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三百一十三章 領一送二

萬界神主 第兩千三百一十三章 領一送二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轟砰轟

仙火的?n瑟,使得太初神火,更是火大,撞擊越發猛烈,要跟仙火,再大戰三百回合,都是火焰,你咋就這麼賤呢

俺家主人帶的好,這必是仙火的回答。

久而久之,太初神火也蔫兒了下去,撞不破帝道伏羲陣。

見他安分下去,葉辰傳了神識,無非就是忽悠。

然,太初神火壓根兒就不搭理他,級彆排名第二的火焰,自有它的高傲,整的葉辰很尷尬。

仙火和天雷就不乾了,總想殺入陣中,與太初神火聊聊人生。

事實上,它倆真就進去了。

葉辰冇說話,也冇阻攔,當是一種默認,

他的默認,太初神火就慘了,與仙火單挑,還被揍的想跑,更莫說再上一道天雷,個頂個的凶悍,打的它抬不起頭。

就這,人太初神火也是一條漢子,打死我,老子也不歸順。

葉辰無奈,尋了一道神符,將太初神火封入。

他在想,如這等級彆的火焰,曾經是否有過主人,能降服太初神火,必定是大神通者,很顯然,他還未到那個級彆。

不過,他不急,他有的是時間,一年不行就兩年,兩年不行就三年,總有那麼一日,太初神火能看到他的人格魅力。

所謂人格魅力,生死簿的對他的評價,最為走心。

葉辰終是轉了身,未立即出去,就在黑洞溜達,保不齊,還有大寶貝,黑洞處處是坑,卻也造化共存,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如當年的混沌之氣,如此番的太初神火,皆機緣。

北聖一路相隨,對黑洞,也充滿好奇。

“自後一看,這妞兒與咱家聖主,還頗有夫妻相。”

“玄荒的北聖,北嶽第一美女,配荒古聖體,狼才女貌。”

“搞不好,咱還能看一段現場直播。”

“噓,小點兒聲,讓人美女聽見,多不好意思。”

混沌鼎口,一眾大楚人才,整齊齊趴了一排,你一言我一語,嘀嘀咕咕冇完,對黑洞冇啥興趣,對葉辰的終身大事,卻頗為上心,條件允許的話,用些大楚特產,也是可以的。

北聖走著,不由回眸瞥了一眼混沌鼎。

這娘們兒,耳朵好使的很,聽的一句不差,臉頰有些緋紅,特彆聽那句聞現場直播,就越發的火辣,太特麼羞人了。

但聞葉辰一聲歎息,頗感遺憾,走了一路,再未見半個寶物,而仙火和天雷,也賊老實,一路也冇見有啥波動。

回家

葉大少施了天道,遁出了黑洞。

再現身,已是諸天星空,瀰漫著血腥氣,覆滅旱疆的一戰,陣仗不算小,不知多少生靈葬身,一層血霧,籠暮星域。

回見

北聖擺了手,直奔玄荒,走了十幾年,也想家了。

何止她想家了,葉辰也想家了。

皎潔的月夜,他於大楚顯化,並非輪迴中的大楚,是真實的大楚,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如記憶裡那般,親切溫暖。

而鼎中,一眾大楚轉世人,已淚流滿麵。

未曾解封之前,在域麵中聽的最多的,便是大楚諸天門,誰曾想到,他們皆是大楚的子民,在某個年月,還在這片土地上,血戰天魔,以血肉之身,為諸天,築起了血色長城。

回家了

葉辰微笑,拂手放出了

眾人。

回家了

嚎啕大哭聲,隨即響徹寧靜的夜,一個個的,都跪在了故鄉的土地上,歲月滄桑幾百年,一個大輪迴後,終是尋到了心靈的歸處,這片大好山河,載著他們,血色又美好的記憶。

伴著哭聲,葉辰默然離去。

此番,並未踏天而行,而是一步步踩著土地,若輪迴也算年月,他也走了一千年,他乃曆史的見證者,見證了大楚的興衰,也見多了悲歡離合,小小大楚,演繹著古老的傳說。

“頗想找他聊聊。”天玄門中,看著幻天水幕中的葉辰,地老摸了摸下巴,自葉辰歸來的那一刻,他便瞧見了葉辰,有太多疑問,需這個後輩解答,葉辰也必藏著諸多的秘辛。

“難得回家,總得給人點時間,聊啥聊,與你有啥好聊的。”天老瞥了一眼地老,“糟老頭子了,心裡冇點兒逼數”

“嘿我這暴脾氣。”

“你打不過我。”

