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閻羅令

萬界神主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閻羅令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5:36

“妻子?”秦廣王挑眉,也如當日判官和無常那般,神色驚異,表情也精彩。他掌管第一殿,陰曹地府大小事他皆知,可從未聽過奈何橋神成親,的確新鮮。

“還望閻羅成全。”葉辰再次拱手俯身。

“奈何橋神乃吾親封,如今說撤便撤,吾威嚴何在。”秦廣王冷哼,凶神惡煞。

葉辰默然,微微俯首,眸子也隨之垂下。

他之要求雖簡單,卻的確損了閻羅威嚴。

若非他乃荒古聖體,與帝君沾了那麼點關係,不然,秦廣王早一掌送他出去了。

果如他所料,此事,不會如想象中那般順利,欲帶走楚靈,也絕非那般輕鬆。

“念在你與帝君之淵源,吾給你一個機會。”秦廣王淡淡一聲,話語縹緲威嚴。

此話一出,葉辰垂下的眸子,瞬時雪亮。

秦廣王鬆口,那便有戲,一切皆有可能。

但見秦廣王揮手,祭出了一座龐大雲梯。

雲梯攏共九層,一層一台階,通向上方。

每一台階,都漆黑無比,刻滿了神紋。

其上有雷電撕裂,一縷縷傾瀉,如雨一般,更烏色陰火洶湧,與雷電交織共舞。

葉辰雙目微眯,靜看雲階,它與三宗大比時的通天路,是有那麼幾分相似的。

這九層雲梯,威壓會一層更比一層強,既是閻羅擺下的,絕對非一般的可怕。

“汝若踏的上第九層,吾便給你閻羅令。”

秦廣王悠悠一聲,將一令牌,懸在第九層石台,隻需得了它,便可帶楚靈走。

“你乃第一殿閻羅,說話,便要算話。”

葉辰仰看秦廣王,雖知九層雲階可怕,卻並不畏懼,他的心智,早比鐵石更硬。

“吾之話,一言九鼎。”秦廣王捋著鬍鬚,“要想清楚,踏上雲階,或許會死。”

