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零九十八章 老毒物

萬界神主 第兩千零九十八章 老毒物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5:36

夜,很黑,真的很黑。

夜的誅仙鎮,萬籟俱寂,街上除了酒鬼,拎著酒壺搖搖晃晃,不見半個人影兒,就連大紅燈籠的燭火,也暗淡了幾分。

鎮外,有人影進來。

那是葉辰,捂著老腰,拄著木棍,走的一瘸一拐,鼻孔裡,時而還有熱流湧出,那本該帥氣的臉龐,一塊青一塊紫的。

白天,他都不知,自己飛出去有多遠,就見一片片大好山河,在眼前晃過,待到落地,已是一片山林,鳥不拉屎的那種,也得虧他底蘊深厚,還修了內力,不然,必被摔成一坨。

饒是如此,也被震出了內傷。

就這,邪魔還不算完,在回來的途中,又給摁那揍了一頓。

“你個瘋娘們兒,彆等老子強過你。”葉辰抹了一把鼻血,一路罵罵咧咧的,順帶著,連人王那廝也捎上,也一併捎上,罵了個通透,找誰不行,偏找邪魔,難道不知,她有病?

回了小園,葉辰一頭就栽那了。

內傷,正兒八經的內傷,都不知經脈被摔斷多少,亦不知骨頭被踹斷幾根,隻知渾身上下都疼,有一種要散架的前兆。

給我等著!

又罵一聲,葉辰才勉強盤膝坐下,運轉療傷心法,一邊又吸收星辰之力,滋養體魄,這一頓摔的,起碼幾天出不了門。

的確,未來的幾天,他皆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窩在家養傷,街人自不會注意一個算命的,來冇來,都冇人關注。

他們不留意,但楊閣老卻很上心,日日都來,每次都冇空手,多是療傷的藥,有他的關照,葉辰的傷,已好七七八八。

又是一個寧靜的夜,兩人坐在園中,靜靜飲酒。

“老朽還是好奇,到底誰揍的你。”楊閣老灌了一口酒水。

這問題,他已不知第幾次問了。

每次,葉辰都會捂著胸口,完事兒,再咳幾口血。

越是如此,老楊越疑惑,以葉辰的功力,能把他傷成這樣的,那得多強,問題是,那一日,他根本就冇瞧見有高手在。

“一言難儘。”葉辰擺手,又捂了胸口。

想起邪魔,就越發火大。

“我說,是不是有顆星星,掉下來了。”楊閣老抬著老臉,怔怔的看著星空。

聞之,葉辰也隨之仰眸,的確有東西著落,還發光,正如一顆隕星,墜落了星空,在月夜下,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

“走。”葉辰想都未想,一拍石桌,躍上了屋簷,直奔鎮外,那身法,杠杠的,一連串的殘影,看得楊閣老神色發愣,同是武林高手,他自能看出,那輕功,絕對是無上的秘籍。

“好俊的身法。”楊閣老喃喃自語。

“想啥呢?跟上。”葉辰罵道。

“呃。”楊閣老收了思緒,一併躍上了屋簷。

兩人一前一後,如兩道黑影,嗖嗖的。

葉辰在前,隻盯著鎮外,星空墜落的,可不是星星,而是異寶,搞不好,還是鑄器的好材料,既是遇見,那便是機緣。

而楊閣老,跟在葉辰的身後,隻顧研究葉辰的身法,那是越看越心驚,比起葉辰的,他的輕功秘籍,就跟鬨著玩似的。

“我說小友,你這輕功,哪兒學來的。”實在忍不住疑惑,楊閣老嗬笑,還舔了舔嘴唇,如此飄逸身法,他自是喜歡。

“怎麼,想學?”葉辰笑看楊閣老。

“想。”

“回頭傳你。”葉辰笑著,一腳踏在房簷,速度猛增。

身後,楊閣老驚喜萬分,確定冇聽錯,葉辰要傳他絕世秘籍,他是越想越興奮,腿腳也輕快不少,竟跟上了葉辰步伐。

一刻鐘後,兩人現身一片群山。

在山體掩映的深處,兩人尋到了那墜落的星星,嗯,更準確說,是一塊不規則的石頭,黑不溜秋,僅嬰兒腦袋那般大。

“孃的,咋是黑玄鐵,還以為是異寶呢?”葉辰揉了眉心。

他看不上,不代表楊閣老看不上,已搓著老手,顛顛兒湊了上去,天降的玄鐵,那可是打造兵器的逆天材料,可遇不可求,從來都是有價無市,這等寶貝,拿出去,會江湖大亂。

“小友,平分咋樣。”楊閣老懷抱著那塊黑玄鐵,就如抱了個大西瓜,滿臉樂嗬嗬的,“你六我四也成,總得分我點。”

“自個留著用吧!”葉辰隨意道,轉身便走。

“都給我了?”楊閣老樂得開懷,這驚喜,來的措手不及。

出了山林,葉辰微微抬首,仰看著星空。

天上不會無緣無故墜落玄鐵,多半有事,保不齊有人大戰,而且是修士,才致使寶貝散落,不經意間,落在這顆古星。

可惜,他法力被封,去不得星空,不然,定會去查個究竟。

“有人。”楊閣老突的提醒一聲。

“看見了。”葉辰悠悠道。

話落,便見一駝背老者,從天而下,其輕功,亦出神入化,落地甚是平穩,可走道,就不怎麼穩了,定眼去瞧,才知是瘸子,拄著龍頭柺杖,花白的頭髮散落,遮掩著蒼老的麵孔,在月夜之下,僅能透過髮絲的縫隙,望見他那猩紅的眸。

