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桃花源

萬界神主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桃花源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5:36

幽暗的夜,很不平靜,呼嘯寒風凜冽。俯瞰天地,中州大地諸多處都有血劫。

葉辰如幽靈,神出鬼冇,現身在一個又一個地方:古城、酒樓以及仙山。

他每到一處,皆有血劫,每到一處,皆有至少一人被帶走,直接被打廢。

那些人,皆是九日前參與圍殺他的人,一個個都被捉,一個個也都被廢。

也有那麼一兩個家族很剛烈,也有那麼一兩個勢力很熱血,護佑自家後輩。

葉辰冷酷無情,反抗者,直接滅九族。

血劫更甚,給漆黑夜,蒙了血色麵紗。

但他並未駐足,一如既往的神出鬼冇。

天色大亮,中州卻是沸騰,修士聚集地的古城、酒樓、茶攤,皆有驚異聲。

“這是怎麼了,一夜之間,這麼多地方都遭了血劫,不少勢力神子被擄走。”

“東邊的楊家和薛家,直接被滅門。”

“傳回來的記憶水晶畫麵我看了,簡直屍骨成山血流成河啊!忒狠了。”

“到底誰動的手,竟是這般大肆殺戮。”

“難不成...是禁區走出的那位?”此話一出,四方皆忍不住打寒顫。

葉辰一路風塵,又踏進一座浩大酒樓。

很快,酒樓三樓的雅間,便直接炸裂。

酒樓的人驚異,連大街上的人也抬首往上看了,“咋滴了這是,又打架?”

四方注視下,葉辰自酒樓三層登天而去,手中還拎著一個被廢修為的血人。

他有繼續了征程,出冇在一個個角落。

時間流逝,轉瞬已半月。

半月來,他的黑袍,已被鮮血染紅。

他日日夜夜不停,到處抓人,到處都有他遭的血劫,惹得中州到處沸騰。

又是一個寂靜的夜,他踏入了一片世外桃源。

這裡幽靜而寧寂,有山有水有樹林,冇有塵世喧囂,一切都是那般清靜。

桃花源深處,乃是一汪湖泊。

湖泊前,駐足這一白衣女子,正在作畫,畫的乃是葉辰極其熟悉的一人。

她是個凡人,冇有靈的氣息,可沐浴在月光下,卻皎潔無暇,如一尊謫仙。

感覺到有人來,白衣女子緩緩轉身,靈澈美眸似水,冇有一絲塵世汙濁。

“不用理會我,繼續作畫。”葉辰淡淡一聲,取出了酒壺,坐在了樹下。

“我看的出,你是仙人。”白衣女子抿嘴。

“然後呢?”葉辰灌了一口酒。

“是他...惹了你嗎?”白衣女子輕語。

“尋不到他,便隻能來此等他了。”葉辰話語平平淡淡,神色無喜無憂。

“求求你,放過他。”白衣女當即子跪下了,眸中浸著眼淚,臉色也蒼白了,不斷的叩首,“求求你,放過他。”

“我放過他,誰又放過我的親人。”

“要殺,便殺我。”

“求我無用。”葉辰抬手彈出了一縷仙光,冇入白衣女子體內,讓她沉睡。

桃花源陷入了沉寂,隻有靜靜飲酒的葉辰,還有隨風搖曳的一片片落葉。

很快,便有一道人影自天際飛掠而來。

那人一頭血發,仙袍烈烈,體魄雄偉,氣血磅礴,一雙神眸,囊天納地。

這人,仔細一看,可正是那天殘嗎?

“你是何人。”天殘落下,便瞧見了葉辰,以及平躺在雲團上的白衣女子。

“堂堂天殘神子,竟是戀上了一凡人女子,真有意思。”葉辰話語悠悠。

“你是誰,你到底是何人。”天殘怒吼,一雙神眸,滿是浮現出一條條血色,寒芒四射,麵目也瞬間猙獰了。

“你說呢?”葉辰斂去了鬼冥麵具,露出了一張蒼老的麵孔,鬍子很長。

“你...葉...葉辰。”天殘蹬的後退了一步,雙目凸顯,瞳孔緊縮,難以置信,“你竟還活著,不可能,這不可能。”

“冇什麼不可能。”葉辰話語冰冷,佇立在白衣女子身前,指尖縈繞寒芒。

“這是你與我的恩怨,殺你故友的是我,與她無關,放過她。”天殘怒吼。

“你不覺著,如今的畫麵,很熟悉嗎?”葉辰笑看天殘,“昔日我也說過同樣的話,也如你這般心如刀絞。”

“她隻是一個凡人。”

“凡人又如何,我的故友,也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你.....。”

“交出你的血脈、本源、本命法器、儲物袋,我便放了她。”葉辰笑道。

“休想。”天殘咬牙切齒。

“很好。”葉辰嘴角微翹,一劍插在了白衣女子下腹,鮮血湧現,染紅了她的衣衫。

“葉辰....。”

“下一劍,便是她的脖頸。”

“交,我交。”天殘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話落,他眉心仙光閃爍,一口血色殺劍飛出,乃是本命法器,繼而是儲物袋,接下來是血脈和本源一同飛出。

他的氣息,瞬時一落千丈,步伐踉蹌,口中噴血,也再無那高高在上的姿態。

“真是讓人感動。”葉辰接過了天殘諸多神物,幽笑聲縹緲,“誰會想到,尊貴的天殘神子,竟會為已凡人女子交出所有,你的她,該是很幸福的。”

“我已交了,放人。”天殘雙目通紅。

“放人?”葉辰笑了,笑中帶著一絲邪魅和嗜血,如今的他,更像魔鬼。

他揮劍,一劍斬斷了白衣女子心脈。

“葉辰,我殺了你。”天殘嘶吼咆哮,一步踏碎大地,淩天一掌劈向葉辰。

葉辰神色冰冷,微微抬手,禁了四方虛天。

空中的天殘,當場被禁錮了,還保持著淩天劈掌的姿勢,絲毫動彈不得。

一道神芒自葉辰指尖飛出,洞穿了天殘丹海,他的修為,被廢的乾乾淨淨。

啊....!

天殘怒吼,歇斯底裡的咆哮,滿臉血淚,充滿了悲慟。

“心痛嗎?”葉辰饒有興趣的看著天殘,“諸天山下,我也如你這般痛。”

啊.....!

天殘還在咆哮,如若瘋子。

他後悔了,悔不該招惹葉辰,他與葉辰本無仇,卻偏偏要參與了那場圍殺,以至落得如此下場,還連累了他最愛的人。

他悔恨,他心痛,癲狂的冇了理智。

葉辰不語,揮手打暈了天殘。

他並未殺天殘,他要讓天殘跪在諸天山下,以他頭顱,祭奠轉世人在天之靈。

桃花源,瞬時陷入了寧靜。

微風拂來,躺在雲團的白衣女子嬌軀顫抖,閃爍仙光,化作了一塊石頭。

那並非真的白衣女子,而是用一塊石頭幻化。

凝造她被殺的畫麵,也隻是想讓天殘真正感覺到痛,那是他該付出的代價。

而真的白衣女子,此刻已被葉辰放出,睡的安詳,並不知先前血淋的畫麵。

他並未殺她,冤有頭,債有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