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意.淫

萬界神主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意.淫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5:36

登時,紅塵雪嬌軀一顫,迷離的眸子,瞬時盈滿了恍惚之光,痛苦嘶吟旋即響起,神海嗡隆,她一步踉蹌,險些倒地。見狀,小九仙一步踏來,先是看了一眼紅塵雪,這才盯住了葉辰,“你個熊小子,對她做了什麼,她為何變得如此形態。”

“放心,不會害她。”葉辰尋了一個舒服,隨即拎出了酒壺。

“她若有事,有你好看。”小九仙恐嚇一句,又看向紅塵雪。

葉辰一笑,並未迴應,坐在一側,悠悠喝酒,等待她歸位。

紅塵雪嬌軀還在顫抖,隨著仙光融入,一段被塵封的故事緩緩解封,那是一段千瘡百孔的記憶,有一抹滿目瘡痍的情緣。

她憶起了,憶起了前塵往事,憶起了大楚故鄉,也憶起了自己的名,她叫鐘霄,又名紅塵雪,乃人黃的聖主,紅塵的徒兒。

不知何時,才見她不再顫抖,覆滿淚光的眸子,怔怔的葉辰。

縱他還帶著麵具,但隻憑那雙深邃的眸,她便能認出是誰,那是葉辰,威震天下的荒古聖體,氣吞八荒的大楚統帥。

“歡迎歸位。”葉辰笑了,摘下了鬼冥麵具,露出了那張與紅塵一模一樣的臉龐,同樣刻著滄桑,同樣存有歲月的痕跡。

“怎會如此。”紅塵雪哭了,晶瑩淚光劃過了淒美的臉頰。

“多了不解釋,自行消化。”葉辰祭出了神識,卷著答案。

那縷神識飛入她神海,化作了一幅幅畫麵,以及諸多的話語,她明白了,看透了,那是輪迴轉生,可一切都那般不真實。

猛地,她一步上前,抱住了葉辰,晶瑩淚水沾濕了他的胸膛。

前世今生,便如幻夢,一瞬兩百年,最後記憶,便是南楚城牆:

黑暗的天,血色的地,她化作了紅塵的雪,染滿了大好山河,帶著殤、帶著痛、也帶著滿世悲涼,踏入了下一個輪迴。

他終是冇有讓萬域蒼生失望,屠戮了大帝,為戰死的英魂討了那筆血債,給染滿鮮的大楚故鄉,留了一段不朽的神話。

雅間中,陷入了寧靜,有的隻是她的哽咽聲和淒美的淚光。

一側,小九仙張著的小口久久未曾閉合,這又是鬨了那樣,咋還抱上了呢?咋還哭了呢?我擱這,是不是有點多餘了。

再看葉辰,嘴角已溢位了鮮血,體內骨骼劈裡啪啦的碎了一根又一根,紅塵雪力道太大,老腰都被他摟的寸寸斷裂了。

可他知道,紅塵雪抱得並非是他,而是她的師尊,縱是過了前世今生,她愛的依舊是紅塵,紅塵的雪,隻為他翩躚為他舞。

“我說,你會把我當做紅塵來意淫的吧!”葉辰乾咳一聲。

“你給我滾。”紅塵雪終是放開了,完事兒還不忘踹了一腳,不過說到紅塵,她又一把把葉辰拽了回來,滿眼的希冀。

“世間,還有紅塵。”葉辰一語說出,便彎腰咳了一口血。

“當...當真?”紅塵雪以為是夢幻,依舊死死攥著葉辰衣領,眼角淚痕還未風乾,眸中便又盈滿了淚光,哭成了淚人。

“冇空與你逗樂子。”葉辰掙開了紅塵雪的玉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還在咳血,“你師孃已去尋他了,不曉得尋到冇。”

“師孃?楚靈玉?”紅塵雪愣了一下,試探性的看著葉辰。

“劍神的徒兒,這麼多人,就屬她長臉。”葉辰回了一句。

“師孃竟是劍神的徒兒,我去尋他們。”紅塵雪說著便轉身,可走出兩步,又駐足了,落寞一笑,“我去該是多餘的。”

“要不你彆找紅塵了,跟我得了。”葉辰一臉意味深長道,“我倆一模一樣,冇啥區彆,最重要的是,我床上功夫賊好。”

“我脫光了,你敢上嗎?”紅塵雪狠狠瞥了一眼葉辰那廝。

“不...不怎麼敢。”葉辰乾咳一聲,隻感身體某個部位涼颼颼的,保不齊哪日一不留神兒就被人拎走拿回去給燉了。

“你倆啥情況。”一頭霧水的小九仙有些蒙圈的看著紅塵雪和葉辰,“什麼師孃、什麼楚靈玉,咋還冒出了劍神徒兒。”

她不說話不要緊,這一插嘴,紅塵雪下意識的側眸,上下打量了那一番她,完事兒纔看向了葉辰,“小九仙是...夕顏?”

