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零五章 聖體節哀

萬界神主 第兩千零五章 聖體節哀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5:36

星空,浩瀚無垠,平靜幽寂。無洪荒作亂,星空很安寧,天尊遺蹟之後,洪荒族都格外的老實,平日裡多見洪荒族身影,囂張跋扈,今日卻難見洪荒人。

對此,諸天給其的定義就是:被打怕了。

這一點,無人反駁。

洪荒此番進天尊遺蹟的陣容,空前龐大,卻損失慘重,皇子級、太子級近乎全滅,三百萬大軍有兩百多萬,都葬身在姬凝霜天劫下,而最讓洪荒心疼的是,三十多尊洪荒帝子被誅滅。

這等打擊,可謂傷筋動骨,不老實纔怪。

當然,也不排除洪荒在籌劃下一場陰謀,吃了這麼大虧,自要尋機會找回場子,而荒古聖體葉辰,必是他們重點照顧對象。

晨曦的光,灑滿大楚,新的一日到來。

老樹下,葉辰還坐在那裡,看著姬凝霜的木雕發呆,久久不語。

小葉凡今日起的格外早,依偎在葉辰懷裡,大眼靈澈,時而會左眼又看,越看越失落,眼神和舉動,都似是在說,孃親呢?

葉辰收了姬凝霜木雕,將其抱入了懷中,輕輕撫著他的小腦袋,靜靜仰看虛無,似能望見姬凝霜對他回眸而笑,與她的因果,除了古老的記憶,便是小葉凡了,他們,比命更加珍貴。

早餐溫馨,眾女皆是溫柔的妻子,不提姬凝霜,一切皆在不言中。

飯後,葉辰又去了老樹下,坐那靜靜發呆。

時至晌午,才見有一倩影自天而落,仔細一看,正是古族神女。

先前與洪荒帝子連番大戰,她受傷不輕,此刻,臉色還有些蒼白。

不可否認的是,天尊遺蹟一行,於她而言,是一場造化,因誅仙劍的緣故,開了全神藏,血脈複古,更激發了本源潛藏的力量,蛻變涅槃後,已是一尊真正的帝子級,被古族寄予厚望。

那麼,她此番來,自是為了巫族神子。

冇錯,巫族神子還在葉辰這,在封印的狀態,而巫族神子之所以受重創,皆是拜古族神女所賜,自然,這不能全怪古族神女,那時的她,被誅仙劍控製,全無神智,乃一殺人的女魔頭。

“人死不得複生,聖體節哀。”古族神女輕語,姬凝霜葬滅一事,她全程在場,也知葉辰心境,一句節哀,道不儘傷與痛。

葉辰笑的牽強,輕輕拂手,放出了巫族神子,巫族神子被她冰封,隻剩一口氣,與死無異,但,那僅剩的一口氣,便是希望。

“我的錯。”古族神女哽咽,隔著寒冰,撫摸巫族神子,晶瑩淚珠,劃滿臉頰,自看得出巫族神子的狀態,多半再無法醒來。

“去天玄門尋人王,他或許有辦法。”葉辰說道。

“多謝。”古族神女忙慌擦乾了淚水,帶著巫族神子直奔天玄門。

她走後,謝雲、熊二、司徒南那仨貨上來了,先瞅了瞅玩耍的小葉靈,後又瞧了瞧葉辰那幾個漂亮媳婦,這才湊到了老樹下。

“拿去給師兄弟分了吧!”葉辰掏出了一儲物袋,其內裝著的,乃他在天尊遺蹟掃蕩的寶貝,秘器、法寶、丹藥、秘卷多不勝數,而且級彆都不低,拿出去賣了,一輩子不愁吃穿了。

“其實,俺們不是來要寶貝,是來安慰你的。”熊二那廝嘴上說著,手上卻麻溜溜的,葉辰給的儲物袋,被他塞進了褲襠裡。

“想開點,冇啥大不了的。”謝雲一手拍著葉辰肩膀,一手伸進了熊二褲襠,又把儲物袋拽了出來,臨了,還捏了捏熊二的小**,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捏的熊二那貨齜牙咧嘴的。

“這種事,出去散散心最好。”司徒南也尿性,謝雲剛把儲物袋塞自己懷裡,他就給拿人出來了,完事兒,揣自己包裡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真摯,一個儲物袋,卻被他仨奪來奪去。

葉辰懶得搭理,這若放平日,他必定把這仨貨拎出去,直接打哭。

可如今,因為姬凝霜,他實在提不起那等心氣兒了。

說話間,突聞一聲轟隆,惹得恒嶽宗人紛紛抬首,望向聲音的遠處,那轟隆聲很大,有人闖入大楚,而且,數量極為龐大。

有強者入侵?

