叮囑一聲後,和炙陽、禦琴朝朝聖殿的摘星閣飛去。

摘星閣內,上古看著一言不發的二人,等了良久終究失了耐性:“炙陽,當初我考量欠妥,可如今一切安好……你到底有何話問我?”她話說到一半,眼落在禦琴身上,停了下來。

昔日她與禦琴、月彌形影不離,如今月彌已不在,又怎可算得上一切安好?

炙陽起身,把扭著的阿啟交給仙娥帶下去,走迴廊邊,看著朝聖殿外不遠處露出一角的桃淵林,突然道:“上古,白玦他……可還在?”

這聲帶著些許遲疑,實在不像炙陽的性子,況且這話問得著實古怪,即便是素來不喜人提起白玦的上古,也聽出了端倪來,她皺起眉:“炙陽,你此話何意?白玦百年前覺醒,如今在下界好得很,你若想讓他回上古界,我讓人頒下一道禦旨,請他回來便是。”

炙陽冇有迴應,卻長久的沉默了下來,一邊的禦琴走上前,看著對峙的兩人,輕聲道:“炙陽,當年我們沉睡時你曾答應過我,若有這一日,定會告訴上古真相,無論你當年是否承諾白玦,我們都不能繼續將真相掩埋下去,更何況如今還有阿啟……”

禦琴迴轉頭,看著神色愕然的上古:“上古,我不知道沉睡的這些年你和白玦究竟發生了什麼,但若你們之間有嫌隙,那絕不是事實,白玦他……”

“上古,阿啟自出生便擁有混沌之力?”炙陽轉過身,聲音篤定。

“不錯,阿啟繼承了我的本源之力。”上古皺著眉:“炙陽,禦琴,什麼真相,你們說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古,你冇發現嗎?”炙陽揉了揉眉角,神色歎然:“阿啟的本源之力純正無雜,和你不相上下。”

“這又如何?”上古眯著眼,望向炙陽,甚是不解。

“白玦擁有上古界最正統的仙力,並不弱於你的混沌之力,你們的孩子,混沌本源怎麼可能如此精純?”

上古被問得一愣,神色微微沉下,炙陽說得不錯,她從來冇有想過,阿啟即便繼承了她的混沌本源,也不該如此正統,一出世便是真神。

除非……陡然想到一種可能,上古不可思議的抬眼,眼底深沉凜冽:“炙陽,你知道原因?白玦他是不是將仙力……?”

“上古!”

話還未完,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打斷了上古的質問,閣內的三人轉身,見天啟站在幾步之遠的地方,神色肅穆,他手裡捧著一個水晶冰盒,裡麵銀色神力閃爍,盒上的封印淺得即將消逝。

“天啟?”上古的眼落在那個水晶冰盒上,心底突然有些不安。

“上古。”天啟走進來,把冰盒遞到上古麵前,輕聲道:“這是月彌讓我帶給你的,上古,這是混沌之劫到來前你丟失的三百年記憶,它會告訴你所有的答案。”

上古聞言微微抬眼,接過天啟手中的冰盒,一股熟悉的氣息自盒中湧現。

盒上勾勒的封印雖已有六萬年不見,可隻消一眼,她便認出,這是白玦的神力。

“所有答案嗎?”她輕輕開口,聲音有些恍惚,突然轉身朝摘星閣外的迴廊走去。

“他既然選擇隱瞞,甚至為此不惜將我的記憶封印六萬載,我便如他所願。”冷靜得莫名的聲音緩緩傳來,帶著淡淡的荒涼,消失在迴廊深處。

天啟欲上前,炙陽一把拉住他:“天啟,不用去了,上古她恐怕已經猜到了。”

“不是,還有她不知道的,那三百年……”天啟看向上古消失的方向,桃淵林中,上古火紅的長袍隱下一角,他的聲音突然安靜篤定下來:“炙陽,上古她會打開的,那裡麵有她最重要的東西。”

“天啟,上古三百年的記憶裡,到底藏了什麼?”禦琴走上前,靜靜開口。

“白玦從來不知道的……上古選擇放棄的……月彌守了六萬年的秘密。”

三人一直未離開摘星閣,隻是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桃林。半響之後,淡淡的銀光終於自林中逸出,恢弘的神力將整個桃林籠罩起來。

上古她……終究還是開啟了冰盒裡的記憶。

天啟輕輕歎息,抬頭,上古界的天空空靈清澈,如六萬多年前一般。

那一年,月彌大壽,也是那一年,他感應到了祖神傳下的禦旨,選擇下界滅世。

他曾經以為,這便足以勾勒上古界最後三百年的所有圖景,如今才知那不過是一界億萬生命中的一粒沙礫罷了。

上古,若我當年便知道真相,你珍視的一切,我都會替你守護,而不是……害得你在祭壇之上,洪荒之中,眼睜睜的放棄所有。

我不是輸給了後池和清穆的兩百年,而是輸給了六萬年前的你和六萬年後的白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