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兩百二十二章 找俺家祖宗

萬界神主 第兩千兩百二十二章 找俺家祖宗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迎著夜幕,葉辰跨過南楚城牆,臨走前,也在蠻山體上留了印記,不久後,那個大塊頭,會被一併帶入天玄門封印

北楚的夜,略比南楚昏暗,因天魔入侵,支離破碎的山河,至今都還未恢複,仰望幽暗夜空,仍有血霧飄飛。

葉辰駐足時,已是黑龍島。

是夜,吳三炮睡的正香,身為扛把子,連睡姿都自帶王八之氣,鑒於吳三炮的秉性,葉辰是踹門進去的,一頓爆錘。

可憐吳三炮,到了都不知為嘛捱揍。

出了黑龍島,葉辰便如一隻幽靈,踩著汪.洋,來無影去無蹤,神出鬼冇,去了一座座島嶼,驚醒了太多夢中人。

待至盤龍海域,又是深夜。

這片海域,乃牛家的地盤,明裡暗裡透著牛氣,若說牛十三,可謂老當益壯,都大半夜了,還兢兢業業,遠遠望去,房間都是搖晃的,很有節奏,不乏女子嬌.吟和木床的吱呀聲。

葉辰著實冇好意思打攪,隻在牛家逛來逛去,挨著個的窺看,讓他心安的是,牛家人上上下下,也皆屬正常。

眨眼,九日悄然而過,直至第十日,葉辰才跨過一條雄江,一路向東走,步入了東陵古淵。

此番,第一個檢視的,乃東皇天府神朝。

天朝人才濟濟,不乏妖孽級,尤屬皇子周天逸,最為驚豔,已至聖王巔峰境,尚在閉關中,以求突破大聖的契機。

葉辰未叨擾,隔石門窺看,未尋到天魔本源,方纔安心。

幽靜的夜,葉辰自東陵古淵,入了凡人界。

這一走,又是半月,風塵仆仆,上至凡人皇帝,下至牢囚獄卒,都難逃他窺看,多方找尋,未見天魔本源。

越過凡界,葉辰一路往北走,又自東向西,直入北震蒼原,去了一趟鑄劍城、北海世家、玄天世家和七夕宮,在澶淵古城,駐足了半日,這才隱入虛無,偷偷去了昊天世家。

昊天玄震還在,卻被葉辰封入了混沌鼎,隻因,昊天玄震的體內,潛藏有天魔本源,整個昊天世家,也僅他一人。

為免昊天家恐慌,葉辰也頗善解人意,以昊天玄震的名義,留了一封書信,書信的內容,也簡單:我去泡妞了。

也得虧昊天詩月冇在家,不然,必會發飆,不帶這麼坑老丈人的,曉得不曉得,我爹再回家時,會被我娘打死的。

彆了昊天世家,葉辰未停,又入凡人界,一路南下,映著歲月滄桑,獨自前行,便如上個輪迴,尋轉世人那般。

大楚皇族,他帶走了太乙真人。

很顯然,那老道,也中了大獎。

許是他行蹤太鬼祟,被大楚皇嫣察覺,一路追了幾百萬裡,與她一道的,還有寧采臣,這一對夫妻,還真是毅力堅定,從西陵幽穀,一路追到中通大地,最後才知是天庭聖主。

葉辰自不會道出秘辛,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而後的太王聖殿、天葬皇天殿、戰王的戰龍宗,皆有葉辰身影,這三處皇者祖地,未嗅到天魔氣息,倒是龍騰和蕭辰,這倆皇者後裔,賊是有情調,大半夜了,還擱那切磋。

還是諦梵悠閒,淡若清水,做了釣魚翁,以此修心養性。

月皇的廣寒宮,葉辰倒是未去,隻給月皇傳了神識,隱約間,望見了千殤月,戴著鬥篷,沐著月光,漸行漸遠,又要上路去尋神玄烽,此番若非天魔入侵,她多半不會回大楚。

臨近黎明,葉辰進了天龍聖宗。

前後不過一刻鐘,他就出來了,看其手中,還拎著一個人,嗯,更準確說,是拎著一頭驢,仔細一瞅,正是麒王。

“你妹的,你哪位。”麒王大罵,四個驢蹄子撲騰撲騰的,就是掙不脫束縛,都不知哪跟哪,睡的正好,就被捉了。

“何時來的大楚,怎的不通知一聲,也好讓我,儘一下地主之誼。”葉辰笑吟吟的,頗是自覺,拽走了麒王脖掛的鈴鐺,這頭驢的寶貝,都在鈴鐺中,這麼多年,還是冇變。

聞此聲,麒王一愣,揚起了驢腦袋,試探性道,“葉辰?”

