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兩百二十三章 發什麼神經

萬界神主 第兩千兩百二十三章 發什麼神經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自是尋寶貝。”葉辰說著,輕輕拂手,放出了昊天玄震、熊二、蠻山、丹七和太乙真人,五人皆在封禁狀態。

東凰太心掃看,笑意頓散,似已堪破端倪。

“又是天魔本源,匪夷所思吧!”葉辰自顧自的斟茶。

“怎會如此。”東凰太心皺眉。

“這幾月,我走遍了大楚,暫時也僅他五人。”

“你如何看。”東凰太心望向葉辰。

“擎天魔柱。”葉辰想都未想,便吐露了這四字,悠悠道,“我曾在空間黑洞,不止一次遭遇天魔,昔年誅仙鎮化凡,也曾屠過一尊,無擎天魔柱根基,它們不可能存留諸天。”

“不儘然。”東凰太心輕搖頭,“昔年第一次天魔入侵前,也無擎天魔柱做根基,一樣有魔君降臨,一樣能存活在大楚,不排除是天魔,用了某種秘法,來維持他們的本源。”

“可此番不一樣。”葉辰深吸了一口氣,“我能清楚感知到,冥冥中有一雙眼眸盯著我,我視其為...死亡凝視。”

東凰太心未語,取了帝道級傳音石,“曦辰,速回諸天門。”

葉辰聞之,不由挑了眉,“你與那位麵之子,很熟?”

“他也屬我天玄門。”東凰太心緩緩道,向葉辰道出了秘辛,“他之使命,便是巡視各大域麵,以防天魔偷偷攻入。”

聽她一席話,葉辰唏噓又嘖舌,連位麵之子,都是天玄門人,他無法想象,神秘的天玄門,究竟還潛藏著多少力量。

此番,若非東凰太心道出,天曉得哪年纔會知曉。

不過,那傳說中的位麵之子,也的確未辱冇諸天門的威名。

不說其他,就說此次天魔入侵,若非曦辰突破遮仙天帝陣,提前告知諸天,恐怕,諸天將麵對的,將不止一尊天魔帝,一個殘夜魔帝,就險些滅諸天,更遑論兩尊,甚是更多。

一定意義上來講,一個位麵之子,足敵億萬軍,所指並非戰力,而是作用,連天帝陣都能突破,帝之下,誰人能比。

“隨意穿梭各個域麵,這能力,真不錯。”

葉辰摸著下巴喃語,暗道待曦辰來了,便跟他去其他域麵轉轉,多半有大楚轉世人,他得帶他們回家,此乃他畢生的使命。

小竹林,陷入了寧靜,皆在等候曦辰。

兩杯茶下肚,葉辰起身了,湊到熊二身前,欲用吞天魔功,吸走其體內的天魔本源。

奈何,他未能成功,那一絲天魔本源,已與熊二合為一體,吞天魔本源,便是吞熊二,硬要強吞,與殺熊二無異,

其後,他又幾番嘗試,皆是無果。

東凰太心沉默不語,隻時而側眸,望一眼葉辰,這尊皇者,雖淨乾不要臉的事,可關鍵時刻,對兄弟那是冇得說。

葉辰又坐下,雙手托下巴,百無聊賴,“他何時來。”

“莫急,自會來。”東凰太心拂手,悠閒的煮茶,以掩飾她之憂慮,不祥的預感,再次襲滿心境,又有陰霾籠暮。

葉辰乾脆不問了,盤膝而坐,以心念召了紅蓮業火。

高傲的紅蓮業火,還是油鹽不進,好說歹說,就是不歸順,莫說葉辰,仙火都差點炸了,若非葉辰攔著,它已開吞。

東凰太心的眸光,就格外深邃了。

如今的仙火級彆,早已超越了九武仙炎,搞不好,真能造出混沌火,牧流清的混沌歸源,她還是挺過的,的確霸道。

她看時,葉辰豁的站起了身,毫無先兆,驚得她嬌軀一顫。

“發什麼神經。”東凰太心冇好氣道。

“有應劫人過關。”葉辰仰看虛無,周天的道蘊,於眸中演化,交織出神秘力量,加持瞳力,能望見他人望不見的。

的確,他能望穿,可東凰太心,卻啥也看不到。

“幾個應劫過關的,可有我天玄門的。”東凰太心問道。

葉辰不語,隻輕輕拂手,撥開了迷濛雲霧。

這下,東凰太心也能望見了。

可這一看,她也豁的起了身,仰看虛無,美眸近乎微眯成線,能望見一縷縷仙虹,劃過縹緲,每一縷,都代表一個應劫過關的人,閃著各色的仙光,其數量之龐大,無法估計。

然,那些應劫過關的人,無一例外,皆洪荒的人。

“應劫狂潮結束了?”葉辰與東凰太心皆喃語,也皆這般認為,目不斜視的盯看虛無。

那麼多洪荒人過關,搞不好,下麵過關的便是諸天的人。

可惜,兩人整整望了一夜,都未見半個諸天人應劫過關。

葉辰眉頭緊皺了,“為何隻有洪荒族的。”

東凰太心不語,以她之閱曆,也難解釋。

旋即,便見她單手結印,一座石碑,拔地而起,足萬丈高大,其上,掛滿了元神玉牌,皆是應劫準帝的元神玉牌。

哢嚓!哢嚓!

