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三百八十二章 神級作亂

萬界神主 第兩千三百八十二章 神級作亂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轟!砰!轟!

諸神之戰,鬥的崩天滅地,昏暗的天地,多了光明,卻是毀滅仙光,映著末日的色彩,混亂的空間,崩潰中未再癒合,如雨的鮮血,染紅了乾坤,譜出了一副淒厲慘烈的畫麵。

“太強了。”諸天人仰首,怔怔望著,漫天諸神,每一尊,都如一輪璀璨的驕陽,綻放著耀眼的光輝,普照著時間。

此刻,莫說小輩,連準帝境都呆然了,同為準帝,但他們與那諸神,卻有天地之彆,僅有觀戰的份兒,無人敢上前。

“太強了。”不止諸天人,連洪荒人,也是如此神情。

一眼望去,那一張張猙獰的麵目,多了一抹茫然,連眾族皇也不例外,事實證明,他們這天地間第一批生靈,遠不及後世驚豔,血脈本源強大又如何,終是不及一個道的參悟。

“諸天,必須滅。”眾族皇心中冷叱,眸含殘暴嗜血的凶光,隻因諸天人潛力太大,如九皇、神將、四大劍修這等該是存在,會隨時代變遷,如雨後春筍,頻頻出世,血脈不及洪荒,可對道的頓悟,卻是洪荒比不了的,得扼殺搖籃中。

轟!砰!轟!

萬眾矚目下,諸神之戰愈發慘烈,法器的碎片,染血的骨骼,崩的漫天皆是,至強巔峰級的爭伐,混亂了八荒。

可以得見,諸天的神級強者,絕對碾壓洪荒級大神,無論是皇者、神將,亦或四大劍修、東華七子,皆占了絕對上風,將各自的對手,一路壓著打,不知逼瘋了多少洪荒大神。

如此景象,看的洪荒臉色難看,說好的單挑,說好的練練,竟全麵潰敗,竟無一方占上風,這等局麵,著實丟臉。

相比洪荒,諸天人的腰背,就挺得格外筆直了,諸天的先輩,太長臉了,洪荒級大神又如何,還不是被壓著爆錘。

“小孃親,要不要看看熱鬨。”南天門山,葉靈對著法器眨了眨眸,那是一盞寶蓮燈,內設空間,其內封著一個小孩,而她口中的小孃親,指的自是女聖體,就在寶蓮燈中。

對於葉靈的呼喚,女聖體置若未聞。

這麼多人,就屬她最敬業,坐在一筐靈果前,兢兢業業的啃著靈果,飯量足夠大,胃口也賊好,絲毫不理會外界。

“過了這村兒,可冇這大場麵了哦!”葉靈撲閃了美眸。

“無趣。”女聖體終是回話了,小嘴塞的滿滿的。

的確,在她看來,真就很無趣,她是誰,霸道的女荒古聖體,無限接近大成,可與至尊硬戰,世人所仰望的一尊尊神,於她眼中,就是一群小娃娃在打鬨,端的不入她法眼。

這便是女聖體,獨有她的高傲,縱修為儘失,一樣睥睨世間,因為她真有那個資格,巔峰時期,若論獨戰,無人是她敵手,聖體同階無敵的神話,並非虛妄,真就是個神話。

外界鬥戰波動浩大,她看都未看,隻在不經意間,瞥一眼南方,似能隔著無儘虛無,望到南楚邊荒,望到屹立山峰的葉辰,他依舊閉著眸,靜心悟道,以求突破的契機。

“汝若跨的過這道關,吾便信蒼生一次。”女聖體喃喃道,似水的美眸迷離,眼神兒恍惚,心境亦是複雜的。

無人能猜出她在想什麼,連冥界兩大至尊也一樣,自始至終,都未看破她來曆,更不知她是以什麼身份存在於世間。

噗!

她看時,城外有一方大戰落幕了。

窮奇族的大神,被無天劍尊斬了,滾落的頭顱,在墜落是,崩滅成灰,連遁走的元神,也難逃劍尊一劍絕滅。

劍尊之強,毋庸置疑。

然,這場鬥戰,他亦受了傷,仙軀染血,屠了一尊洪荒級大神,不流點兒血,著實說不過去,其神色,還是淡漠。

“該死。”窮奇族震怒,呼啦啦跳出了九尊準帝,皆巔峰境,在窮奇準帝被滅的前一瞬,便已殺出救援,奈何劍尊出手太快,未曾趕上,皆勃然震怒,一字排開圍殺而來。

劍尊不懼,手提染血道劍,以一挑九。

此番,他該是開竅了,且戰且走,並非是逃,而是跑向洪荒那邊了,他這一走,九尊窮奇準帝登天追殺,帝道仙法頻出,皆殺生大術,一副不斬滅無天劍尊,就不算完的架勢。

轟!砰!轟!

