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96章 回溯(中)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96章 回溯(中)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六萬三千八百年前,那時年華靜好,上古還依昔有著少年時狂放倨傲的性子。

上古界,月彌上神大壽之日。

上古界上神萬年才辦一次大壽,月華府在壽慶半月前已張燈結綵,足是一派喜樂之像。

萬年歲月悠久,這等熱鬨在上古界並不常有,按理說眾神都應爭先相聚道賀,但……凡萬年一次的月彌上神大壽,許多老上神皆是避之不及,無他爾,月彌上神喜好珍寶,資曆又老,平時若看上了什麼好寶貝,壽宴前三月定會將她想要的拜壽之禮一同謄於請貼上,大凡她看上的,皆是各洞府鎮府之寶,如此泣血割肉之壽,誰能歡喜得起來。

偌大個上古界,掰著指頭算也不過才四人她不敢如此罷了,隻不過,能被她如此邀請的,又決計不會是這四人之一。

是以每萬年到了這般時候,四位真神的神殿門檻都有被訴苦的上神踩破之勢,無奈之下,四人隻得能躲就躲,能藏就藏。

這一年也是如此,上古數著日子,硬是撐著在外遊曆了好些時日纔在正日子這天清晨悄悄潛回朝聖殿,卻不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在大殿口便被月彌派來的四個膀寬腰粗的仙娥給堵了個嚴嚴實實……

上古雖說自小便在上古界無法無天,卻偏生對照拂她長大、教她使壞的月彌發不出脾氣,她躲災不成,隻得苦著臉卷著一身灰不溜秋的布衣、極不體麵的被擰進了月華府。

熱鬨鼎盛的大堂旁,月彌專門劈出一間內堂來擺置賀禮,此時她便坐在山堆似的禮物後,靜靜聽著立在一旁的仙童清點,眼微微眯起。

小仙童的聲音清清脆脆,端坐的女神君身襲鎏金長裙,和堂內的富貴堂皇相得映彰,上古被趕鴨子似的擁進內堂的時候,見到的便是這麼一幅場景。

金燦燦的物什晃得她眼花,說是入眼之處俗不可耐吧……偏生端坐軟榻的女神君卻是一副沉靜如水,靜若芳華的模樣,她算是明白那些訴苦的上神因何怨來如潮水,擋都擋不住……

真神的責任感頓時滿溢於心,上古輕飄飄拂開身後四個仙娥,大踏一步走上前還未開口,月彌已慢悠悠睜開眼,拖長了腔調不緊不慢道了一句:“月華府廟小,上古,算起來,我這又過了八次大壽,才總算在我這洞府裡瞧見了你一次。”

上古腳步一頓,神奇般的想起了自己屢次逃遁下界的事實,滿身氣勢如戳破了的皮球瞬間消失,摸了摸鼻子倒退一步尷尬道:“月彌,你也知道,父神消失後三界事多,暮光又還未能撐得起大局,我這也是鞠躬儘瘁……”

“少來。”月彌橫了她一眼,接過小仙童遞過來的禮單,氣勢十足:“除了天啟和你一樣懶散,白玦和炙陽可是兢兢業業守了上古界十幾萬年,就下界那麼芝麻點地,你也好意思舔著臉說你鞠躬儘瘁!”

上古攤手,神情痞痞,做無賴樣:“月彌,有時候人太實誠了不好。”她指了指月彌手上的禮單:“譬如說這些東西……你是上古界老資格的上神了,什麼事都能說上一二,他們遲早有求到你麵前的時候,到時候你勾勾手指,就全是你的,何必像如今這般受些閒話,連帶著讓我們四個跟著你一起遭殃?”

“你知道什麼,這叫興致,我就是歡喜看到他們一副捨不得寶,又要咬著牙送到我麵前的彆扭模樣。”

月彌彈了彈手指,那四位長得渾圓的仙娥熟練的將寶物一盒盒搬走,頓時內室便被清空,等待著下一批待宰的羔羊走進。

上古見滿屋子的主仆配合默契,視她如無物,被擠得隻能站到旮旯裡,委屈道:“你這個渾不怕事的,禍害這一界也就是了,硬把我拉扯進來做什麼!”

“本神君在上古界也算有頭有臉,你們八萬年都未出席我的壽宴,我顏麵上自是不好看,這次不論如何,總得逮一個來。”

上古想著月彌原來是需要門麵架子,立時擺起了譜,哼哼道:“既能如此作威作福,有本事去尋他們三人的晦氣……”

哪知已經行到門邊的女神君一揚眉,露出個似笑非笑的神色,嗤道:“小上古,原來你也知道你是……最軟的那個!”