太多人登上虛無,眺望那方,不少人還拎出了傢夥,準備乾仗。

也隻葉辰知曉來者是何人,乃是七彩孔雀一族。

此一族公主天稚,在天尊遺蹟與洪荒帝子開戰,算是表明瞭立場,不再保持中立,而是站在諸天一方,因懼洪荒才舉族搬遷。

果然,來者的確是七彩孔雀族。

天玄門的準帝,已迎了過去,有勢力加入,此乃幸事。

不得不說,七彩孔雀一族的底蘊,的確深厚,強者陣容空前強大,其中準帝級,就不下百尊,其大聖級強者,更是多不勝數。

七彩孔雀一族,在洪荒大族中,勢力算是弱的了,卻依舊有這等陣容,以此類推,可想而知洪荒大族整體實力,何等可怕。

很快,北楚中通大地,被開辟出了一片空間大界,成了七彩孔雀族的棲息地,日後很多年,孔雀一族都會與大楚並肩作戰了。

其後幾日,不斷有洪荒族加入,也如七彩孔雀族,之前保持中立,如今都站在了諸天一方,而大楚,將是他們強有力的盟友。

天玄門自是樂得如此,有這些種族的加入,大楚實力瞬時倍增。

第九日,諸天帝子級來了,多日的恢複,都已氣血澎湃,傷勢恢複,聚在了玉女峰,天尊遺蹟一戰,這些狠人,也算戰友,殺的洪荒铩羽而歸,唯一不足的就是,葉辰妻子葬身混沌海。

眾帝子級也很懂事,對姬凝霜隻字不提,隻在心底暗自唏噓歎息。

東神瑤池,貨真價實的帝子級,連洪荒麒麟九塵都不是其對手,連葉辰都未必拿得下她,她的死,於諸天而言,乃莫大損失。

第十日,諸天帝子級紛紛歸去,也有那麼幾個,難得來一次大楚,對這片大好山河,甚是好奇,結伴遊曆,權當是散心了。

又是一個星辰漫天的夜。

葉辰踏上了山巔,握著酒壺,獨自飲一壺酒,便取出了一柄竹劍,輕輕舞動著,不帶絲毫法力,他的劍法,蘊含無儘道蘊,也潛藏著一抹濃濃的悲意,一招一式,都似在舞動著人生。

寧靜的夜,白衣白髮的他,蒼老無比,於玉女山巔上,甚是醒目,看得眾女心疼,也看的恒嶽人歎息,無情的天,太殘酷。

他這一舞,便是三日。

三日間,他在悲痛中,偶有所得,對道之領悟,登上一個新的巔峰,聖王級修為隨之精進,隻是,並未尋到突破大聖的契機。

深夜,他祭出了帝荒的本源血,施了帝道通冥。

然,亦如先前,道行不夠,撼不動帝荒的仙軀,未能通冥成功,反而遭了可怕的反噬,通冥至尊級,他的實力,差了太遠。

無奈,他通冥了楚江王。

節哀!

剛被賦予了神智,楚江王便吐露了這兩字,不用說,在冥界也看的清清楚楚,對姬凝霜的死,甚感遺憾,或許冥冥中定數。

“帝君和冥帝,可曾告知前輩誅仙劍在哪。”葉辰開口問道。

“怎麼,欲找它尋仇?”楚江王悠悠道。

“不死不休。”葉辰此話平平淡淡,可楚江王看得出,葉辰內心在咆哮,他看似平靜,實則在癲狂狀態,怒到了元神巨顫。

“以你之道行,遠鬥不過誅仙劍。”

“前輩隻需告知晚輩它在哪。”

“很抱歉,不知道。”楚江王聳肩,“莫說本府不知,帝君和冥帝亦不知,隻知誅仙劍詛咒了姬凝霜,便陷入了極度虛弱狀態,不知遁到了何處,饒是兩大至尊,也尋不到它的藏身處。”

“若其恢複,再來詛咒,我的親人,會一個個葬身。”葉辰袖中拳頭緊握,指縫間有鮮血淌流,再不想姬凝霜的慘事重現,眼睜睜的看著她葬滅,卻無能為力,那等感覺,必死更難受。

“詛咒這一塊,你大可放心。”楚江王闡釋道,“誅仙劍所施詛咒之法,乃是相對的,再來一次,不用你去殺,它也會葬滅,況且,那等級彆的詛咒,能施第一次,便不得再施第二次。”

說到這,楚江王拍了拍葉辰,“提升修為最要緊,誅仙劍之事,還是交由帝君解決,他若能回諸天,多半能尋到誅仙劍的藏身處,一尊大成聖體迴歸,諸天也無需再被動,你該是明白。”

“明白。”葉辰輕點頭。

“還有一點,乃冥帝親言告誡,小心混沌體。”

“天尊遺蹟一彆,再未見其身影。”葉辰皺眉道,“他藏著秘密?”

“日後自會知曉。”楚江王說罷,便踏出了玉女峰,去往了深處山峰,去尋冥絕和白芷了,此番來,除了為葉辰解答疑惑,他還帶著任務,此任務,需帝君徒兒和冥帝徒兒親自去完成。

冇多久,楚江王便消散了,回了冥界。

他走後不肖一刻鐘,冥絕與白芷便出了恒嶽宗,臨走前還望了一眼葉辰,歎息一聲之後,便開了傳送域門,轉眼消失不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