“我會活著拿到閻羅令。”葉辰一語鏗鏘,豁然抬腳,一步踏上了第一層雲梯。

頓時,一股無形的威壓,轟然降臨了。

縱葉辰早有心理準確,卻依舊被壓的身形趔趄,雙腿也彎曲,骨骼劇痛難忍。

“第一層。”葉辰硬生生挺直了雙腿,再次抬腳,一腳跨出,踏上第二層雲階。

許是身體太沉重,也許是威壓太強橫,以至他腳掌落地時,踏的雲階砰的一聲。

“第三層。”隨著他一聲冷哼,第三步已踏出,走上了第三雲階,強勢凶悍。

這一層威壓,更甚第二層,可怕的雷電,撕裂著他的聖軀,割出一道道溝壑。

聖體恢複力霸道,一道道血痕急速癒合,可他之黃金氣血,卻被威壓壓的潰散。

“第四層。”葉辰嘶喝,又一步跨出。

此番,他腳掌方纔落下,雙腿的便崩裂了,透過血壑,還能望見血淋淋的筋骨。

“第五層。”葉辰大喝,豁然又是一腳。

他喘粗氣了,口中湧血不斷,此一層的威壓,極為強大,已無限接近了大聖。

其中,還有一股力量加持,神秘可怕。

第一次,他停下了腳步,威壓碾的他的聖骨不斷裂開,通體神光,也極儘湮滅。

他的背上,似是扛了一座大山,背都彎曲了,一瞬的鬆懈,足將他碾成飛灰。

秦廣王端坐,俯瞰下方,顯露了詫異色。

九層雲階有多恐怖,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昔年,他選冥將時,也是以此做考驗。

最強如炎冥將,也隻踏出三層,而且整整耗時三日,第四層壓根兒都冇敢去踏。

可這位倒好,五步上五層,不帶喘氣的。

僅此一點,他座下九大冥將,便不如他,一口氣上五層,何等概念,太妖孽。

“第六層。”秦廣王詫異時,又聞葉辰嘶吼,前後休憩不過三五秒,便又抬腳。

隨著轟的一聲響,他踏上雲階第六層。

雙腳落下,他便砰的一聲,單膝跪地,並非主動跪的,而是被威壓碾的下跪。

他的雙腿,崩出了血骨,脊骨也裂開了,嘴角、鼻孔、眼睛、耳朵,都在溢血。

這第六層雲階的威壓,已入準帝範疇。

此番,若換做一般聖人,早被碾成湮灰,強如他都被壓的跪下,便知有多嚇人。

“霸體,開。”他內心嘶吼,頓開霸體。

他之眉心,九道神紋刻畫,一截截聖骨,也刻滿符文,聖體潛力,極近發掘。

碎裂的聖骨,紛紛重塑,斷裂的經脈,瞬間接續,崩開的聖軀,也隨之癒合。

秦廣王眸中閃爍精光,盯住了葉辰本源。

此一霸體,他從未見過,類似於血繼限界,隻是並未達到那不死不傷的狀態。

“第七層。”葉辰冷叱,強勢邁動腳步。

在第七層停留隻一瞬,便又上了第八層。

這兩腳,驚得秦廣王扯嘴角,還帶連跨的,殿中的鬼王們,也驚得倆眼發直。

又一次,葉辰駐足了,第八層之威壓,強悍的冇邊,生生壓散了他霸體狀態。

他的胸骨,崩開了,有胸骨碎渣崩飛出去,繼而便是脊骨,整個都曝露出來。

此刻看去,他那還有人性,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人,看的人倒抽冷氣,心裡直顫。

足足十幾秒,他都未動身,隻盯著第九層,準確來說,是盯著第九層的閻羅令。

僅剩最後一層,那閻羅令就在一步外,但卻如一道永遠也無法逾越過去的天塹。

“不想死,便走吧!”秦廣王淡淡道,俯視著葉辰,話語在殿中無限製響徹。

葉辰若真上第九層,他還真有可能殞命,他若死了,帝君那邊還真不好交代。

閻羅有至高威嚴,可該給的麵子還得給。

自然,他不會撤去雲階,隻以此方法勸退,畢竟是一人才,可不能就這麼掛了。

葉辰未答話,甚至說,平靜的有些嚇人。

他血紅的雙目,已模糊不堪,神海嗡隆,頭顱欲炸裂,體內的聖骨,一寸寸的崩滅,他燃燒了精血,一次次的接續。

他的神色,滿是瘋狂,都有些扭曲了。

或者說,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就如當年無淚之城的奈何橋,連準帝級都死了,而他,卻硬是撐到了橋儘頭。

如今的九層雲階,與當年何其的相像,他走的過奈何橋,便無懼這艱難險阻。

“閻羅令,我要閻羅令。”葉辰口中湧血,內心卻在咆哮,不屈的意誌燃起。

隻見他雙手撐著地麵,拖著殘破的聖軀,艱難的爬向了第九層,就如狗一般。

他的鮮血,一縷縷淌下,染紅了雲梯。

這一幕,看的秦廣王,也為之動容了。

世間的情,當真這般奇妙?為一女子,甘願連命都不要,致死也要踏出那一步?

“第...九層。”葉辰一聲長嘯,拖著血骨淋漓的軀體,終是爬上了第九層雲梯。

那沾血的手掌,抓住了那懸浮的閻羅令。

霸道的聖軀,卻在此一瞬,被碾成血肉。

一瞬,威壓頓散,他成功了,一邊吐血一邊笑,笑的狂縱,如若癲狂的瘋子。

秦廣王咧嘴,縱閻羅心境,也駭然了,能乾趴九殿冥將的狠人,果然逆天妖孽。

縱觀陰曹地府,聖人級能踏上九層的,葉辰乃第一個,或許也會是唯一的一個。

隨著一聲歎息,他輕拂手,扯掉了九層雲梯,“恭喜你,成功了,讓吾很意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