最後幾個字拖得格外悠長,彼時上古心高氣烈,哪受得了這等擠兌話,臉一黑,挽袖一甩就要出去,被月彌伸出一隻腳攔住:“上古,你今日若在大堂呆上一個時辰,我便帶你去個好地方,看出好戲,如何?”

許是月彌臉上的誘騙意味太過露骨,上古腳步遲疑了片刻,仍是不為所動:“我一個時辰的身價,難道就值一齣戲,月彌,幾千年不見,你倒是越活越回頭了!”

“這齣戲日日都在我眼皮子底下上演,我可是瞧了幾千年了,你若瞧了,保管不膩味,也不會捨得再離開上古界,去那些個下界晃悠。”月彌伸出兩個指頭在上古麵前搖了搖,一臉真誠。

上古蹙眉,微微意動:“此話當真?”

“比老龍王在我這忍痛割愛的定海珍珠還真。”話音落定,月彌拉著上古朝正堂走去:“奏樂聲響,開席了,走吧。”

被忽悠的上古為著月彌的一句‘比珍珠還真’的實誠話,憋著氣著一身布衣在月華府對著一堂誠惶誠恐的上神,當了足足一個時辰的人麵石像。

此後三百年,她一直覺得這個交易是她出世以來最劃算的一個,但再往後數的六萬年,若她還記得這一日,定會希望……她從不曾在這一日回過上古界,入過月華府,見過那個人。

一個時辰後,月華府後山一處隱秘樓閣內,趴在橫欄一角的上古怒哼哼看著在一旁吃著碎嘴的月彌:“這是什麼鬼地方?”

“月華府啊!”

“戲台子呢?”

“哎,在那。”月彌伸出個小指頭,朝樓閣背麵指了指:“瞧見那處桃林冇?”

上古循著她的比劃,極艱難的扭了個弧度朝後看去,眯著眼道:“看什麼……”話到一半,卻是微微一怔。

桃淵林內桃花盛開,把裡麵的萬千風景遮得嚴嚴實實,但繁景之下卻有一角極隱秘的暴露在了閣樓迴廊的視線內。

數裡桃林,木橋流水,石座之旁,一白衣青年側對著兩人,靜靜安坐。

清瘦的臉頰勾勒出溫潤的弧度,眼瞼深邃,薄唇輕抿,手上拿著一小截木頭慢慢雕刻,神情因專注恍惚有種彆樣的攝人和魅惑,完全不同於那人往日的溫純清淡。

即便是素來對自己定力極有信心的上古,也怔忪了許久纔回過神來。

這場麵著實有些靜謐美好,但若說能觀上千年,倒是言過其實了,上古轉頭,隱下心底的感慨,露出個疑惑的神情:“不就是白玦對著桃花和流水刻小人,這也算好戲?”頓了頓,她不滿道:“你明知他就藏在這裡,還隻犯著勁折騰我,月彌,白玦那廝對你許了什麼好處!”

月彌似是聽不見上古的低問,隻管小口品著果子酒,半響後才彆有深意的朝上古看了一眼:“小上古,你這一走就是幾千年,上古界可是多了不少新規矩,你怕是還冇聽過吧。”

“什麼規矩?”

“桃淵林神力濃鬱,溪水有築基之效,在上古界可是個稀罕地,雖歸我所有,平時卻罕有人敢踏進,你以為我的麵子真這麼大,能唬住那些老傢夥?”

“你是說……”上古看向白玦,抬了抬眉。

月彌點頭:“可不是,這地兒幾千年前被裡麵那位鳩占鵲巢,早就不是本神君的管轄地了,雖未言明,可滿上古界的神祗都知曉,誰若是不經允許進了桃淵林,便是和執掌上古界的真神白玦作對。”

“咦,還有這麼一個說法,我倒是不知道白玦立了這麼一條規矩。”上古笑道:“他緣何如此?”

“誰知道呢?”月彌起身,走向橫欄處,聲音悠悠:“我都說了會讓你看一出好戲,等會你自己瞧不就是了。”

月彌話音剛落定,窸窣的腳步聲遠遠自桃林中傳來,上古精神一振,藏好自己,抬眼朝林中看去。

一著水蔥色長裙的女神君出現在兩人視線裡,那女子略施粉黛,容顏娟麗,眉眼煥然,更帶了一抹不自覺的傲然清冷,按往日上古和月彌對上古界女神君的劃分,這來人倒是個優質的!

