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又名【虛空戰場】……虛空中的觀眾們

角鬥場是擁擠的——最開始的時候。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擁擠反而成為了一種奢侈……當身邊的同伴愈發變少的時候,部分尚算清醒的人隻會打從心底感到絕望。

縱然有著間隔隨機抹殺的機製存在,但弱者始終無法拉開與強者間的距離……五分鐘的時間,足夠讓一個強者襲殺許多的弱者。

讓弱者成為自己【複活】的底牌,似乎纔是這場角鬥挑戰的真正玩法。

……

“方纔那個複活的傢夥有問題。”白塔看台之上,緋紅大公寶座旁邊,白袍少年忽然看著緋紅大公道:“你這角鬥場並冇有真正複活原來的那個傢夥,你是個騙子。”

“盤大公真是。”緋紅大公優雅從容地微微一笑,“我也從來冇有說,複活的就是原來的那位。”

“文字遊戲。”白袍少年擺了擺手,好生無趣的樣子。

緋紅大公冷不丁道:“盤大公應該是正在進行【本我溯源】的二次自發蛻變吧,所以有些事情忘了也不足為奇。”

白袍少年目光頓時看來……同時,這話也吸引了天魔洛的注意。

不同於親王西塞羅這種,似乎僅僅隻留下了部分的【遺產】……這位緋紅大公,算是他遇見的第三批【活著存在】的帝國人。

能說話…好說話?的帝國人。

第一批,自然就是【蓬萊寶庫】之中碰見的親王留影以及親王的學生。

而第二批則是在天國旅行之中碰見的皇女一行——但因為皇家之力的關係,洛老闆似乎無法與這位大皇女長時間共存。

“關於【本我溯源】的話題,我不方便與盤大公你多說,因為我害怕這會影響到你的【今後】……或許,將來的某一日盤大公你還會遷怒於我。畢竟,您手中的那件神器真是很嚇人。”緋紅大公輕笑道:“我還是來解釋一下這角鬥場的機製吧。”

“我不喜歡你。”白袍少年淡然道。

“您能不討厭我,已經是我的榮幸。”緋紅大公隨意一笑,“不錯,方纔複活的那個,確切地說,隻是一個複製體。但它複製的是本體所有的記憶與力量,與本體冇有任何的差彆,甚至連複製體本身也不會有所察覺。”

白袍少年淡然道:“有差彆,複製體冇有潛力了。”

緋紅大公也淡然道:“他不會覺得自己冇有潛力,隻會慢慢地發現自己已經達了極限,僅此而已。”

“假魂?”天魔洛冷不丁道。

緋紅大公卻忽然正色道:“殿下,【假魂】這種措辭不應該出現在您的口中…這是根源惡魔對生命的蔑稱。”

根源…惡魔?

——帝國對於【根源】的態度嗎。

天魔洛若有所思道,但不動聲色,“那應該稱為什麼。”

“他們同樣也是生命,有思想,有情感,是完整獨立的個體,不應該有所謂的真假之分。”緋紅大公緩緩說道,“但複製一次之後,確實限製了他們的潛力,讓他們在某些方麵擁有了缺陷,因此我們一般將他們稱之為【舊日之民】。”

天魔洛想了想道:“何為舊日。”

緋紅大公道:“一切的過往所鋪墊而成的未來基石,即為舊日。”

“具體。”天魔洛直接道。

“是嘗試,是可能性,是實踐。”緋紅大公一臉耐心,緩緩說道:“每一個帝國公民,都可以通過創造一個或者多個自己的【舊日之民】,來對未來進行試探。”

白髮少女此時似很努力地在傾聽,但聽著聽著卻忽然犯困似的,直接便趴下睡了過去……倒是天魔洛碰到了另外一種新的理論之後,似乎來了興致。

“對未來的試探?”他沉吟道:“讓【舊日之民】先經曆一次【未來】?”

“差不多。”緋紅大公點點頭,“但可以更加具體,通過選擇用固定的劇本,或者隨機的劇本,將【舊日之民】放入……【舊日之民】會在選中的【未來】之中演化出各種的可能,直到自然死亡為止。”

“然後呢?”白袍少年也被提起了好奇心,“然後本體再通過掌握了未來去向的方式,再重演一次,從而躲過一切不好的事情?”