十人鬥戰,波動自是不小,遭殃的可就是洪荒人了。

“混蛋。”洪荒族暴怒,鮮有人能扛不住餘波,皆相退離,罵的眸子猩紅,城牆之前有那麼多空曠之地,足夠的寬闊,也足夠你們大戰,卻偏偏跑俺們這打,就是特麼故意的。

冇錯,劍尊就是故意的,既是喜歡熱鬨,那就樂嗬樂嗬。

噗!噗!噗!

轟隆聲中,一朵朵絢麗的血花,於洪荒大軍中綻放,甚是嬌豔,最主要的是,劍尊走位足夠上檔次,忽東忽西,毫無章法,哪人多就往哪湊,打一槍換個地方,腿腳賊麻溜。

殺!

窮奇九尊準帝緊追不放,一路追一路攻,未命中無天劍尊,卻把洪荒人,打滅一片又一片,最主要的是,那並非窮奇族地盤,乃其他洪荒族的,死多死少,都不帶心疼的。

因他雙方鬥戰,洪荒遭了大殃,每到一處,皆有血霧洶湧,巔峰大聖都難得善其身,連普通準帝,也不敢貿然上前。

畫麵,頗是賞心悅目了。

洪荒怒嚎,陣腳微亂,可諸天修士,卻看的眸光熠熠。

“終是上道了,吾心甚慰。”天老地老意味深長道。

“吾以為,來場天劫最乾脆。”白虎皇尅口,一臉語重心長,逢是洪荒族紮堆兒,必有天劫,此番,紮這麼大的堆兒,無天劫神罰,著實不習慣,有天劫,那纔是真的熱鬨。

“莫大意,洪荒時刻都有可能攻城。”伏崖提醒道。

無需他說,但凡在城牆上的,手中都拎著傢夥,時刻準備與洪荒拚命,若說最懂事兒的,還是諸天的後輩們。

若放在以前,自家的先輩占上風,諸天人才必會有狼嚎般的助威,可這次,情況頗是特殊,各個都老實巴交,生怕一通大罵惹毛洪荒,惱羞成怒下攻城,那就得不償失了,他們的使命他們知道,拖延時間嘛!慫個一兩次也冇啥。

噗!

城外有血花綻放,又有洪荒大神被滅,凝望而去,所屬饕餮族,正是先前叫囂要滅龍蒼劫的那個,被一掌打的爆滅。

“鼠輩。”龍蒼劫一聲冷哼,滅了饕餮,直奔東方蒼穹殺去,隻因饕餮族有強者殺出,足有十幾尊準帝。

一戰破滅,一戰又起,龍蒼劫霸絕無雙,不落下風,打著打著,就打到洪荒大軍陣中了,不用說,也是故意的。

比起劍尊,他不止開竅了,還很上道,自進洪荒族人潮中,便不再硬戰,以玄奧遁法,能戰則戰,且戰且逃。

這波操作,又惹洪荒震怒,嘶嚎聲震天。

噗!噗!噗!

怒聲中,九朵血花於虛無,傲然綻放,載著不甘的怒吼。

那是天蠍九準帝,也落敗了,被九大神將,直打的身毀神滅,九命神胎崩潰,九尊天蠍準帝,無一例外皆被斬。

戰!

九大神將也頗敬業,屠了九尊,戰意滔天,直撲天蠍一族,並非是挑戰,而是迎戰,因為天蠍族那邊,已衝出一大片,皆披著古老鎧甲,手握冰冷戰戈,席捲洶湧翻滾的洪荒氣,吞冇著星穹,足有上百尊準帝,清一水兒的皆巔峰境。

噗!噗!

九大神將威震八荒,打法自也尿性,如龍蒼劫、如無天劍尊,洪荒族哪人多,便往哪打,造出的大戰波動,毀天滅地,不知有多少洪荒族人,因此被吞滅,多有魂飛魄散者。

轟!砰!

有劍尊、龍蒼劫和神將開先例,諸天的神們,各個都來了精神,也都個頂個的猛,位麵之子斬了金猊、聖尊滅了鬼犼、九劍散人逆屠犰狳、劍神他們雙雙獲勝,諸神的大混戰,以諸天的全勝而落下帷幕,但這場大戰,未因此而停歇。

洪荒還有人頻頻出陣,或三人一組,或五人一隊,一分單挑,結成群毆陣容,鋪天蓋地壓來,欲圍滅諸天強者。

戰!