上古默默的朝月彌看了一眼,月彌會意,低聲道:“這是三千年前下界晉上來的梅神,你經常下界遊曆,想是冇見過,如今這位在上古界可是香饃饃,很多神君都心儀於她。”

上古得了答案,又轉回了頭,對月彌說的‘香饃饃’倒是不置可否,但不知是不是月彌將場麵製造得過於神秘,連帶著上古也有些緊張起來。

畢竟這等場麵,她再怎麼不通人情,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

果不其然,略帶輕柔的聲音不遠不近的傳入兩人耳裡。

“梅若見過真神。”

這女神君極守規矩,站在離白玦三步之遠的地方,行了一禮,聲音既不軟糯,也不驕橫,反而帶了一抹冷靜的自持,上古點點頭,難怪才入上古界三千年便能讓月彌記住,這個梅若神君確實有讓人如此待她的資質,白玦這次倒是豔福不淺!

“哪個梅若?”白玦手中雕刻的動作不停,隻淡淡的問了一句。

先不管那個梅若神君聽了是何感想,躲在一旁的上古倒是極艱難才把笑聲給壓了下去,白玦那副能煞死人的清冷性子,真是一點未變。

“神君位高,自是不會注意我等小神,梅若執掌梅花四季之景,三千年前晉入上古界,五百年前在瑤池盛宴上,曾有幸得見神君聖顏。”梅若眉頭輕皺,仍是畢恭畢敬回答。

“若無大事,儘速離去,你即已入上古界三千年,就應當知道本君不喜外人妄入桃淵林。”

“若是神君相等之人永不迴應,難道神君也要等下去?”

手中的動作戛然而止,白玦終於抬了眼,看向一旁信誓旦旦的女神君,眉頭挑了挑,不清不淡的來了一句:“何意?”

即便是隔著數十米之遠,上古也著實想和白玦同樣問上一句‘何意’,她纔不在幾千年,難道白玦就已經有主了不成?

似是被白玦這樣打量著壓力過大,梅若不自覺的後退半步,臉頰隱過一縷緋紅,眨了眨眼才定聲道:“這些年來,界中姐妹履入桃淵林,冇有一個能讓神君看上眼,所以……大家都在傳神君在桃淵林中相等之人,必是上古界的遠古之神。”她頓了頓,繼續道:“梅若也不過是猜測而已,神君勿怪,此處原乃月彌上神所有,離月華府最近,神君在此一等數千年,想必對月彌上神情根深種。”

她言語裡外格外篤定,最後幾個字更是千迴百轉,讓聽在耳中的三人同時一怔,隻是箇中滋味,便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上古默默的看了月彌一眼,神色詭異,月彌張口結舌,對著上古連連擺手,一口果子酒終是忍不住,噴在了迴廊邊。

“月彌,真是想不到,你這看戲之人,也有被擺上戲台的時候啊!”

聽著上古話裡話外的揶揄,月彌不知想到了什麼,橫了她一眼,突然正色沉聲道:“上古,你這話,說得過早,不如……繼續看下去。”

白玦並未應答,隻是在聽到梅若說出月彌的名字後,複又埋首專心致誌刻起小人來,就似從來冇有聽到麵前女神君說出的話一般。

雖是冷靜剋製,但到底年齡過淺,對上的又是白玦這等老妖怪,梅若臉上一直掛著的淡然微微破碎,終是忍不住上前兩步,離近白玦,提高聲音道:“神君,上古界雖乃世間至尊之處,神君執掌萬物,坐擁四海,但歲月亙古悠久,您一人苦守終是太過冷清,難道幾千年還不夠,您要無休止的等下去?梅若自知處處不及月彌上神,但……對神君之心可昭日月,梅若不求名分,隻求神君允許,能留在神君身邊端茶遞水,服侍神君一二,餘願足矣。”

略帶羞澀的聲音纏綿入耳,一旁藏著的上古聽得目瞪口呆,她倒是不知如今的上古界自薦枕蓆之舉都是此般說道,說是有情有義、敢於犧牲吧,卻偏生落在耳裡又不對味,著實有些彆扭。

一直冇動靜的白玦緩緩頓手,將略見容貌的小像至於手心攏住,忽而抬頭,望向梅若。

“幾千年?”他話語中有抹淡笑,難辨神色,冷銳冰誚:“你候了五百年,便以為能到我麵前說出這種話,若我說是足足十三萬年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