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零一十七章 厄難喜訊

萬界神主 第兩千零一十七章 厄難喜訊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5:36

聞言,葉辰眉頭也皺了,“可算出是哪個。”“丹尊七夜。”人王取了酒壺,灑在星空,似在祭奠已死亡靈。

聽到這個名,葉辰心猛地一疼。

丹尊七夜,轉世紅塵雪的師傅,名震諸天,昔年大楚的天寂丹,便是出自他手,以丹悟大道,還未至大成,便倒在了征途中。

一代先輩,致死都不知自己是誰,也多半無人送行,何等悲涼。

驀然間,葉辰也取了酒壺,灑在了星空,祭奠丹尊,緩緩說道,“或許,可將修行中止,先去尋應劫的人,以免又出慘事。”

“你還是不瞭解所謂的應劫入世,到底意味著什麼。”人王悠悠道,“應劫乃自身劫數,最忌外人插手,一著不慎,反會害人,是福是禍,全憑自身,待至功德圓滿,纔算厄難終結。”

“我等不插手,不代表洪荒不插手。”葉辰淡淡道。

“應劫狂潮,會是諸天與洪荒,一個不言明的默契。”人王話語平平淡淡,又為葉辰闡述真理,“牽一髮而動全身,諸天萬域怕,洪荒大族也怕,妄自插手,洪荒的準帝一樣受波及。”

說罷,人王歎息的轉身,步伐有些沉重。

葉辰收了眸光,隨即跟上。

接下來一路,星空極其平靜,而兩人,踏空而行,也都未言語,氣氛甚為壓抑,好似都知,在這場應劫的狂潮中,會有更多的人葬滅他鄉,丹尊七夜隻是第一個,但絕不會是後一個。

這一走,便是三年。

三年來,葉辰征伐不斷,大大小小幾千戰,在殺戮中祭煉帝道伏羲,他的法陣,染滿鮮血,也正因這殺戮,才讓陣法精進。

這三年,亦是機緣造化不斷。

前前後後,葉辰足尋了上百的遁甲天字,加持法陣,威力更甚。

這三年,卻也噩耗罹難不斷。

正如三年前所想,應劫之人,不斷有隕落者,洪荒與諸天皆有。

而大楚,也難逃厄運,丹尊七夜之後,九荒天聖祖、神殿聖祖、崑崙虛聖祖、大羅諸天聖祖和大夏龍朝聖祖,都相繼葬滅。

每一日,葉辰與人王,都灑酒在星空。

應劫狂潮來的太凶猛,吞滅了一尊又一尊巔峰準帝,使得人界戰力,遭受沉重的打擊,應劫的關太可怕,巔峰準帝也難逃浩蕩,或許,能真能跨過劫難的準帝,也不過十之三四而已。

第四個年頭,葉辰駐足在一顆古星前。

此星辰,龐大無比,與望玄星有一拚,隻可惜,其內並無星之源,也冇能孕育出生靈,整個死寂沉沉,寸草不生,連最基本的星光都冇有,有的隻是歲月灰塵,也鮮有修士踏足其中。

葉辰抬腳,欲進去歇腳。

人王伸手,拽住了他,“其內有應劫人,莫叨擾他。”

“可是我大楚準帝。”葉辰收了腳。

“是將臣。”人王回道,似能隔著星體,望見深山中一座小墳,“將臣,你這一世,還真要與死屍杠上了,縱是應劫入世,也還是一具屍體,但願汝,能跨過這道關,於劫難中涅槃。”

“若有他人進這古星,是否也會擾他應劫。”葉辰問道。

“那要看是誰了。”人王轉身上路,“且說你我,早知他乃應劫的將臣,必會擾他,至於其他人,不知其身份,便無大礙,最讓人頭疼的是,與他有因果之人,善緣還好,若是孽緣,那便是業障,亦會擾他應劫,應劫這條路,太多太多變故。”

葉辰不語,之靜靜聆聽。

恐怕,應劫這等事,人王都理不清,太玄乎,時刻都有可能葬身。

嗯?

正走時,人王猛地停下了腳步,不斷掐指演算。

見之,葉辰又提心吊膽,生怕是噩耗。

三五息後,才見人王眉頭舒展,“過了,東凰太心跨過劫難了。”

“這般快?”葉辰驚異。

“短短二十幾年,便應劫成功,吾也意外。”人王忍不住笑道,“能活出兩世的絕代女王,果是功參造化,比起活出第二世,這應劫入世,就是小打小鬨,雖是意外,卻也在意料中。”

“願大楚準帝,皆順利過關。”

