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一百五十一章 我知道

萬界神主 第兩千一百五十一章 我知道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5:36

第十一個年頭兒,葉辰纔回了誅仙鎮。

第一時間,他去的是楊府。

十年了,小楊嵐依舊不見長,兩三歲的模樣,還是那般粉嘟嘟,可把老楊愁的頭髮都白了,若一輩子都長不大,他可受不了,還等著抱外孫呢?不是吹,他與俠嵐領著孩子出去,不知道的,都以為是他孫女呢?誅仙鎮的百姓,起先也詫異,不過時間久了,便也習慣了。

“這次,你走的時間,可不短哪!”涼亭中,楊閣老煮了酒,笑嗬嗬道,“十年未見,著實想念。”

“你...老了不少。”葉辰微笑,楊閣老花白的頭髮,掩都掩不住了,不過,比起同年歲的,老楊還算好的了,如今的楊閣老,已年過古稀,這都歸功於,他早年傳的修心之法。

“你也一樣。”楊閣老笑道,這話倒是不假,葉辰雖是半仙,卻並未刻意掩飾老態,鬢角也多了銀絲,乃這二十年歲月,該有的印記。

葉辰一笑,抿了一口酒,餘光掃向的是俠嵐。

十年前他走時,俠嵐體內的陰陽仙紋,便已開始漸漸衰敗,十年過去了,那道陰陽仙紋雖還在,卻已潰敗大半,他看的出,俠嵐的身子,虛弱了太多,臉色頗是蒼白,多顯病態。

俠嵐輕笑,早已看開,多活了二十年,乃仙之恩賜。

不多時,楊玄三人也來了,這次倒懂事兒,是拎著酒來的,他們也鬢髮早白,縱仙人也難擋歲月蹉跎,更遑論是凡人。

“又十年了,真要等到我們入土為安?”上官玖冇好似道,說好的修仙呢?一年又一年,等的花兒都謝了。

“趁著還年輕,多等幾年。”葉辰笑了笑。

他這一句話,聽的楊玄差點把桌子掀了,你妹的,逗俺們玩兒呢?

夜晚,葉辰出了楊府,緩步在大街,這一走再歸來,街上少了諸多熟悉麵孔,該是遲暮的老人,都已入土為安,本想等他歸來,再算上一卦,可惜,都冇撐到那個時候。

葉辰不語,戴著鬥篷,悄然走過,如一個過客。

待至家門,他在對麵小園的門口,駐足了。

隔著園門的縫隙,他能望見一個青年,正懷抱著一個娃娃,仰頭看星星,一側,還有一個女子,在縫織衣服,時而看看這邊,露出溫柔的笑。

當年的孩童,也長大成家了。

至今,葉辰都不知他叫啥名,便在不覺間,想叫他齊轉世,寓意齊王的轉世的。

誰會想到,當年率兵圍了誅仙鎮的齊王世子,又以另一種身份,在誅仙鎮生活著,這等事傳出去,多半不會有人信。

隔著牆門,他隻看到了一家三口,卻未見齊轉世的爺爺,十年前他走時,那老人還在,十年後再歸來時,卻早已與世長辭。

葉辰未曾打攪,回了自家小園。

十年未歸,園中生了不少雜草,屋中的蜘蛛網,結了一層又一層,桌椅上的灰塵,亦清晰可見,入目皆淒涼。

清晨,葉辰早早便擺好了行頭。

聽聞武林神話回家,誅仙鎮的百姓,成片的聚來,排起了長隊,足有好幾裡。

整整三日,皆是如此。

眨眼,又是十年春秋,該老的都老了,該倒下的,也都倒下了,譬如俠嵐,已下不得床了,如一病入膏肓的人,連起床的力氣都冇了,那道陰陽仙紋,已有九成潰敗。

楊閣老還是讓日日都來,說是來算命,實則,是想請葉辰,為俠嵐瞧病,他們這一家,或許,就屬他最正常,一個女兒,怎麼長也長不大,一個妻子,常病不起,更是藥石無力。

葉辰去看過幾次,卻沉默不言,莫說他是半仙,縱他冇被封印,一樣救不得俠嵐,就如當年的他,時間到了,神也留不住。

俠嵐還是很頑強的,躺在病床上,又是硬生生的撐過了三五年。

這一夜,葉辰正在老樹下刻木雕,楊閣老拄著柺杖,急匆匆的來了,神色慌張,拽起葉辰就走。

葉辰倒也冇反抗,好似知道楊閣老要帶他去哪。

算算時間,俠嵐的大限,也該到了。

事實也正是如此,病床上的俠嵐,已是形銷骨立,白髮蒼蒼,當年那雙靈澈的美眸,如今渾濁不堪,當年那張絕世的容顏,也佈滿了老年斑,連嘴唇,都有些需乾裂了,她之生機,暗淡到了極點,氣息時有時無,好似下一瞬,便會離開人世。

見葉辰來,俠嵐欲起身,終是有心無力,隻牽強一笑。

葉辰不語,更是於心不忍,他是親眼見證了...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到了這般風燭殘年,在今夜,便會香消玉殞。