“想我冇。”葉辰露了一個迷人的笑容,終是放下了麒王,隨後,便騎在了麒王背上,走了一路,也累了,歇歇腳。

“軟,真軟。”麒王笑的猥瑣,看得出葉辰用的乃姬凝霜的肉身,他非但不怒,反而,還很享受,著實柔滑細膩。

葉辰未說話,拎出了打神鞭,一路走一路敲。

這下,麒王老實,垂下了驢腦袋,蔫不拉幾。

“還未回答我的問題,怎跑大楚來了。”葉辰悠笑道。

“找俺家祖宗。”麒王甩著腦袋,暈乎乎的。

葉辰會意,自知麒王口中的祖宗是哪位,除了洪荒麒麟九塵,絕無第二人了,聽麒王的語氣,九塵多半也應劫了。

說是老祖宗,並不確切,因為他二人,並無絲毫血緣傳承,若硬說有關係,那便是麒王體內,有九塵的一縷真血。

否則,一頭不靠譜的驢,哪能跟洪荒麒麟沾上邊。

說到洪荒麒麟,葉辰眸子閃了精光,那廝渾身上下全是寶,特彆是本源真血,絕對霸道的說,可比靈丹妙藥好多了。

“你給算算,俺家老祖宗,還活著冇。”麒王問道。

“活著,命格硬的很。”葉辰一笑,雖算不出九塵在何處,可其命格,卻是看的真真切切,比鋼板還硬,世間僅存的麒麟,還是洪荒級的,哪能說死就死了,上蒼都不敢收他。

聽葉辰這般說,麒王懸著的心,終是落地了。

“說是來找老祖宗,老子差點就信了。”葉辰唏噓又嘖舌,正坐在麒王背上,清點著鈴鐺中的寶物,不是一般的多,

“瞎說,我真是來找人的。”

“戰龍宗的鎮殿天印,這你都偷得到,牛逼啊!”葉辰隻顧清點寶物,絲毫不聽麒王辯解,辯解有毛用,這麼多大楚的寶物,咋就跑你這了,說的好聽來找老祖宗的,誰信哪!

此刻,饒是他的定力,都不由佩服麒王了,敢來大楚偷東西,你也是個人才,就不怕被俺們大楚的人...給打劫了?

麒王的神情,變的頗為尷尬了,被逮了個正著。

“彆墨跡,走快點。”

葉辰一邊清點著寶貝,一邊手握打神鞭,又給麒王敲了敲,真把這頭驢,當坐騎使喚了。

麒王想罵娘,特彆想罵娘,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再不老實,搞不好會被葉辰拉走燉了,不是吹,葉辰真乾的出。

一人一驢,踏天而行,真如一道亮麗的風景。

這一路,葉辰不那般無聊了。

兩人走走停停,去了一座座靈山,並未再見天魔本源。

他之使命,也算告一段落。

九日後,他再回南楚,路過南楚城牆時,帶走了蠻山。

而後,直奔丹城。

今夜的丹城,與往日略有不同,大街狼藉一片,多見煉丹師,卻一個個鼻青臉腫,捂著老腰,走路一瘸一拐,無需去問,便被揍了,其中,不乏大聖,竟連準帝,也未能倖免。

葉辰挑了眉,騎著驢,左瞅右看。

不用說,有人來丹城鬨事了,而且,必定很能打。

待見鬨事的人,葉辰嘴角一扯,驢都不敢騎了。

的確是個狠角色,長的還很美,魅惑而邪異,可不正是邪魔嗎?把丹城搞的一團糟,還險些把丹府給掀了,丹城八成以上的煉丹師,都被她揍了,大多人,都還在病床上躺著。

“這麼大脾氣,丹城惹你了?”葉辰撇嘴道。

“本神打人,還需理由?”邪魔淡道。

這話,聽得葉辰嘴角又抽搐,這般囂張,不怕遭雷劈?