“大楚有她坐鎮,吾就安心了。”人王笑著,再次上路,因東凰太心,腳步都輕便了不少,那麼多噩耗,總算來了一喜訊。

葉辰跟上,籠暮心境的陰霾,也散了一層。

二人並肩,在星空漸行漸遠。

時光悄然,又是六個年頭,十年春秋,十年冬夏,十年花謝花開,兩人自離諸天門,已有三十載,踏過了一片又一片星域。

這個十年,尤為漫長。

殺戮中練陣,葉辰對陣法之造詣,突飛猛進,在蛻變中完成涅槃,帝道伏羲九九八十一陣,他都能佈下,唯一欠缺的便是速度,這需更多歲月磨鍊,他要學的還很多,要悟的也很多。

十年歲月,星空並不平靜。

備受矚目的,還是天譴之子和大地之子,一次次鬥戰,皆平手。

除了他倆,還有一活寶,那便是葉靈。

葉辰家這個丫頭,在搞事的路上,越走越遠了,逢有修士聚集地,都有她之傳言,整的世人都習慣了,誰讓她是聖體的娃。

人才嘛!可不止他仨。

近些年,一個名為唐三少的黑胖子,也名聲大噪,能自由掌控血繼限界,打的洪荒新一代抬不起頭,見著他,都是繞著走。

為此,諸多隱世大派,經常把他請家裡聊天。

這所謂的聊天兒,可不是真的聊天兒,三句話離不開血繼限界,都想從唐三少那學點法門,奈何,唐三少這不死不滅的神級掛,乃是天生的,讓世人很遺憾,自也不會為難了唐三少。

話分兩頭,這邊的葉辰與人王,又進古星。

此番,乃一顆凡人古星,不及朱雀星千分之一,在星空中都不顯眼,其內並無修士,百分百的凡人,天地間不見絲毫靈氣。

不知為何,進了這古星,人王沉默了很多,可以得見,其老眸中,有滄桑和傷痛,越發顯老態了,與平日的他,判若兩人。

葉辰皺眉,還是第一次見人王如此。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了一個小村落,村落依山傍水,多有稻田,在皎潔月光下,祥和而寧靜,這份淳樸,修士界很難尋到。

在山的角落下,人王駐足。

那裡,又一座矮小的墳墓,荒草萋萋,連墓碑,都變的斑斑駁駁,不知葬了多少年,隻知很古老很久遠,被歲月灰塵籠暮。

“月華,我來看你了。”人王開口,聲音沙啞。

此一刻,他摘了鬥篷,露出的卻是滿頭白髮,如一遲暮的老人,老眸含著渾濁的淚,朦朧中,能得見一女子,對他回眸而笑。

“她乃我應劫時,所遇女子。”

“她並無絕世容顏,平凡普通,卻溫柔善良,有一顆菩薩心腸。”

“是我親自葬的她,為她立的碑。”

人王一邊拔著墳邊荒草,一邊不緊不慢的說著,似是對自己說,又似講給葉辰聽,聲色沙啞,老眸滄桑,講著那久遠的故事。

葉辰佇立,靜默不語。

人王的話,為他演繹著一段古老的情緣,他是修士,她乃凡人,冥冥中,似有一條紅線,將她二人牽絆,奈何啊!造化弄人,註定仙凡殊途,看紅顏一日日老去,那種心境,太淒涼。

千百年後,他活著,她卻已葬在歲月中。

直至此刻,他才真正看清人王。

這纔是真正的人王,也有兒女情長,往日的猥瑣,皆在掩飾他的柔弱,也隻在夜深人靜時,顯露他真實的一麵,讓人哀歎。

一縷清風拂來,葉辰緩緩轉身。

這個寂靜的夜,該留給人王,路途太遠,歲月太長,總要給他時間,與昔年的妻,好好說說話,這段紅塵因果,也許了結。

他走了,人王還在。

遠望去,他背影蕭瑟,佝僂著腰,在拂墓碑灰塵,在拔墳邊荒草。

夜下,總能聽到他的話語。

而這世間,唯一的聽客,便是墳中的月華。

葉辰出了村落,一路浪蕩,來了最近的一座古城,凡人的古城,夜裡依舊繁華,大紅燈籠高掛,嬌豔如花,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不乏江湖賣藝,吞油吐火,舞槍弄棒,惹來一片叫好。

葉辰靜靜走著,靜看人間百態。

仙凡殊途,凡人壽命不過百年,修士卻千年不衰,或許一次閉關,於人間,便是一個朝代更迭,路雖殊途,儘頭卻是相同,凡人也好,修士也罷,都難逃一死,終究,不過一抔黃土。

行走中,葉辰閉了眸,曾經死過,深知生與死,到底有多遙遠。

一生一死,這期間,便是紅塵;

一死一生,這循環,便是輪迴。

人之生死,像極了黃泉路的彼岸花,花是生,葉是死,花開無葉,有葉無花,花葉生生世世不相見,生死歲歲年年無交融。

或許,也曾有那麼一瞬,花會見葉,生會見死。

而那一瞬,便是永恒。

這一刻,葉辰駐足,好似在一念間,捕到了那一瞬。

他之心境,頓的昇華,對萬物大道,又增一份感悟,三十年都未悸動的修為,第一次涅變,強勢破關,殺到了聖王境巔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