“小友,救救她。”楊閣老上前,砰的一聲跪下了,話語哽咽,老軀顫抖,蒼老的臉上,更是老淚縱橫。

葉辰攙起了楊閣老,卻是無奈的搖頭,“生老病死,乃自然法則,恕我無能為力。”

這一瞬,還**的楊閣老,老軀瞬間鬆弛了下去,似無了精神支柱,連站都站不穩了,感覺整個世界,都是黑暗的。

葉辰一聲歎息,默然退了出去,要將最後的時光,留給這對老夫妻。

房中,僅剩一家三口,小楊嵐在搖籃中熟睡,睡的很安詳,時而,還會夢囈一聲孃親。

楊閣老坐在了床頭,小心翼翼的扶起了俠嵐,讓其依偎在了他懷中。

“彆這樣,是人都會死。”俠嵐笑的溫柔,卻是有氣無力,眼皮在抖動,時刻都可能閉上,那道支撐她活著的陰陽仙紋,正在緩緩散儘最後一點仙光。

“你還是要走到我前頭。”楊閣老聲音沙啞,滄桑無比。

“相公,我早已死了啊!”俠嵐笑著,眸中卻盈滿了水霧,終是將這個...隱藏三十多年的秘密,說了出來。

“我知道,三十三年前就知道。”楊閣老溫情一笑,出奇的平靜,“你是我的妻,同床共枕,我怎會不知。”

俠嵐哭著笑了,才知這個三十三年,就是一場戲,她瞞著他,他甘願被騙。

大限將至,在生死彌留之際,她艱難的抬了眸,望向搖籃,看著她熟睡的孩子,多想再抱抱她,身為孃親,她終是未等到女兒嫁人,也終是看不到她長大的樣子,該是一個小美人,該是長得很像她,該是有很多人家來提親.....。

“相公,來世你會等我嗎?”

“會。”

“那便來世,再做夫妻。”俠嵐柔情的一笑,而她的輕語,卻漸漸虛弱下去,直至眸中,散去了最後一絲目光,撐了三十三年,她終是閉了眼,許下了來世的諾言,隻兩行淚水,融了這一世情緣,劃過蒼老又淒美的臉頰。

楊閣老緊抱著不放,還在不緊不慢的說著,載著那遲暮的溫情,說著那滄桑的情話,似在自言自語,又似在對俠嵐說,緬懷他們的當年,講述著他們轟轟烈烈的愛情,一點一滴,伴著荏苒的歲月,交織成了一段美好的姻緣。

房外,葉辰聽著那一聲聲呢喃,忍不住的歎息。

楊玄、上官玖和淩風也都在,紛紛背過身軀,不忍再聽。

久久,都未見楊閣老出來,四人也未曾打攪,總得給他時間,跟妻子好好道個彆。

“孃親,醒醒,陪我玩兒。”

不知何時,才聞稚嫩的聲音,那是小楊嵐,自熟睡中醒了,此刻正趴在床頭,用小手兒晃著俠嵐,可惜,她溫柔的孃親,再不能開眸,看她一眼。

葉辰轉身了,默默的走了。

接下來的三日,他都未擺攤算命,也未曾去過楊府,隻聽說,老楊頭兒哭的撕心裂肺,幾次暈厥過去,直至棺蓋合上,都還趴在俠嵐靈前,痛哭流涕。

伴隨著嗩呐聲,白花花的紙錢,灑滿了大街。

俠嵐出殯之日,兩道兩旁站滿了人,躲在抹眼淚,俠嵐生前心善,就如女菩薩,冇少接濟貧苦人,她的死,讓人哀痛。

葉辰未出家門,隻靜靜刻著他的木雕。

第五日,才聞有人敲門。

來者是楊凡,乃是楊閣老當年收的義子,如今也已歲至中年,也早已成家立業,繼承了老楊的衣缽。

“前輩,你去勸勸父親吧!他已在孃親墳前,跪了三天三夜。”楊凡希冀道。

葉辰冇說話,歎息一聲,放下了刻刀,起身出了小園。

誅仙鎮外一片山林,他再次現身。

俠嵐的墳,就在裡麵,乃她親自選的墓地。

還未進去,葉辰便聽聞了二胡聲,而拉弦者,自是楊閣老,音聲悲慟,響滿山林,連鳥兒聽了,都落在了樹枝,久久不曾飛走。

葉辰緩步走入,遠遠望見楊閣老,白髮淩亂,就坐在俠嵐的墳前,背影佝僂,顫巍巍的拉著二胡。

世人皆言,一年琴兩年簫,三年琵琶五年箏,一把二胡拉一生,如今的楊閣老,便是如此,拉的是二胡,載的卻是他的滄桑。

葉辰上前,點了楊閣老穴道,使其陷入沉睡,揹著離開了山林。

他走後,有一道倩影,在墳前幻化,乃是邪魔。

邪魔身側,還有一女子,仔細一瞅,竟是東凰太心。

“能否複活。”邪魔淡道。

“不能。”東凰太心回話的口吻,頗為肯定。

“這顆古星的秘密,你該是知道。”邪魔說著,還拂手三根麝香,插在了俠嵐墳前。

可惜,麝香無法燃起,或者說,俠嵐受不起。

“此地輪迴似有似無,難以堪破。”東凰太心輕輕搖頭。

邪魔亦搖頭一笑,“人王的棋局,果是奪天造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