看樣子,他也是瞧見天降的異寶,跑來一觀,奈何,速度慢了,也許是距離此地比較遠,這才被葉辰他們,搶先一步。

“苗疆老巫。”楊閣老一瞅,渾身一顫,似認得駝背老人。

“聽這名字,不像好鳥。”葉辰唏噓道。

“你小聲點,他可不是好惹的。”楊閣老扯了扯葉辰衣角,“他乃我師傅那輩的人,論功力足能排前十,讓人頭疼的並非這個,而是他用毒的本領,對他對戰,怎麼死的都不知,這老巫心狠手辣,觸怒他的,多被捉去喂蠱蟲,生不如死。”

說話間,苗疆老巫已走到,不言也不語,一雙陰森的老眸,泛著綠油油的光,便如蛇蠍那般,上下掃看葉辰和楊閣老。

被他盯著,楊閣老隻覺雙腿打顫。

還是葉辰淡定,雲淡風輕。

“你二人,可曾瞧見有異物降臨。”苗疆老巫淡道,語氣威嚴而冰冷。

“冇...冇有。”楊閣老忙慌答道。

“懷裡揣的什麼,與老巫開開眼。”苗疆老巫不是那般好忽悠,一眼便瞧出楊閣老懷裡有東西,加上深夜兩人出冇在此,冇鬼纔怪。

“隻一些山貨,晚輩就不拿了,免得礙了前輩的眼。”

“如此,老夫便自個取。”苗疆老巫嘴角微翹,一步踏下,如風而至,拍向楊閣老腦門。

楊閣老色變,腳尖點地,以輕功後遁。

“小小後輩,哪走。”苗疆老巫冷哼,已手撚毒針。

隻是,未等他將毒針射出,便覺自己的另一條胳膊,被人拽住了。

再看拽他的人,不用說便是葉辰了,竟將老巫,整個掄了起來,而後,砰的一聲砸在了地上。

噗!

苗疆老巫噴血,被摔的五臟六腑移了位,腦袋瓜子還有點疼,若非有渾厚內力護體,早成一坨了,葉辰這摔人的絕技,冇幾個人扛得住,在修士界適用,來了凡界,一樣很好使。

“找死。”苗疆老巫震怒,欲要起身。

“呀?你很扛揍啊!”葉辰挑眉,又給人掄了起來。

其後的畫麵,就有點那啥了,葉辰腰馬合一,一次次把苗疆老巫摔在地上,跟摔麥子似的,一整套兒動作,一氣嗬成,毫無違和感。

砰!砰!砰!

這等聲響,不絕於耳,砸的大地都輕顫了。

咕咚!

楊閣老猛地吞口水,看的倆眼發直,葉辰每摔一次,他的小心肝兒,就顫動一下,那是苗疆老巫啊!一身毒技出神入化,功力還排前十,如今,竟被一後輩摔的七葷八素,連反抗都不能,他篤定,若是他被拉去這麼摔,早他孃的上黃泉了。

“這貨,是有多猛啊!”楊閣老看葉辰的眼神兒,都變的越發的精彩。

葉辰無視,還在牟足勁兒摔,苗疆老巫的護體內力,太能扛了。

如這號兒的人,得摔幾下,一個用毒的,得摔的他生活不能自理才放心,加上苗疆老巫作惡多端,他還得替天行道不是?

苗疆老巫怒吼,每每欲反擊,都被一頓摔給打斷,他這渾身的本領,都成了擺設,幾十年的功力,在此,也成了笑話。

不知何時,砰砰聲才湮滅。

再去瞧苗疆老巫,哪裡還有人形,血呼啦的一片,就擱那人形的坑中躺著,口中冒著血沫,凸顯的老眸,死死盯著葉辰,倒是想動,可惜有心無力,渾身經脈儘斷,連骨骼都粉碎性骨折了,此刻他還能活著,已是一個奇蹟了,還想著動?

“你...到底是誰?”苗疆老巫說著,口中還在湧血。

“所謂姓與名,記號而已。”葉辰一笑,微微抬手,一掌結果了老巫。

嘶!

一側的楊閣老,不由倒抽了冷氣,認識葉辰這麼久,都還不知道,葉辰是個殺伐果斷的主,竟這麼冷酷,說殺就殺,一點不含糊,而且,自始至終,都麵帶微笑。

此一瞬,他頓覺身後冷汗直冒,得虧先前揍葉辰時,冇做的太過,不然,他會比老巫更慘。

最鬱悶的,還是苗疆老巫,大晚上的不睡覺,偏要跑出來尋寶貝,還偏要乾些殺人越貨的勾當,以至於,一不留神兒碰上個硬茬,一言不合就被摔死了,冇錯,是被摔死的,一根毒針都冇放,便被送回老家了,江湖人眾千千萬,或許,再找不出比他更憋屈的了。

“因果自由報,莫怪我。”葉辰蹲下了,老巫身上的銀票和毒藥啥的,被他掃颳了個乾淨,總會用的到,戰利品嘛!不拿白不拿。

楊閣老乾咳,未敢上前,對苗疆老巫,他是從心底裡懼怕,縱是死了,還是一身的毒,可不能亂摸,自然,他也難免一瞬瞬的恍惚,這個讓江湖聞風喪膽的老毒物,竟然死了,還是被人摔死的,讓人難以置信,這事兒若傳出,多半無人信。

“走了。”葉辰一拂袖,緩緩抬腳。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老巫前輩,一路走好。”楊閣老默唸心經,臨走前,還不忘把老巫的屍身,燃成了灰燼,這纔跟上葉辰的腳步,卻不敢距離太近,生怕葉辰冇摔儘興,也給他來兩下,他這副老骨頭,可禁不住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