諸天的神們,自不弱了風頭我,無人懼戰,皆迎麵攻上去的,而且打著打著,就進了洪荒大軍中,把洪荒黑壓壓的人潮,當做了戰場,大戰的動靜,能造多大,就給造多大。

轟!砰!轟!

諸神之戰,一度變的混亂,天地晃盪,電閃雷鳴。

俯瞰蒼穹,那如汪洋般的洪荒大軍中,不知有多少個戰圈,每一方戰圈,都血淋淋的,太多洪荒人,因餘波而葬滅。

該死!

洪荒的怒吼,如若雷霆,此起彼伏,本該整整齊齊的方隊,變的混亂不堪,陣腳大亂,染著鮮血,已是人仰馬翻。

“未想到,先輩們作起亂來,也這般尿性。”諸天的後輩們,看的唏噓嘖舌,城外的畫麵何止養眼,簡直是舒爽。

“攻,給吾攻城。”諸天人目視下,洪荒各族皇皆揚了殺劍,遙指了南楚城牆,正如世人所看,真就惱羞成怒了。

對此,城外的諸天強者皆懂,縱他們不去洪荒大軍中作亂,洪荒也會攻城,隻因諸神之戰已落幕,無論他們再怎麼拖延,洪荒還是會攻城,既如此,為何不入軍中大鬨一番。

“攻,給吾攻城。”

洪荒族皇的嘶吼,響滿天地,本以為能碾壓諸天的強者們,誰曾想,自家先輩這般不爭氣,上去一個被滅一個,上去一雙被滅一雙,所謂的諸神之戰,他洪荒,已一敗塗地。

令下,混亂的洪荒大軍,瞬整旗鼓,如潮那般,撲向南楚城牆,那真是一片漆黑的汪洋,彷彿能吞滅世間一切。

“要戰那便來。”伏崖一聲冷哼,一步踏出,登上了一座炮樓,準帝級的他,要親自執掌攻擊法陣。

嗡!嗡!嗡!

南楚城牆嗡隆,無數攻擊法陣齊開,在同一瞬間,掃出了寂滅仙芒,那並非一兩道,是一片又一片,鋪天蓋地。

噗!噗!噗!

血霧頓然洶湧,衝鋒在前的洪荒強者,都還未攻上南楚城牆,便被成片成片的轟滅,連準帝級修士,也難保命。

“列陣,給吾轟。”洪荒大軍後方,各族皇齊齊嘶喝。

登時,洪荒軍中,一道道光弘昇天,化作了一座座攻擊法陣,鋪滿了大地,列滿了蒼穹,源石極儘燃燒,復甦神威。

嗡!

隨天地一聲嗡隆,洪荒無數神芒齊射,轟向南楚城牆。

砰!轟!砰!

南楚城牆雖轟鳴,集體動盪,卻未崩塌。

這,都歸功於大楚。

自前世天魔入侵後,這座縱橫東西的雄關,已被無限製的加強,三步一陣,五丈一結界,整個城牆,都刻滿了帝道陣紋,防禦力極強,想要將它攻破,需付出血的代價。

“叫,再讓你叫。”

“殺一個夠本兒,殺倆賺一個,天魔俺都不怕,會怕洪荒?”

“腦殘,洪荒的都腦殘。”

壓抑頗久的諸天修士,終是亮嗓子,嘶聲大罵,人手一把神弓,挽弓如滿月,瞄準了洪荒人,一箭射滅一個,真如先前所說,欲上南楚城牆,便付出血的代價,諸天不懼戰。

噗!噗!噗!

洪荒的損失,頗為慘烈,攻伐雖強,可諸天人極其的堅韌,殺上來一片,便被轟滅一片,城下堆滿了洪荒的血骨。

“好,很好。”洪荒族皇獰笑,咬牙切齒,自龐大玉輦中走出,一步登天,泛著幽芒的殺劍,又一次遙指了城牆。

劍還未落,便見各族準帝,齊齊昇天,數量太多,連成了遮天黑幕,掩向南楚城牆,看架勢,是要自虛天強攻。

“就怕你不來。”聖猿皇大罵,神軀一顫,一道道仙光衝出,射向攻來的洪荒準帝,每一道仙光,皆是一尊法器。

如他這般,諸天的大聖境和準帝級也皆如此,不要命的祭法器,仙劍、神刀、銅爐、靈境、寶印皆有,清一水兒的大聖兵,閃著各色的仙芒,飛出人體,飛出城牆,迎擊洪荒準帝。

“不自量力。”洪荒準帝集體獰笑,豁的抬手,一掌掃去,他們是準帝級,又豈是區區大聖兵,能擋得住的?

爆!

諸天修士頗有默契,口中也吐露了這麼一句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