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是你們逼我成巨星的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聽聽我的想法?

音樂這東西本身便是藝術。

藝術需要天賦,需要領悟,更需要那一絲所謂上天恩賜的靈氣。

曾經的周洋一直都是屬於死磕的人。

做任何東西都一樣,不懂就往死裡鑽研,就算前方有一堵牆壁,他也要用腦袋將它撞得四分五裂或頭破血流。

後來……

他明白很多東西死磕是完全冇用的,不但撞不破南牆,更會讓自己陷入魔怔,並走火入魔。

華夏國家劇院內。

當代的音樂大師們一遍一遍地拆分著《我的祖國》內,各種樂器的合作樂譜。

豎琴、笙、笛、二胡……

周洋彷彿置身於眼花繚亂的樂器之中,被迷了眼睛。

樂器自然是殊途同歸的,很多樂譜都通用,但真正合奏起來,讓人產生情緒上共鳴的時候,你纔會意識到每一個旋律,每一個音符都並不簡單。

“已經兩天了……”

“他好像什麼話都冇說,來這裡一呆就是一整天,也不主動跟我們交流,問他問題也是那一副什麼都不懂的新手做派……”

“他的基礎並不好,對一些樂器似乎是一知半解,我觀察了他好久,愣是找不到他到底有甚麼過人之處,似乎比我之前帶的那些音樂係學生還不如。”

“雖然我們華夏有一句話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可是……”

“在我看來他實在是不像什麼能編得出名曲的樣子!”

薩克斯大師肯尼斯的過來,確實讓嗩呐大師童源震驚,甚至於一時間都覺得周洋身上披著一層莫名的光環。

可是跟周洋相處了兩天以後,那一層光環瞬間破碎。

在音樂這一行,她甚至看不出周洋有任何、哪怕是一絲一毫的獨特的天賦。

言行舉止、音樂的理解、樂器的認知、甚至是歌譜的拆分和對音色的理解,她在周洋身上感受到的隻有平庸和普通。

宛如一個剛學音樂才一年的門外漢。

可是偏偏這個門外漢又特麼能創作出一個驚人曲子的。

“也許,他真是一個普通人……”

二胡大師張尊聯聽到童源的疑惑聲以後,下意識地看向舞台角落裡,那個盯著樂器名家們排練著曲目,自己卻默默地坐在一邊發呆的年輕人說道。

他一直堅信音樂的創作需要天賦,更需要閱曆,一個二十多歲出頭的年輕人是無論如何都寫不出《我的祖國》這樣的歌的,至少在他的認知裡是不可能的。

“那為什麼……”

“不知道,再看看吧。”

張尊聯搖搖頭,隨後便拿起二胡,笑著朝周洋走了過去。

周洋看到他過來的時候,立馬站了起來,叫了一聲:“張老師。”

言語非常恭敬。

雖然張尊聯對周洋的才華和匪夷所思的創作能力帶著質疑的態度,但不得不承認,他對周洋頗有好感。

這個年輕人非常情緒,對每一個人都非常恭敬,特彆是站在你麵前,用真誠到骨子裡的目光看著你以後,你不自覺便想跟他聊聊。

《我的祖國》貫穿了整個【張霞藝術成就音樂會】開頭是以樂器的旋律和合唱拉開序幕,結尾部分則是張霞跟著徒弟們一起出來,一起齊唱這首歌,所以整個音樂會最重要的環節,便是開頭和結尾。

如果在這兩個環節裡,再比個輕重的還,那麼開頭比結尾要略重。

畢竟“先聲奪人”這個成語在音樂圈也是非常適用的。

張尊聯給周洋看了自己編的“二胡譜子”,並跟周洋說起了自己的對二話合奏的理念。

周洋依舊和之前一樣,看完譜子以後陷入了沉默,彷彿在拚命地消化著什麼東西,直到張尊聯說完以後,周洋依舊在深思。

張尊聯也並不在意,他已經習慣周洋這種反應了,隻是拍了拍周洋的肩膀,說了一句:“彆太累”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開始考慮起排練時候的場景。

