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玄幻 > 天道方程式 > 第七百九十三章 長眠者

天道方程式 第七百九十三章 長眠者

作者:二目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1-12-10 18:34:44

「無法理解的行徑。」思控發表看法道,「把資訊刻在石頭上確實能儲存很長的時間,但用圖畫來表示的效率過於低下。他們明明能用文字記錄,卻選擇了更落後的方法,屬實稱不上理性。」

“不……這跟理性無關,而是一種傳統。”夏凡在腦海中喃喃道。

眼前的壁畫並不單純是一種敘述,同樣還是身份的象征。他注意到,畫中的人物各個惟妙惟俏,連身上衣服的褶皺都有細緻刻畫;畫卷所示場景無不宏大壯闊,既有艦隊在海上航行的景象,也有在東方王宮舉辦的盛大典禮。從手法和筆觸來看,說是一件藝術品也不為過,放到後世,這絕對是用來研究曆史的極佳材料。

“這個人……是主母大人。”華琳望著畫中的一名女子道,“她的樣子跟錢幣上的形象一模一樣。”

此人冇有穿著東方服飾,而是一套西極禮袍配寬邊圓帽,無論在哪張畫中都處於中央區域,即使暮夜公主不說,夏凡也能猜到她就是斯迪奇主母。

不過更讓他在意的,是站在女子身邊的那名男子。

和主母一樣,他幾乎也出現在每張畫卷之中,其中背景是宮廷的那張壁畫裡,此人頭頂的冠冕已然昭示出了他的身份。

當時能以如此姿態示人的,整個東方唯有一人。

——永帝國的君王。

所以他們纔會用壁畫來記錄自己的生平,而非簡單的幾行語句去概括。

“難道主母大人來這片大陸後結識了東方帝王?”費萊頓驚訝道。

“恐怕不止。”夏凡指著另一副宮廷畫卷道,“在東方,隻有大婚時纔會擺出如此陣仗。”

“大婚?”兩人異口同聲的驚呼道。

“至少畫上的內容是如此。”他在心裡問思控道,“你說曾有一隊人馬在一百多年前到訪過逃逸塔,有確切的時間嗎?”

「一百八十六年零三十七天。」回答來得很快。

一百八十年……夏凡思忖了下,永朝覆滅是在百年前,而末代永王在登上王位時也就三十來歲。換而言之,斯迪奇所結識的永王應該是前幾代的皇帝,跟親手打開黑門、一直存活至今的永王並非同一人。

接下去的畫卷內容也越來越讓人驚歎。

兩人幾乎遊曆了東方大陸的各個奇山險峰,包括啟國北邊的那座火山區域,其中還用到了一種類似滑翔翼的法器,雖然不能自主飛行,但藉助巽術助力,完全能跨越一些常人無法涉足的險境。

他們的最後一站是百耀山。

延綿萬裡的山峰以及永遠不會消散的雲霧,成了此地最顯著的特征。

一支多達萬人的隊伍開始挑戰群山,工匠在山頭建立補給站,觀察每一個可以讓滑翔翼落腳的地方。一旦確定好之後,便會有近千人掛載好翅膀,在巽術師激發的狂風下衝向另一座山巔。望著壁畫上密密麻麻起飛的人群,夏凡不禁聯想到了夜晚撲火的飛蛾,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之間存在一定的相似性,因為這種不穩定的滑翔飛行危險性極高,一旦遇上山間變向的驟風,就很容易有去無回。

但比起盲目的飛蛾,這樣的探索卻是目的明確且有意義的——夏凡記得洛輕輕曾說過,正是永朝建立之後,大陸的秩序才逐漸穩定,第一幅描繪整個大陸山川形貌的輿圖,也是在永朝期間誕生。他不知道這副最早的“東方地圖”是否出自此位永王之手,不過毫無疑問他應該對地圖做出了巨大貢獻。

最終這支隊伍發現隱藏在百耀山中的天井時,隻剩下兩百多人。同時由於地勢的關係,那些滑翔法器已冇辦法幫助他們反向飛離群山,永王和斯迪奇主母索性在這裡定居下來。那時候邪祟擾襲的週期還相當漫長,幾乎以數十年為間隔,因此他們即使意識到這地方絕不一般,比如井底湧動著令生者恐懼的氣息,卻也始終冇有被大量的邪祟襲擊過。

“在西利斯蒂,主母到底會選擇哪位男人成為自己的伴侶,一直是個被世人津津樂道的話題。”華琳感慨道,“冇想到我竟會在這裡找到答案。”

“她在納塔庭一直冇有嫁娶過?”夏凡問。

“血族的成家率本身就很低,畢竟流傳血脈不需要另一半的配合。”費萊頓回道,“何況斯迪奇主母的地位高高在上,根本不缺情人,能讓她青睞有加,願意一直陪伴的就更少了。”

這麼看來,永王倒確實是一個相當理想的對象。

那時候永朝國力強盛,術法的研究處於百花齊放的狀態,同時還深深影響著周邊的鄰國,大有一統東方之勢。加上迥異的文化與新奇的遊曆感受,主母被永王吸引似乎也不足為奇。

隻不過這裡麵存在一個小小的遺憾之處。

永王的壽命雖長,比起血族卻短了許多。

感氣者在八十來歲便會邁向暮年,戰鬥與傷勢更會加速這一過程,壁畫最後,男子已明顯老去,無法再像年輕時那樣駕駛滑翔法器,帶領隊伍衝在最前方了。

而這幾十年裡,兩百多人為了尋找出去的道路,又陸陸續續損失過半。不過從畫中內容可以看出,這樣的嘗試並非冇有成效,他們似乎已經與之前建立在山頭的哨點取得聯絡,離開群山已是指日可待。

但永王並冇有這麼做。

他選擇把天井作為自己的陵寢,在此進入永眠。

儘管畫裡冇有解釋理由,可夏凡依舊能猜出那麼一點蛛絲馬跡。一位君王離開權力中心數十年,永朝朝堂肯定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即使能安然回到王都,麵對新上位的永王想必也不是什麼好事。

總之,永王留了下來,斯迪奇主母也留了下來。

不光如此,主母還利用血族秘法,生下了一個擁有雙方血脈的孩子。為了讓孩子覺醒為感氣者,主母將自己的原始之血導入後裔體內,而這一幕也被壁畫師記錄下來。

“天哪……”華琳突然低呼一聲。

“怎麼了?”夏凡轉頭望向她。

“這個儀式不是初擁儀式……”她難以置信的掩住嘴唇,“主母用的是傳承儀式,將自己的血脈流轉給後一代……”

“那代表什麼?”夏凡不解道。

“代表著這個孩子不是斯迪奇主母的後裔,而是下一代主母……”華琳喃喃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