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遊戲 > 突然獲得超能力是什麼體驗 > 殺手 下

突然獲得超能力是什麼體驗 殺手 下

作者:嵐德鯗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0-10-18 07:23:10

劉喜彪失業了,不對,是下崗了。劉嬌讀高中,縣城裡沒有條件,隻好去市裡。劉喜彪沒跟著去,還是留在縣城,他托廠裡老朋友的關係找了一個零工做,幸虧他還在壯年,再老一些就沒人要了。

他有自己的家底,早年做活兒也是有積蓄的,但他不想動那筆款子,那是拿來養老,還有一部分給劉嬌做嫁妝的。x

這一年天翻地覆,他從住了八年的筒子樓裡搬出來,恍惚已經不認識外麵的世界,在城裡租房,還被中介坑了一筆,他後來知道這茬的時候,罵罵咧咧兩句,但也沒再說什麼。定期匯錢給在市裡的劉嬌,她一個月回來一次,不過每週他們都約定互相寫信。

現在的日子他很不滿意,倒不是說工資差勁,隻不過是不輕鬆,他平日開銷裡有很大一部分是拿去接濟老兄弟們,他們沒了工作,流蕩在街頭巷尾,有些去向不明,有些人神神叨叨,有些人還跳了樓。

有跳樓的,砰的一聲,砸在鐵皮棚上,聲音很大,大傢夥兒正工作呢,還以為是炸彈爆了,後來一看,鐵皮棚凹下去那麼大一個坑,人當時就沒了。

大家湊了些錢,給辦了喪事,死的人家裡無妻無子,也沒有老人要贍養,倒是清凈,走的也乾脆。出席的都是老工友們,戴著白帽子圍起來喝酒抽煙。

守過靈,第二天骨灰灑到山裡,就算行了。沒錢買墓地,哪有錢買這個,殯儀館那邊還得花錢呢。

劉喜彪回了屋,悶悶的喝酒,夜裡有人來找他,是鉗工老王,眼睛紅彤彤的。x

“怎麼了”

“彪子,咱們叫狗娘養的坑了!”

“什麼玩意”

“咱們的安置費沒了!政府發的安置費沒了!”

“啊!”劉喜彪幾乎是腦袋裡打了霹靂一樣,他怒火中燒,就像是要爆炸,“去哪兒了”

“不知道!”

最開始是很多年輕工人聚在一起,又拉上許多老工人,大家一起圍著辦公大樓要討說法,後來不知怎麼的,不了了之。叫他們發揚風格,人都要死了,發揚什麼風格呢

起子站著夜晚的街燈下,看著一輛黑色轎車駛進別墅大門。

他左右想了想,心裡恨極了,正要追過去,前方的道路盡頭走來一個筆挺的青年警察。

“同誌你好,需要幫助嗎”

“不,不用,沒事兒,我溜達。”他露出嬉笑,轉過身,一步步遠去。

“劉喜彪同誌。”

“你認得我”

“我當初去過您家。”

劉喜彪和青年警察站在路邊聊了幾句,他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許久不見,他還是鐵一樣堅硬,這叫劉喜彪漸漸感覺到一種久違的溫暖,猶豫了一下,輕輕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小同誌,你要好好的。別像我們似的。”他轉身走了,這次是真的走了。

邁入深深的夜晚的無光街道,兩側傳來狗吠,他這會兒真的感覺到,屬於自己的黃金時代徹底遠去了,不但是遠去,居然連個影子也見不著了。

他做夢時還會見到那頭大虎,可依稀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殺過一條虎,它死了嗎當時開槍,以它這樣龐大的體軀,槍口焰裡飛出的小小彈丸能奈它何呢所以它很可能是沒死的,這會兒又去了哪裡呢和那些困居動物園的同伴們不同,這條大虎不怕人,它是殺人虎,既然嘗過人滋味,就絕不會放棄,它會回來的。

這周,他沒收到劉嬌的來信。為此他大發雷霆,把酒杯摔碎了一個。前半夜因為飲酒過多而嘔吐,後半夜在夢裡反復遇到那頭大虎,他一次又一次舉槍射擊,轟隆隆的槍聲連成片,在清早的時候方纔慢慢消散。

