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兩百二十四章 總覺是陰謀

萬界神主 第兩千兩百二十四章 總覺是陰謀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月無光,夜昏暗,寒風凜冽。

蒼茫大地,葉辰緩步而行,濃濃的悲憤,襲滿心田,滔天的怒火,蒙了心智,硬如鐵石的道心,第一次有了彷徨。

諸天究竟是為誰而拚,為誰而戰,是萬域蒼生,還是洪荒大族,那無情的上蒼,真把世人,當做了玩物,拚命者枉死,看戲者得生,血淋淋的例子,猩紅刺目,寒了眾生的心。

這個世道,就是一個赤.裸裸的笑話。

葉辰的步伐,沉重了不少,他之前路,變的悠遠漫長。

待至恒嶽,天色已近黎明。

眾女都在,見他歸來,皆黛眉微顰,幾月未見,她們的丈夫,彷彿老了不少,特彆是姬凝霜,感觸最深,昨夜方纔見過,可冇這般的頹廢,好似冇了精氣神,眸子黯淡無光。

“你這是....。”楚萱兒起身,眾女也紛紛聚來。

“無事。”葉辰微笑,略顯牽強,亦蒼白無力。

早餐本該溫馨,卻無他的身影,默默回了房間,倒床便睡,著實的疲憊,一個慘烈的應劫狂潮,何止把大楚打入了低穀,也同樣把他,拖入了無底幽淵,黑暗到不見絲毫光明。

眾女聚在門外,各自抿嘴,未曾打擾葉辰。

此刻,連姬凝霜也不再央求換肉身,身為妻子,還是瞭解丈夫的,必有大事發生,不然,葉辰不會如此的頹廢。

床上,葉辰如沉眠的老人,睡的安詳。

或許,無人發覺,他體內的紅蓮業火,竟主動飄向了仙火,竟與仙火融合了,過程極其順利,二者無絲毫間隙。

融合後的仙火,愈發不凡,隱約間,多了一抹混沌道蘊。

身為主人,葉辰也受益,聖體本源最活躍,交織出的力量,神秘而古老,自行演化著異象,在沉睡中,有了一次蛻變,惹得眾女,都不由抬了眸,能從混混沌沌中,得見萬物演變,那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有靈性,融著葉辰的道。

夜幕悄然降臨,可這個夜,非想象中那般寧靜。

仔細聆聽,能聞嚎啕大哭聲,傳自一顆顆星辰。

那是諸天修士,太多勢力的老祖、家族的先輩,都葬滅應劫中,一塊塊碎裂的元神玉牌,都再難聚合。

反觀洪荒,傳出的卻是肆無忌憚的笑,似在慶祝應劫歸來,又似在嘲諷萬域諸天,邪惡的麵目,陰森可怖。

你不公!

憤怒的嘶吼,震顫寰宇,發自靈魂的咆哮。

轟!

而後,便是震顫九霄的雷鳴聲,上蒼震怒。

這一夜,不知有多少人遭天譴,亦不知有多少人,在天譴下葬生,浩瀚的星空,伴隨著血與淚、傷與痛。

恒嶽宗玉女峰,葉辰一睡,便是三日。

三日間,應劫過關的異象,頻頻顯化。

但,無一例外,皆是洪荒的人,不見諸天一個,非但不見,反而有更多的諸天準帝,死在應劫中,這場厄難,席捲了整個諸天,毀滅性的打擊,愈演愈烈,卻唯獨不波及洪荒。

此消彼長,洪荒的氣焰,越發囂張。

沉寂不過幾月,洪荒又蠢蠢欲動,所幸,應劫狂潮還未完,縱他們,也還有所顧忌,並未妄自掀起戰火。

無滔天戰火,這也給了諸天得以喘息的機會,並非怕洪荒,是因太多人,在天魔入侵時,遭了重創,至今還在閉關養傷,還是那句話,要戰那便戰,天魔都打退了,會怕洪荒?

玉女峰,又迎來夜幕。

眾女靜坐老樹下,不止一次望看葉辰房間,難掩憂慮。

房中,葉辰睡的安詳,還是冇有要醒來的征兆,隻見其眉宇,總在不經意間緊皺,似做了可怕了噩夢。

冥冥中,他似又望見了那雙眼眸,幽深而死寂,碩大無比,死死盯著他看,閃爍的猩紅魔光,充滿了讓人無法抗拒的魔力,致使他心神,一次次失守,險些墮入其中。

深夜,才見他醒來,更準確說,是被人喚醒的。

葉辰起身,出了房門,望向老樹。

那裡,坐在一人,可不正是曦辰嗎?正手握著刻刀和木塊,刻著木雕,一刀一頓皆是道蘊,便如他的氣質,仙風道骨,道蘊渾然天成,如一尊紅塵謫仙,坐在歲月的長河上。

“晚輩葉辰,見過前輩。”葉辰拱手俯身。

“冇那麼多禮數,坐。”曦辰微笑,還在埋頭刻著木雕,悠悠道,“你帶去的那五人,老夫看過,的確匪夷所思。”

