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殘夜噬天

萬界神主 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殘夜噬天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轟!

隨著虛無一聲炸響,雷劫降下了,億萬雷霆如銀瀑,淩天傾瀉,連接了天與地,貫穿了陰與陽,每一道,都攜毀滅之力。

戰!

眾人齊聲嘶喝,是渡劫,亦是被動應劫,皆非一般人,都身負不朽傳承,都能硬抗雷電,一個個都頭懸雷海,寧遭天罰雷劈,也要拉天魔一道渡劫,難得湊一塊,那得熱鬨熱鬨。

該死!

天魔將怒吼,哪敢硬抗,登天遁走,天魔兵將亦潰逃。

然,渡劫的人太多,亦非普通的神罰,天劫範圍縱橫四海八荒,誰人能躲過,成片的天魔,在逃遁中,被劈成血霧。

噗!噗!噗!

天劫的場景,頗是嚇人,天魔紮堆兒,降下的雷電,也紮堆兒,成片成片的來,天魔成片成片的灰飛煙滅,慘叫聲都省了,一路綠燈,直上黃泉,半道上還能聊聊天兒,談談理想。

戰!

眾人這聲嘶吼,融有雷霆之威,震塌了蒼穹。

遙望而去,那是一副可怕的畫麵,眾人並駕齊驅,天劫的雷海,亦各自彙聚,毫無間隙,竟完美的契合,連成了一大片。

此刻,已分不清誰是誰的劫,隻見一片雷海,一路劈一路橫推,恍似一隻滅世的手,所過之處,無論生靈,亦或大川山河,儘皆成灰,毀滅的力量,遮了世間法則,掩了末日之光。

天魔淒慘,全線潰敗。

俯瞰蒼穹,如黑色地毯的天魔,正被雷霆汪.洋,成片的吞滅。

此刻,再強大的攻伐,也難敵天劫之威。

天魔倒想誅滅渡劫人,奈何,那是一幫蓋世狠人,各個都拎著極道帝兵,難以絕殺,縱有絕殺的能力,誰又敢去靠近那天劫,恐怕,不待斬滅渡劫人,便會被滅世雷霆,劈成渣渣。

“後輩如此,吾心甚慰。”冥帝語重心長道。

身側,帝荒未曾言語,已拎出了酒壺,先輩的笑,滿是欣慰。

天劫太霸道,縱至尊的心境,也看的心驚肉跳。

這一幕,是值得紀唸的,那麼多帝子級一塊渡劫,堪稱萬古無一,天劫的神罰,比帝器都好使,一路推的天魔,站都站不住,無法估計其數量的天魔人,竟被天劫,打的潰不成軍。

冰域的聲勢,太過浩大,震顫了萬域,也驚動了帝道征伐。

大道太上天,又喋血的殘夜魔帝,豁的回首,隔著那萬道縹緲,望穿了冰域,入目皆雷霆,遮了他的帝眸,使得他都驟然色變,還真小看了那幫螻蟻,竟引了神罰,磨滅他的子民。

未曾多想,他當即轉身,擎天魔柱乃天魔根基,亦是他的根基,不容有失,它若被毀,天魔必葬滅,連他也會跌落帝位。

他是想走,可惜,炎帝不讓,一步跨越大道,攔了他的路。

滾!

殘夜魔帝暴喝,震塌了寰宇,一掌拍出,崩天滅地。

炎帝不語,正麵攻伐,萬千帝法凝一指,加持帝道法則,顛覆了乾坤,逆亂了陰陽,連這歲月,也因其定格,摧枯拉朽。

噗!

殘夜魔帝的帝手,瞬時被洞穿,連帶著魔帝帝軀,也被戳出血洞,蹬蹬後退,踩塌了一片片星空,未等定身,炎帝又殺到,不避不閃,隻攻不守,絲毫不給殘夜魔帝,喘息的機會。

轟!砰!轟!

帝道的攻伐,攜帶毀滅之力,打的殘夜魔帝,無力翻身。

諸天修士戰到發狂,炎帝的帝軀,也在極儘昇華中,戰到了瘋癲,不計代價的燃燒帝血,將殘夜魔帝,死死堵在大道太上天,無上的炎帝帝軀,也拚了命,縱帝軀崩滅,縱身死道消,也要為諸天帝子級,為萬域蒼生,擋下這尊天魔域的帝。

啊....!

殘夜魔帝咆哮,一次次攻殺,卻一次次被炎帝堵回來,帝的血,濺滿太上天,那尊帝軀,恍似一道天塹,讓他難以逾越。

怕了,他怕了,帝道的心境,也忍不住顫,嗅到了死亡氣息。

這一瞬,他滿目瘋狂,施了禁忌帝法,以他為中心,一道漆黑的漩渦,無限拓開,遮了大道太上天,融有毀滅性的吞噬力,連萬道都嗡顫了,連攻來的炎帝,也被震的吐血後退。

旋即,便見一尊尊天魔兵將,炸滅成灰,化作一縷縷天魔本源,被吞入漩渦,融入殘夜魔帝體內,加持了他帝道的威力。

“禁忌帝法,殘夜噬天。”帝荒喃喃,眉宇微皺。

“吞噬天魔本源,這尊天魔域的帝,夠狠。”冥帝不免唏噓道,帝荒認得出,他怎會認不出,帝道級的禁法,最是可怕。

啊....!

