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仙的淚

萬界神主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仙的淚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5:36

眼見仙眼落淚,鳳凰忙慌抬手,托住了那滴淚,將其懸在手心。那是薑太虛的淚,昔年封在了六道仙輪眼中,隻有得見鳳凰纔會流出,饒是葉辰,竟都不知六道仙輪眼中還封著一滴眼淚。

赤陽子湊了過來,個頭兒太低,整個人都是飄著的,上來便把葉辰扒拉到了一邊兒,倆眼就那麼盯著鳳凰手心的那滴眼淚。

但見鳳凰已抹乾了淚光,不斷拂手,將片片仙光灑在那滴眼淚上。

赤陽子也冇閒著,小手揮動,亦是片片璀璨神光,融入那眼淚中。

見狀,葉辰神色錯愕,不知赤陽子和鳳凰在作甚,如此緊張的施展秘法,難不成憑藉一滴眼淚,還能複活已死的薑太虛不成?

要不咋說他道行不夠呢?又怎知準帝的手段,隨著赤陽子和鳳凰不斷揮灑著仙光,那滴眼淚竟是微微顫動了,有仙光流溢。

仔細去凝看,那滴淚中竟是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幻化,待到其麵容逐漸變得清晰,葉辰的倆眼頓時瞪直了,那可就是薑太虛嗎?

鼎中焱妃也看的發愣,震驚赤陽子和鳳凰的手段,太過逆天了。

相比他倆而言,赤陽和鳳凰就激動無比了,一滴思念淚,給了他們希望,相比那絕望而言,這一絲希望充滿了無儘的可能。

兩人矚目下,突聞鳳凰嘶鳴,在這幽靜的山穀中,顯得格外清晰。

那是一滴血,自鳳凰體內飛出,被鳳凰施法,幻化成了一盞神燈,將太虛的淚懸在了那蓮花上,受鳳血滋養,助淚涅槃而生。

赤陽子也未閒著,抬起了小手,自葉辰體內攝出了一滴聖體血。

葉辰當場就想罵娘,但終是冇好意思開口,隻是靜靜看著赤陽子將他的聖血融入了那鳳血蓮花之中,幫太虛的淚化出靈智。

至此,鳳凰才轉身,捧著鳳血蓮花去了更深處,似是要親自嗬護。

而隨著她的離開,葉辰身體的禁錮也隨之解開,強大聖軀都如虛脫了一般,準帝就是準帝,一縷氣息都能將他壓得動彈不得。

赤陽子也如釋重負,狠狠吐出一口氣,拎出了酒葫蘆,尋了一處舒服地,悠哉的喝著小酒,老眸多了亮光,神色也不再傷痛。

“僅憑一滴淚,能助太虛前輩重生?”葉辰試探性的看著赤陽子。

“鳳凰出手,便多半有可能。”赤陽子悠悠一聲,“太虛子的確已經歸寂了,可他的淚中,飽含著思念,那便是重生的希望。”

“這還真是....。”葉辰唏噓了一聲,準帝手段,果然若天造化。

“但望太虛子能如鳳凰一般,浴火重生。”赤陽子眸中滿是希冀。

“說到鳳凰,鳳凰前輩是不是東華女帝的後人。”葉辰好奇問道,因為東華女帝本體也是一隻鳳凰,昔年紫萱便是這麼說的。

“不是。”赤陽子答得很肯定,“東華女帝並未子嗣傳承後世。”

“那還真是遺憾了。”葉辰撓了撓頭,“古來最驚豔的女帝和古來最強大的聖體,他們若有孩子,必定是一尊萬古巨擎。”

“彆扯那麼遠,來,爺爺問你個事兒。”赤陽子抬手把葉辰拎了過來,許是因為自己個頭兒太低,還很自覺的把葉辰摁的蹲在了地上,也隻有這樣,他纔不用揚著腦袋瓜子跟葉辰說話。

“你是不是大楚皇者。”赤陽子抱著酒葫,倆眼直勾的看著葉辰。

“大楚第十皇。”葉辰回了一句,蹲著太累,直接盤腿坐下了。

“東凰太心可還好。”

“老實說,不怎麼好。”葉辰也拎出了酒壺,話語帶著一絲深意。

“不怎麼好?”赤陽子側首,眉毛微挑的看著葉辰,“此話何意。”

“天魔入侵。”

“天...天魔入侵?”赤陽子臉色第一次變了,竟是豁然站起了身。

“是不是很疑惑,為何天魔入侵,而諸天萬域卻並未得到絲毫訊息。”葉辰灌了一口酒水,緩緩說著,似是在講著一段久遠的故事,“諸天門的輪迴出了漏洞,天魔域大帝君臨大楚,用極道天帝兵遮了乾坤,那一戰,大楚修士近乎全軍覆冇。”

“這.....。”饒是準帝的心境,聽到此事,也頓時如石化了一般。

“東凰太心開了諸天輪迴,險些身死道消。”葉辰語氣也多了一抹悲涼和哀傷,“天玄門人多是血祭了諸天輪迴,死傷慘重。”

“你說有天魔大帝降臨大楚?”赤陽子目不斜視的盯著葉辰。

“天魔大帝被諸天輪迴壓到了天境,被我斬了。”葉辰忽略了諸多抗戰的過程,直接道出了結果,再不願提起血淋淋的曆史。

“你...你竟屠了一尊大帝。”赤陽子神色再變,滿眼皆是駭然色。

“萬古前帝荒先輩獨戰五帝,晚輩也自不敢辱冇荒古聖體的威名。”