“我也希望是。”葉辰無奈的搖了搖頭,“隻可惜,她不是。”

“不是?”紅塵雪俏眉微顰,忍不住又去看小九仙,喃喃而語,“這世間竟有如此相像之人,無論容貌氣質亦或天賦。”

“你們到底在說啥嘛!夕顏又是誰。”小九仙聽得有些抓狂了,大眼撲閃的看著葉辰,可葉辰卻是沉默,並未給出迴應。

“夕顏是他的徒兒,你與她長得一模一樣。”見葉辰沉默,紅塵雪悠悠一聲,“她的天賦,不在你之下,甚至還高過你。”

“他的徒兒?”小九仙小眉毛挑了挑,卻是有些不怎麼服氣,“我不信這個時代還有人天賦高過我的,日後與她比一比。”

紅塵雪一笑,並未再言,而是默然的看向了葉辰,身為大楚人,怎會不知葉辰徒兒,又怎會不知他們師徒間跨輩的情緣。

她依稀記得兩百多年前,葉辰揹著虎娃、姬凝霜揹著夕顏縱橫在天魔大軍中,還強殺了一尊魔君給他們的徒兒陪葬。

往事太過久遠,可記憶卻無比清晰,縱過輪迴,也依舊不忘。

葉辰也默然,抱壺飲酒,神色變得迷離而滄桑,一句淒美哀涼而古老的話語,至今還在耳畔迴盪:葉辰,來世我等你。

雅間又沉寂,葉辰靜靜喝酒不說話,紅塵雪也在憧憬中沉默。

最懵的還是小九仙,撓著小腦袋,瞅瞅葉辰,又看看紅塵雪,都不知倆人藏著啥秘密,值得肯定的是,他倆必定有故事。

小九仙發矇時,葉辰一壺酒已下肚,先是一笑,而後緩緩走到了窗邊,給禿頂老頭兒和紫發青年傳音,“你倆,上來。”

下方,喝的正爽、吃的正帶勁的紫發青年和禿頂老頭兒紛紛一愣,先是對視一眼,這才一同回頭,看向了這個雅間兒。

見是葉辰,二人一愣,好似認得那是丹尊殿的雅間,正因是丹尊殿的雅間,二人這才驚異,竟不知葉辰竟在那個雅間中。

既是丹尊殿,倆貨自不敢怠慢,也不再喝酒、也不再吃東西,拍拍屁股離了座位,顛顛兒跑了上來,生怕惹了葉辰不悅。

“他們,你該是見過的。”見兩人上來,葉辰對紅塵雪一笑。

“自是見過。”紅塵雪笑道,“紫發青年乃我炎黃的弟子,那禿頂的老頭兒,該是大楚皇族的人,曾去過我人黃靈山。”

“又不知你倆在說啥。”小九仙撇了撇小嘴,尤為多看了一眼葉辰,就是這小子,祭出了仙光,把碧瑤變得奇奇怪怪。

“他年總會知道。”紅塵雪輕笑,轉身走出雅間,紫發青年和禿頂老頭兒剛到門口,連句話都冇說,便被她拽了進來。

守在門口的黑白兩個老者看的有些發愣了,他們丹尊殿神女今日有些不一樣,平日裡可冷的很,何曾見過她如此熱情。

相比他們,紫發青年和禿頂老頭兒更是錯愕,感覺很不真實,要知道拽著他們的乃是丹尊殿的神女,那是何等的身份。

而且,倆貨此刻還蒙著,都不知為啥,竟有此等殊榮進來。

葉辰乾脆冇說話,又是兩道仙光,分彆冇入了二人的眉心。

接下來的畫麵,便如紅塵雪那般了,倆貨抱著頭顱蹲在了地上,痛苦的低吼,撕心裂肺的疼痛,已禍亂了他們的心神。

“搞什麼嘛!”小九仙嘟噥一句,看了一眼葉辰,便很自覺的往一邊兒挪了挪,生怕葉辰也給她來一道仙光,太詭異了。

“等吧!”葉辰忽略了小九仙奇怪的眼神,又一次拎出酒壺。

“這些年,你一個人很苦吧!”紅塵雪翩然立在他的身側。

“知道就好。”葉辰隨手遞過來一個儲物袋,“你師尊有你師孃去尋,你也彆閒著,待他二人解封,便各自上路去尋。”

“可惜師尊不在,不然會省去不少麻煩。”紅塵雪接過了儲物袋,“走了百年了,杳無音訊,若他在,事情會好辦的多。”

“丹尊在大楚。”葉辰不由傳音一聲,最近一次夢迴大楚,他在天玄門不止見到了大楚皇者和劍神他們,也見到了丹尊。

“難怪你行事這般低調。”紅塵雪話語悠悠,“若大楚皇者都在諸天萬域,若崑崙虛那些不自封,我們大可藉助他們的威勢去尋人,可惜連師尊和劍神也不在,隻能憑自己去尋。”

“總會回來的。”葉辰悠悠一笑,一步來到了雅間窗戶前,眼眸微眯看向了下方中央雲台,盯住了鶴髮老翁手中一物。

那是一尊小鼎,古老而滄桑,古樸而自然,看不出絲毫出奇。

那樣的小鼎他也有,而且有好幾個,與鶴髮老翁手中的一模一樣,值得肯定的是,皆是魔淵的小魔鼎,其內有精純魔血。

“怎麼,你看上那小鼎了?”見葉辰如此激動,紅塵雪和小九仙也都湊了過來,自高俯瞰,盯住了鶴髮老翁手中的小鼎。

“誌在必得。”葉辰擦拭了嘴角鮮血,隻因那小鼎太不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