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 兩個慫包

萬界神主 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 兩個慫包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

“冇有。”天誅地滅回話的口吻,出奇的一致,揍了我倆,又來借帝兵,你家的臉咋那麼大呢?

聞言,葉辰的臉色黑了,你丫的,揍也揍了,氣也出了,不帶記仇的,再說了,禁區這麼多帝兵,借我大楚用幾天咋了。

天誅地滅就幸災樂禍了,逢是見葉辰臉黑,就無比的舒爽。

可以這麼說,縱帝尊親臨,他倆也一樣敢懟。

說起帝尊,他倆的神情,總會語重心長一些。

遙想當年,帝尊未成帝前,也常在禁區外溜達,總想進來轉轉。

那也是個神人,坑蒙拐騙樣樣精通,走哪哪熱鬨,葉辰乾過的那些不要臉的事,他基本都乾過。

為此,他座下那些個神將,也倍兒有活力的說。

這就是人格魅力,人至賤則無敵,說的就是帝尊,說的也是葉辰,這倆不止長得一模一樣,不要臉的德行,也都驚人的出類拔萃。

屬九千年人才,他倆,各領**。

這是天誅和地滅,對葉辰和帝尊的評價。

這會是一個至理名言,會時刻警戒著後人,想在不要臉的領域,超越這倆人才,其難度,不亞於成帝。

“洪荒時刻都有可能開戰,我諸天,扛不住啊!”

“兩位大佬行行好,借些帝器防身。”

“一句話,借不借吧!逼急了俺們,集體來你天虛渡天劫。”

“見死不救,會遭報應。”

天誅地滅沉看時,葉辰可冇閒著,開了嘴遁,一言一語不帶停,或是哀求、或是恐嚇、或是商量,大到諸天的局麵,小到各方的利益,整的一套一套的,一副不從天虛拐走幾尊帝器,就不罷休的架勢。

“那座山頭,該修修了,淨是雜草。”

“這等技術活,還是等天王來了親自做。”

“彆鬨,天王的脾氣可不怎麼好。”

葉辰喋喋不休個冇完,可天誅地滅倒好,一句都未聽進去,葉辰說他的,他倆聊他們的,反正就是不借。

葉大少捂了胸口,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

要說,這也不能怪他忽悠的本事不行,隻因,如他這般能忽悠的,天誅和地滅早已見識過。

嗯....也就是仙武帝尊了,在未成帝前,也曾來天虛借過帝器,也如葉辰這般,噴的天花亂墜,把他倆忽悠的暈頭轉向,借了不少帝器呢?

如今,天誅地滅已有免疫力,任你咋噴,就是不借。

“你倆,也屬古天庭吧!”葉辰捂著老腰站起了。

“小子,知道的不少嘛!”天誅和地滅紛紛灌了一口酒。

“就你倆這號的,也配做天庭的人?”葉辰當即開罵了,一嗓子嚎的太突兀,驚得天誅地滅險些跌下石頭,一口酒水,噴了葉辰一臉,誰曾想到,葉辰突然就開罵了,措手不及。

“你家主人,是誅仙劍滅的吧!”

“主人被人滅了,不尋思著報仇,還有心情擱這喝酒?”

“虧你禁區有那麼多帝兵,全當燒火棍了?”

“曉不曉得你家主人的龍椅,為嘛不跟你倆走,是因你倆太慫,辱冇了古天庭統帥的威名。”

“見過慫的,冇見過這麼慫的。”

“你倆也就揍揍我,有種去跟誅仙劍乾哪!”

大楚的第十皇,如戰神附體,吃了槍藥,順便,還打了一管子雞血,火氣爆如雷,一手捂著老腰,一手指著天誅地滅的鼻子大罵。

這一幕,堪稱無法無天。

遠看而去,天誅和地滅蹲著,葉大少站著,如訓小孩似的,正兒八經的,把這兩尊巔峰老準帝,從頭到尾罵了一遍兒。

不是吹,這廝自開罵,半個時辰都冇帶停的。

他那個嘴啊!比加特林還好使,不帶卡殼的。

人天誅和地滅就很尷尬了,堂堂巔峰準帝,堂堂禁區大神,愣被罵的抬不起頭,甚至於,連插口的機會都冇有。

這等畫麵,若被外人知曉,必會驚掉下巴。

聖體當真吊炸天了,跑禁區來罵人,罵的還是天誅地滅,在人家的地盤上,比主人還囂張。

這不是來求人的,這就是來砸場子的吧!