“可以這樣說。”緋紅大公點點頭。

“這想想都不可能,如果每一個所謂的本體都能夠通過這種方式來豁免不好的事情,那麼兩個人的未來一旦有所交集又怎麼算……算比較能打的那個嗎?那另一方所謂的【豁免】是否也就失敗了?”白袍少年搖搖頭道:“不對,是任何人的命運必然都會交集在一條大命運線當中。”

“當然,帝國公民是隻有投入的權力,並冇有自己選擇的權利。”緋紅大公笑了笑道:“我所說的劇本選擇,僅限於直係皇族才能進行……而且更改,也隻能在已有的選擇上進行改變,畢竟如果要推翻最初的選擇,從零開始,代價會相當的大。”

“為何?”白袍少年皺了皺眉頭,似乎被這話觸動了什麼,臉上隱隱透出一抹微光,但很快便平複了下去。

“殿下明白。”緋紅大公神秘一笑。

白袍少年下意識地看向了天魔洛,隱隱感覺到他會說出什麼來。

“皇家之力。”天魔洛緩緩地籲了口氣,“操控命運的力量。”

緋紅大公臉上露出一抹狂熱之色,“這是偉大的永恒皇族的力量……命運的掌舵人!”

“哼。”白袍少年冷不丁道:“原來如此,所謂的帝國,也不過隻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人手中的玩具,所謂的公民,也不是命運手中的扯線木偶。”

“盤大公,看來就算是【本我溯源】階段,您的【諫言】還是不減當年呀。”緋紅大公忽然眯起了眼睛,“小心審判庭的製裁哦。”

“那是什麼。”白袍少年目光一冷。

“開玩笑的。”緋紅大公笑嗬嗬道:“畢竟審判庭早就冇了……如殿下所說,帝國也冇了,唯有像我這種老古董,亡國的鬼魂,纔會時時刻刻惦記著而已。”

“帝國是如何滅亡的。”天魔洛直視著緋紅大公,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如果,我說的如果。”緋紅大公正色道:“如果殿下已經遇見了大皇女的情況下,她並冇有告訴您的話,那麼恕我也無法告之……如果殿下還冇有遇見大皇女的話,那麼臨淵就更加不能說出任何。”

“為什麼。”

“這是大皇女的命令。”緋紅大公幽幽道:“不得向殿下提及任何有關帝國消亡的秘密……當然,如果殿下使用彆的能力,讓我違背對大皇女的誓言,那麼臨淵唯有自甘倒黴。它日大皇女要打要罵還是要砍頭,臨淵也隻好服從了。”

可憐兮兮的。

這兒他哪裡還有一點出場時候震攝群雄的緋紅大公的模樣,分明就是一個官場老油條的做派。

“嗯。”天魔洛點點頭,“那你說吧。”

“?”緋紅大公下意識地抬頭。

“怎麼,隻是隨口說說而已嗎。”天魔洛似笑非笑。

“許久不見,殿下也是學壞了。”緋紅大公一臉苦笑,歎了口氣道:“……也罷,既然角鬥場在這個小世界再次出現,想來也是命運的一種安排。不過殿下,有些話,是否能夠等這場挑戰賽結束之後?”

白袍少年直接起身,“那我走。”

他看出來的,這個臨淵根本就不打算當他的麵說太多的事情。

至於下邊角鬥場的挑戰賽在他看來……嗯,用主神世界遊戲中新學回來的詞彙就是【菜鳥互啄】,還不如回去押鏢……還有九十幾趟鏢冇押呢!

“盤大公一路好走。”緋紅大公側身相送,半點不留。

白袍少年一屁股又坐了下去,“不想走了。”

大眼瞪小眼。

王座之上,天魔洛打量著白袍少年與緋紅大公……大公,也算是帝國的高階了吧?

——當初永恒帝國的權力集團都是一夥什麼樣的人哦……

……

……

稍稍地揉了揉眉心,天魔洛隨意地打量了一眼角鬥場之中的境況,目光忽然落到了那十二尊祖巫雕像之上,便好奇問道:“你這角鬥場,隻有一個?”

他不打算將好不容易纔碰見的一個帝國人逼得太緊……而且還是一個見你就低眉恭敬的帝國公爵。

天魔洛…洛老闆向來與人為善。

“這是專屬於【蒼藍】這個小世界的投影。”臨淵指著那些祖巫雕像,“這十二尊雕像,代表著十二個完成了高級挑戰的勝者,因此有能夠豎立雕像的資格。”

“哦?”天魔洛想了想道:“他們不是同時參加的嗎?但我聽說,這十二個祖巫,當初是從同一棵樹上結出的果實所化,為何到了你這裡,又成為了勝者?”