“隻有聖體本源,冇有聖體神藏,這小子竟比帝荒還跟妖孽。”赤陽子狠狠倒抽著冷氣,就如看怪物似的看著麵前葉辰。

“大楚與諸天萬域的聯絡斷了,不知流落到何處。”葉辰抱著酒壺,直接轉換了話題,“晚輩是自空間黑洞過來的,用了百年時間纔來到諸天萬域,百年前劍神與大楚皇者已前往尋大楚,此刻多半在迴歸的路上,這過程會是一段漫長的歲月。”

“是我隱世太久了嗎?竟不知發生了這麼多事。”赤陽子眉頭緊皺,期間不止一次的去看葉辰,這個年僅二百多歲的後輩,給他了他太多震驚,讓他準帝的心境,也不由得駭浪滔天。

“前輩方不方便與我說說天虛。”葉辰一句話,打破了赤陽思緒。

“那是禁區。”赤陽深吸了一口氣,“昔年東華七子便是鬥上了天虛,才惹了無上存在,太虛右眼便是在天虛被奪,還不惜以自身封禁了神魔,歲月悠悠五千載,他終是身死道消。”

“東華七子,九尊準帝級,對上那天虛禁地,竟也敗得那般慘烈?”

“五千年,東華七子並非準帝,而是大聖。”赤陽子緩緩說道,“是我等太過莽撞,直至敗過才知道,縱昔年我們皆是準帝,也一樣鬥不過天虛,連東華女帝都束手無策的無上禁地,豈是我等能招惹的,所謂的東華七子,自始至終都是笑話。”

“東華女帝都束手無策?”葉辰驚了,對禁區已上升到了恐懼。

“你是怕天虛那位跑來奪你仙輪眼吧!”赤陽子瞥了一眼葉辰。

“老實說,的確如此。”葉辰乾咳了一聲,“我怕他一掌拍死我。”

“放心,你不入天虛,他不敢拿你怎麼樣。”赤陽子話語帶著深意,“待哪日你聖體大成,再去與他清算,奪回先輩聖骨。”

“什麼先輩聖骨?”

“你可知大成聖體辰戰。”

“自是知道。”葉辰當即點頭,“諸天萬域以他的死劃分荒古與太古,我的聖體本源便是他的,至今都還未與我完全契合。”

“你的聖體本源是辰戰的?”赤陽子的神色頓時變得無比精彩。

“怎麼,有問題?”葉辰愣了一下。

“神藏呢?辰戰的神藏呢?”赤陽子忙慌問道,“為嘛隻有本源。”

“天曉得。”葉辰聳了聳肩,“我在神窟得來的,就隻有本源。”

“不應該啊!”赤陽子摸了摸八字鬍,“該不會也在天虛禁區吧!”

“辰戰先輩還有其他寶貝在天虛禁區?”

“我口中的先輩聖骨,便是辰戰的聖軀,被掛在了天虛山上。”

“竟還有此事。”葉辰眉頭猛皺,體內聖血,不經召喚的湧動了。

“皆是古老事了。”赤陽子深吸了一口氣,“昔年帝荒為護月殤證道,獨戰天魔五帝,月殤成帝了,他卻戰死了,東華欠聖體一個莫大的人情,東華七子鬥上天虛,便是為了迎回聖骨,也算是對聖體一脈有個交代,無奈實力不濟,慘敗而歸。”

“先輩軀骨遭此大辱,晚輩也自當儘力。”葉辰眸中閃過了一道銳利的神光,已是打定主意,若聖體大成,第一個掀了天虛。

“到時彆忘了叫上你家六道先祖。”赤陽子對著酒葫哈了一口氣,完事兒還不忘用衣袖擦拭一下,“若說敢一人硬鋼天虛的,我記憶中也隻有他了,見過吊的,就冇見過他那麼吊的。”

“我家先祖還與天虛乾過架?”葉辰神色發愣的看著赤陽老頭兒。

“那何止是乾過。”赤陽子咧了咧嘴,“玄荒大陸五大禁區被他挨個兒乾了個遍兒,出來還是活蹦亂跳的,我強烈懷疑他是不是受過啥刺激,見誰乾誰,準帝被他乾殘的,一抓一大把,每逢憶起那些年的事,老道我就莫名的感覺到臉很疼。”

“不可否認,我家先祖脾氣是大了點。”葉辰表麵說著,心中卻是震驚的無以複加,未來的他到底是有多強,禁區都敢打。

“要不咋說長江後浪推前浪呢?”赤陽子又是如看怪物似的看著葉辰,“你比你家先祖更牛逼,竟是屠了一尊大帝,要說古老傳承,還屬你家的強,隨便拎出一個,都是個頂個的吊。”

“所以,千萬彆惹我家的人,後果很嚴重。”葉辰意味深長一聲。

“不說這事兒我倒忘了,你這麼吊,為嘛還被追殺。”赤陽子依舊擦拭著他的酒葫蘆,“昨日若非我到的及時,你多半已死。”

“那是意外。”葉辰摳了摳耳朵,“等我家先祖到了,挨個打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