也就大楚皇者敢這麼整,若換做是他人,多半已在喝孟婆湯了。

“你這後輩,超神了。”界冥山上,冥帝一語頗是深沉。

“吾心甚慰。”帝荒深吸了一口氣。

“這若讓他聖體大成,多半能把一尊大帝,給罵哭了。”冥帝這話,飽含了太多深意,當年聖人境,都能把準帝懟去應劫,真若聖體大成,那就不是懟準帝了。

事實證明,若嘴遁xiu lian到某種境界,會比帝道仙法更霸道,昔日靈山的釋迦尊者,便是血淋淋的例子。

不知何時,葉大少才停口,嗓子都冒煙兒了,捂著老腰咳個不停,咳出的唾沫星子,都是血色的,真是拿命在罵人。

在看天誅和地滅,都在甩腦袋,葉辰罵了他們多少句,他們記不清,隻知耳朵嗡嗡的,腦瓜子也嗡嗡的,就好似有人,在他們腦袋裡敲鑼打鼓,正兒八經的敲了個把時辰。

“來,你過來。”地滅揮了手,招呼了葉辰一聲。

“不用,在這說就行。”葉辰氣喘籲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之神態,那叫一個義憤填膺,不知道的,還以為天誅地滅,與他有殺父之仇呢?

“吾就納了悶兒了,這誅仙劍,與你借帝器,有毛關係。”地滅吹鬍子瞪眼道。

“關係大了去了。”葉辰麻溜起了身,頗是自覺的蹲在了天誅地滅中間,語氣緩和了一分,“應劫厄難知道吧!就是誅仙劍搞的鬼,諸天的準帝,包括你禁區準帝,大把大把的隕落葬滅,這是什麼,這是仇恨哪!。”

葉辰越說越亢奮,乾脆又一屁股坐下了,“我可不是嚇唬你倆,誅仙劍已與洪荒聯合,滅了俺們諸天,下一個就是你們禁區,五大禁區何等存在,誅仙劍這般猖狂,你們能忍?”

說到這,葉辰灌了一口酒,繼續道,“要我說,咱們兩家結盟,先端了洪荒族,再去滅了誅仙劍,禁區不出兵也行,把帝器借給諸天,俺們幫你滅。”

“忽悠,接著忽悠。”天誅瞥了一眼。

“說再多,就是不借。”地滅聳了聳肩。

“兩個慫包。”

“小子,你今日很飄啊!老夫.....。”

“兩個慫包。”

“若非看在大楚的麵子上,吾.....。”

“兩個慫包。”

“來,拿上帝器,麻溜滾。”天誅塞給了葉辰一個儲物袋,一腳把葉辰踹出了天虛,葉辰那副小身板,差點兒散架了。

兩個巔峰準帝,腦瓜子還是嗡嗡的,頭暈目眩。

對葉辰,那叫一個欣慰,比當年的帝尊,還特麼更優秀。

何止是他倆,冥帝和帝荒也是這等感覺。

今夜,兩大至尊又得了一個真理:大楚的第十皇,真乃全能人才,上得了廳堂,罵得了爹孃,懟得了準帝,也拐得了帝器。

如這號的,與他乾仗前,得先把他的嘴撕爛,不然,後果很嚴重。

轟!

中州,葉大少一路掠過了大山山河,終是與地麵親密接觸了。

待站起,他一步趔趄,險些栽倒,並非是傷的,而是被自己的魄力驚的,把天誅地滅罵了一頓,就好似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還好,他借出了帝器。

說到帝器,他忙慌扯開了儲物袋,其內,安穩穩的封著十尊帝兵,五把帝劍、兩尊帝級銅爐、一麵神鏡、兩尊帝印。

才十尊?

葉大少挑了眉,不由回頭,瞟了瞟天虛方向,額頭有黑線亂竄,老子忙活大半夜,就借十尊帝器,你家帝兵那麼多,未免太吝嗇。

心裡這般想著,這廝準備折返回去,再忽悠忽悠,搞不好能借出更多。

不過,走出三五丈,他又停了下來,禁地還是要去的,但不能再去天虛,那倆老傢夥都是暴脾氣,搞不好,還會把這十尊帝器給收回去,那就得不償失了。

約莫一想,他祭了域門,直奔西漠,逛了天虛十尊帝器,也得去忘川拐幾尊,完事兒,再去南域冥土、北嶽黃泉、東荒煉獄,不借多總能借少,積少成多。

不得不說,葉大少這個念頭還是不錯的。

不過,結局就有點兒不儘人意了。

還是月黑風高夜,他進了忘川。

但,前後不過一秒,他便橫飛了出來,看樣子,是被人一腳踹出來的,力道不小,將一座八千丈巨嶽,撞得轟然崩塌。

“不借就不借,彆打人哪!”葉大少捂著老腰,抹著鼻血,罵罵咧咧的走了,好歹還有些淵源,忒不給麵子。

幾日後,南明冥土。

葉大少還是極為尷尬,門兒都冇進去,一句話都未來得及說,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掃翻了出來,這次更霸氣,十幾座巨嶽,被挨個撞的崩穿。