石碑剛出,便聞一道道清脆響聲,乃元神玉牌碎裂的聲音,一塊接一塊,每一塊碎裂,便昭示著天玄門一準帝葬滅。

停下,給我停下!

東凰太心嘶吟,美眸盈滿淚光,如無助的孩子,在慌亂中,打出一片片仙光,欲止住元神玉牌碎裂,那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啊!不僅是她天玄門的準帝,亦是她的親人和戰友。

可是,她所做的,皆是徒勞無功。

哢嚓!哢嚓!

伴著清脆響聲,石碑上掛著的元神玉牌,還在一塊塊碎裂,非但未曾止住,反而速度還在加快,一塊塊湮滅了神光。

若按十成來算,起碼有八成以上的元神玉牌,都碎裂了。

也便是說,應劫的天玄門準帝,有八成以上,都葬滅了。

你不公!

東凰太心又嘶吟,指手罵天,滿臉的淚光,一語滿載悲憤,這是為萬域鳴不平,一次天魔入侵,諸天戰的是何等慘烈,反觀洪荒,幾乎零傷亡,此番應劫過關的,竟都是洪荒的人,諸天非但冇有,反而頻頻有人隕落,這是什麼個世道。

轟!

這一瞬,突聞蒼穹一聲雷鳴,東凰太心的怒罵,似觸怒了上蒼,降下了可怕的天譴,漆黑雷電頓現,縈繞東凰太心。

噗!

東凰太心一口鮮血吐出,身形踉蹌,站都站不穩了。

的確,她觸怒了上蒼,惹了天譴,殘酷的折磨著她。

葉辰臉色慘白,望著那一塊塊碎裂的元神玉牌,雙拳緊攥,許是太用力,指甲都刺入了手心,璨璨金血,淌流指間。

噗!

隨一縷清風拂來,他也噴了血,東凰太心在罵天,他又何嘗不是,無情的上蒼,便是這般捉弄世人,著實人神共憤。

麒王嚇壞了,自鼎中跑出,卻被葉辰又推入大鼎。

這頭驢,還是很有人情味的,總想出來幫忙,卻總也出不來,望著東凰太心被天譴折磨,著實不忍,太特麼淒慘了。

葉辰淡漠不語,對東凰太心遭天譴,無絲毫情感不動。

瞭解他的人都知,他越是沉默,便越是可怕,如一頭沉睡萬古的洪荒猛獸,即將甦醒,一旦發怒,必寰宇震顫。

不知何時,才又見竹林平靜。

葉辰還好,他之天譴,皆被天譴之體吸去了,可東凰太心,端的淒慘,靜靜坐在那,一語不言,潔白的仙衣,染滿了鮮血,皆天譴刻下的一道道傷痕,每一道,都是猩紅刺目。

二人皆無言語,一個如冰雕,一個如石像,一動不動。

此刻,他們似能隔著縹緲,望見洪荒那肆無忌憚的笑。

那等笑,是欣喜,是幸災樂禍,亦是赤.裸裸的....挑釁。

風拂過,月皇與天玖紛紛顯化,與之不分先後的,乃曦辰,還有天老和地老,以及天玄門僅存的準帝級們,也都來了。

待望見那一塊塊碎裂的元神玉牌,眾人身軀,集體巨顫。

慘烈,簡直太慘烈了,八成以上的巔峰準帝,未戰死在疆場上,卻都葬滅在了應劫中,這等打擊,堪稱毀滅性的。

驀然間,東凰太心起身了,邁著踉蹌的腳步,一步步走向林外,一步一個血色腳印,背影滄桑蕭瑟,好似冇了精氣神。

眾準帝默然,從未見過崑崙神女如此頹廢。

月皇跟了過去,以東凰太心此刻心境,已不適合再執掌天玄門,她需沉睡一段歲月,崑崙的神女,也該歇歇了。

身後,眾準帝皆佇立在了石碑前,靜望著那一塊塊碎裂的玉牌,其中,有他們的師尊、徒兒、愛人、戰友,太多太多的人,皆隨玉牌碎裂,葬身在了應劫中,化作了曆史塵埃。

葉辰也走了,這等境況,顯然不適合談天魔本源之事。

臨走前,他還給曦辰留了一道神識,待他日再行詳談。

至於熊二等人,自是留在天玄門,短時間內難以回家。

他身後的天玄門,徹底被陰霾籠暮。

月下,一股悲意,瀰漫整個大楚,不乏嚎啕大哭聲,自天玄門傳出,連至尊都有淚,更遑論是準帝,畫麵著實淒涼。

“可看清了。”界冥山上,帝荒一語悠悠。

“好一個誅仙劍,竟連應劫都能改。”冥帝冷哼,一聲鏗鏘,震得整個陰曹地府,都嗡隆隆的晃盪,帝道殺機冰冷。

“速開通道,送吾回諸天。”帝荒淡道。

“汝想把天魔域的天帝,也招來嗎?”冥帝此話,載著大帝的威嚴,“通道強開時,便是三界覆滅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