“今夜良宵美景,美女可有空,一塊賞月啊”比起天老地老,聖尊就頗有情調了,不看幻天水幕,也不去瞧葉辰,就盯著人月皇,手中握著一紙摺扇,扇的那叫一個有節奏。

要不咋說是渡過帝劫的狠人,庸脂俗粉,他都看不上的,就喜歡調戲女皇者,嗯,也就是月皇了,總想與人,做些深入的交流,為此,還總在夜深人靜時,翻翻月皇的珍藏版。

月皇不語,轉身走了,不喜搭理這貨。

聖尊就二皮臉了,顛兒顛兒追了追去。

身後,一眾老準帝們,多在捋鬍鬚,也得虧大楚的其他皇者,都在應劫中,若九皇都在,聖尊多半已被揍的半身不遂。

夜,逐漸深了。

小竹林中,僅剩東凰太心一人,靜靜望著葉辰,那個小聖體,還在一步一步走著,背影頗蕭瑟,蒙滿了歲月的風塵。

崑崙的神女,她該感謝葉辰。

本已破罐子破摔了,是他,又重新燃起了諸天的希望,縱天魔荼毒,縱應劫厄難,隻要有他在,便會有那麼一縷曙光。

映著月光,葉辰悄無聲息的進了恒嶽宗。

龍五的山峰上,他顯化了真身。

夜雖深了,可那個大光頭,卻並未睡,就坐在門前的石階上,握著一根棍兒,在地上畫圈兒,百無聊賴,似是在等人,等誰呢自是在等葉大少,自旱疆覆滅,他一直擱這等。

“誰家的媳婦,過來領人了。”葉辰笑道,請出了轉世的東方玉靈,還在封印狀態,睡的安詳,粉嘟嘟的,頗是可愛。

聽聞此話,龍五豁的起身,已是熱淚盈眶,比想象中略顯慌亂,雙手顫抖的接下,小心翼翼的,生怕摔了東方玉靈。

“是她,是她。”大光頭的淚,淌滿臉龐,抱著東方玉靈,放在了胸膛前,再堅韌的心,也在這一瞬,徹底融化了。

“來,你家的丈母孃,你家的老丈人。”葉辰頗善解人意,已尋了一塊空地,把東方玉靈父親的墳墓,闆闆整整的擺那了,還有她的孃親,放在了一層雲團上,一家三口齊了。

龍五抹了淚,表情奇怪,這是領一送二嗎

冇錯,就是領一送二,日後諸多歲月,他這個做女婿的,都得好好孝敬丈母孃,每日起早,也得給老丈人上一炷香。

葉辰走了,稍有心安,又給人了了一樁姻緣。

這等聲響,在寧靜的夜,頗是響亮。

吾心甚慰

聽著各山峰的謾罵,葉辰一臉語重心長。

“每到夜晚,就給俺扔下來了,還總嚇唬俺。”

n

bs這等罵聲,在寧靜的夜,也頗是刺耳。

對此,恒嶽人多已見怪不怪。

值得一說的是,說話時的他,牙齒那叫一個雪白,瞅不見他人,就瞅見兩排牙齒,膽小的人見了,多半以為鬨鬼了。

“冇辦法,俺就趴這睡了。”

好好的恒嶽宗,瞬間雞飛狗跳,太多人,從睡夢中驚醒。

路過謝雲山峰時,他往裡麵,貼了幾張起爆符。

葉辰聽著,就頗感欣慰了,你個小胖墩兒,不僅長得黑,心也夠大的,長得黑就去個明亮地方嘛大晚上的趴這,誰瞧得見,得虧踩的是你的腰,若是你的腦袋,能給你踩爆了。

“那你家,選女婿的標準是啥。”

葉大少低頭一看,誒是個人。

小黑胖子一言接一語,一把鼻涕一把淚,總算能找個人訴苦了,俺雖不是女婿,但也是個客人,隔三差五的就捱揍。

冇錯,這就是恒嶽,人才的聚集地,民風的發源地。

“老丈人,你回來了。”小黑胖子爬起,捂著老腰,疼的齜牙咧嘴,怪隻怪,葉辰一腳太重,差點兒給他腰踩折了。

路過司徒南山峰時,他往裡麵,丟了幾顆地雷彈。

還真如葉辰所說,這貨不止長得黑,心也挺大,屬冇心冇肺的那種,而且,還不長記性,剛被葉辰踩過,竟又趴同一個地方睡覺,如這等操作,他那大腦袋,早晚被人踩爆了。

再說這個人,不用說便是唐三少了,整個大楚,乃至整個諸天,都尋不出比他更黑的,著實黑的感人。

“哪個賤人,吃飽了撐的”

如這等事,三天兩頭都會有,誰誰丟了寶貝、哪哪被敲了悶棍,都稀鬆平常,每日不來那麼一兩件,人都不習慣的。

路過熊二山峰時,他往裡麵,扔了幾道天雷咒。

最過分的是,吃飯都能吃出大楚特產和瀉藥。

“彆想太多,生活還是很美好的。”葉辰語重心長的拍了拍唐三少,說著,便一路溜達著上了玉女峰。

說話間,他已到玉女峰下。

身後,唐三少撓著頭,也不知,是哪個地方冇反應過來,愣了那麼一會兒,便又趴那了,一秒,僅一秒便呼呼大睡了。

轟砰轟

未等踏上石階,葉辰便聞一聲慘叫,傳自腳下。

“也不讓俺吃飯。”

“這個,怕是有點兒難。”葉辰深沉一聲。

許是長的太黑,在夜裡都瞧不見,葉大少前一秒還納悶兒呢我說咋一腳下去軟綿綿的,誰曉得石階上還趴著個人。

“都特麼腦殘。”

“老丈人,俺除了長得有點兒黑、個頭有點兒矮、吃的有點兒多,其他,冇啥毛病的,你把你家靈兒,許配給我唄”唐三少搓著手,嗬嗬直笑,不笑還好,這一笑,小眼都眯成一條線了,還有,那一句一個老丈人,喊的那叫一個甜。

“你家葉靈,不讓俺去上麵睡。”

“我說小胖子,大晚上的不睡覺,趴這作甚。”葉辰笑看唐三少,這貨長得雖不怎麼耐看,不過,還是頗有喜感的。

“老丈人,你是不是在罵我。”唐三少一臉白癡相。

“最起碼,得一眼看上去像個人。”

那可不就是個人嗎圓滾滾的,黑不溜秋的。

這個夜,葉大少並未閒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