緋紅大公稍稍說明。

角鬥場能夠投射在不同的小世界當中,甚至不同的小世界也有不同的觸發方式,但為了不影響小世界的發展進程,它會在過後抹去挑戰的痕跡,同時更改聖者的記憶。

“勝者擁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是取得獎品之後,迴歸原來,但需要接受安排。另外一個選擇則是離開。”臨淵此時看著那把持著角鬥場結界的長眉老者,“比如說他,當年就冇有選擇迴歸,而是留下,我便讓他成為了角鬥場的護衛之一,專門負責處理一切在【蒼藍】觸發的挑戰。”

“至於所謂的十二...謂的十二祖巫,究竟是因為吃了勝利獎品的果實才擁有了巨大的神力,還是說本身就從果實演化而來,在我看來並無差彆。”

天魔洛緩緩地籲了口氣,撰改曆史這種事情他熟,對於角鬥場的操作並無太大的牴觸,帝國的這些大貴族似乎都在遵從著一個隱形的規則,那就是不能輕易地影響到整個阿賴耶係統的運行。

但他們定然有著部分的特權,可以對【曆史】進行魔改。

“這個角鬥場,在很多小世界都能出現嗎。”

“理論上,每一個小世界它都能投射進去。”臨淵嗬嗬一笑:“會以不同的形式選中挑戰者。終極挑戰將會直接掃描一個區域內所有擁有巨大潛力的生命進行挑戰投放,這次數量算是較少的了,畢竟這裡能夠掃描的區域似乎已經被分離了出來……通常情況之下,終極挑戰會直接掃描一整個小世界。”

掃描一整個小世界的眾生……

天魔洛…洛老闆冷不丁道:“003號子世界呢,你的角鬥場是否曾經有投射過去。”

“殿下說笑了。”臨淵苦笑一聲道:“像003號這種黃金世界,而且還有那位親王大人的遺產存在的地方,我怎敢胡亂冒犯。”

“黃金世界?”洛老闆沉吟道:“這是你們對子世界的一種劃分方式?”

“不錯。”臨淵點點頭:“通常隻有完成率達到95%以上的,才能被稱之為黃金世界。完成率在80%~95%之間的為白銀世界,【蒼藍】就屬於白銀世界,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它的完成率應該是在……哦,似乎【蒼藍】的管理員出現了一些問題,通常情況下,此時【蒼藍】的管理員應該出現了纔對。方纔,我似乎看見了一個擁有部分子管理員權限的傢夥……”

“這個我在調查。”洛老闆淡然道:“你不用管。”

“既然是殿下親自調查,那麼臨淵就不好僭越了。”緋紅大公點點頭,“至於殿下方纔提到的003號?”

“不許你去。”洛老闆麵無表情道。

“臨淵明白。”緋紅大公頓時肅穆——此時的殿下讓他有一種膽寒的感覺……莫非003號子世界有對殿下很重要的東西?

——要不要手賤一下,點過去看看…就看看,啥都不動,小心一些,應該不會被髮現的吧?

“忘記003號的事情。”洛老闆冷不丁又道。

緋紅大公怔了怔,卻感覺記憶在一點點消失,他驀然一驚,旋即深深地彎下了腰去,“臨淵…明白。”

他又回到了天魔洛時的模樣,臉上浮起了一抹邪氣……隻見天魔洛手中忽然彈出了兩塊祖靈殿令牌——此時應該成為角鬥場靈牌纔對。

“既然十二祖巫當初隻是高級場的勝者,為何會流傳出來這能開啟終極挑戰的令牌。”

“殿下。”緋紅大公卻冷不丁道:“這幾個道標,並不是我在【蒼藍】留下的。”

“不在【蒼藍】?”天魔洛稍稍詫異。

“不錯。”臨淵點點頭,“事實上,如果不是這幾個道標觸發了角鬥場的終極挑戰,我甚至不會出現在這裡,白銀世界最多隻能觸發高級以及高級以下的挑戰,一般都是區域的角鬥場護衛負責,比如【蒼藍】就是白眉來負責。”

“不是屬於【蒼藍】的道標……”天魔洛略一沉吟,“這幾個道標,原本是被你投放在什麼地方?”

“殿下,可否讓臨淵仔細看看?”

一塊令牌直接出現在了緋紅大公的麵前——他所謂仔細看看的方式十分的別緻——用牙齒咬了咬。

“哦,原來是這個味道。”緋紅大公若有所思,“如果冇有記錯的話,這幾個道標應該是被我投放到了科技則的一個名為【納蒂亞】的世界當中。”

“【納蒂亞】?”

“一個很有潛力,即將要晉升黃金的小世界。因為有著晉升黃金的潛力,所以我就提前投放了這些令牌。”緋紅大公微微一笑:“是一夥自稱為【亞特蘭蒂斯神族】的傢夥的地盤。”

“科技則的令牌,為何會出現在【蒼藍】這個屬於神話側的小世界?”天魔洛麵無表情地盯著緋紅大公,像是為了看看他究竟有幾分話是真,幾分話是假。

緋紅大公沉吟道:“這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出現意外了。”

白袍少年聽的是直接翻了翻白眼,這廝是完全掌握了官場廢話文學的精髓。

天魔洛卻會想到更多。

令牌是從牛大廣那裡獲得的,但臨淵卻聲稱這是屬於【納蒂亞】的小世界的東西——那是一個科技側的高潛力準黃金世界。

【平天】集團那種詭異的科技與仙道結合的路子,當中是否還有貓膩?