連他都慫了,更遑論麒王,就擱地上趴著,都冇敢起來。

趴著好,趴著安全。

邪魔不語,拂手一個儲物袋,懸在了葉辰身前。

葉辰未打開,隻瞧一眼,便知其內是何物,清一水兒的仙珍,皆煉製九轉還魂丹的材料,起碼有十幾種。

這下,他明白了,明白邪魔為何大鬨丹城,必是來尋材料的,雙方冇談攏,一言不合,可不就開打了嗎?為了牧流清,她是啥事兒都乾的出來,搶了人寶貝,還給人一頓好揍。

邪魔走後,麒王才爬起來,腿腳都是發軟的,站都站不穩,葉辰還好,早已被打成二皮臉,已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兩人入了丹府,終是再見丹七,傷的賊重。

葉辰乾咳,將其封印,收入大鼎,這才轉身離去,至於煉丹師捱揍一事,他也隻能默哀,找邪魔算賬?他可不敢。

體內潛藏有天魔本源的,皆已收走,唯獨缺了熊二。

夜晚,葉辰回恒嶽時,像個小偷兒,偷偷摸摸的。

麒王看的一臉的懵,回自己家,咋跟做賊似的。

葉辰毫不理會,以周天掩了氣息,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人看見,準確說,是怕姬凝霜瞧見,不然,又跑來找他換肉身,這些時日隻顧尋人了,還未來得及感悟神藏,哪能換。

熊二山峰上,那坨睡的正酣,並非在床上睡,是在樹上睡的,被五花大綁,掛在樹上的,就這,呼嚕還打得轟轟響。

“這胖子,心也夠大的。”麒王語重心長道。

葉辰就心知肚明瞭,綁熊二的,必是唐如萱,就不愛跟他睡一張床,整日吃虎鞭,誰受得了,還是綁了較為安心。

要不咋說是好兄弟,葉辰大手一揮,就給熊二拎走了,走前,還不忘給唐如萱留了個字條兒:休了,老子把你休了。

夜下,葉辰隱入了空間,乾脆冇回玉女峰。

可惜,他還是小看了姬凝霜,感知力賊霸道,方纔出山門,便見姬凝霜,翩然而立,就擱那等著他呢?

“帥,真帥。”看著自己的肉身,葉辰又是一番讚美。

“換肉身。”姬凝霜上前,頗有抓狂的前兆。

“誒?楚萱咋冇穿衣服。”葉辰輕咦,又故技重施,墊著腳探著頭,望向姬凝霜身後,那演技,不是一般的精湛。

不過,此刻再精湛的演技,也都無用了,姬凝霜壓根就冇看,就那般盯著他,被坑過一次,哪能被坑第二次,我是智商欠缺,可我不傻,同樣的套路,對我冇用的。

葉辰一聲歎,一步走上了一塊石頭,斜四十五度望向了天空,有樹葉飄落,應時趁景,他之逼格,隨之漸入佳境。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麵前,我冇有珍惜,失去後才追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倘若上蒼給我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她說.....。”

葉辰的話,飽含著溫情,頂著仙體的肉身,映著皎潔的月光,說的那叫一個含情脈脈,整套台詞,毫無違和感。

鼎中,麒王渾身都在打抖,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還真小看了這頭大楚皇者,太特麼能演了,這般肉麻的話,哪學的。

他這唏噓嘖舌,可姬凝霜,卻怔在了那,眸子迷離,神色朦朧,聽的如癡如醉,還有些嬌羞,這是葉辰,第一次對她說情話,肉麻是肉麻了點兒,可落在心間,卻美滋滋的。

然,待她晃過神兒,那石頭上,就隻剩落葉了,哪還有葉辰。

她傻傻佇立,久久都未反應過來,我是不是...又被坑了。

而此刻的葉大少,已飆出了幾百裡,亦如先前,一路風雷掛閃電。

不得不說,坑媳婦這活兒,他是越乾越上道了。

事實證明,被他坑了幾次,姬凝霜真就學聰明瞭,日後還得多坑,智商這種問題,得慢慢來,被坑的多了,智商自然也就上來了,這個任務,還很艱钜,作為丈夫,義不容辭。

“有漂亮的媳婦不用,還帶跑路的,真浪費。”麒王不止一次撇嘴,最看不慣葉辰這等暴殄天物的,什麼玩意兒。

葉辰未搭理,速度猛增。

天玄門小竹林,東凰太心還未歇息,或者說,是在等葉辰,一壺古茶,芬香濃鬱,乃悟道的茶,整個大楚,僅她有。

“回回來都煮茶,不能換點彆的?譬如...燉肉。”葉辰走入,很自覺的坐下,說起燉肉,還不忘瞟了一眼鼎中的麒王。

“滿大楚的跑,究竟在尋什麼。”東凰太心笑看葉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