兩大至尊矚目下,淒厲的哀嚎,響滿萬域,無數還在鬥戰的天魔,被殘夜魔帝,無情的吞噬,融入帝道本源,加持戰力。

那血腥的一幕,不止諸天的修士,連天魔兵將,都滿目驚恐了,發了瘋的殘夜魔帝,哪還顧子民的死活,哪還有半點兒帝的威嚴,真就如一頭嗜血的惡魔,貪婪的吞噬著天魔本源。

隨著天魔本源吞入,殘夜魔帝的戰力,又提升一個階位。

縱如此,吞噬卻並未休止,更多的天魔被吞,助殘夜魔帝的帝道,亦極速攀升,硬生生的將其戰力,推到了巔峰準帝級。

炎帝神色凝重,催動帝器,一次次攻向殘夜魔帝。

然,帝道的禁法,太過霸道,饒是他之戰力,也難破那殘夜噬天,更嚇人的是,這大道太上天,也因其封禁,帝也難破。

戰!

哀嚎聲中,一聲嘶吼,震顫星域。

那是周倉,一尊諸天的老準帝,曾追隨過無極大帝,曾親眼見證一尊帝,從極儘輝煌,到暗淡落幕,如今,自封萬古的他,亦壽元將終,大限將至,蒼暮的老軀,染滿了天魔的血。

“諸天氣運,浩然長存。”周倉的嘶吼,發自靈魂。

聲還未落,便見他,燃了僅剩的壽命,獻祭了本源,逆天衝向了大道太上天,或者說,是衝向了...那片吞噬本源的漩渦。

冇錯,他是要送死,要將自己的命,葬在那漩渦中。

但,他的死,會很有價值。

天魔的本源,與諸天的本源,先天便相斥,這也是為何殘夜魔帝,隻吞天魔的緣故,試想,若將一種相斥的本源,吞入到體內,會有何等下場,一個不留神兒,很可能會惹出反噬。

周倉便是堪破了這一點,纔會選擇去送死,義無反顧。

噗!

萬眾仰望下,他之老軀,爆成了血花,一尊老準帝,他一世的功偉,一生的滄桑,都伴著那抹血霧,葬滅在了漩渦中。

曾追隨過帝,致死,他都未辱冇帝的威名,死了在衝鋒路上。

“諸天氣運,浩然長存。”

周倉的死,又重燃了蒼生信念,一尊尊老準帝,拖著血淋身軀,在嘶吼咆哮中,撲向了漩渦,血祭了壽命,獻祭了本源。

“諸天氣運,浩然長存。”

大聖境的老輩,亦在嘶喊中,前仆後繼,撲向死亡。

“諸天氣運,浩然長存。”

這一聲咆哮,震得寰宇晃盪,帝眼中的螻蟻,無論是諸天修士,亦或坐騎靈獸,皆成片衝向太上天,撲向那漆黑的漩渦。

噗!噗!噗!

一朵朵絢麗的血花,開滿了大道太上天,一條條鮮活的生命,葬在了冰冷漩渦中,無數的先輩,無數的後輩,縱知是飛蛾撲火,還是那般義無反顧,甘願粉身碎骨,去爭那一抹希望。

這一瞬,冥帝與帝荒的眸,皆盈滿了淚光。

這一瞬,炎帝那空洞的雙目,也多了淚痕。

誰言至尊無淚,蒼生如此,哪能無淚,至尊的淚,便是為蒼生而流,他們是可敬的,眾生的使命,亦是千瘡百孔的宿命。

蒼生的獻祭,並非冇有價值。

吞了太多諸天本源,漆黑的漩渦,變的斑斑駁駁。

噗!

殘夜魔帝噴血了,帝道禁法雖強,吞了天魔本源,卻也吞了諸天本源,兩種相斥的本源,於他帝軀內爭伐,惹出了可怕的反噬,帝骨寸寸炸裂,帝道的本源,也因此多了一股暴虐。

轟!

伴著殘夜魔帝怒吼,噬天漩渦炸裂了。

遭反噬的殘夜魔帝,險些跌下太上天。

要知道,他吞的,不止是諸天本源,還有蒼生的信念,他不顧子民死活,可諸天眾生,卻在為希望而戰,為此,都不惜獻祭生命,那股強大的信念,已然在此一瞬,淩駕帝道之上。

他還真是挖了一手好坑,又給自己坑了。

戰!

炎帝帝軀嘶吼,炎帝之子咆哮。

眾生的信念,又激發了帝的神智,真如炎帝親臨,帝道戰力陡然攀升,威震四海八荒,淩天一掌,拍的魔帝帝軀崩裂。

啊....!

殘夜魔帝瘋狂,重塑帝軀,披頭散髮而來,縱遭反噬,其戰力,卻依舊在,頻頻出帝法,發了瘋的功法,帝血染滿虛無。

轟!砰!轟!

帝道的爭雄,又成毀天滅地,炎帝真如一座巨嶽,死死擋在殘夜魔帝身前,為攻入冰域的諸天帝子級,爭取寶貴的時間。

戰!

帝軀在戰,蒼生亦在戰,一個殘夜噬天,天魔屍骨成山,諸天亦血流成河,在一顆顆古星,在一片片星域,拚死血戰。

可以得見,諸天占了上風,這等上風,非兵力優勢,而是戰意,滔天的戰意,人身不死,攻伐不止,沸騰的戰血,燃成了不敗的意誌,亦鑄成了蒼生的信念:將入侵者,打出諸天。

反觀天魔,一路在潰敗,殘夜魔帝的做法,著實讓子民寒了心,哪還有戰意,縱陣容壓製,卻還是,敗給了蒼生的信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