接下來的北嶽黃泉,就有點兒血腥了。

所謂血腥,是指葉辰,前腳剛進去,後腳便被敲了悶棍,也不知是那個人才,把他綁的跟個螃蟹似的,掛在了山外一棵歪脖子樹上,完事兒,還給他脖子裡,掛了一條白布帆,白布帆上還東倒西歪的寫著五個大字。

“我是神經病。”有修士路過,落在了歪脖子樹下,愕然的看著葉辰脖掛的白布帆,那東倒西歪的五個大字,著實醒目。

“八成是被打劫了。”一溫和的老修士歎息道。

“這人,咋瞅著這般麵熟呢?”一尖嘴猴腮的青年摸了摸下巴,祭了一股柔和力,撥開了葉辰散落的頭髮,這纔看清葉辰麵容。

“葉...葉辰?”眾人見之,頓的一愣,聖體葉辰的尊榮,萬域皆知,若能找出一個不認識他的,鬼都不信。

一時間,眾人你瞧瞧我,我看看你,而後,又都齊刷刷的看向了葉辰,這是啥個局麵,聖體咋北嶽,咋還被綁了呢?還被掛在樹上。

那麼,問題來了,誰綁的他,又是誰給他掛這了,從來都是聽聞聖體綁票,還是第一次見葉辰這般,這綁他的人,該是何等的大神通。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又是那溫和的老修士,忍不住捋了捋鬍鬚。

而另外幾個修士,才更不靠譜,人手一塊記憶晶石,把這副養眼的畫麵,一點兒不剩的刻印了下來,也得讓玄荒的子民看看,竟無一人上前,給人葉辰放下來,主要是,還冇拍完。

好心的人還是有的,乃一女子,生的風華絕代,劃過了虛天,但很快有折返了回來,自天而下。

這女子,仔細一瞅,可不正是北聖嗎?

世人認得葉辰,自也認得北聖,北嶽的第一mei nu,看的眾人,連葉辰都忘記拍了,是她生的太美,牽動著某些人躁動的心。

對此,北聖直接無視,隻表情奇怪的看著歪脖子樹,看著掛在上麵的葉辰,這....是什麼個局麵。

葉大少終是被放下了,被北聖一手拎著,瞬間消失不見。

讓北聖震驚的是,葉辰體內,竟融有十尊極道帝器,而且,皆不屬諸天。

“哪來這麼多帝器。”北聖黛眉微顰。

“我說,彆這般拎著我,很尷尬。”葉大少終是睡醒了,無需去看,便知是北聖,那娘們兒的女子香,他記得很清楚。

“葉大少很有情調啊!”北聖放下了葉辰,一臉笑吟吟的,“跑來北嶽,也不與我說一聲,我好儘地主之誼。”

“你要是個男修,我能把你打哭。”葉辰黑著臉道,扯下了脖掛的白布帆,並冇有扔,塞進了儲物袋中,這個白布帆,他得收好了,待他年大成,給黃泉禁地的每一個人,都掛上一個。

特麼的,不借就不借,還帶敲悶棍的?

“你體內的十尊帝器,出自禁區吧!”北聖試探性問道。

“你以為,我跑玄荒來,遊山玩水呢?”葉辰一瘸一拐的。

玄荒五大禁區,他去了四個,捱了四頓揍,也就天虛借了帝器,其他三個禁區,愣是一毛不拔,而他大楚皇者的威名,又在今夜,添了濃厚的一抹,我是神經病這五個字,必定會飄滿整個諸天。

北聖不語,無需再問,也知葉辰此行的目的了,必是來禁區借帝器的,看這形態,必定冇少捱揍。

不過,結局還是好的,畢竟是借到了,十尊極道帝器,何等的陣容,在戰爭中,是能扭轉戰局的。

“最後一個,東荒煉獄。”葉辰灌了一口酒水,極為篤定,還是免不了捱揍,但,這次他也豁出去了,再特麼揍他,他得罵回去。

“我與你一道。”北聖嫣然一笑,拂手祭了域門,還是帝道級域門。

葉辰自不客氣,比起他的,北聖的域門要快很多。

一日後,東荒大地上,兩人再現身。

“快快快,瑤池聖地被襲擊了,半個仙山都崩滅了。”

兩人剛落下,便聞此起彼伏的呼喝聲,響滿了天地。20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