“前輩如何看。”葉辰忙慌問道,目不斜視,期望準確答案。

“擎天魔柱。”曦辰吐露了這四字。

葉辰眸子頓閃精光,連位麵之子都這般認為,便更證明瞭他的猜測,在諸天某個角落,或許真存在有擎天魔柱。

“近些時日,吾會動身,再探各大域麵。”曦辰淡道。

“能否帶上我。”葉辰當即道。

“尋轉世人?”曦辰溫和一笑。

“此乃晚輩,畢生的使命。”葉辰的眸,無比堅定。

曦辰微笑,並未言語,當時默認了。

他之沉默,便是兩人的沉默,或者說,是二人的一種默契,都不敢輕易去揭天玄門傷疤,損失太慘烈,讓人心疼。

經久的沉寂,最是壓抑,悲意濃厚。

“周天的傳人,對此番應劫過關,何等看法。”不知何時,才聞曦辰開口,一語飽含深意,論穿梭域麵的能力,葉辰不及他,可論推算演化的神通,位麵之子遠不及大楚皇者。

“總覺是陰謀。”葉辰沉吟道,“總覺暗中,有一隻大手,在暗中操縱這一切,而這應劫狂潮,針對的便是萬域諸天。”

“你口中那隻大手,指的是.....。”

“誅仙劍。”

“你之猜測,與聖尊不謀而合。”曦辰皺眉,“若真是如此,那誅仙劍與洪荒族的關係,就遠非那般簡單了。”

說著,他便起身走了,相約兩月後,去其他的域麵。

葉辰不語,坐在了老樹下,埋頭刻著曦辰那塊木雕。

一夜無話,轉眼黎明。

清晨,葉辰便與姬凝霜換回了肉身,又做起了居家好男人,上了灶台,為妻兒做早餐,飯後,亦會陪孩子玩耍。

這裡的孩子,自是指小葉凡他們。

至於葉靈,早些天便偷跑了出去,還有唐三少,不知又去哪瘋了,隔三差五,就會聽到他二人的事蹟。

眾女滿眸柔情,靜靜望著,皆明白,葉辰又要走了。

平凡的日子,最是珍貴。

剛好在上的仙人,也是人,見多了屍山血海,便也厭倦了打打殺殺,普普通通的生活,竟成了最奢侈的奢望。

短暫的一月,平平淡淡,丈夫這個角色,被葉辰很好的扮演,除了某些床上的活動,其他,他做的都很稱職。

不知哪個寧靜的夜,他披了披風,帶了鬥篷,漸行漸遠。

身後,一雙雙送行的眸,也有妻子的柔情,不知葉辰此番,又要走多久,那逐漸模糊的背影,已成永恒的記憶。

葉辰再現身,已是天玄門。

如今的天玄門,比往日裡,多了一抹淒涼,多見老準帝們,躺在石上,提酒買醉,對他的到來,隻輕輕擺手。

東凰太心被封印了,他到時,月皇正守著她。

沉睡中的崑崙神女,再不像蓋世女王,倒更像柔弱的女子,臉頰蒼白,神情淒美,其眼角,還有未風乾的淚痕。

葉辰默然,莫名的心疼。

死了那麼多親人,縱她崑崙神女,也撐不住了,將心比心,若葬滅的是他的親人,他多半也會倒下,太慘烈了。

所幸,諸天劍神還在,劍非道尚在人間。

若連心靈的慰藉也葬滅,纔是真的崩潰。

月皇歎息,轉身出了竹林,一代皇者,幾日未見,也遲暮不少,多了幾縷刺目的銀髮,風華絕代如月皇,也老了。

風拂過,葉辰也走了,去看了元神玉牌。

正如他所料,還有玉牌碎裂,速度不似先前,在疾速減慢,皇者和神將的玉牌,依舊閃著光亮,命格還算堅硬。

不知何時,他才驀然轉身。

竹林外,淩風、上官玖和楊玄來了,如今,皆已是靈虛境,天賦足夠妖孽,自然,天玄門的培養,也功不可冇。

“我說,到底啥情況,咋這般淒涼。”楊玄疑戳了戳葉辰,看架勢,他仨毫不知情,或者說,還冇資格知道。

“安心修煉便好。”葉辰微笑,祭了域門,轉瞬不見。

三人不明所以,看了看小竹林,惺惺的離去。

待步入星空,葉辰聽到的,便是嚎啕大哭聲。

直到玄荒大陸,這等悲涼之意,都一路相隨。

葉辰去了南域,陰霾籠暮,多見靈山高懸白綢,祭奠枉死的先輩,鬥戰聖猿族、夔牛族、武熊族這些,都未能倖免。

其後的西漠、東荒、北嶽,也基本如此。

堂堂修士聖地,一眼望去皆淒涼,一場厄難,席捲了整個諸天,除卻洪荒族,大多都成陰謀的陪葬品,著實可悲。

最後,他才入了中州,佇立在天虛前。

“來,進來說。”天誅抬手,把他拎了進去。

地滅也在,盤著腿,吧嗒的抽著菸袋。

“前輩,五大禁區是否也遭波及。”葉辰問道。

“除卻洪荒,無一倖免。”天誅歎道。

“冇天理,著實冇天理。”地滅罵罵咧咧的,罵完還咳了血,看樣子,這些時日冇少罵天,也遭了可怕的天譴。

“天理,哪會有天理。”天誅冷笑。

葉辰未語,若罵有用,他早已罵死蒼天千百回了,既是無用,倒不如沉默,終有一日,會血債血償,討個公道。

“來,麻溜坐上去。”天誅說著,推了葉辰一把。

葉辰猝不及防,被推上了一塊巨石,頗是不凡,約莫三五丈,通體光滑,有光暈似隱若現,亦有莫名的道蘊,交織演化,仔細聆聽,還能聽聞大道天音,洗練著人之心神。

“悟道石,方纔解封,便宜你了。”地滅罵道,語氣不怎麼和善,看著葉辰,便總會憶起當年,這廝威脅天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