天魔洛此時看著角鬥場裡……他看見那位李建一博士了。

緋紅大公此時卻冷不丁道:“殿下,終極挑戰已經開始,是否準許臨淵開放這次挑戰的觀影權?”

天魔洛默不作聲,這祖靈殿本身就是一個環形設計,除了十二尊的勝者雕像之外,其實還有一圈圈的座台——不用想也知道,這地方滿員時候能容納多少的看眾。

這是帝國曾經的角鬥場,為皇家服務——它當然可以吸納帝國的貴族,畢竟按照臨淵的說法,角鬥場需要繳稅,也就需要盈利,但問題是……

“怎麼,難道帝國還有許多的活下來的貴族嗎。”

緋紅大公卻苦笑道:“隻是臨淵的一些懷舊的做法而已,我不希望這耗費了畢生心血所打造的角鬥場最後以冷清荒蕪的結局消亡,因此……如今的觀眾,都是虛空之中那些所謂的強者們。”

“虛空中的……”天魔洛心中一動,淡然道:“那就開房吧。”

“感謝殿下。”緋紅大公微微一笑。

隻見環形角鬥場的看座上,忽然隻見一道道光柱投落……它們似乎早就有了固定的投落位置,光柱之中,竟是形形色色不同的人…或者,是生命。

一股股強悍至極的氣息,宛如強風似的,此時席捲著整個角鬥場。

它們,正如神明般打量著那結界之內的血海魔族,後土部巫族……人族。

“終極角鬥,好久冇有這麼有趣的賽事了……緋紅之王,你應該多點舉辦這樣的盛事,否則虛空行走的日子實在太枯燥!”

一道粗獷的聲音響起,似乎是熟悉這角鬥場的。

天魔洛順著聲音看了過去,發現說話者竟是一個傳統惡魔般姿態,渾身燃燒著地獄之火的雙角惡鬼。

“它看不到這裡。”天魔洛淡然道。

“這位是巴頓將軍,出自一個惡魔為主的世界。”緋紅大公笑了笑道:“這些最多隻能算是準帝國公民的傢夥,自然冇有資格麵見殿下。”

“你,緋紅之王?”

“算是,一種小小的偽裝吧。”緋紅大公道:“為了不讓這些傢夥聯想太多。”

天魔洛淡然道:“但你向所有的挑戰者公佈了你的資訊。”

緋紅大公曬然道:“沒關係,終極挑戰的勝者反正隻有一個……而且,我這不是等開啟了挑戰之後,方纔開放觀看嗎。”

儘管如此,但此時卻起碼有上百道類似神唸的精神正早掃描著王座看台的位置——顯然,在過往的賽事當中,會很少出現這種緋紅之王並不獻身的情況吧?

“各位,現在開放即時投注……”緋紅大公此時卻從看台之中走出,出現在那眾多的虛空觀眾之前,“請好好享受吧,這次的挑戰賽……資糧,都為你們準備好了。”

隻見觀眾看台上,每一道身影的麵前,此時都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光屏……

……

……

“那是什麼……看眾?”

“我…我甚至感覺到了靈魂的顫栗之感!”

然而整個角鬥場之中,此時卻鴉雀無聲,即便是正在生死打殺的雙方,此時也不禁停下了手來,看著此時四周不斷湧現的光影。

“這些究竟是什麼人,什麼人!!”

血海魔王【濕婆】隻感覺前所未有的驚恐——因為這裡的每一道氣息,竟都比曾經的血祖冥河要更為的強大……而且不是一個,而是滿場皆是!

……

“哪怕最弱的那幾個,竟也與我相差無幾,怎麼可能……”

亂碼似的光影此時呆若木雞,有種殘廢老兵獨自麵對對方萬人兵團架起了意大利炮般的感覺……

……

角鬥場一角,看著四麵八方的強者身影,南小姐one卻反而是最平靜的一個。

她緩緩地籲了口氣,喃喃自語:“我就說,怎麼如此熟悉……緋紅之王,緋紅之王,果然,這個角鬥場就是……【虛空戰場】!”

眼下看台上的這些,即便是她的本體在虛空行走時,遠遠看見就會感覺麻煩…甚至可怕傢夥啊!

“……糟糕?”

——我如果用時間回溯從前本體的巔峰能力,會不會……

——碰見仇家??

開玩笑,作為一名獨行者,冇有三五七**十個仇家,她都不好意思出門與人打招呼……

南小姐one此時下意識地嚥了口口水,卻是暗自地給自己打call,自我激勵道:“楠啊,彆慫,你是最棒的……你要支棱起來啊!”

她繼續躲入了一具屍體的影子裡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