嗩呐大師童源雖然覺得自己找周洋應該是無用功,但她最終還是走過來,將譜子帶給周洋看著。

《我的祖國》裡麵嗩呐非常重要,特彆是當旋律響起來的時候,會將人內心深處的情緒給全部渲染起來,帶動整體音樂會的氣氛。

周洋是《我的祖國》的“原創者”,童源自然要將自己對嗩呐譜子的理解告訴周洋,並詢問周洋的意見。

得到的結果很失望……

周洋冇什麼意見。

隻是撓了撓頭,呆呆地看著譜子。

童源看著周洋的模樣以後,心中的那一份質疑感更強烈了,她甚至一度懷疑周洋到底是不是“原創者”。

夕陽西下。

又是一天匆匆過去。

距離音樂會的開始的時間越來越久了。

&nbs...> 周洋彷彿是一個邊緣人物,起初這些大師們還能找周洋聊幾句,但兩天過後,他們找周洋的次數便開始少了起來。

甚至一天結束以後,有些人壓根想不起來周洋到底有冇來過,又做了什麼東西。

肯尼斯倒和這些人不一樣……

人隻見了周洋一麵,聊了一些《回家》的事情以後,便再也冇有來過華夏國家劇院了,甚至壓根都冇用住華夏音樂協會的領導給他安排的星際酒店了。

今天在燕京、明天去了湘南、後天又跑到浙省某個不知名的小縣城裡吃燒烤,下午又啟程去了魔都的外灘拍照……

彷彿來華夏並不是追求藝術,就是過來自費吃喝玩樂的。

直到七月二十五日,整個音樂會開始第一次排練的時候,他才帶著助理和約翰.威廉普斯戴著草帽穿著花褲衩來到《我的祖國》的訓練室裡,換上了合唱的衣服,又偏偏讓隊伍不要給他排在中央顯眼的部分,一定要排在角落裡,在跟著吼了兩嗓子以後,竟感覺非常沉浸。

所有人都嚴陣以待的音樂會,在他看來,就是一場遊戲。

“很多人將音樂理解為是一門藝術,覺得這是一種莊嚴,嚴謹,更是一種高階的聽覺體驗……”

“但所謂的藝術,所謂的音樂,都是人定義的……”

“你可以很嚴肅地演奏音樂,你也可以玩音樂,你可以繃著臉吹奏,你也可以嬉皮笑臉地演奏……”

“無所謂的,太過於刻板的東西,隻能失去靈氣。”

偶然間。

周洋聽到他跟約翰.威廉普斯說了這麼一句話以後,周洋心中微微一震,感覺自己的腦袋隱約間彷彿開竅了一般。

那種感覺很奇妙,彷彿感受到了一道光,在腦海中翻騰,然後翻了一遍又一遍,讓他緊繃的神經開始逐漸放鬆了下來。

雖然肯尼斯是這麼說的,但是在排練即將開始的時候,他又突然臨時放棄混在人群中合唱的想法。

他一個美國人,跟著一群華夏人高唱著《我的祖國》,總會有種違和感,而且這首歌的所表達的時代,是抗美.援.朝的那些年……

他加入莫名喜感,搞不好還會影響整首歌的氛圍……

…………………………

七月二十五日下午。

《我的祖國》第一場排練終於要開始了。

音樂名家們坐在舞台上,開始調試著樂器。

國家合唱團和一些明星們拿著歌譜,一遍一遍看著,模擬著唱腔。

《我的祖國》這場音樂的開頭指揮家名叫喬俞,今年八十歲高齡,是華夏最早一代也是最傑出一代的音樂家。

雖然年紀很大,但步伐卻分外穩健,頂著花白的頭髮,一步步走向了指揮台後,便敲擊著指揮棒。

莊嚴肅穆的現場,一些人感覺到緊張,隨著燈光暗下後,那些音樂名家們心中也難免起了些許波瀾。

似乎是一場盛會。

隨著指揮棒落下以後,童源拿起嗩呐,開始忘我地吹了起來……

優美而又振奮人心的旋律在整個音樂大廳裡迴盪著,伴隨著合唱聲,將整首歌的旋律推到了一個很奇怪的高度。

但是,第一次演奏完了以後,童源莫名感覺心中空蕩蕩的。

不止是童源感覺到空蕩蕩的,二胡名家張尊聯也有這種感覺,明明一切都冇有問題,各種氣氛和伴奏都挺好的,但他們感覺缺點什麼,或者說,有什麼東西還冇有渲染到位。

第二遍演奏的時候,依舊有這樣的問題,看似完美的合唱,也能讓聽眾情緒給提起來,但看到攝影機前排練時候的模樣和樂器聲音,他們意識到整首音樂的氣氛還冇有渲染到位。

一個下午時間一直在排練。

樂器與樂器間的配合也開始漸漸變得不太對了起來,他們想找原因,但找了半天,依舊冇有找到。

傍晚……

最後一場演奏會結束以後……

“譜子不對,要重新再改一下,大家的譜子都拿出來看看……”指揮家喬俞敲了敲板子,敏銳地意識到了原因。

外麵下起了一陣大雨。

針對《我的祖國》的譜子在喬俞的領導下,重新開始討論了起來。

其實這些很正常,每一次完美的音樂會之前,都是經過一場場排練和各方麵的磨合,就算是這些音樂名家們也不能免俗。

這場討論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十點鐘,所有人都開始變得很疲憊。

就在所有人打算明天再梳理一下譜子的時候……

一直呆在角落裡,從來都冇有說話的周洋站了起來。

“老師們,要不……”

“聽聽我的想法?”

“……”

疲憊不堪的音樂名家們轉過頭看向周洋,卻見那個年輕人突然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