劉喜彪發覺自己老了許多,臉上的麵板彷彿增厚了,像老樹皮一樣堆積出紋路。有時候他覺得這不是自己的臉,而是某個別人的,或者是死人的。頭發也白了許多。

劉嬌來信了,比往常簡短了很多,在信末尾,央他多寄一些錢過去。

劉喜彪知道女兒那邊或許有了什麼情況,一個女孩獨自在外,必然會經受許多誘惑,像她這樣漂亮的當然更會有不懷好意的人。

之前被劉嬌打得鼻青臉腫的那小子來拜訪劉喜彪,他也去了市裡讀書,不過和劉嬌不是同一個學校。聽他說,看到過劉嬌,和一個社會上的男人走在一起。

劉喜彪當時臉色就黑了。當天他去請了假,第二天就直奔市裡去。他沒有貿然去找劉嬌,而是找個旅館住下來。這天正好學校放假,劉喜彪守在校門外的米粉店,喝著保溫杯裡的熱水,慢慢等劉嬌出來。

然後他就看到了徒弟李笑,他騎著一輛摩托,在校門口停下,過一會兒,劉嬌出來。遠遠看著他們談笑,她的神情歡快極了,那是以往沒有過的歡快,劉喜彪隻感覺渾身的力氣在一點點遠離。

然而他終究還是站了起來,向後沒入滾滾人群。

當晚,李笑把劉嬌送回校,騎著車返回自己租的平房,這地方挺偏,還有個小院,周圍幾家都沒住戶,人早都搬走了。

遠方的大煙囪還在飄出煙,在這鐵灰的日暮,像是幾條黑綢緞。

剛推開門,他就覺得不對,急忙回頭躲了一下,但劉喜彪還是一拳打在他後背心。

李笑畢竟年輕力壯,反過身,劈手一掌叩在劉喜彪脖頸上,他失力即撲,俯身砸在地上。

“師父,是你”

“好小子,長進了。”

李笑嘆了一口氣,“是你老了。”他回屋搬了兩把椅子,扶劉喜彪坐下,“你真的老了。”

“你為什麼回來這兩年不都在南方嗎”劉喜彪表情勉強,心裡一片惆悵。

“為了找你啊,師父。”李笑沖他笑了笑,他穿著的確良的內襯,披著呢子大衣,梳著時髦發型,而劉喜彪穿著臟舊退色的工裝,披著厚棉衣,狗皮帽子下麵是半禿的寸頭,“老了,而且落伍了。”

“為什麼找我”

“師父,我爹孃是你殺的對吧”

“你知道了”劉喜彪說話聲音越來越無力,徒弟的一拳頭,彷彿在他無堅不摧的皮囊上紮了一個口子,心氣從口子裡慢慢泄出去。

“是,可惜,我真的很稀罕師妹的,她要是不是你女兒就好了。”

“她不是我女兒,她是你師爺的女兒。”

“什麼”李笑吃了一驚,有些驚喜,有些感慨,“師父你殺了師爺,我又殺你,咱們這一行,是不是都這個命”

“當初殺你爹孃,是為了錢。不殺你是為了江湖道義。你隻要還守道義,不會走到這條路上來的。”

“我當然不會走這條路,我從不留活口,以後也不打算乾這行兒了。”李笑又一次回屋,再出來的時候,上衣兜裡藏了一支短槍,“走走”

“走走吧。”

市郊有一條河,波浪大而寬。這個時候太陽落山,江麵起了很大的霧,隨北麵的風堆積在南岸。劉喜彪走在前頭,李笑跟在三步遠的地方,就像一對散步的父子。

“以後要做點什麼”他的聲音被江霧攪渾,似有似無。

“回南邊做生意,賺大錢。”李笑語氣輕鬆,“師父,以後我娶了劉嬌吧。”

“你能照顧她也好,你有空去一趟我家,地方在我那床下麵有個暗格,裡麵有幾條黃魚兒,你拿去,就算是嫁妝,還有一封信你要給她。她不知道是我殺了她爹。”

“行。還有別的事兒嗎”

“有有”他顫巍巍地轉過身了,這樣一會兒,他彷彿老了五十歲一樣,變成耄耋老人了,睜大渾濁昏黃的眼睛,眼前的徒弟,一身黃色呢子大衣,在江霧中模糊,他忽然驚駭地看到李笑俯身變成一條巨大的虎,冷冷看著他。

“你,又回來了。”

大虎咆哮,沖他撲來,起子最後一次舉起雙筒獵槍。

xdiv

突然獲得超能力是什麼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